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66章 改变的原因

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变的原因

按照当前的办法,当三军已分别向国防部长提出了各自的预算后,国防部长就把三军提出的预算合在一起,加上为国防部保留的费用。

尽管会议的成员们作为本军种的首长,都参加了他们本部门的预算的编造工作,但会议并没有作为一个集体,参与总的预算的编造工作。

正是由于这种情况,国防部长才在1959年将1960年度的预算交给各军种的司令部,征求他们的意见,这件事情它反映出,国防部长突然认识到他在将预算提交议会之前,需要取得各军种的同意。

后来公众对这种做法的热烈赞扬,使政府重新考虑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在编造预算时的任务,在这种任务没有明确之前,现行的方法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即它没有提供正式的办法,可以将军事需要、计划与预算结合起来考虑。

这三个因素在每一个军种内得到了统一的考虑,但没有适当的步骤使其能在国防部内得到统一的考虑,结果,我们今天的军事战略就成了政府编造预算过程中的一种偶然产物,而不是有分析地估计军事上的需要和科学地编造预算,也就是旨在利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国防资源来支持军事上的需要的产物。

在新的一年中,当预算增加时,我们的军事计划就按照过去几年中编造预算时所规定的方向增加一些,用导弹制造者们的话来说,这就是,军事计划根据惯性制导的方法执行,而很少或根本没有根据指挥制导的方法向前推进,使其适应改变了的世界形势。

这些军事计划不仅庞大,因而难以修改,而且军界和经济界还有强大的力量主张维持现状,我肯定地认为,继续强调大规模报复政策和大战的需要,既起因于认为这种正统战略是正确的,同时也起因于在克服习惯势力和抗拒外界势力方面存在着实际的困难。

从1956年以来就保持的各军种预算的分配比例,清楚地说明了我们在军事准备方面缺乏灵活性,如果1956年以来世界形势没有发生变化,这种固定的分配方式才算是合理的。

可是,我并不认为有人会说世界局势一点未变,我们可能对于这几年来的变化程度持有不同的看法,但很难相信世界形势没有发生变化的论点是正确的。

既然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我国在制定军事战略与使用军事资源方面,有着一些重要的缺点,现在就不应再事拖延,而必须建设性地作出决定,以谋补救。

现在我愿回过来谈谈我在前面提到的一个论点,即: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新的因素,需要我们全面地重新估价我们的军事需要,那么,这些因素到底是什么呢?它们对我国的安全又有什么影响呢?

第一个因素是,我国过去在很多武器方面所具有的对苏联的技术优势,现在已经丧失,虽然凭着有限的迹象来作一般的推断是危险的,但苏联在一些重要的领域如远程导弹和某些空际活动方面,已经超过我国,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我对于趋向于夸大敌人实力的情报,一向抱着怀疑的态度,不愿承认所谓导弹差距的事实及其意义,但是,现在我已经勉强地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导弹的差距是确实存在的,这种差距和下面将要提到的因素加在一起,就对我国的军事安全有着极重大的影响。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说明,苏联早在我国之前,就在高速发展中程导弹和远程导弹,它们把制造轰炸机的钱节省下来,用于制造导弹。

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它们的导弹计划虽然偶尔也有失败,但整个说来,却一直是很成功的,关于这点,导弹制造商们知道得很清楚。我个人的结论是,在1964年之前,与苏联比较起来,我国在远程导弹的数量与效率方面,很可能处于严重的不利地位——除非在目前立即采取果断的措施。

在导弹差距的全部或大部时间中,由于我国没有一种有效的反导弹导弹,因此俄国人具有的这种压倒优势的导弹力量,其所含的意义,将尤为重大。

我在就任战略部队总司令时曾说过,战略部队在中苏大战后不久,就预见到我国需要一种反导弹导弹,并于1957年,经过初步研究之后,就开始认真地研制新型反导弹导弹,这种武器便是目前正在发展中的唯一可望对付敌人弹道导弹的武器。

1958年,我曾同其他陆军代表一起,力争通过一项600亿人民币的突击计划,以便使这种导弹能在1961年供作战使用,但当时的国防部长和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一些同事始终反对这项计划。

因为据他们说,这项计划能否成功,还没有把握。由于他们的反对,新型反导导弹除了得到了一些研究和发展费用外,始终没有得到较多的经费,因此,在今后几年内,我国不可能指望得到一种供作战使用的防导弹武器——除非在目前立即采取果断的措施。

以上两个因素,即苏联的导弹优势与我国没有反导弹导弹加在一起,就使我们在未来相当的时期内,处于非常危险的地位。

我们目前遏制原子大战的威慑力量,依赖于目前居于优势地位的有人驾驶轰炸机和有限的导弹。

今天,我国与乌拉尔盟国可以用来攻击苏联目标的原子运载工具,已经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而且已经是过多了,然而,我们在有人驾驶飞机方面所具有的优势的作用正在日渐下降。

我们现在有各种证据可以说明,苏联已在主要目标的周围配备了强大的地对空导弹,如果他们的防空导弹在性能上也与我们一样完善,而且在数量上又有增加,那么,我国的轰炸机要想进入这些目标,对之发动攻击,就需要付出非常高的代价。

到1961年,苏联将拥有一支非常庞大的弹道导弹部队,这支部队用于攻击时,将处于很有利的地位,并将使我们的报复打击力量遇到严重的困难。

可以预期,苏联的导弹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找到,至少也是难以发现的,机场可以随时通过航空摄影发现,并成为预定的良好的攻击目标,但导弹发射场却毫不明显。

从我们知道的苏联的规律,可以估计到,他们将使导弹充分保持隐蔽、分散与机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轰炸机与导弹即使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也不可能消除苏联的导弹的威胁。

因此,在这段时期的大部分时间中,一种以袭击苏联导弹部队为主的目标体系,将很少能够占有有利的地位,我国也只能依靠威慑力量来遏制原子大战,从而保证国家的安全,而要纯粹用军事的方法来消除这种危险,则是不可能的。

同样,要想经受住苏联的突然袭击,也变得更加困难了,导弹的警报时间只有几分钟而没有几小时,只要我国主要仍然依赖有人驾驶的轰炸机,那么,由于其机场非常容易发现,因此轰炸机也就极易遭到敌人突然袭击的破坏。

在导弹袭击后,很可能继之以有人驾驶的飞机从低空发动攻击,在这样一场灾难中,我们的人民将遭到惨重的损失,尤其是放射性微粒回降所造成的伤亡,在这方面,我国还没有一种全国性防护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