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暴雨

暴雨

那是新赛季启动的一个月后,暴雨。

这是下午五点,都灵队一整天的训练都已经结束。

然而,球场上却还能看到那名亚裔球员的身影。

那是岳一煌。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比别人早一小时到达球场进行训练,又在球队的训练结束后晚一个半小时离开球场。并且……他跑着来到球场,又跑着从球场回家。

最早的时候,他只是锻炼着如何用左右脚都能够把球准确的踢到同一个点位上。然而自从弗朗西斯科来到了都灵,他的最后一项训练改变了。

他开始习惯在每一次踢球之前进行冥想,似乎是在脑中为自己设计一个进球画面。

在这个画面中,会有多名负责拦截他射门的敌方球员,而他冥想中的己方球员……却只有自己与弗朗西斯科两个人。

他将尤文图斯,米兰双雄,罗马,乌迪内斯,那不勒斯这些意甲中的传统强队最为冥想中的假想敌,并思考着如果是对上他们,对方的球员分别会在他们发起攻势的时候采取怎样的防守。他的队友们,又会怎样冲破那一道道的防线,而他……又要在哪个地点,哪个时节,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

当那些画面在脑海中快速闪过的时候,岳一煌的身影最终和他脑海中的那个自己合为一体,并瞬身闪过冥想中的假想敌,以狂风一般的速度从中场奔袭直禁区内,并在几个动作的过人之后冲散了意想中的那几个后卫球员后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个被他放在球门左边的足球上。

他冲向那个足球,他未有调整自己的步伐,只是下意识的在右脚再次踩地后抬起左脚,球被重重的踢起,岳一煌在赋予它速度,赋予它力量之余,还赋予了它旋转。这让球在接近门框的时候形成了一个近乎诡异的弧度,往外偏离之后又很快急转,冲入球门中。

看着球门内的白网因他的进球而掀起的弧度,岳一煌久久沉默,那些画面也终是从他的脑海中消失。

然而正当他将被暴雨打湿的额发全都向脑后拨弄去,更露出浅浅的笑意时,他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他很快的转身,却是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我只知道你喜欢比别人来得都早,也比别人走得都晚。可我没想到,你会喜欢在下暴雨的时候也练球。这算是你的兴趣爱好吗,岳?”

说着那句话的人,正是弗朗西斯科。他此时并没有穿着西装革履,却也并不是穿着都灵队的球衣,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东西,临时返回来拿。他打着伞,即使是在暴雨中也是显得那么绅士,不见丝毫的狼狈。

至于岳一煌,他只是站在暴雨中,任雨水冲刷着他,击打到他的身上,更顺着身体不断的滑下。

他并没有回答弗朗西斯科什么,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该和对方说些什么。因此,他只是将网袋里的足球又拿出一个,打算再来一遍和刚才那样的演练。然而这一次,手上的球确实被此时在球场中的另一个人拿了过去。

那正是把雨伞丢到了一边的弗朗西斯科。

“我得承认,你的射门很精彩。可是两个人,总能比一个人踢得更精彩,不是吗?”

岳一煌疑惑的看向弗朗西斯科,似乎是并不明白对方到底想做什么。然而弗朗西斯科确实没打算让这份沉默或者说沉闷继续下去。他将球轻轻抛起,而后膝盖一顶,将球顶到半空中,以头将球定住,而后又让它顺着自己的背滑下,最后又用右脚一勾,把球从身后轻轻踢到面前,又一脚踩在球上,带着一份跃跃欲试。

“面前的这个,是我的球门,你负责将球射入。至于我身后那个半场的球门,是你的。我负责将球踢进去。怎么样?”

暴雨带来阵阵轰鸣声以及雨水的刷刷声,然而岳一煌却清楚的听明白了弗朗西斯科的话。他在垂下眼帘后的一阵低声轻笑后又重新睁开了眼睛,看向对方。

下一刻……他终是向对方冲去。双眼紧盯着这名世界顶级球星的身形,而脚下……却是似乎根本不需要眼睛就能够确认球所在的位置,并去夺走它……

暴雨中的射门游戏是那样的真实,充满着紧迫感,又近在咫尺,可它却是将岳一煌的记忆带到了久远的过去。

曾经也有一个和他年龄相近的男孩对他说着这样的话。那个男孩阳光,热情,更有着高超的球技,头发总是乱糟糟的,在整片的街区里,都找不到能够赢过他男孩,甚至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大孩子也不行。

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骄傲的把脏兮兮的足球踩在脚下,对岳一煌说:“一煌,我们来比比,看谁的射门更多?”

岳一煌还记得……那个时候,他几乎每次都会输给那个男孩,最后累得爬也爬不动的躺倒在草地上。听着那个男孩说着他的梦想。说他一定要进入巴萨,更成为巴萨队的进攻核心。

而现在,岳一煌踢得越发勇悍起来。他似乎从清风化作了狂风,不断的阻止这弗朗西斯科的攻势。他甚至……紧紧的咬在了弗朗西斯科的身后,丝毫不让对方甩开自己哪怕半米的距离……

单凭带球长途奔袭后向着球门不断进攻的能力,岳一煌远不如弗朗西斯科。然而他却似乎了解对方的球风,更似乎能够凭借敏锐的嗅觉判断出弗朗西斯科下一步究竟会做些什么。这让弗朗西斯科感到兴奋异常,然而他此刻的他却还是想不到所谓的……天生的默契。

他只是觉得岳一煌的判断力实在是太过惊人,他总能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要做什么,究竟只是一个虚晃,还是十足的进攻。这实在是……太过新奇的感觉了。更不用说,岳一煌竟然拥有能够跟得上他的速度。

放眼欧洲,能够在球场上追得上他的人也屈指可数。而现在……在都灵这个刚刚升上甲级联赛的意大利俱乐部里,居然有这么一个人,在兼顾速度的同时,还有着十分扎实甚至说精彩的脚下功夫,以及……精准的判断力。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弗朗西斯科兴奋异常,并且一不小心就用上了全力。

结果?当然是弗朗西斯科赢了岳一煌,并且不止是赢了,还甩开了他一路。

然而,岳一煌在弗朗西斯科手上也不是一个球都没有拿到。

这个事实让弗朗西斯科对岳一煌更感兴趣了。并且他们之间的相处也仅仅因为这一场在暴雨中的进球游戏而有了微妙的变化。

或许,这只是弗朗西斯科单方面的改变罢了。

他变得不再那样的彬彬有礼,绅士十足。

然而,他在岳一煌面前所露出的笑容却变得更为生动了。

“我看过你的比赛视频。只是有些事……还是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和身体来确认。你,很棒。”

弗朗西斯科并不吝惜的说出了自己对岳一煌的赞许。

“我不明白德罗为什么在这个赛季开始之后就再没让你出场过一次。可我想说一句,如果你上场,锋线上的进攻力量会大幅增长。”

来自于弗朗西斯科的赞许让岳一煌感觉有点懵。虽然自从他加入都灵队,卡塞尔以及其他队友就会是不是的对他说一句“岳,干得好!”,或者“岳!好样的!”,然而当弗朗西斯科这样的世界顶级球员对他说出这么认真而又诚挚的赞赏时,他还是会高兴,脸上难掩笑容的高兴。

“谢谢你。”

“嘿,谢什么,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

说着,弗朗西斯科给了岳一煌胸口一拳,岳一煌愣了愣之后也给了弗朗西斯科一拳,而后两人一起大声笑起来。

“岳,你今天还打算跑步回去吗?”

“是的。”

雨势似乎在他们结束了那场进球游戏之后就有所减小,然而大雨却还是在持续着。两人都已经被大雨侵袭得无所谓是不是再多淋一些了。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跑步回去,这样实在是太不拿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了,虽然他们的身体素质要比平常人好太多了。

果然,弗朗西斯科听到岳一煌的回答后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赞同。

“我想,也许在刚刚的那个进球游戏里,你已经把今天需要跑的路程全都跑完了?所以,今天你也许可以坐我的车回去。”

对于弗朗西斯科的提议,岳一煌本想拒绝的。然而此刻他却觉得,自己或许不该把别人的好意都推得远远的。

并且,他或许……也应该走出来了。

从那份过去的记忆中走出来,更珍惜他现在的球队,以及现在的队友。

因此,岳一煌在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更向弗朗西斯科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