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邀约

邀约

岳一煌所没能想到的,是他在说完这句后弗朗西斯科的反应。

这个仿佛上天宠儿的男人笑了。那是一种绝无虚假,毫不造作的喜悦。他因为岳一煌对他所说的这句话而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在大脑反应过来以前就出现了的喜悦。

他给了岳一煌一个拥抱,尽管岳一煌现在才在林子里练习了许久,在这个还不怎么凉爽的季节里身上满是汗液不说,还粘着许多杂草树叶。

然而才从豪车上走下更穿着得体的弗朗西斯科却仿佛根本不在意。

那是一个无关□,也无关爱与喜欢的拥抱。

他为岳一煌感到由衷的高兴,仅仅是作为一名他的队友。

“那么,今天到我家去喝一杯庆祝怎么样?也尝尝我调的酒?”

“好……!”

并不明白弗朗西斯科为什么会因为他的这句话有了这样的喜悦,然而那却让岳一煌感到……很高兴。那是一种微妙,却又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感觉。

那就仿佛,他曾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家,却在西班牙,在巴萨青训营遇到了那群谁也不肯让谁,却谁也比谁都关心对方的那群伙伴。

而现在,他本以为他被那个家所抛弃了,冷冰冰的,毫不留情的。他以为自己会一个人在意大利就这样下去,只有足球陪伴着他。可他却再一次的在都灵找到了那份他所怀念的。

弗朗西斯科的家很温馨。那里虽然装饰华丽得仿佛岳一煌曾经在那所谓的老皇宫新皇宫里所看到的那样,却也同样慢是温暖的颜色。一进到屋子里,就发现摆在里面的家具虽然都是漂亮异常,又华丽得仿佛不该是出现在一座民宅里,却也是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的舒适。

不得不说,完全收拾好了以后,弗朗西斯科的家看起来更好了,让岳一煌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住到的好。

这让他在突然之间显得有些拘谨,生怕自己运动鞋上的青草与泥土弄脏了弗朗西斯科家的地毯。想要脱了鞋进门吧,又觉得袜子上的汗液一样会有自己意想不到的破坏力。正当岳一煌正犹豫着,又不知道该怎么和此刻正在自己身旁的弗朗西斯科说明的时候,那名看起来十分能干的管家出现在了岳一煌的面前。

“晚上好,岳先生。是想要先洗一个澡吗?”

“是,是的。”

“那么,请问你是想要洗一个盆浴吗?还是淋浴就好。”

“淋浴就好了!”

“好的,那么请跟我来。这双是你的拖鞋”

那名管家的到来实在是解决了岳一煌的一个大难题了。岳一煌应了一声后很快就换上了拖鞋,并拍了拍弗朗西斯科示意自己很快就好,而后就跟上了管家的脚步。

那名管家看到岳一煌的时候似乎是很高兴。他有着一头灰色的头发,身材十分挺拔,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并且待人十分友善,也从不会让人感到半点的拘谨。

就在走到浴室去的那一段路程里,他就告诉岳一煌,他叫西沃克,是一个捷克人。弗朗西斯科去到捷克度假的时候正好下榻在他所工作的那家豪华旅店,觉得他所烘焙的面包和烹饪的意大利面都很好吃,并且他也是一名称职的全能型管家,就把他带去了英国。

现在,他又跟着弗朗西斯科来到了意大利,一时间发现了很多种很不错的意大利面材料,这让他感到很高兴。只是这里卖巧克力以及蛋糕的地方实在不多,但那难不倒他,他可以自己制作一些蛋糕。他保证那一定不会比维也纳的咖啡馆里的蛋糕差劲。

不难发现,这名叫做西沃克的优秀全能管家实在是一名健谈而又有趣的人。和他一起用意大利语交流就更是一种有趣的经历了。

岳一煌向他道谢后就进到了淋浴间里,冲去身上黏腻的感觉,更让沐浴乳清新的味道沁在鼻尖。他很迅速的洗完了头发,也将自己弄得一身清爽。而当他走出淋浴间的时候,他却愣住了。

是的,此时弗朗西斯科正倚着浴室的房门等着他。即使是换上了更为随意的居家服,可看起来也依旧是那个让人眼前一亮的意大利绅士。当他倚在浴室的门前看着你的时候,即使是站得笔直,一份说不清的慵懒性感也同样能从他的身上浅浅的透出。

当看到弗朗西斯科手上抱的干净衣服时,岳一煌明白过来他竟是亲自给自己送干净衣服和毛巾来了,因此他不经意的将自己那满是水珠的额发向后拨去。光着脚从浴室的瓷砖上走过去。

出乎意料的是那本该冰冷的瓷砖上竟是透出了些许的温度,不会让人才洗完一个澡就觉得自己的脚底被透心凉了。

“谢谢。”

从弗朗西斯科的手上接过毛巾,岳一煌礼貌的向对方道谢,却发现对方此刻是那样认真的注视着自己,带着一份难以觉察到的欣赏,眼神中竟是透露出了某些与温暖有关的东西。

那样的眼神让岳一煌觉得猛然间有些不太适应,因此他把毛巾直接盖在自己的头上,用力的擦拭着发间的水分。却是因此而错过了弗朗西斯科的眼睛里那份与渴望,抑或是饥饿有关的情绪。他甚至错过了弗朗西斯科难耐的吞咽口水的动作。然而后者却是在将干净的衣服放下后就离开了,速度快得好似要逃离一般……

岳一煌几乎没花多久就把自己打理好了,更将头发吹得半干的走出了浴室。他顺着木质楼梯寻着餐具摆放的声音一直走向两楼,不期然的在那里看到了正坐在餐桌前的弗朗西斯科。而先前还和他攀谈着的捷克人西沃克则正在给弗朗西斯科摆下晚餐的食物。

并且,在餐桌前还坐着一个岳一煌从没见到过的人。他有着金色的头发,可这样的头发却是被他梳得一丝不苟,此刻他正翻着报纸,一举一动间都透露着一种严谨的气息。

比照那个男人的样子,岳一煌突然觉得自己此时头发都还没干完全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失礼,可是才想下去整理整理,西沃克就已经先一步的看到了他,更叫出了他的名字招呼他过来吃晚饭了。

“今天的晚餐有混合蔬菜色拉,意大利面,并且我还烤了披萨饼,小羊排。饭后甜点有巧克力蛋糕。岳先生想吃什么呢?”

“蔬菜色拉和小羊排,谢谢。还有,只叫我岳就可以了。”

“哦,好的,你不想要一份意大利面或者是披萨饼么?”

“不……不用。我确定我不要那个。”

或许,对于在意大利满大街都是的披萨饼和意大利面,岳一煌实在是已经有些怕了。所以当西沃克说出这两个词的时候,岳一煌竟是条件反射性的觉得自己不怎么想吃晚餐了。可是看到对方热情友好的样子,他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就和对方这么说了。

然而他才说完这句话,那名刚才起就一直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报纸上的那个年轻男人就把头抬了起来,更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岳一煌这才注意到,他看的正是都灵当地的体育类报纸。

“你好,我是岳,岳一煌,弗朗西斯科在都灵队的队友。”

“岳,一煌?”

对方似乎是对他的名字很熟悉,只是在听到他说第一遍的时候就发音十分准确的重复出了他的名字。随后,一丝友好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你好,我是图雷,弗朗西斯科的经纪人。”

图雷的话让岳一煌感到了些许的吃惊。他原以为经纪人总是会给人一种老道感觉的……中年人。起码他以前所见到的,足球运动员的经纪人就都是那样的。并且以弗朗西斯科的名气和他在世界足坛上地位,总是会误导岳一煌,觉得他的经纪人也该是一位十分大牌的体育经纪人。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却是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岁。

正当岳一煌疑惑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已经十分自豪的替他介绍起了自己的经纪人。

“图雷原本应该去做一名律师的。他是英国剑桥大学的毕业生,英国人,精通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法语。是我才到切尔西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之后,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他做我的经纪人。并且这份关系从那时候就一直维系到了现在。他也因为我转会到都灵而和我一起来了意大利。”

说着,弗朗西斯科用胳膊撞了撞图雷,后者则并不愿多理会这个过分热情家伙,而只是把目光继续放到岳一煌的身上,皱着眉问道:

“我听弗朗西斯科说你才用一百万欧元就把自己卖到都灵了?”

才见面就开门见山的这样一句话把岳一煌噎得不清,面对看起来十分认真,却又没有丝毫恶意的图雷,他只得严阵以待的答道:“是的。不过这都是我以前待的球队做出的决定。我想……我没有任何办法对此进行干涉。”

“好吧,可是都灵只给你三十万欧元的年薪?你作为一名球员,在你刚刚转会都灵的时候可能是只有这些价值。可你对于球队而言的附加值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我认为你的经纪人存在重大的决策失误,也许我可以和他好好谈谈,并且我觉得我需要和他好好谈谈。”

图雷的这番话让岳一煌觉得十分无力,他想了很久,最后才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我……在青训营的时候应该是有经纪人的。可是之后因为很多原因,我……我现在应该并没有经纪人。”

当岳一煌说出这句的时候,几乎是连弗朗西斯科都觉得不可思议了。一名……在意大利甲级联赛踢球的球员,竟然会没有经纪人?这实在是……让人太过匪夷所思了。难道就是因为所有人都像他这样想当然的以为……所以才会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漏洞么?

弗朗西斯科之前还在讶异这个男孩怎么会用三十万年薪就把自己给卖了,觉得他的经纪人实在是太不把他当回事了,可直到现在……他才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然而他的经纪人图雷却并不像他这样毫无反应,而是在思索了一会儿后十分郑重的问道:“那么,让我做你的经纪人,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你同意,或许我们明天就能签订一份合约。我保证我会为你好好规划除了踢球以外的任何事。”

“可是……为什么?我的身价很低,并且我的年薪只有三十万欧元,老实说,我很担心我付不起你的工资。”

或许是由于岳一煌的过于坦诚,弗朗西斯科和图雷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后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似乎是连图雷都意识到自己在对待岳一煌的时候实在是太过严肃了,他对岳一煌笑了笑后说道:

“我的工资不需要你向我支付。我只是从你拿到的广告费还有一些其它的收入里提取一定比例的金额。并且,我觉得你应该是低估了你作为一名亚裔球员的商业价值。你是中国人吧?”

“是……是的。”

“不要紧张,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我知道亚裔球员在欧洲很难出头,可一旦达到了某个高度,他们的一切劣势将都会转变为优势。并且我觉得你现在几乎就已经到达这个高度了。相信我,一名中国籍球员在意甲踢球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让你具备很高的商业价值了。你作为一名球员的价值在欧洲,可是你的商业价值却在距离这里时差七小时的地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为你好好经营的。”

“那……我的回答是同意?其实,只要你拿得回工资,我觉得我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

岳一煌一本正经的回答又一次的将图雷和弗朗西斯科惹得发笑。这一次,甚至连西沃克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了。他更出声安慰道:

“你放心吧岳,如果连图雷都出手了,就说明你一定能挣很多很多的钱。要知道在你之前,他一直就只是弗朗西斯科一个人的经纪人。老实说他会开口,我很惊讶。”

说着,大家又一起笑了起来。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十分融洽。

如果……这不是一顿意大利式的传统晚餐,岳一煌会觉得今天晚上更美妙的。

哦,这见鬼的意大利面,这见鬼的披萨饼,他恨它们。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