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小屋里的回忆

小屋里的回忆

两人一起去到了和更衣室连着的球队专用浴室,在那儿洗了个热水澡,将大雨里所带给身体的寒气全都冲走。大量运动过后的热水澡让人感觉畅快极了。

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在赛季开始前就已经认识了,然而当赛季启动,球队开始训练之后,他们两个竟是一直都没怎么和对方说过话。直到这一刻,他们终于是隔着一个淋浴隔间大声的和对方说起话来,不带有一丝一毫的生疏。

“岳,我看你平时经常和尼尔瓦还有卡塞尔在一起。你们说的是……西班牙语?”

“对,就是西班牙语。”

在淋浴喷头下冲着头发的岳一煌大声的回答。

“尼尔瓦是阿根廷人,他的母语是西班牙语。不过我总觉得阿根廷人说的西班牙语发音很奇怪。他们的重音习惯和西班牙人不一样,总是会在第二个音节说中音。并且他们总是喜欢把ll的音发成che,很好认。”

“哈,这个我知道。好像懂西班牙语的人光听口音就能知道对方是来自哪里的了?”

“对。南美的很多国家都会有他们自己特定的口音。还有西班牙一些地区的人也会有自己的俚语。听到那些多少能明白一些。”

“看来,你对西班牙很了解。”

听到那个词的岳一煌愣了愣,而后低声应了一声。想了一会儿后又继续说道:“我的少年时代都是在西班牙度过的。我也是在那儿学习的足球。”

当岳一煌说出这些的时候,隔壁的淋浴间传来低低的笑声。而后,水声停了。

知道对方已经洗完了的岳一煌也把水关上,把头发上的水顺下来了许多,而后几乎是和弗朗西斯科在同一时间从淋浴间里走出。

对方在看到他的时候似乎多看了他一眼,而后便很快的转过头去,拿起自己的浴巾,随手擦了几下头发就又围到了自己的腰上。然而他走到更衣室之后才想起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闷笑起来。

“我好像没有干衣服了。”

当岳一煌走进更衣室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转过身对他这么说道。岳一煌愣了愣问他有没有带备用的球衣。弗朗西斯科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这里有备用的球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先穿我的。”

说着,岳一煌用绑在手腕上的钥匙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水珠从还没干的头发上滴落,滴落在锁骨上,又顺着他的胸膛一路往下滑,滑过胸前的两点红色,又一路顺着腰际滑下,直至隐没在他系在腰上的浴巾里。

眼前的这副画面让弗朗西斯科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他的眼神暗了暗,而后假装不经意的转过身。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又叫住了他,让他猛得转过身来,却见对方正拿着备用球衣,并要将它递给自己。有些窘迫的收下,弗朗西斯科忙向岳一煌道谢,而后就背过身穿起了衣服。

弗朗西斯科的举动让岳一煌有些疑惑,可转而一想,他也背过身换起了衣服。

由于岳一煌很少在意天气,并且下不下雨对他而言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因而今天他并没有带雨伞,最后两人还是一起打着弗朗西斯科的伞走出了球场。这对岳一煌或许是八辈子都没有的经历,因此他显得有些不太习惯。弗朗西斯科却是显得心情不错,他甚至打开了车里的音乐,更跟着乐曲轻声哼了起来。

几乎只是过了六七分钟的时间,弗朗西斯科就已经按照岳一煌所说的地址把车开到了岳一煌所住的公寓楼下。

当看到那座公寓楼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毫不掩饰的露出了他的不敢置信。他看了那座公寓楼一眼,又回头看了看岳一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你……就住在这里?”

被这么问道的岳一煌倒也不生气,他只是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而后笑着说:“嘿,别这样。并不是所有的球员都像你那样。我想,也许大部分的球员应该都像是我这样的。”

岳一煌这么说了之后,弗朗西斯科倒是没有继续大惊小怪下去,反倒是把车好好的停在了小区的车位里,更调笑道:“起码我以为,意大利甲级联赛球队里的大部分球员都不应该是像你这样的。你对自己太不好了。”

说着,弗朗西斯科熄了火,更在岳一煌疑惑的目光下把车门打开。

“走吧,岳。我想你也许可以请我上去喝一杯?让我看看你究竟把自己的居住环境折腾成了什么样。”

“哦,对一个单身男人住的公寓进行突击检查可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明白了弗朗西斯科意图,岳一煌不禁用夸张的语气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这名新都灵队里的进攻核心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岳一煌虽是说出了那样的话,可是他的家可以算得上是十分整洁。或者与其说是整洁,不如说是简单。他的公寓房不大,一室一厅带上一个阳台的房子却已经足够他居住。他的屋子里东西很少,甚至说……那里只有一些生活所必要的东西,给人一种冷色调的寂静感。

在这一点上,岳一煌住的地方和弗朗西斯科比起来可以说是完全的两个极端。

弗朗西斯科住的地方本就是一栋十分华丽的十五世纪建筑,经过他的装点,那栋房子就显得更为绚烂,并带着一种温馨的暖色调。舒适而又仿佛宫殿一般的华美。

因而,当他进入岳一煌所住的公寓房时,他会十分不适应。又或者说,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走进这样的屋子了。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一名单身男性所住的公寓,岳一煌的屋子已经算是十分整洁干净了。然而整洁虽是整洁,却透露出一种太过清冷的感觉,就仿佛他的人一样。

好在,岳一煌的屋子里还能找出酒来。

岳一煌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并将其中的一罐扔给弗朗西斯科。啤酒罐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并最终被弗朗西斯科稳稳接住。他动作流畅的拉开啤酒罐的拉环,而后畅快的灌了一大口下去。

看着弗朗西斯科的动作,岳一煌也笑了笑,拉开拉环喝了一大口啤酒。

他的屋子里似乎没有太多招待客人的地方。厨房里的木质椅子又似乎做起来不是那么的能让人享受,两人也就站在客厅里,空气中传来吞咽啤酒时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岳一煌终于还是意识到对于这样的一位国际球星,这样的招待实在是太寒颤了一些。

于是岳一煌想了想后把弗朗西斯科请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岳一煌的卧室虽然也装修得十分简单,可里面好歹会有坐着十分舒适的沙发,并且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然而他在邀请弗朗西斯科进去卧室的时候却是忘了那些被他贴在卧室墙壁上的照片。那些……被他当做珍宝一般珍藏着,并且几乎要在每天晚上睡着之前都看上一眼的照片。

于是乎,几乎是当弗朗西斯科走进岳一煌的屋子时,他就被那些贴在墙面上的照片吸引了注意力。

那些照片多是一些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穿着运动服,在草坪上。而足球便是他们之中的绝对主角。当然,其中还会有一些不以足球为主题的照片,比如两个小男孩假装小大人的靠在一排书架旁的照片。

眼尖的弗朗西斯科几乎是在第一眼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就认出了里面的唯一一个拥有亚洲血统的小男孩。他新奇的看着那些照片,并且时不时的回过头看向岳一煌,并在片刻后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这些……都是你小时候的照片?天……你小时候看起来……真像个女孩子。”

弗朗西斯说完这句后,岳一煌的整张脸就都黑了下来。

可很显然的是,弗朗西斯科并没有认出这些照片中除了岳一煌之外的又一个几乎会在每一张照片中都出现的小男孩正是当今足坛上最为炙手可热的阿根廷藉球星,隶属于西班牙豪门俱乐部,巴塞罗那队的伊格勒斯。

此刻弗朗西斯科只是不可思议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岳一煌少年时代的照片上,似乎是不敢相信那个长得如此秀气,看起来和小女孩没太大区别的青涩少年居然会在几年后成长为现在的样子。

是的,在如今的岳一煌身上,依稀还能找到那个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少年的影子,然而……他身上的气质却是仿佛经历了一个蜕变。现在的弗朗西斯科没法说出两者身上的气质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差别,他只是感到新奇。

他甚至还十分礼貌的向岳一煌询问,能否送一张这面墙上的照片给他,让他没事的时候也感慨一下造物主的神奇。

结果?当然是被岳一煌黑着脸一口拒绝了。

然而弗朗西斯科却是丝毫不在意。而是想到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问题。

“对了,你的全名叫什么?总不可能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岳吧?”

“当然不是。不过我中文名字的发音,对于你来说可能会很难记忆。”

说着,岳一煌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并顺带解释了名和姓的顺序在中文里究竟是什么样的。

“所以,岳其实并不是你的名字,它只是你的姓?”

“是的。”

“这么说,我还是一定得把你的名给记住了。对于自己的队友,只知道姓而不知道名,这实在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说着,弗朗西斯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并十分陈恳的要求岳一煌将自己的全名再说一遍。

弗朗西斯科的这份认真让岳一煌有些惊讶,可随后,他还是在轻笑出声后字正腔圆的把自己的名字连着说了三遍。说完之后,弗朗西斯科将自己手机的录音功能关闭,并笑着向他说道: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能够准确的叫出你的名字,我向你保证。”

那一天,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在岳一煌的家里待很久就回去了。

在那个雨天里所发生的一切仿佛也就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很快的过去了。

然而,这支小插曲却似乎还给岳一煌留下了一些小小的后遗症。

是的,在那之后,弗朗西斯科总是会在每一次遇到岳一煌的时候准确的叫出他的名字,就好像岳一煌在巴萨时和他一起受着训练的同伴那样喊他。

这渐渐的引起了都灵队里其他队友们的疑惑目光。

在一个狂风大作的下午,岳一煌被他的一种队友拖进了更衣室里,并按在小角落里逼问他,逼问他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这种恐吓逼问下,岳一煌当然是没能扛住的全招了。于是队友们悲愤了,尤其是都灵队的西班牙语三人帮里的尼尔瓦和卡塞尔,搞了半天他们叫了很久的名字居然只是岳一煌的姓?这实在是太不好了,于是几乎是几天之内,都灵队里的人全都叫起了岳一煌的名,“一煌”。

这让岳一煌狐疑了,他只不过是在紧急情况说了他的名字那么一两遍,怎么全队都记住了呢?

直到他在休息时听到某名队员玩似的用手机放出一段十分耳熟的音频,更跟着那音频纠正着自己的发音岳一煌才猛然反应过来。原来是弗朗西斯科那家伙把那天的录音散播出去了!

岳一煌猛得用视线去追寻那个家伙的身影,却看到对方在大家都休息的时候还在不停得练习着带球过人的技巧。岳一煌那锐利的目光在接触到弗朗西斯科的身影后就在瞬间消失了那些情绪。他紧盯着弗朗西斯科过人的动作,大脑中竟是无意识的出现了他的下一个动作。

【右脚一个虚晃,然后将球往后轻轻一个扫动,再一个转身,将球以一个弧度带到前面去。】

这样的一连串动作出现在了岳一煌的大脑中,并且……他就看着弗朗西斯科在草坪上面对着连成一片直线的障碍物,做出了那一连串出现在自己意识中的动作。

尽管……最后弗朗西斯科向后一个旋身的动作和他所想的有些许的出入,可那重合度极高的动作几乎已经吓到岳一煌了。他猛得一个吸气,不可思议的低下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了弗朗西斯科的目光正在看向自己这里,更带着一抹迷人的笑意……

插入书签

今天这章肥肥的!四千三!并且明天一早上就有更新!我发现我还是喜欢起床之后就能刷留言……然后一直刷留言刷到晚上的感觉……所以我以后就固定在每天07:59:59更新吧……然后遇到比赛或者剧情激烈的时候再加更……?和第一次的更新时间相隔两小时及以上的才可能是加更,不然的话就应该是抓错字或者是改文案神马的大家记得哟!

嘤嘤嘤……十一小时更新七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