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致命武器

致命武器

长达两个多月的休假时间终于结束。许多球员在度假的时候就得知了弗朗西斯科这样的超级大牌将会从本赛季开始加盟都灵队,并且合约为五年期。这让都灵队的新队员们不禁为之津津乐道。球队里有近一半的球员都是意大利人。他们开始在更衣室里聚在一起谈论这件事。

而刚刚来到意大利踢球的法国人卡塞尔却是听不明白那些意大利语。于是当他看到在比赛里经常和他一起踢小前锋的岳一煌时,他拉住了岳一煌。

卡塞尔应该可以算得上是都灵队里年龄最小的一名球员了,才只有十八岁,比岳一煌还要小,又长着一张娃娃脸,他却总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奇怪想法。

在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卡塞尔总是企图以自己那蹩脚的英语和岳一煌交谈。当岳一煌不止一次的向他委婉表示,自己的英语不好,并且卡塞尔的英语也和法语一样让他很难明白的时候,卡塞尔总是说,你跟我说话是用非母语交流,我跟你说话也是用非母语交流,总比我用非母语和别人的母语交流好啊。

这让岳一煌实在是哭笑不得,却是因此而发现幼年时一度希望进入西甲联赛踢球的卡塞尔西班牙语说得似乎是不错。于是两人便成了都灵队里的西班牙语双人帮。再之后,长着一张凶悍脸,可年纪并不大的阿根廷人尼尔瓦也加入了进来。因为,阿根廷人的母语也是西班牙语。

就这样,在都灵队里,就形成了一个说西班牙语的小型三人队。

卡塞尔:“岳,他们在说什么?”

岳一煌:“他们在说弗朗西斯科。他的加入似乎让大家都十分跃跃欲试。”

卡塞尔:“啊……弗朗西斯科啊。说起来我也真是吓了一跳,我没想到他也会来我们都灵。看来,我们两个的小前锋组合得被拆了。”

岳一煌:“没事,我想我们也许可以一个踢左边锋一个踢右边锋。这样我们就能形成锋线上的三叉戟了。”

说着,卡塞尔和岳一煌碰了碰拳头。显然他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虽然这半年来和岳一煌的小前锋双重奏配合得不错,但他最拿手的位置显然还是边路。

就在这个时候,阿根廷藉后卫尼尔瓦又是一脸杀气腾腾的进入了更衣室,令人不免侧目。然而,当他目不斜视的走过人群时……他的背包里却是发出了十分细微却绝对不会让人忽略的……可疑的猫叫声。

于是尼尔瓦顶着一张大黑脸让人看不清他脸颊红晕的……脸红了。

“早,尼尔瓦,你又把你的猫带来了?”

岳一煌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是带着一种调笑的意味,让尼尔瓦的脸又更黑了。他十分僵硬的对岳一煌说了一声:“早”。然而性格跳脱的卡塞尔却已经不顾主人反对的跑到卡塞尔的身旁,直接就把他的包打开,露出了一只脑袋才只有他们半个拳头那么大的小猫。

卡塞尔很是喜欢的用手指去逗弄那只猫,然而那只猫却是睁着天真单纯的大眼睛,张开嘴就要咬卡塞尔,甚至还要伸出了尖指甲,要把卡塞尔的手指当狗尾巴草那么玩。这让卡塞尔神色凝重的收回手指,并再一次的以看诱拐儿童的人贩子那样的目光紧盯着尼尔瓦。

正当卡塞尔又要再一次的向尼尔瓦发出控诉,控诉他把好好的一只猫教得这么有攻击性的时候,小猫鲁卡已经动作轻盈的从包里“嗖”得一下跳了出来。

尼尔瓦虽然嘴上没说,目光却是紧盯着鲁卡,而后反射性的想着小猫所跑向的更衣室的房门跑去。就是在这个时候,门再一次的打开了。这一次,走进更衣室的,是一手建成了这个新都灵队的教练德罗,还有新加入的弗朗西斯科。

小猫就这样趁着这个机会冲到了更衣室的外面去,可德罗既然已经到了,尼尔瓦就再不能追着他家的猫出去了,只好咬着牙,走回了卡塞尔和岳一煌站的位置。

“别担心,这里的人都认识鲁卡,鲁卡也很聪明,它会自己回来的。”

当尼尔瓦走回来的时候,卡塞尔小声的说了一句,让尼尔瓦点了点头。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没有看到弗朗西斯科在走进更衣室时,竟是向着他们所站的那个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并且在那个时候……他的眼睛里所映出的,分明是岳一煌的身影。

“我是弗朗西斯科,从今天起,我就是都灵队的一员。你们的……队友。”

…………

“看来我们花大价钱购入弗朗西斯科实在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他足够的敬业,就算他现在只是在一个去年还只是乙级联赛参赛队伍的俱乐部里。可你看到了吗?在过去的这两个星期里,他的这份运动精神已经成功的带动了队里的其他人。”

此时在德罗的办公室里,光影斑驳。他的办公室是在球场里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然而透过办公室里的玻璃窗,他却可以很好的看到球场里的情况。

球队队员们正在进行着常规训练,身体柔韧性练习,跑步,以及带球进行S型跑动。然而本应该和这些都灵队的队员们在一起训练的岳一煌却是被德罗叫进了办公室。

“是的,我想他能够走到那个高度并不是毫无原因的。在他的身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那么,通过这两周时间的观察,你觉得你足够了解他了吗?岳?”

当弗朗西斯科加入球队的那一天起,卡塞尔和岳一煌的小前锋双重奏组合就彻底分手了。球队组成了一个以弗朗西斯科为进攻核心的锋线组合。就是在这样的战术调整下,他们十分轻松的从意大利杯赛的第四轮晋级。然而德罗却是没有就这样让岳一煌回到最适合他的位置上。

他给岳一煌布置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任务——好好的观察弗朗西斯科的球风。

“他的脚法……十分多变。必要时,他可以使出足够花哨的技术迷惑对方。然而当他认真的时候,他就像是最锋利的矛一样,能够刺穿一切。他的速度总会给人一种错觉,他就是一颗出了枪膛的子弹。我认为……比起伊格勒斯,他会是一个更为危险的独行侠。”

“你说得很好。速度会是弗朗西斯科最为致命的武器。那么……你认为,你追得上他吗?在比赛中,你能追上他,并为他送上至关重要的助攻吗?又或者,你能在他一路向前的却被对方后卫铲倒时做到为他补射吗?”

显然,岳一煌的回答让德罗十分满意。于是他进而又用咏叹调一般的语气向岳一煌问出这句话。可是,岳一煌却是犹豫了。

“我……我也许不能。”

“不,你能。你一定能。并且你还要比弗朗西斯科更快。我需要你做到这一点。”

德罗的话让岳一煌沉默。岳一煌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做下没有把握的保证。因此他只是向球场上的弗朗西斯科望了一眼后给出了一句:“我会尽全力。”

说完后,德罗就向他点了点头,示意岳一煌可以回去继续训练了。他背过身,直到他听到办公室的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后,他望向球场上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份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期待。

或许,他根本不该在那样一名默默无闻的亚裔球员身上倾注那样的期望。

然而,他的直觉却告诉他,那将会促成意甲联赛中最具有危险性的进攻组合。

让所有的教练都眼红不已的进攻组合。

想到这里,德罗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得意。而后他走向办公室里的唱片机,当黑胶碟又一次的旋转起来的时候,教练办公室里瞬时被古典的交响乐所充斥着。而他本人,也好像是一名指挥大师一般挥舞起了自己的手……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