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51章 矛盾的观点

第八百五十一章 矛盾的观点

当这篇文章被审查时,它在国防部和总统府遭到了非难。

在国防部,这篇文章被交到盛建文部长的办公室,因为按照国防部长的惯例,为了使各军种长官们公开发表的声明能和政府的政策一致,它们必须取得文职国防部长的帮助。

我收到的复信上有负责立法和公共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的签名,复信中拒绝批准我的文章,理由是:我的意见和国家现行政策有矛盾,这些意见应在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上提出,而不应在公开场合进行争辩,而公开发表文章则会严重地损害我国的国际关系。

总统府也认为我的意见不适当,只是理由不同而已,在说明苏联可能加强有限侵略的问题时,我曾说,苏联过去在渗透、颠覆和局部侵略方面取得的相当大的成就,将会促使它们继续运用这种策略,总统府新闻检查官反驳了我的说法,他写道:“我国认为,苏联由于遭到了重大失败,至少已经暂时放弃了它们的侵略手段。”

正如现在一样,当时我被这种看法弄糊涂了,来自克里姆林宫的日益强硬的言辞,反映了苏联由于掌握了越来越多的原子武器而日益增强了信心,所有这一切并不象是苏联的失败。

在其它的评论里,国务院的批评家们企图遵循正统的路线,但是陷入了这个路线的自相矛盾之中,他们认为,我们不容削弱对原子武器的依赖,也不容削弱对原子武器的威慑作用的信心。

至于我们决心在反击敌人的全面侵略时使用原子武器,那是不容怀疑的,然而我们不会挑起原子大战,但是,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的敌人也不挑起原子大战,而是通过常规战争进行侵略,我们该怎么办?

面临着对我的这篇文章的反对,而且知道向国防部长申诉也无济于事,我就把这个问题搁下来了,如果读者希望看看全文以及审阅者的评论,请看本书的附录。

从现在来看,这篇文章的遭遇作为证明当时竭力企图掩盖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上存在的深刻分歧以及对大规模报复的日益增长的怀疑情绪,还是有意义的。

当时,如果能够一视同仁地约束争论双方的发言,同时又认真解决这一争端,那么采取上述态度可能还有些道理,可惜并没有采取诸如此类的行动来解决这个原则的争论,而国防预算却年复一年地使我们的战略计划固定不变。

虽然严重的分歧慢慢地、一点点地透露了,可是直到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就1960年度的预算在议会委员会上的证词公布以后,这个基本分歧才完全暴露出来。

下面我们来看看陆军总司令孙志武将军的反应,从1956年夏季起,导弹和三军重型武器费用的不断增加,仍然是国防部主要关心的问题,显然,如按最初的安排来执行这些计划,以后几年的开支将会大大超过可以执行的预算水平,然而,由于1956年秋末爆发了乌拉尔联邦民族自治事件和里海沿岸频繁战斗的事件,就不可能考虑裁减兵员的问题。

因而,陆军在1956年秋天编造1958年度的预算时可以继续保持100万兵员,可是在1957年初,人们对这些军事事件的忧虑已烟消云散,而预算费用却继续增加。

1957年2月,各军种获悉:1958财政年度的国防预算估计为3800亿人民币,军事人员需削减10%,这意味着,陆军将从100万人削减到90万人。

与此同时,在1956年和1957年,国家安全委员会仍进行了一年一度的审查修改军事基本政策的工作,预算问题的考虑对这些修改有什么影响是很难说的,但是与1956年的修改相比,这些修改对大规模报复战略非常有利。它趋向于鼓励更多地使用原子武器,而削弱了对具有灵活性和选择能力的部队的注意。

修正的预算对于各军种为了适应战争最初几个月的需要所能作的准备多方加以限制,借以支持短暂战争的概念,最后又修改了有限战争的定义,认为有限战争只是在世界不发达地区爆发的,用数量有限的军队就能应付的一种战争。

这些修改是对大规模报复政策的支持者的一个帮助,并使他们感到欣慰,结果,他们在编造1959财政年度的预算时,便迅速加以利用。

1958年7月25日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的一次引人注意的会议上,这个问题就成熟了,虽然苏联在春天曾就驻伏尔加河沿岸扎军队和设置基地的后果多次威胁和警告乌拉尔联邦,但是这年夏天还是比较平静,上述的欧亚交界事件是在1957年爆发的。

第一颗人造卫星所引起的震惊要到1957年10月才发生,在这段没有危机的短暂时期,有人认为良机已到,应该按照去年夏天流产的隋建勇建议来裁减武装部队,国防部长盛建文无疑知道不可能取得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全体成员的一致同意,故决定单独制定一项长期计划提交国家安全委员会。

据说,盛建文部长在制定此项计划时曾依靠了隋建勇海军上将,伍思想空军上将和海军陆战队总司令严明上将。

总之,没有陆军的事。

不管此项计划究竟是谁制定的,它却象炸弹一样震动了三军,其他军种的军事长官是在此计划提交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前三天才知道这一情况的。

计划的期限是从1959年到1961年,准备通过裁减兵员以弥补日益增长的军备开支的办法,把每年的国防预算保持在3800亿人民币左右,具体说来,武装部队的总兵力从1959年的150万人削减到1961年的120万人,陆军人员裁减得特别多,在三年内将从90万人减到65万人,从20个装甲旅减到15个装甲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