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67章 出发点不同

第八百六十七章 出发点不同

总而言之,从现在到1961年期间,由于我国在有人驾驶轰炸机方面的优势,如果我国不遭到突然的袭击,就仍然具有相当的优势。

假如苏联偷袭成功,双方继续保全自己的机会就会几乎相等,因为在此种情况下苏联的运载工具虽少,但我国境内的军事目标和一般目标也没有足够的防护能力。

从1961年左右开始的中期时代,我国的报复力量就将由弹道导弹与从我国本土已知的固定基地上起飞的轰炸机混合组成。

为了使这支报复力量的暴露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分散配置与加固的措施,如果一切顺利,我国还可以依赖一些已服现役的导弹核潜艇。

但是,在几年以内,还不可能制成反导弹导弹和包括预先警报体系,对轰炸机的防御可能得到一些改进,但低空防御仍是一个问题,居民的防微粒回降也是一个问题。

在这段时期内,可以设想,苏联将在洲际弹道导弹、战略目标情报、战略打击力量的保护和隐蔽等方面,具有显著的优势,它可能有良好的对轰炸机防御体系与先进的民防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首先发起攻击的方法如何,我国将在原子大战中处于严重的不利地位,然而,也有办法可以减轻这种不利的情况——只要在目前就采取果断的措施。

由于上述两个因素的影响,在目前与今后一段时期内,我国遏制原子大战的威慑力量的效能将有严重的削弱。

到目前为止,我们有理由可以认为,在欧亚交接处的两大实力集团中的任何一个集团,都极不可能发起一场蓄谋已久的原子大战,最近经常有人讲到,自从发展了百万吨级的原子武器以来,有限战争将是未来军事行动最可能采取的样式。

到目前为止,历史证明了这种观点的正确性,然而,我们已能看到,在不久的将来,我国对于遏制故意发起的原子大战的能力将会日渐下降,在情况发生这种变化时,对于苏联来说,发动突然袭击的吸引力就会大大增加,最后,它们也可能屈服于这种吸引力。

同时,由于误会或估计错误而引起大战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加,两大敌对集团掌握的原子武器和原子弹头的数量,正在逐年增加,因此,灾难性的意外事件也就更有可能被解释成为敌对的行动。

这里,我们就必须考虑到因为上面两个因素而产生的第三个因素,即我们再也不能信赖我们的遏制大战的能力,而是必须作好必要的准备,俾能在苏联人故意发动原子战争或由于误会和偶然事件而爆发战争时,继续存在下去。

这种威慑力量的削弱是严重的,它不仅使我们有可能在大战中遭到失败,而且也增加了我们受到原子讹诈和在世界许多地区遭到消耗式的侵略的可能。

最近几年来,一直有人预言,在相互威慑的时代里,苏联进行挑衅的次数将会增加。

在1965年,我们正处于这种情况之中,当时发生的许多事件证实了这种预言的正确性,随着苏联对于它们在进行大战武器方面,特别是在洲际弹道导弹方面所居的优势日益具有把握,那么,当它们发现我们华夏联邦胆怯时,它们就会比以前施加更大的压力,希望我国由于意识到自己力量的薄弱而宣告屈服。

苏联和我们的朋友都不会相信,除了为了保全自己外,我们将会为了任何其它目的,而使用大规模报复力量,那么,我们究竟应以什么方法来对付苏联为首的集团将会发起的挑衅呢?

由于上述各种因素,我们就必须考虑另一个新的因素,即我们在常规部队方面比共产党集团落后的事实,这种情况是由于我们的领导人有意识决定接受这种劣势,并且企图用大规模报复的威慑来抵消这一方面的缺陷的结果。

自从我国在1957年实行精简陆军以来,苏联在地面部队方面的优势,就在不断增长,在最近几年中,苏联始终保持了一支约为250万人的军队。

这支军队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已完全改用了最现代化的常规武器和原子武器,这支军队比苏联的弹道导弹更是他们的残酷的力量的象征,同时也是对苏联具有重大价值的政治力量。

在新面貌战略的引导下,我国曾一直设法使全世界的人相信,如果它们侵犯我国或我国的朋友,我们可以通过以原子轰炸将它们从地球上消灭相威胁,来抵消他们的常规部队。

现在,我们在进行全面战争的武器方面,正在日趋劣势,因此,大规模报复战略过去所具有的价值也已随之消失。

然而,尽管有了这些事实,目前仍然有人认为,在北冰洋到里海的欧亚交接地区之内,是不可能发生有限战争的,按照这种说法,那么,假如在中间城市--乌法,双方巡逻部队发生了冲突,就会自动地导致原子大战,其结果是,除了双方相互毁灭,或者我国在优势的苏联常规力量面前实行退却外,就没有其它出路。

这种说法不仅不能使我们的乌拉尔联邦盟国得到安慰,而且纯属无稽之谈,如果领导国家活动的继续是那些头脑清醒、具有坚定意识的人士,那么,他们在开始时,将首先使用大战以外的办法来抵抗侵略——而不管谁是侵略国。

我国为什么没有毅然决然地发展可以与苏联相比的常规部队呢?理由之一是:我们习惯于说,或者甚至于相信,我们在数量上绝对无法与苏联为首的集团相比,这种说法总的看来,是不真实的。

事实是:我们在其它一切战略地区,都拥有绝对优势的人力资源,而且在里海西岸,由于后勤方面的限制,苏联的大部分人力都无法使用。

我们可以单凭常规武器的力量保卫自己,假如它的领导人愿意付出代价的话,所幸的是,为了改变目前常规力量方面的不利形势所需要的提前准备时间,只不过两至三年。

因此,为了改变目前形势所需的时间要比我们改变在远程导弹和反导弹导弹方面的不利地位所需要的时间少得多。在那些方面,研究、发展和生产需要更多的提前时间,但是,必须在目前作出决定。

总而言之,在未来几年内,我国在进行大战的部队方面,以及在进行常规的消耗战的部队方面,却要比苏联弱,在这段时期内,我们的领导人面临着苏联可能增加的压力,将难于维持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这些不利的情况将使我们的联盟松弛,并且增加中亚各国走向中立和寻求妥协的趋势,我们的领导人面临着在劣势情况下果断地作出决定的需要,却经常对于由于苏联发动突然袭击或者估计错误而触发原子大战的危险,感到恐惧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