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56章 含糊其辞

第八百五十六章 含糊其辞

编造预算的工作接近完成时,国防部长盛建文显然感到在提交议会以前,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征求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同意。

于是,在1958年12月3日,王梅总统邀请三军长官到二号基地去出席午宴,总统的客人还包括副总统上官云学、财政部长明良天、国家预算局局长葛强燕和国防部长盛建文,我们三军长官被告知这次会议的目的是让我们与总统一起讨论新的预算问题,但结果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在大餐厅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后,总统带客人来到图书馆边喝茶边谈话,我们并没有专门谈预算问题,而是讨论了一般的经济情况,财政部面临的问题以及各军种在预算方面需要更好合作的问题。

财政部长就平衡预算和稳定人民币的重要性作了漂亮的发言,有些官员奉劝军种长官们更重视经济因素,并共同对即将提交议会的目前形式的国防预算负责,我们在听了一番鼓励话以后才得到发言的机会。

当轮到我发言时,我没有反对国防预算总限额,而是说计划中的经费的使用并不能使我们得到最有效的防御,这是老一套的各军种分配预算的固定百分比的办法,年复一年地未加改变。

我又重复说明:技术上的迅速变化,新的武器系统的出现以及现在原子时代威胁性质的改变,要求我们全面地重新估价军事上的需要和实现这些需要所需的经费,没有人公开反对这些意见,但以后的事情表明,这些意见无济于事,1960年度的预算还是按老一套办法编造。

这次总统会议之后,国防部长盛建文第一次将预算提交军种军事长官会议讨论,特别要求讨论一下能否再作进一步的削减。

由于各军种未能就答复及时取得一致意见,这个预算就在只有总参谋长海大江将军一人赞成的情况下提交12月6日举行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海大江将军发表他个人的意见,认为这个预算在这段时期内将为国防提供一个可靠的计划。

紧接着,国防部长又继续敦促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同意,经过长时间讨论后,最后我们就下列声明取得一致意见:

致国防部长的备忘录

议题: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对1960财政年度预算的态度。

会议认为,1960财政年度拟议中的4094.5亿人民币的开支足以维持这段时期内国防所必需的各项主要计划,他们从目前预算的主要内容中没有发现什么严重的缺陷,但是对各军种计划内某些项目经费的分配均有保留意见。

总参谋长,会议主席

海大江(签署)

陆军总司令 海军总司令

孙志武(签署) 隋建勇(签署)

空军总司令 海军陆战队总司令

伍思想(签署) 严明(签署)

特殊作战总司令 联合勤务总司令

孙二虎(签署) 苏紫(签署)

战略总司令

齐文强(签署)

虽然这个文件事实上只是对预算的较温和的支持,但是国防部长却决定取消它的秘密等级,我们原来将它列为秘密文件类,并提交议会。

在议会里,这个备忘录很快就成为公开文件,这个行动使国防部自食其果,因为当人们仔细读了这个文件后,发现参谋长们根本没有支持1960财政年度特定的预算,而是在实际上说明了这样一种意见:如果完全按照他们各自认为适当的方式来使用这笔预算经费,总的开支数字是够用的。

他们仅仅承认预算没有完全忽视任何重要的方面,但是对某些项目是否适当却有保留意见,这些项目在备忘录里没有具体说明,因此关于这些项目的内容和性质很快就成了国会质询的问题。

议员张建东的军备小组委员会就赶紧抓住我们的备忘录大做文章,并且立即要我们到小组委员会办公室强烈的弧光灯面前公开发表我们对预算的看法,然后再要我们发表书面声明,对保留意见做出详细的说明。

尽管我们真心希望避免文职监督官对我们的公开批评,但是我们这次出席作证很快就表明了我们对预算的真正看法,某议员注意到我们这样的看法:总的预算额是足够的,但是各军种的预算距离需要很远,因此他冷淡地说,他不理解的是,在三军都说预算不够的情况下,怎么三军的总预算又够了呢?

这一个说法很有道理,但他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某些方面的支出可能过多,如果用来弥补其它方面的不足,总起来可能就够了。

军备小组委员会的成员事先知道孙志武上将坚信需要使进行有限战争的部队现代化或者加以改进,也知道孙志武上将对陆军不断受到忽视所表示的忧虑,他们并没有浪费时间来进行公开质询,而是要求孙志武上将书面提出对预算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