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41章 华夏人民的胜利

第八百四十一章 华夏人民的胜利

交通枢纽巴斯托尼的解围成为苏军希望破灭的转折点,当然,斯大林并不这样认为:他同意暂缓对于乌拉尔河东部的进攻,但决不放弃占领奥尔斯克的目标。

斯大林的决定源于他的盲目乐观,苏军部队已经竭尽全力了,但仍然没能像斯大林希望的那样,给中乌盟军造成致命性打击,相反,中乌盟军的军队在整个战场上给苏军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

苏军装甲部队就已损失惨重,中乌盟军获得了绝对的空中优势,使得苏军在白天面临严重的威胁。

12月25-28日,在塞勒地区的战斗中,苏军第5、第6坦克集团军遭到攻击机和轰炸机的攻击,损失惨重,在3天的战斗中,苏军损失282辆坦克、1441辆战车和火炮,另有30000多人在战斗中或阵亡、负伤或被俘。

这几天过后,中乌盟军更加自信,最艰苦的时刻结束了,但是,斯大林仍对自己的目标充满了幻想,命令他的指挥官们实施北风行动,向乌拉尔河的中乌盟军发动一次进攻。

北风行动旨在迫使中乌盟军转移兵力应对进攻,以缓解南翼苏军面临的压力,斯大林命令,一旦该目标实现,进攻仍将按照原计划进行。

这次战役已使中乌盟军指挥官内部产生了隔阂,但这不是由于苏军的进攻而引发的,而是在如何结束苏军进攻问题上的分歧引起的,如果斯大林了解了这一情况,他很可能会坚持认为他的计划确实取得了成功。

中华军极力主张进攻苏军的伏尔加河以东所有地区,但乌拉尔联邦方面对此表示异议,吴曼斯基担心苏军可能会垂死挣扎,因此进攻的目标难以顺利实现。

最后,在三天以后,他向中华军方面表示,他已经开始考虑向苏军发起进攻,双方同意在12月28日协商此事,中华军总参谋长兰黎明和陆军总司令王胜强同时发现,叶奋韬和吴曼斯基的态度非常勉强,反复强调苏军仍有足够的力量向中乌盟军发起一次有力的进攻。

这与来自阿拉木图布莱切利公园的情报不相符合,根据密码电文得知,苏军的油料已经所剩无几,装甲部队几乎全军覆没。

兰黎明提醒叶奋韬,他的估计也许过于谨慎了,但这位中华军的实际领导着向他和王胜强保证,如果苏军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将批准在1955年1月3日发起新的进攻。

正如斯大林的将军们所指出的那样:斯大林进攻这些地区的决定是一次冒险的赌博,自以为是的斯大林无视将军们的意见,给苏联带来了无法承受的人员和装备损失,虽然进攻部队时不时地取得一些重大胜利,但乌拉尔山脉以东地区从来就没有受到过真正的威胁。

在中乌盟军空中火力的支援下,战争以苏军的全线撤退而告终,这一战役表明,苏军驾驭新型战局的能力极为低下,在苏军的强攻之下,中华军和乌拉尔联邦军队虽然曾经节节败退,但他们并没有像斯大林预料的那样一败涂地。

此外,苏军的进攻也未能打破中乌盟国之间的联盟关系,却使得30万名德军在战斗中丧生,给苏军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1月28日,双方发生的一系列战斗为整个战役拉上了帷幕,但与战役有关的后续行动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佩派中校和特里希迪克上校等43名苏联军人员由于策划或参与了战役中的大屠杀,被指控为战犯,佩派中校在战后被判处死刑,经过激烈的争论和辩护后,最终被减为35年徒刑。

1956年,佩派中校被释放,隐居在法国阿尔萨斯。

1976年,一家报纸泄露了他的住处,2星期后,他的房子遭到燃烧弹的袭击,警察和消防队员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这位当年的指挥官的尸体,没有人为他的死亡感到悲伤。

与战役有关的最后一件事发生在1981年,在《寒风刺骨》一书中,作者齐文强上将用娴熟精湛的手笔记述了战役整个经过,下面会呈献给读者。

他在书中第一次向读者讲述了莱尔-鲍克中尉指挥的情报侦察排的英勇事迹,为了纪念这些曾经浴血奋战的人们,民间组织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纷纷要求华夏联邦和乌拉尔联邦政府向他颁发荣誉奖章,这场运动一直持续到1977年他去世,最终,两国政府认为,情报侦察排的英勇事迹应当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和赞誉。

有关授予他荣誉奖章的建议没有得到批准,但鲍克中尉本人拒绝接受任何荣誉,政府非常理智地处理了他在此事上的冷漠。

在1981年的颁奖仪式上,乌拉尔联邦政府分别向情报侦察排的幸存者以及已逝军人的家属颁发了14枚杰出贡献奖章,华夏联邦政府给予5枚一级奖章和19枚二级奖章,使情报侦察排成为世界军事历史上排级作战单位历史上被授予奖章最多的部队之一。

这次战役中,双方将士都表现出了英勇不屈的战斗精神,创造了许多感人肺腑的英勇事迹,但也发生了令人发指的苏军集体屠杀战俘的事件,尽管苏军统帅部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作战计划,最终却以失败而告终。

最后,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吴曼斯基总统,1955年1月18日,他以这最后的战役战役为主题在乌拉尔联邦议会发表演讲,此次讲话的部分目的是为了处理乌拉尔联邦军事统帅和本国媒体愈演愈烈的不当言行,因为哥马利上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宣称,最后的功劳非他莫属。

另外,为了提升乌拉尔联邦的声誉,乌拉尔媒体也在一直批评中华军,吴曼斯基总统在议会的讲话非常真诚,尽管讲话的背后可能隐藏着某种动机。

他说:“毫无疑问,乌拉尔河西部战役是以中华军为主力的一次最伟大的战役。我相信,它必将作为华夏人民的胜利而永载历史史册。”

他说得对,这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