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75章 我的设想

第八百七十五章 我的设想

在讨论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体制中,我已经指出,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在处理一些有争论的问题时,具有任何委员会所具有的那些优缺点,只要时间允许,而且并不一定要取得一致的看法时,军种总司令们可以,而且也确实对政策问题进行了有益和慎重的考虑。

但是,他们无力处理一些需要立即作出决定的作战问题,这些问题是不能等待具有军事会议特征的辩论会得到结果后才加以解决的。

我所建议的在体制上的最重要的改革,就是要把会议的职责明确地区分成可以由个人负责和必需由集体负责的两个部分。

此后,我想解散目前的军种军事长官会议,代之以单一的国防部长和一个暂称为最高军事委员会的新的咨询机构,军种总司令长将失去作为会议成员的资格,而回到他们各自的军种中去,作为上级下达给各军部的执行负责人。

新设立的机构国防部长将担任联合参谋部的主席,我说的是联合参谋部,而不是军种会议,并有两位副部长作为他的副手,他们应当分别属于各军种以外的文职。

国防部长和其助手的军衔为名誉上将,是我国政府中直接向总统汇报的最高军官,他是公开的、合法的总统参谋长,负有与他职位相称的职责。

最高军事委员会由陆、海、空军的各三位上将或中将组成,以备国防部长、总统和议会咨询,他们必须是已退休的军官或者是服最后一期现役的军官,他们的名字将不列入各军种的名册中。

最高军事委员会没有常设主席,而由每个成员每月轮流执行主席的职权,委员会考虑国防部长、总统和议会提出的问题,并且根据问题的性质,作出集体的或个人的回答。

委员会可以以整体的名义,也可以由其中任何一个成员,对任何相当的军事问题,提出书面意见,包括对国防部长的行动提出看法。

委员会可以要求政府中的任何军官提供情况或出席作证,委员会下设一个小型的秘书处,协助工作,但主要将依靠现有的机构进行活动。

上面已经提到最高军事委员会应成为议会的合法咨询机构,我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是由于我看到议会有必要在军事上听取负责的意见。

这种新的地位将使最高军事委员会有可能脱离政府的体制,而成为介乎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之间的一个机构,这样一个不寻常的地位可能会遭到一些有法律观念的人的反对,但是这种方法使我们有可能实现目前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制度所没有满足的要求。

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职能区分为委员会式的职能和作战职能,并且明确地规定了履行这些职能的责任之后,看来我们就可以克服目前这样的会议制度中所包含的大部分缺点。

这是朝着承认这样的事实迈开了一步,即:在弹道导弹时代里,委员会是无法管理各军种司令部的,采用经过改革后的制度,就使我们在战争爆发时,有很大的求生的可能,而现行的负责指挥现代化战斗的军种军事长官制度,则在战争开始后的几小时或几天内,就会瓦解。

关于为了推行灵活反应的军事计划而必须在国防部内的军种军事长官会议方面作出的改革,就谈到这里,为了贯彻按作战职能编造预算的方法和调整国防部长、最高军事委员会与国防部其他部门的相互关系,也必需在其他方面作出改革,但在这里,就无需详细说明这些问题了。

执行这项军事计划,还必须承认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全国人民对我国安全的态度,需要有一个根本的改变,我们必须设法向人民说明,约从1961年开始,我国将面临一个严重的危机,除非我们能在目前采取果断的措施,否则,以后的几年中,军事力量的对比将严重地朝着有利于苏联的方面转变,其中必须采取的某些措施,在前面讨论当前必须立即执行的应急措施中,已经提到。

在这些过渡措施后面,就应随之执行一项前面也已谈过的中期计划,如果我们要想渡过这段危险时期,并且不致遇到无法容忍的危险,我们就必须采取这些措施并且因此做出一定的牺牲。

这种牺牲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缴纳更多的税款,以支持较大的国防预算,目前尚难估计究竟需要多少金钱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弥合我们的差距,但是据我看来,在今后五年内,每年需要5000-5500亿人民币之间的预算。

差距一经弥合,以后的预算就不需要保持在这样高的水平上,但是,不管苏联的态度与行为可能发生任何暂时的变化,这种对较大预算的需要,将继续存在,我们必须了解,如果处于劣势,我们就无法与敌人一起生活。

在这段时期内,我们必须让我们更多的最优秀的儿子参加武装部队,作战的总兵力,当前应达到92.5万人,而目前只有87万,此后需要增加到100万人——1947年时的兵力。

三军需要的总兵力至少要达到160万人,这些人数已有增加的军队必须现代化,而且应当优先满足原子威慑部队和反消耗部队的需要,我国不能要求他的儿子去准备战斗,而不向他们提供科学技术能够提供的最好的装备。

所有上述的行动,都应与号声响亮的军号所吹出的明确的音调合拍,使得敌人和朋友都能清楚地了解我们的目的和动机。

我们的军事行动必须显而易见地和我们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行动协调一致,我们重新调整战略的行动,不应被苏联误解成为在军备竞赛中注射了新的刺激剂。

欧亚分界线之间的军事实力对比,如果发生严重不平衡,就会促使战争爆发——即如果发生对苏联独裁政权有利的变化,所有消除实力不平衡和以灵活反应战略代替大规模报复思想的行动,都是有利于世界和平而不利于战争的。

这就是那些对自己的行动和动机有着充分信心的领袖们所应当吹出的音调,这样,我们就可以镇静地准备投入战斗,因为我们知道,如果准备充分,取得和平的希望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