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执着与踌躇

执着与踌躇

以意大利所拥有的文化底蕴,有许许多多的古老建筑留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它们中的许多都被私人买下,并翻修成超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但也有很多至今仍归公有。可是每年为了维护,修缮,保养这些建筑,政府都要额外播出很多钱。这让意大利政府不堪忍受,因而他们推出了一项政策——将这些国有的古老建筑以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租借给持有本国国籍的意大利人。

租下这些古老建筑的租户必须要维持建筑物的内部装潢,对它们进行得当的保养和维护。政府每隔一个季度都会派专人上门对建筑物进行评估,并以此来确定租户是不是有资格继续租用这些古老的建筑物。

但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太过严重的问题。因为像弗朗西斯科这样的足球运动员本就不可能整天待在家里,这样三个月一次的评估很可能都会是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进行的。

更何况,和租下身为国家财产古老建筑物相比,来自房东的骚扰可能会让弗朗西斯科更为困扰。于是弗朗西斯科在得到这份推荐之后心情十分不错的和房产中介公司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想要尽快过去看房。如果房子的设施没有问题的话,他很希望明天就可以搬进去,并且他也可以立刻付清第一年的房租。

然而很遗憾的是,意大利的办事效率向来就没有这么的快,更何况这套内部装饰富丽堂皇的16世纪的建筑又还是国有财产。因此,当弗朗西斯科看到房子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当他签下大堆的合约,以及进行了各种交接的时候,已经是两周之后了。与此同时,他从英国带来的那些繁多的行李也陆陆续续的被货车托运到他的新家了。

似乎自那天之后,岳一煌就再没在假期结束前看到过弗朗西斯科了。

不过亏了弗朗西斯科要租那套房子的关系,让岳一煌发现了有一块锻炼的好地方。

那是在弗朗西斯科租下的房子旁边的一个小山上。这座小山算不上高,有着树林覆盖,并且上山的坡度正好足够让人锻炼灵活的脚法,就更不用说,这座小山上还有着十分清澈的溪水。

正是因为如此,发现了新宝地的训练狂人经常会光顾这座小山。当然,这次他可不能用跑的从自己家来这儿了。或许开着一辆破旧的车来这里会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

当然,岳一煌也有因为好奇而顺路跑到弗朗西斯科租下的那座古老建筑那儿看看他那儿的情况怎么样了,却是正好看到了由卡车装载来的家具以及其它。一名看起来训练有素的绅士正指挥着搬运工人把那些行李放到不同的房间里,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仅仅有条。

哦,还真是个十分专业的管家?

他本以为弗朗西斯科会因为刚刚搬会都灵而被一大堆烦人事缠着,然而当他走到那幢房子门前并被弗朗西斯科的管家十分礼貌的请进去之后,他才发现这名大球星才洗了一个舒服的冷水澡,正喝着加了冰的威士忌。而他所在的小型影院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的,是上个赛季尤文图斯对阵国际米兰的比赛。

看起来,这名在过去的几年间名震英超联赛的世界顶级球星在假期里也并不只是会享受,不是么?

“下午好,岳,想喝些什么?很抱歉我的东西还没全部收拾好,不然我倒是可以为你调上一杯鸡尾酒。”

“冰水就可以了。”

弗朗西斯科的话让岳一煌挑了挑眉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看着弗朗西斯科起身为自己从一个小冰柜里拿出冰块以及矿泉水,更将那些倒到了一个水晶玻璃长脚杯里。透过弗朗西斯科的背影,岳一煌可以看到他的这个小型冰柜里还有一些看起来很不错的啤酒和别的饮料,不禁莞尔。

“我说,你在小型影院里也放一个冰柜?还有呢?还有其它地方也放了?”

“是的,在我需要他们出现的的地方。”

“你没觉得里面的饮料加起来会很多么?可你才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并且,你不会忘了哪个冰柜里有你没喝完的饮料么?”

照理说,岳一煌也不是从小苦过来的穷人家的孩子。事实上,他的家庭虽然让他觉得十分缺乏亲情式的温暖,却可以算的上是富裕。

少年时代他在巴萨青训营里的那些日子可以算得上艰苦,可训练营也从来都没有在物质上亏待过他们。但就算是这样,如今的岳一煌也还是觉得……自己似乎根本不明白这些世界顶级球星究竟是过着怎样的腐败生活。起码,远在西班牙的伊格勒斯就没和他说起过这些。

弗朗西斯科摇晃了一下酒杯,让加了冰块的威士忌在酒杯里摇晃出一个漂亮的颜色。他浅浅的品了一口以后并不在意的说道:“或许我的队友偶尔会过来?并且,我的管家会替我操心这一切的。”

“我本来是想过来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我的帮忙的,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需要。”

“我想是的,虽然我这里还没全部整理好。”

弗朗西斯科向岳一煌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而后把酒杯放下,把他正在看的这段比赛视频又倒了回去。

“有兴趣和我一起看一看这段比赛视频吗?这是上个赛季的意大利甲级联赛第二十轮比赛。”

“当然。”

听到弗朗西斯科对自己发出的邀请,岳一煌也并不矫情的给出了答案,更坐到了弗朗西斯科身旁的那个位置。虽然并不太近,但那已经足够岳一煌感受到由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荷尔蒙。心下感叹了一句这就是英超联赛里最受女球迷的人啊,而后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高清的大屏幕上,认真的看向那片球场上的交互进攻。

尽管,在此之前岳一煌已经看过了这段比赛视频,并且不止一遍,但他却对弗朗西斯科这样的球员会对这场比赛发表什么样的看法而感到好奇不已。

应该说,在第二次见到弗朗西斯科之前,岳一煌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对方成为朋友。然而他现在却觉得,自己和这名在锋线上有着恐怖能量的球员已经是朋友了。

这其中,弗朗西斯科的平易近人占了很大的原因。

事实上球员之间,就算是同队的队友之间也并非一定是友好的。就好像岳一煌之前在布雷西亚一样。与他同为布雷西亚俱乐部效力的那些球员就对他并不友好,那群有着强健体格的球员看向他单薄的身体时,眼神里总是透着一种讥讽,不信任。就连教练都不对他这样一名中国籍球员倾注信任,尽管……他来自于巴萨青训营。如果不是这样,德罗也不可能以这样一个低廉的价格把他从布雷西亚买过来。

他就是在这样的目光以及氛围中度过了由少年过渡到成人的这三年时光。

尽管,他骨子里的骄傲让他对于那样的态度不屑,却也成功的让他再度变为一个人。

然而他却似乎执着的渴求着这样的孤独。

这三年中的深刻认识让他在见到弗朗西斯科之前就在潜意识里认为拥有这种身价的球员在面对他这样名不见经传的球员时,一定会是高傲的,目中无人的。

因此,现在与对方的友好相处着实让岳一煌感到有些讶异,这份友好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似乎,自从德罗在因无聊而现场观看布雷西亚的比赛时看到他在场上的表现后,他的职业生涯就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折。

他转会到了都灵,一个现在看起来与布雷西亚差不多却曾有过辉煌历史的意大利乙级联赛球队。然而仅仅是几个月的时间而已,这个在意大利有着最为悠久历史的球队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是对这里的球员进行了大清理,德罗把自己不需要的球员全都卖了,卖得毫不犹豫,让许多老牌都灵队球迷联合抗议起这个蛮狠的教练,甚至几次三番的把他因为得罪旧东家而被扫地出门的事翻出来说事。

然而德罗对这些却毫不在意。在冬季转会季的时候,他凭借都灵队新老板的雄厚资金支持从国际足坛上买入了许多很有希望的年轻球员,更对他们精心着细心并且狠心的高强度训练以及战术演练。

再后来……他们以乙级联赛冠军的身份跻身意大利甲级联赛,再一次的。

德罗曾在庆功宴上开玩笑的和大家说,他会给大家奉上最棒的冠军礼物。那个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德罗所说的礼物,竟会是英超联赛上的最佳射手。

尽管,在过去的半年里,他们已经做得很好,然而岳一煌却觉得……那个巨大的转折,可能才只是刚刚开始。

【我看过你在巴萨青训营的少年队里和伊格勒斯一起出战的录像。我只能说,你是个天生的影子前锋。我能够看到,在你的身上,有着一名世界顶级影子前锋所需要的一切。除了——一个足够完美的搭档。】

岳一煌眼睛的余光扫过身旁的弗朗西斯科,德罗所说的话竟是又再一次的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然而他却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