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76章 批复

第八百七十六章 批复

这是我在在1968年春为《外交事务》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但由于外交部和国防部在按语中提出的一些理由,因此没有在该杂志上刊登,按语已经插入文章的有关部分。

题目--通过威慑争取安全

作者--华夏联邦战略部队总司令齐文强上将

国防部按:

国防部的意见是:如果不作很大修改,这篇文章就不应刊登,不宜作为军种总司令的文章或演说而加以发表的某些理由如下:

1.文章涉及的许多问题是有很大争论的,而且不符合军种军事长官会议和国防部长的既定政策。

2.文章建议的对国家政策的修改应该向军种军事长官会议提出并加以讨论,并且通过正常的途径包括在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建议中。

3.如果允许军种总司令公开发表这篇文章中的某些看法,就有可能严重损害我们的国际关系。

随件附上外交部对这篇文章提出的反对意见和评语的备忘录。

文章经过修改后,如果仍然保持同样的论点和语气,我们建议送交国防部长亲自审查,并再送本部审查。

外交部按语:

外交部的意见是,这篇文章的定稿在外交杂志发表或作为演说发表前,均应经过仔细的审查,文章中的一些论点使它更类似于那种只能在军事人员中秘密讨论的文件,而不宜公开发表。

世界所有政府都面临着极难处理的国防问题。一般来说,它们正在设法确定应当保持的武装部队的类型,使其既能最好地满足各种需要,同时又在经济力量范围之内。

这些对国防需要的考虑,是在下述情况下发生的,即最近几年内,军事技术方面的进展已经使得发展和生产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成为可能,然而,这些武器的最初的费用与尔后的保养费用非常昂贵,而且其中有些武器具有巨大的破坏力,因此,在使用方面受到了一些限制,而且也难以明确规定它们的使用条件。

这种情况因为这样一个事实而更加难以处理,即以巨额费用购买这些武器的决定必须在缓和紧张局势以便重新讨论裁军问题的情况下作出。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政府不愿通过直接增加现在已经很高的军事预算的手段来获得这些武器,就不足为奇了,相反,它们现在正在推迟购买新武器的时间,或者正在设法削减人员来抵消这笔费用。

在确定武器和防御部队结构方面的另一个困难是,目前还不能肯定未来战争将会采取什么样式。

未来战争究竟是大战呢,还是局部战争?原子武器是无限制地使用呢,或是按某些基本的地面战斗原则使用呢,还是根本不予使用?交战国集团双方的本土将成为原子攻击的主要目标呢,或是由于双方都拥有大致相等的破坏力量而形成相互威慑的局面呢?能否将原子武器的使用限制于战场上而不引起原子大战呢?

对于这些问题,目前尚难给予肯定的回答,这就使军事策划人的工作变得复杂起来,同时,也部分地说明了他们意见不一致的原因。

计划人员由于充满了对原子大战的恐惧心理,而进一步妨碍了他们制订平衡的计划,最近以来,一直有人著文宣扬原子战争的恐怖性,以至使他们只看到大战的极端重要意义,而不能对国防的需要作出冷静的分析,这种认识有时称为一种战争的思想。

它使我们认为,应当把所有的力量用来准备原子大战,随着这种思想而来的通常是一种不关心或漠视爆发较小的侵略的可能性的态度,尽管这种侵略最终可能证明将对我国造成与大战一样的危害和可能导致大战,这种毫不了解真正危险所在的现象,在我国特别明显,我国现在第一次成了敌人可能直接攻击的目标。

我主要讨论一个建筑在威慑原理基础上的国家军事计划,这个计划力图避免由于将力量集中在某种预定的战争上而引起的危险,它要求满足我国在军事方面的需要,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盟国的需要。

它从这样的前提出发,即:正确的国家军事计划的目的乃是遏制战争,特别是遏制那种双方都会遭到毁灭,而且极难区分胜负的原子大战。

这类战争,迫切地需要加以避免,以致必须首先充分满足威慑力量的需要,然后才能考虑威慑一旦失效时所必须采取的措施和其它的进行原子大战的措施。

避免故意发动的原子大战,应当不太困难,因为,潜在的交战双方都很清楚地知道,这场战争是得不偿失的。

关于原子武器的实际贮藏量,虽然是绝对保密的,但是,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比较清楚地了解到对方掌握一定数量的高能量的武器,那么不管其具体数量如何,就会深深地感到对它发动进攻时可能造成的后果。

确实,由于估计错误或者由于一系列较小的军事行动而引起大战的可能性是经常存在的,从敌对集团过去进行渗透、颠覆和局部侵略的记录来看,因一系列较小的军事活动而引起大战的可能性特别值得注意。

鉴于他们过去的努力取得了非常令人鼓舞的成就,因此,没有理由相信,敌对集团将会改变它们的做法,并且永远拒绝把侵略作为推行政策的工具。

在敌对实力集团的原子空军能用互相威慑来遏制对方的时期内,看来敌对集团的实力将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可能从有限目的的侵略中寻找出路,这种压力如果不加抵抗,自由世界就会因为遭到蚕食而失败,如果进行抵抗,就有因局部的小冲突而引起大战的危险。

如果上述提法是正确的,那么,一个充分的军事计划除了应能遏制大战外,还必须提供遏制有限侵略,或在这种侵略扩大前就迅速加以镇压的手段。

我们应能做出迅速的反应,以便不仅防止各个被蚕食,而且需要限制这种危险:小战如果拖长,就可能发展成为我们所要避免的大战。

因此,国家军事计划必须提供及时和充分的准备,以便有效地应付在任何地方发生的局部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