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68章 我的观点--应急措施

第八百六十八章 我的观点 应急措施

我国各种软弱无能的状况,可以立即采取一些历时较短,用钱较少的应急措施加以纠正,与此同时,我们还应作长期的努力,重新制订一项灵活反应的国家军事计划。

应急措施包括:

1.改进有限战争的计划和训练;

2.充分利用机动的中程弹道导弹;

3.改善对战略空军司令部的防护;

4.有限度地防微粒掩蔽部计划。

最后两点毋需作更多的说明。我们部署在已为敌人查明的机场上的有人驾驶轰炸机正越来越易遭到突然袭击的摧毁,但是,既然在未来的几年中我们仍须依靠它们,既然加固基地的代价又非常昂贵,我们能够采取的最好办法便是将轰炸机分散在更多的机场上,并使最大数量的飞机处于空中待机状态。

对敌人进行原子攻击的政府控制中心和居民中心进行相当全面的防护,是一项费用浩大的工程,然而,对原子战争中人口伤亡的每一项研究报告都表明,非常简陋的防微粒掩蔽部也有很大的优越性。在全国范围内建立防微粒掩蔽部不需要花费过多的财力,但它提供的防护将完全使它可以作为一种比较立竿见影的办法而被采用。

关于充分利用机动的中程弹道导弹这一点,需要作一些说明。

陆军一直认为,作为原子威慑部队的补充,机动的中程弹道导弹有很大的前途,这种观点使陆军从1957年11月以来,就要求在梅达利少将、韦纳-冯-布朗博士和他领导下的德国与我国的科学家的指导下,发展飞剑式中程弹道导弹。

然而,1957年11月,王梅总统决定将飞剑式导弹的作战控制权划归空军而不是我们战略部队,这个计划就受到了严重的挫折,这项决定实际上等于取消了这个计划,因为这一由陆军制造的武器从来就不合空军的心意。

特别是,空军反对让中程弹道导弹获得机动的能力,虽然飞剑导弹在设计时是可以进行战地机动的,但空军参谋部在1958年11月要求陆军完全放弃这一特点,好象这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空军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态度,是很难断定的,可能它习惯于按照附有永久性水泥建筑物的机场来考虑问题,也许可能由于机动的导弹需要象陆军那样的部队来输送、配置、保护和发射。

这种部队包括能在公路上进行机动和越野的运输部队、修建公路和发射场的工兵部队、负责战地通信联络的通信兵部队、担任近距离防御的步兵部队,以及负责维修与保养的军械部队等等。

总之,欲使飞剑式导弹实施机动,就需要上述部队,从而也就必然需要将它的作战使用权交回给陆军——陆军始终应当掌握它的作战使用权。

不管产生此种情况的原因如何,我国在中程弹道导弹方面花费了大量的财力,但没有得到多少好处,由于我国空军不愿部队使用它,于是政府就竭力使我们的盟国对它发生兴趣。

但这个计划碰到了很多政治上的困难,以至目前只有孟加拉国接受了一种中程弹道导弹,这里虽然有其它原因,但这些导弹是固定的、没有机动能力的事实,使接受它的国家想到:它们将成为国内的不动的靶子,在大战中招致原子攻击。

与此同时,飞剑式导弹经过精心的试验,已经发展成为高度准确、潜在价值很大的武器,它的机动性能够恢复,然而在我国面临洲际弹道导弹差距的时期里,却仍然是没有价值的东西。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当立刻采取的应急措施之一就是立即恢复飞剑中程弹道导弹的计划,使其成为陆军的机动的野战武器,并且迅速地部署于邻近苏联重要目标的地区。

我看,将它们配置在我国控制下的领土上是不会有什么困难的,如果这种导弹可以用火车、卡车和驳船运到山地、峡谷和沙漠,那么,外国接受它的困难,有许多就会消失。

上面提到的第一条应急措施旨在充分利用我们已经掌握的进行有限战争的部队,进行有限战争的部队通常部署在我国大陆,它们包括陆军、海军、陆战队和空军的、在计划和训练方面都没有联系的一些部队。

这些部队虽是我们增强海外驻军或应付有限战争的主要力量,但在集结、训练和迅速运送方面,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却一直没有统一的计划。

我们也没有一个单一的司令部,来制定海外行动的计划或检查行动的准备情况,涉及某些部队的联合训练演习虽然不时举行,但并不定期,而且经常受到经费的限制。

我主张设立一个与战略部队司令部相似的联合司令部,负责为三军中可能用于有限战争的部队,制定统一计划,进行训练和运输。

这样一个司令部,犹如战略部队司令部致力于准备大战一样,将专门负责有限战争的准备工作,它的代价是微不足道的,而从中得到的好处却相当可观。

为了计划迅速运输它的部队,有限战争司令部应当对于可以获得的战略空运力量和海运力量有一些了解,这个问题对于陆军特别重要,因为从它的编制情况来看,陆军必须借助于空军和海军,并指望它们对它提供战略运输工具。

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将运送部队所需要的船只和飞机分配给陆军,当陆军询问向谁要运输工具时,回答是:紧急时,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会作出决定,因此,海陆空军也就不可能在事先作出计划,以缩短派赴海外的先头部队的反应时间。

既然让飞机专门在机场上等待陆军的可能行动,是不经济的,所以我从来没有建议采取这种行动,而且深信陆军其他负责的发言人也没有提出过这种建议。

然而,如果空军能够预先指定一定数量的运输机部队来与陆军指挥官共同计划,那就提供了最大的帮助。

在平时,它们部队中的飞机可照常在国内进行自己的活动,丝毫不受这种需要的影响,但它们的指挥官却知道,在发生紧急事件时,它们的部队将立即飞至指定的机场,去运送那些特定的陆军部队,这样陆军与空军指挥官就能够制定详细的联合计划,并且可以最迅速与最有效地实施海外行动。

有限战争司令部可以进行检查与举行演习,以鉴定这些部队的战备情况,上述这些措施是一种迅速弥补我们有限战争准备不足的代价很小但却很重要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