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新的羁绊

新的羁绊

那天的下午,都灵队结束了每天例行的训练,大部分的球员都去到更衣室,打算在洗一个澡后就去享受傍晚以及晚上的时光了。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教练办公室里发生了十分严重的争吵。

那是弗朗西斯科与主教练德罗的争吵。

开始得太快太突然,更开始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因此,当有人无意间经过教练办公室的时候,他们两人间的争吵已经上升到了拍桌子扔东西的级别了。

而他们两个人争吵的中心,似乎是一个人的名字——岳一煌。

当岳一煌被自己的队友喊去那里的时候,弗朗西斯科与德罗两人间的争吵已经结束,他只能看到弗朗西斯科沉着脸从德罗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这名被德罗给予了高度期望的意大利藉球员看了岳一煌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正站在岳一煌身旁的卡塞尔小声的和他说了两人争吵的重点。

“他在质问德罗为什么最近都不让你上场,并且要求德罗给你出场的机会。”

听到了卡塞尔的这句话,岳一煌的心里猛然有了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

没有人知道德罗和弗朗西斯科争吵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大家都面面相觑。然而正在此时,教练办公室的房门却是不期然的被打开了。

“哦,岳你正好在这里么?谢天谢地,我正好有事要找你说,进来吧。”

德罗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所谓的心情好坏。他依旧是有着十分夸张的表情,以及故意甜腻死人的声音,恶劣得让人鸡皮疙瘩掉得一茬一茬的。然而这一次,岳一煌却是十分渴望从德罗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教练办公室的房门又一次的被关上。诸如卡塞尔以及尼尔瓦这样平日里和岳一煌关系不错的球员们已经开始为岳一煌祈祷了。

原因无它。本很喜欢岳一煌并几乎每场比赛都把他派上场的德罗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仿佛是在新赛季开始之后就彻底的放弃了这个上赛季的宠儿。开赛到现在都已经有六周了,可岳一煌却是几乎一次出场都没有。

大家私底下对此颇有议论,可无奈岳一煌每天都还和没事人似的好好训练,并且一如既往的比别人早一小时到达球场进行训练,又在球队的训练结束后晚一个半小时离开球场。

可谁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弗朗西斯科最先站了出来,并就此事和德罗来了一番完全可以用激烈来形容的争论。

“请坐吧岳,我的咖啡壶里还有些咖啡,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为你自己倒上一杯。”

岳一煌看了一眼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的办公室,想了片刻后默默的走到办公室的角落里把椅子扶了起来,并搬到了德罗的办公桌前,并在沉默片刻后先把椅子放下,然后帮德罗把歪出去的办公桌摆正,才又把椅子搬了过去。

而后岳一煌打量了一番这间本来还可以用整洁来形容的办公室。德罗办公桌上的相框碎了,办公桌好像是被人掀起来过,椅子是直接就被丢出去了,还有那碎了一地的茶具……

岳一煌吞了一口口水后又将目光放到了德罗的身上,担心在他的身上会出现所谓歇斯底里的情绪,可这名刚刚和自己最爱不释手的球员进行了一番激烈争吵的球队教练却看起来心情不错,甚至……可以用荡漾来形容他此时的状态?

“岳,你一定想象不到,弗朗西斯科也会有这么生气的时候。你真应该看看,当我和他说这个赛季我都不会让你出赛的时候,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岳一煌突然觉得有点头大。难道他的教练不会觉得……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事件当事人的表情才更会是重点么……

“我的确是在期望着让你们成为都灵队里最具危险性以及攻击性的搭档。可我没想到,弗朗西斯科居然会为了能够让你出场来找我,并且还这样不顾一切。这可真不像他。”

“把自己最喜欢的球员蒙在鼓里,骗得团团转,甚至故意激怒对方,让他把你的办公室弄成这样,这倒是挺像你。”

听到这些话,岳一煌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十分无奈的看着对方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并成功的把德罗噎了一下。可就在那之后,德罗似乎收起了脸上的那份轻浮,转而十分认真的审视起岳一煌。

“我本以为,像弗朗西斯科那样的球员很难和你这样的亚裔球员成为交心的朋友,也很难意识到像你这样的一个搭档在球场上对他究竟会有怎样的帮助。可现在,我却觉得,他已经把你当成真正的朋友了。你赢得了他的认可,一煌。”

说着,德罗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几乎可以用欣慰来形容的笑意,今天他甚至也像已经认可了他的都灵队队员一样,叫出了他的名字,而不仅仅只是他的姓。

“那么你准备好了么?下周六的比赛,本赛季意甲第九轮,与尤文图斯的同城德比大战。在新赛季开始前,我就告诉过你,影子前锋与前锋的配合完全是由前锋主导的。你需要在任何一个弗朗西斯科需要你的时刻出现在他需要你出现的位置。

并且我也希望你能够给他一个足够的惊喜,又或者说……那会是一个惊悚。在你能够做到这些之前,我不会让你出赛,也不会让那些意甲的传统强队知道你存在的真正意义。

可现在,我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的让傲慢的北方三强尤文图斯知道,都灵……不再只是一个和他们同城的弱队。都灵队当然担得起尤文图斯的德比,尤文图斯同城死敌的名号。”

说到最后,德罗的声音里又带上了一丝让岳一煌在第一次听到时很不习惯的甜腻。可岳一煌却明白,这一次……德罗是认真的。于是他也露出了笑意,几近耀眼的笑意。

“我会努力不让你失望的,教练。”

尽管,岳一煌拥有不像是一名足球运动员的耐心。可在等待了六周的时间后,终于又能再一次出场的喜悦却是让他无法抑制住心底的那份激荡。对于一名训练狂人来说,现阶段似乎已经不会有比加训更好的……表达自己喜悦心情的事了。

于是岳一煌又再一次的来到了距离弗朗西斯科的家很近的那座小山上。他在那里发现了一段在小溪旁的,十分平坦的道路。并且在最近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似乎喜欢上了每一脚都踩在石块上飞奔,并时不时的迅速躲闪丛生的树木,仿佛那就是一个个与自己进行着对抗的对手方球员一般。

岳一煌承认这样的锻炼能够让他的每一个动作更有张力,也能够让他在奔跑中更为敏捷,却还是会在某些时候不禁笑起自己来,觉得如果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山地足球的项目,说不定他就可以直接转行了。

然而总是在弗朗西斯科家的附近进行着加练,岳一煌当然不可能总是遇不到他。

就好像……今天。

离开球场后心情一直不佳的弗朗西斯科开着自己的豪车在外面疾驰了很久才又回家。然而当他把车开回家的时候,却是在途中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辆让他感觉到十分熟悉的二手车。

那辆车……似乎和岳一煌的很像。

不知道是为什么,在那个念头在心里出现的那一刻起,弗朗西斯科就再也无法就这样把自己的车开回家去了。他绕开了路,将车开向了那座离家很近的小山山脚下。当他看到那辆车的车牌时,他已经能够十分确定那就是岳一煌的车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岳一煌会来这里?

抱着那份疑惑,弗朗西斯科下了车,并不在意的穿着皮鞋走进了树影丛丛的地方。

虽然,现在才刚刚进入秋天,天黑的时间也并不像冬天那样的早。然而下午六点的时间也足够傍晚降临这座城市了。带着些许绯红的暮□临,透过一层层的树影,竟是带上了一层斑驳的美感。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向着树林深处走去的弗朗西斯科看到了岳一煌,那个让他在今天之内险些和球队的教练一起毁掉了教练办公室的人。

岳一煌依旧是穿着都灵队的训练服,汗液黏住了他的额发,甚至让他的脑袋都显得湿漉漉的。

他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自己,睁大的眼睛里有着十分纯粹的惊讶,随后……他对弗朗西斯科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仿佛能与他房间里那个少年时代拥有着灿烂笑容的他重合了身影的笑容。

而后,他叫出了弗朗西斯科的名字,竟是在那个瞬间让这个意大利男人感受到了一份心悸,强烈到前所未有,更猝不及防到了让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对就在眼前的那个人说些什么。

而后,他听到了岳一煌的声音。

“教练许诺让我出战下周对战尤文图斯的比赛。并且,我将会是你的影子前锋。”

【我将会是你的影子前锋。】

时隔多年,再度对另一个人说出这句话,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艰难。

或许,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能并不会在意这个。然而岳一煌自己却知道,这是一个对他而言有着怎样重大意义的决定。

这意味着他将会尽全力的让另一个人把他的后背交给自己,并在那个人最需要他的是很出现在那个位置。就好像……他曾经和伊格勒斯搭档时的那样。

如果这个人是弗朗西斯科的话,他就一定还有机会再一次的和伊格勒斯站在同一片绿茵场上。

他将亲手创造出属于自己和这个人的羁绊,并真正走出属于过去的阴影。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