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55章 最低限发展

第八百五十五章 最低限发展

在很少有希望改变国家战略的前景下,编造1960年度的预算工作于1958年仲夏开始,一直进行到秋末,国防部颁布的指导原则对于各军种的限制超过了新面貌时期的任何时候,实际上,这一指导原则旨在保持1959年国防预算的最高额,并保持各军种原来的分配比例。

从1955到1959财政年度,各军种每年拨款的百分比为:空军约46%,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约28%,陆军约23%,其余作为其他军种的开支。

在主要用来购买控制军队现代化速度的新式装备的资金方面,空军在这一段时期内,始终是占总款项的60%,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约为30%,其他军种约10%。

当然,我们的战略部队是最大的赢家。

最后,这项预算于12月送交国家安全委员会,而没有对前几年的固定分配比例作出重大的改变,唯一的原因可能是认为1956年以来世界形势基本上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到底有没有发生变化呢?

人员仍然保持在1959财政年度末的水平,这样,拨给陆军的款项是维持72万人,海军为23万人,海军陆战队为20.5万人,空军为30.5万人。

尽管国会通过的1960年军队的后备队为70万人,然而国防部却指示在63万人的基础上编造预算,比议会通过的数字减少了10%。

在这种情况下,编造国防预算的工作很快就遇到了严重的困难。各军种,特别是空军和海军,已经着手进行诸如华夏一号和二号洲际弹道导弹、雷神和闪电中程弹道导弹、由潜水艇发射的北斗七星导弹系统和蓝天地对空导弹等重型武器的长期的、耗费大的生产计划。

建立预先警报系统的费用超过了预算的数字,陆军的反击型系列反导弹导弹的新项目也要求增加资金,这样,为了不超过前几年的预算限额,就需要取消或削减上述许多正在扩充的项目,结果,削减最大的是中程弹道导弹和反导弹导弹计划。

决定压缩反导弹导弹计划的决定,在当时特别令人遗憾,中苏大战结束后不久,陆军就预料到需要有这种防御导弹的武器,并于1958年就开始认真进行这项工作,那时,我们的导弹制造商已经取得了研究和生产防空导弹的经验,正准备着手进行击落入侵的弹道导弹这项新的、更艰难的工作。

对我们的导弹制造商来说,凭着他们已有的经验,完成这项工作并不比在导弹发展初期制造截击有人驾驶轰炸机的导弹的工作更困难。

迫切的需要激励导弹制造商们及时提供一种防御武器来对付一种新的、具有威胁性的进攻性武器,鉴于我国的政策是不首先发动预防性的原子战争,这就要求我们能够经受敌人的首次打击并且仍然生存下来,因而对上述防御武器的需要就特别明显。

同时,苏联显然正在大力研制远程导弹,而不是如我们空军所预言的正在建立一支大规模的远程轰炸机部队,有迹象表明,苏联的这种努力已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而且在远程导弹方面可能比我国进展得快一些,因此,加速我国反导弹导弹计划的主张是不应该遭到反对的,陆军领袖们竭力拥护这一计划。

然而,国防部和其他军种对于反导弹导弹计划却不大热心,国防部预见到在预算上难以提供加速生产另一种昂贵的武器系统所需要的费用,其他军种则把这个计划看成是争夺1960年以及以后几年的拮据的国防费用的竞争对手。

结果,在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上,除了陆军代表外,其他军种的代表建议拨给反导弹导弹计划的费用只限于满足研究和发展的需要。

作为战略部队总司令的我,我的意见是,1960年度的预算也应包括此种导弹的生产费用,以便及早采购为以后的计划所必需的、需要长时期才能生产出来的各种部件。

由于某种情况,国防部长盛建文很难同意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多数人的建议,不然,他是会欢迎这一建议的,事先他曾指定他的办公厅内的一些人员组成一个以梁建祥博士为首的科学委员会,责成该委员会就1960年度新型反导弹导弹计划的范围提出建议。

这个委员会支持陆军的意见,建议拨款78亿人民币,以便能生产反导导弹的部分装备,然而,国防部长最后还是不同意在1960年度的预算中拨出生产费用,而把它限制在继续进行研究和发展上。

这个决定使这种独特的武器用于作战的时间至少又推迟了一年,而它在威慑失效的情况下对于遏制原子攻击和对于国家的生存却是不可缺少的。

作为一个机构,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并没有参加1960年度预算的编造工作,前几年也没有参加,这件事常常使议会感到惊奇,因为议会总是期望军种军事长官会议能够就预算问题提出充分的意见,但是到目前为止,国防部长从未明确规定军种军事长官会议这一机构在预算编造工作中的作用。

所以产生这种情况,一方面是由于对会议应参预财政事务的程度颇为疑惑,另一方面是由于感到三军长官可能会因此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

到1959年6月,我们就表现出这种不切实际的趋势,那时,我们向国防部提出了1962年度兵力估计报告,其费用大约需要4800亿人民币,国防部长认为这样一笔款项在财政上是负担不了的,因而,在规定编造预算的指导原则时没有考虑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这个估计。

由于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不参加预算工作,所以这次预算仍按常规编造,即各军种孤立地提出各自的预算,国防部长虽然对于各军种的需要进行过很多次认真的讨论,但据我所知,三军的预算从未被并列地提出来过,也从未对预算所支持的整个武装部队的战斗力作过估计。

这种按照所谓纵的而不是横的方法编造预算,有许多缺陷,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为什么不能编造一个按军事上的先后需要来确定财政重点的预算,可以毫不夸大地说,没有人知道我们用各种特别预算拨款买到了什么东西,预算问题仍将是未来广泛讨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