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52章 国家战略如此

第八百五十二章 国家战略如此

我和陆军总司令孙志武上将是在7月22日武装部队政策委员会的会议上才第一次知道这个计划,我们认为,这是我国领导集团为了使国家战略更深地体现大规模报复政策而作的努力,因此我们准备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上正面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我对当时的世界形势的看法,我认为裁减兵员是毫无道理的,因为苏联的威胁有增无减、如果根据国防部的建议裁减兵员,就不可能维持我国海外的驻军和履行我国对乌拉尔联邦盟国承担的义务。

经过上述冷静的思考,我和孙志武上将就准备了我那部分批驳国防部计划的发言,因此,7月25日,由总统主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全体会议就成为大辩论的场所。

隋建勇海军上将代表国防部长提出了计划,用各种图表说明计划期间我国武装部队的发展趋势,他发言后,总统请各军种军事长官表示意见,陆军以老大哥身分首先发言。

孙志武上将的发言曾与我的发言取得协调,对削减三军,特别是陆军的兵员和战斗部队的计划表示深切的忧虑。

按照国防部的计划,裁减兵员所节省下来的预算应进一步投资于在原子大战中才使用的重型的昂贵的装备,这就使得不仅在大战中,而且在不能使用大型武器的较小规模的战争中所需要的部队,不能进行极有效的现代化建设。

一般都认为,未来军事挑战的可能性是:最可能的是冷战,其次是大战以外的军事冲突,最后才是大战,而在这个时候更加强调作好全面核战争的准备,看来是特别不适当的。

国防部的计划忽视了对上述可能性的估计,把重点放在如何满足大规模原子战争的需要上,而未提供迅速而决定性地应付小规模武装侵略的工具。这些侵略如果不迅速制止,就会导致我们首先想竭力防止的毁灭性的核战争。

孙志武上将最后说:很明显,地面部队的兵力不断下降的趋势,就会导致最后放弃前沿战略,并破坏我们的集体安全体系。同时,我们将进一步丧失迅速而有效地对付最可能的战争样式——有限战争——的能力,并将冒险让我们的事业遭到损害或者在无意中招致全面战争。

各军种军事长官发言后,王梅总统对于她的幕僚公开表示不同意见的迹象显然感到不快,她承认国防部的计划对陆军特别不利,但是又说这个计划是以已被承认的最大限度地发展空军、最小限度地发展步兵的政策作为依据的,如果这不是我国的军事政策,那么他就承认国防部的计划是没有根据的。

我等待会议桌上的其他人对国防部长的发言提出异议,但是没有人起来反驳国防部长的发言,大家似乎默认这是一篇关于我国正在奉行的战略的通俗而正确的声明。

隋建勇海军上将插嘴说,这个计划只是新面貌计划的一个逻辑的发展——这倒确实如此,然后会议转入讨论国家能否负担3800亿人民币的预算,有些人对此表示怀疑,会议没有研究国防计划的战略背景的基本正确性。

整个计划从未被明确地通过或否决,但它仍是国防部追求的目标,而且是赖以编造1960年度预算的出发点,陆军应按1958财政年度末为90万人、1959财政年度末为85万人的数字制定计划。

和以前不同,这次是根据支出而不是根据任务给予三军以拨款限制的。这个变化要求三军实行一项新的记账制度。次年,这项新制度就开始严格地限制各军种有效地使用各自的款项。

从预算局的观点来看,规定开支限额的好处是可以不动用国库现金储备,因为没有为这方面做准备,但是,尽管规定了开支限额和发布了限制性的指示,当陆军于11月向国防部长提出预算要求时,陆军总司令孙志武上将都认为陆军需要20个装甲旅、90万人,而不是国防部指示中所提出的16个装甲旅、72万人。

与此同时,我们从俄国人那里得到了意外的、虽然是暂时的帮助。

正如1956年秋季的乌拉尔联邦民族分离事件使我们保持了三军的力量一样,1957年10月,苏联人造卫星的发射成功又使我们有理由保持我们的人员数量并取得更多的拨款。

但是,既然人造卫星主要证明了苏联在重型导弹方面的进步,因此它就主要为海军和空军的战略运载部队带来了更多的拨款。

1957年11月11日,国防部要求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制定一份1960年度的基本预算中未规定的优先发展项目的名单,并为这些项目提出增拨的款项。

1957年11月17日,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一致提出一分总值约为150亿人民币的名单,大多数项目是有利于远程导弹计划、战略空军司令部和反潜战部队的,简而言之,是有利于打原子大战部队的。

作为一个例外,会议建议增加拨给陆军360亿人民币,使它能够保持一支90万人的部队并实现有限度的现代化,这是陆军得到同僚们支持增强陆军实力的绝无仅有的一次。

孙志武上将当然感到非常高兴,但是,关于国防部的生活有这样一句顺口溜: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既没有全面的胜利,也没有彻底的失败。

这次陆军在获得追加款项和加强其有限战争能力方面所赢得的胜利,同样也证明了这两句诗中所含的道理。

接着国防部就将会议一致提议的36亿人民币削减到19亿人民币,人员则削减到87万,而预算局又进一步将这笔钱削减到15亿人民币,也就是议会最后通过的数字,其中有10亿人民币应用于实现陆军的现代化。

可是,这笔为陆军现代化所争得的款项结果还是虚假的,因为国防部为了支付这笔费用,接着就从陆军预算的其他重要项目中削减了一笔数量几乎相等的款目。

因此,从整个过程中陆军真正得到的只有5.8亿人民币,其中3亿人民币用来增加维持87万部队的装备,2.8亿人民币用于进一步的研究和发展工作。

用国防部记账员的术语来说,陆军现代化的需要就这样被吸收了,在这件事情中,记账员们确实比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统一战线还更加有力。

最后定局的新预算提出了新面貌的老趋势,按军种和任务制定的预算的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孙志武上将于1957年11月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评论这一新预算时,再次强调他对继续削减陆军人员和继续未能使其装备现代化的事实表示忧虑。

同时,我国的安全并没有从其它军种的综合能力中得到更大的保证,其他的军种军事长官们也对我国武装部队兵力的削减及其现代化的速度不如前两年快的事实表示忧虑,对于在我国的安全显然遭到日益增长的威胁的情况下我国的军事力量却有下降的趋势这一事实,其他的军种军事长官们也有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