紫色战旗

第837章 战争要干净

第八百三十七章 战争要干净

苏军在第一天的战斗中几乎没有实现任何作战目标,但并非说明进攻已经失败。除了巴斯托尼小城周围地区以外,前线上其他几个重要部位在未来几天内的形势也非常严峻,这让中乌盟军十分担优。

中华军和乌拉尔联邦组成的盟军在巴斯托尼城的英勇行动再次谱写了战争史上的华丽篇章,成为最终瓦解斯大林野心计划的致命打击力量。

佩派中校的部队在占领布赫霍尔茨村的阵地以后,随即向霍恩斯费尔德村开进。他们的坦克部队遇到了正向同一地方前进的守军车辆,立即开始穷追不舍。

守军车辆川流不息地进入霍恩斯费尔德村,根本没有注意敌人就在身后。在距离霍恩斯费尔德村一小时路程远的地方,苏军坦克编队遇到了一辆在此执行监视任务的中乌盟军装甲车。

装甲车辆的驾驶员乔治-克里尔特军士长仔细观察了2次才发现:就在他的正前方,一个手持白旗的苏军士兵,正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引导苏军坦克沿着公路前进。

克里尔特军士长跳进装甲车,但由于他的多用途装甲车正牵引着一辆拖车,挡住了火炮的视界,在公路的更远处,守军和苏军已经开始交火。

步兵是很难战胜装甲部队,被迫向后撤退,克里尔特军士长和他的乘员们弃车而逃,试图跑回霍恩斯费尔德村报告情况,但他们没能到达村子中间。

苏军两辆T-54式坦克一路前进,率先进入村庄,紧随其后的是3辆履带式车辆,它们在接近霍恩斯费尔德村中心时,开始向房屋、车辆和守军士兵射击,更多的履带式车辆跟在先头部队之后进入村庄。

村中的守军在遭到袭击时毫无准备,有人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许多人被迫投降,此时苏军没有遵守国际法赋予战俘的权利,残酷地将其中一部分战俘杀害。

中华军第612工兵营的大约100名投降者遭到敌人的机枪射击,据目击者称,至少30人被射杀,苏军这种无视战争法的残酷暴行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这为战后审讯佩派中校等一级战犯留下了铮铮铁证。

攻占霍恩斯费尔德村后,佩派中校率部沿着苏军第312步兵师的行进路线向布林根村开进,到了早晨7时,佩派中校的部队已经战胜了布林根村的守军,役使战俘给车辆添加燃料,然后继续前进。

这时,意外遭到了中乌盟军战斗轰炸机的短时间空袭,许多装甲车辆被击中,6架前来拦截的苏军战斗机也被击落,佩派中校设法恢复了战斗队形,继续向着博日尼岔路口前进。

在岔路口,佩派中校的先头坦克部队遇到了中华军第485牵引火炮营2连一部,随即向其发动了猛烈进攻,仅仅装备步枪和机枪的中华军无法抵御苏军的进攻,被迫缴械投降。

战俘被苏军团团围住,集合在交叉路口附近,惊慌失措地挤在一起,苏军命令130多名战俘举起双手,排成几队,然后,2辆装甲车开到一个能够瞄准中华军的地方。

让战俘极为恐惧的是,一名苏军军官命令一名装甲车车长向他们射击,这名车长自己没有这样做,而是将这项任务交给了副炮手、一等兵乔弗莱普斯基。

随后,残忍的一幕发生了,战俘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鲜血染红了地面上的片片残雪,一些人侥幸活了下来,躲在战友们的尸体下面不敢出声,苏军对自己的暴行洋洋得意,继续向战俘群疯狂射击,在未来几个小时里,路过的苏军不断向路边成堆的尸体射击。

当四周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幸存者们听到了苏军狂妄肆意的笑声,苏军第3先遣营到来以后,开始在尸体之间来回走动,向他们认为还活着的中华军开枪射击。

当苏军离开时,大屠杀的幸存者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一些人在奔跑中被苏军击中,剩下的人向附近他们认为更安全的小餐馆跑去,苏军开始向餐馆开炮,随即坍塌起火,幸存者在逃出熊熊火海时遭到射击,纷纷倒地身亡。

苏军绞尽脑汁仍然未能将全部战俘杀害,为数不多的几个幸存者没过多久就获救了。

在马尔梅迪小镇附近,第491工兵营营长戴帕格中校听到了枪炮声,意识到他刚才看到的炮兵部队已经遭到敌人的攻击。

枪炮声渐渐消失后,他决定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带上威克伯军士长,坐着吉普车前往博日尼,他们下了吉普车,看见了正在燃烧的小餐馆,而后小心翼翼地往村里走。

正在此时,他们看见3个幸存者向他们踉踉跄跄地走来,他们两人搀扶着3人回到吉普车,随后乘车迅速返回马尔梅迪,幸存者们受到了极大的惊吓,90多分钟后,戴格林中校才明白发生的一切,于是,他立即将这个可怕的消息向雷鸣将军做了汇报。

夜幕降临后,更多的幸存者或走或爬,摇摇晃晃地离开了躲藏地点,艰难地向己方阵地或平民家里走去。共有43名幸存者回到了守军阵地。

86人惨死在苏军的屠刀之下,尸体一直**在空旷的荒野之中,直到新年到来的前两天,一场大雪才为他们盖上了一张雪白的尸布。

中华军战俘惨遭屠杀的原因至今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苏军在到达布林根以前杀害了许多战俘,到达布林根后暂时停止了这种暴行,然而,当他们继续前进时,又杀害了一批战俘,无论苏军的目的何在,他们的做法都是缺乏人性的反人类罪行。

几小时之内,霍奇斯的有关屠杀的报告传遍了这一地区以及这一地区之外的所有中乌盟军部队,更加坚定了他们战胜苏军的决心。

自从这个被所有人认为的大屠杀发生以后,对于苏军先遣第三营来说,他们在被中乌盟军俘虏之后几乎没有人能够存活下来。

雷鸣将军的报告也传达到了中华军南路的司令部,盛建文上将又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每个战斗机,攻击机和轰炸机飞行员,所有人都愤怒不已。

12月16日这一天,天气恶劣,飞机无法起飞参战,帮了苏军一个大忙。但苍天有眼,天气即将转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