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53章 开始有了争论

第八百五十三章 开始有了争论

在1956-1957年日益激烈地辩论国家安全问题期间,我国的外交代表们采取了一种奇怪的超然态度,他们好象把军队里的冲突看作是所谓的对岸的火灾。

可是在讨论1960年度预算的过程中,外交部长包家恩第一次公开表示对大规模报复政策丧失信心,这个政策曾与他的名字紧密相联。

包家恩外长在1957年10月号的季刊上发表的一篇题为--我国政策所受到的挑战及反应的文章中作了下述重要声明:“最近几年来,我国的军事战略一直在很大程度上是根据我们在苏联发动侵略战争时进行报复的巨大能力而制定的,人们普遍承认,这一威慑战略在这一时期已经对这个世界的安全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然而,我国一直没有满足于一种只有依靠毁灭极大部分人类的力量才能保住的和平,这种概念只有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时候才可以接受,最近几年来一直没有其它办法。

但是,经过我国科学和武器工程界人士的创造性努力,目前已显示出有可能改变核武器的特性。

从目前看来,似乎核武器的使用并不一定要涉及大规模毁灭和对人类的普遍危害。

最近的核试验表明,有可能使核武器的毁灭性和辐射作用大体上局限于预定的目标。

因此,今后有可能减少对大规模报复力量的威慑作用的依赖,而运用机动的或配置于适当地点的核武器来保卫国家的安全,机动的或配置于适当地点的导弹可以使以常规部队发动的军事侵略成为一种危险的尝试。

例如,地形通常可使核炮兵能够决定性地控制入侵路线,因此,同五十年代比较起来,我们周围的那些国家可能在六十年代,能够有效地防御全面的常规进攻,从而使任何侵略者面临下述抉择:失败或是由它自己对防御国家发动核战争。

这样形势就可能发生根本变化,即不是那些非侵略的国家必须依赖全面核报复力量来自卫,而是那些可能的侵略者不能指望在常规侵略中得逞,他们自己必须衡量发动核战争所造成的后果。”

上述这些话表达了一个强烈的希望,即希望能在军事上找到一种更少地依靠大规模报复的解决办法。

包家恩先生认为,这种希望的实现在于发展陆军几年来一直在探求的低能量的原子武器。

1958年春,包家恩外长在与国防部长和各军种长官们开会时,探讨了这一问题,国防部的大多数官员都设法使他相信,我们用以进行有限战争的部队一般说来,是足够的,我们的军事计划不必进行重大修改。

很多人对和乌拉尔联邦的区域防御概念感到厌恶,因为它与在该区域内不会有有限战争这一定论相抵触,我利用了包家恩先生对这件事的兴趣,再次强调需要加速发展低能量原子武器的计划,以有助于达成他所希望实现的区域防御。

在与包家恩先生讨论这些问题时,开始了对1958年的基本的国家安全政策的一年一度的辩论,这次辩论正值外交部对大规模报复表示怀疑、报刊上又出现愈来愈多的对这一战略的批评之时。

因此,它对于制定我国的战略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如同前几年一样,这次讨论似乎主要是推敲措辞,但对于制订军事政策的人来说,措辞是极其重要的。

在1958年春季审查政策的时候,可以明显地看到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内部存在着重要的分歧,这一次,陆军在特殊作战部队和海军陆战队的支持下认为,在相互威慑的时代里,以往的关于基本军事政策的声明是不适当的,它助长了对核武器、特别是高能量核武器的过分的依赖,以至于达到了损害各军种的常规作战能力的地步。

这是陆军一贯的立场,但只是在最近,才得到了特殊作战部队和海军陆战队的支持,海军倾向于陆军的立场已有一些时候,但由于对大规模报复政策有一定的利害关系,因此,它虽在原则上倾向于同意有限战争的原理,但却没有立即予以支持。

因为,一方面,它看到了从水下发射导弹的核动力潜艇的前途,并且预见到它作为原子报复力量的极重要的组成部分所起的新作用。

但是,另一方面,海军又要求在有限战争中担负一部分任务,并希望扩大它的作用。

不管理由如何,1958年春,海军,空降部队,特殊作战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准备与陆军共同提出修正案,要求考虑核对等后出现的错综复杂的情况,要求对原子报复力量的规模加以限制,并大体上制定一个用以对付有限侵略的灵活的战略,这一新的立场包括承认在使用或不使用核武器条件下进行有限战争的必要性。

空军丝毫没有这种想法,他们不同意相对核对等和相互威慑的看法,某些空军高级军官甚至指责主张这种新原理的人出卖了国家的利益,因后者承认了相互威慑的可能性。

他们认为,这种说法会使人们怀疑美国是否准备使用它的核军火库中的武器,并且会使我们的盟国担心我们是否准备支援它们。

这些人认为,苏联核力量的增长,丝毫没有使局势改观,只是着重说明需要拥有更多的原子武器及其运载工具,以使我国安然地领先于俄国。

这就是1958年初审查安全政策时的意见分歧,在争辩这个问题时,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都详细地阐明了上述观点,认为:我国必须承认相互威慑的复杂情况,必须准备打使用或不使用核武器的有限战争,并且应该掌握各种当量的核武器。

他们建议确定一个普通的尺度,以衡量原子报复力量和大陆防空力量所必具的规模,他们建议从有限战争的定义中去掉认为此种战争仅限于不发达地区的论断。

最后,他们要求承认,只要符合我国的利益,我国就应随时准备为军事行动规定有限的目标,大规模报复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或许连任何问题也解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