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74章 错误的认识要纠正

第八百七十四章 错误的认识要纠正

我认为,机动性以及与陆军在战场上同生活、共战斗的能力是陆军一切装备,包括战斗机和导弹的最主要特征。空军拥有的部队与装备的特点是,它们都需要永久性的基地和固定设施。

陆军主要应具有适应海外作战和生活的特点,而空军应能在本国生活,并时断时续地对远程战略目标实施攻击。

具体说来,陆军应当拥有各种射程的机动的地对地导弹,但不包括洲际弹道导弹和一切为保护其战地部队及活动地域安全所需的防空导弹。

空军可以掌握洲际弹道导弹和为保护其设施和基地安全的固定的防空导弹,这种划分方法基本上等于把大陆防空的任务完全交给了空军。

从广义上讲,这些拟议中的改变将使陆军成为进行地面战斗的一支完整的机动部队,就如同海军是负责海上战斗的完整的部队一样。

这样一支陆军将承担现在分散于各个国防部门中的大部分及消耗战的职能,从而简化了我们的按作战职能编造预算的工作,陆军的动力是,它必须有自己的强大的和机动的打击部队,随时准备调赴世界各个地区遂行地面战斗。

同样,空军将统一控制配置于我国大陆上的所有原子威慑部队,其中包括进攻性与防御性的威慑部队及预先警报网,这样的统一方法就会大大简化研究与发展工作,作战控制的问题以及编造预算的问题,它能在多大程度上消除军种间的争吵,是很难估计的。

诚然,根本的问题将会继续存在,但是问题将集中由最高机构解决,以利于决策过程的顺利进行。

空军也有它的动力,但它不再是飞行员的广阔的蔚蓝色的天空,而是通过对敌人领土实施报复和保护本土免遭突然袭击来防止原子大战的爆发。

这里,我想起,我还没有具体谈到战略空运方面的问题。

我认为,今天,陆军应和其他军种一样,拥有供内部行政管理使用的飞机,将普通用途的战略空运飞机统一组成军事空运局的原则是正确的,应继续执行。

但是,我将再次要求制订一项计划,以使军事空运局的货机现代化和减少三军各自控制的、不属于军事空运局的远程勤务飞机。

必须强调指出,拟议中的关于陆军与空军的改革应当在一个相当的时期内分阶段地实施,如属可行,陆军就没有必要接收那些现在供战术空中支援和战术空运使用的过了时的武器和装备。

同样,在国家武器库中,除了中程弹道导弹外,现在还没有一种供作战使用的地对地中程导弹可以引起陆军的兴趣,因此,在发挥新的作用和履行新的任务之前,必须有一个逐步的过渡阶段,这个阶段应在国防部长指导下划定。

在澄清和重新宣布三军的基本作用和任务以后,国防部就应当清除一些陈旧的观念。

这些陈旧的观念,妨碍了我们高级领导人的思考,其中有许多观念都可以称之为谬论。

在过去,这些论点可能显得有某些理由,但经过时间的考验,都已证明绝非正确,我写这些的一项重大工作,就是要揭露这样一种大谬论,即:大规模报复是一种足以对付任何军事挑战的万能的战略。

与此有关的还有一种谬论,即认为准备大战,具有头等重要的意义,因为有限的战争实质上是一种小规模的战争,可以在准备大战的过程中加以兼顾,这是一种危险的谬论。

如果我们按照这种论点行事,就会使我们处于危险的境地,如果我们接受有限战争实质上是小规模战争的假设,并因此限制了我们在军事方面的准备,那么,很明显,我们所参加的有限战争,就一定是小规模的战争。

因为,我们将无力完成在大规模战争中的多种防御任务,然而,问题是,如果敌人准备的有限战争要比我们准备的规模还大,我们又将如何应付这种挑战呢?也许我们只有投降,或者发动一场不能取得真正胜利的原子大战。

在我的文稿的其他地方,我们已经对于我们无法在人员数量上与敌人相匹敌、因此必须依靠大规模破坏性武器的荒谬论点,提出过批评,世界上一些重要的统计材料,完全不能证明这种论点的正确性,我们在地面上的劣势是我们自己强加于自己的。

国防部中也有人认为,现代化的原子武器减少了对人员的需要,因此可以放心地裁减军事机构内的人员数量,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从陆军方面来看,这种说法纯属荒谬,因为原子武器的使用,固然可以减少前方的兵力,但是现代武器的复杂构造,也要求增加后方的受过训练的人员,以负责维修的工作,由于原子武器进攻的威胁所引起的军事设施的分散,造成了对新的人员的需要。

最后,由于考虑到在原子战争中可能造成的人员的伤亡,就有理由要求无限制地补充有训练的人员,因此,说句公正的话,原子武器使用的结果使人员的总的需要量有增无减,但在地区上,却应重新加以调整。

应当提出的另一个谬论是:良好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

这种说法通常成为牺牲大陆防空、增加战略空军经费的正当理由,然而,它完全违背了运动员都熟知的事实:在任何比赛中,得胜的一方的攻守力量必须平衡。

在我写这个长篇大论的时候,我们比赛的名次却落在最后,可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军事联赛中,我国是不能落后的,即使是前三名也是不行的。

上面的例子清楚说明了在我们国防计划中所必须清除的一种糊涂思想,此后,就可以在国防部内推行一些重大的改革,以利于新的军事计划的顺利实现。

目前提出这种改革的建议,看来似乎不是时候,因为国防部大概已于1958年进行了彻底的整顿,但事实是,当时所作的改革只是表面的,并没有触及那些危害该组织的根本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