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迷醉

迷醉

晚餐过后,西沃克动作优雅却又迅速的收拾起了餐具,图雷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而弗朗西斯科则是和他在外面遇到岳一煌时说的那样,把他带到了一间摆放有各色酒类,更拥有能够看到一片美景的落地窗的房间,为他调起了鸡尾酒,仅有它们两个人的。

“想喝些什么?”

“我对那些……并不是很了解。”

“你平时都不去酒吧里喝上一杯的吗?”

“事实上……我的确不怎么去。要不然,一杯啤酒怎么样?”

这个似乎,黑夜已经完全降临,进到那间专门用来品酒的房间,弗朗西斯科就将房间的窗帘全都拉开。通过依稀的路灯,他们似乎还能看到那座距离这里很近的小山,以及远处那充满着意大利风情的房子。

这间房间似乎又同时是弗朗西斯科的书房。里面有一个很大的书柜,倒是摆放着各色书籍,却是没有办公桌以及电脑。而舒适的沙发则正对着落地窗,让人能够欣赏到远处的风景,无论白天,抑或是黑夜。

岳一煌的回答让弗朗西斯科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说的是让你来喝一杯我调的酒?还是说你觉得我可以调出啤酒?”

此时弗朗西斯科的书房里开的是水晶吊灯,然而他却觉得,或许昏暗的灯光会更适合这个时刻。因此他关上了水晶吊灯,转而打开了一个另一个并不怎么明亮的灯。看着眼前这个有着黑色头发,以及偏白皮肤的人,他沉默片刻,而后几乎不需要用眼睛确认的拿出了手边的朗姆酒,调配上酸橙汁,又切开一个青柠檬,挤出柠檬汁,又加上苏打水以及每天现熬的特质糖浆,最后又加入被撕碎的薄荷叶。

弗朗西斯科将那些材料全部加入后就开始将摇酒器摇晃,在摇酒器发出声响的时候,他几乎能感受到岳一煌在昏暗的灯光下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那让他感受到喉咙干渴。他的眼神带上了一份迷醉,却又不敢在此时去看向那个让他还未喝下一滴酒就感觉有些微醉的人。

气氛仿佛在这个时刻沾上了酒的味道,却因为那丝薄荷的清凉而变得带有了些许清冷的味道,就仿佛岳一煌在第一次见面时所给人的感觉一样。

将酒倒入盛放了冰块以及切片的青柠檬的酒杯中,并适当的插放上了几片薄荷叶。弗朗西斯科最终将那杯酒放到了岳一煌的面前。

“尝尝看吧,或许喜欢它的人很多,可我觉得……你会是最适合它的人。”

带着青涩的微甜,却又散发着酒的魔力。清冷,带着浅色的忧郁,却又坚韧,在初次见面时就在不经意的瞬间迷住了那个为他调了这杯酒的人。

“Mojito?”

岳一煌虽然并不怎么去喝酒,但到底不会对这些全都一无所知。于是他抬起眼,看向弗朗西斯科,得到对方一个点头回答。

“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杯长岛冰茶。”

“对于不常喝酒的人,一杯长岛冰茶就会倒下的。我可不喜欢软绵绵的调法。”

弗朗西斯科笑了,当岳一煌喝第一口mojito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才敢在这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将视线放到眼前人的身上,看着他有些微微轻颤的眼睫,看着他显得过分细腻的侧脸。

“虽然,我以前只喝过一次mojito,但我想我应该能说,你调得真的很好,让人很有冲动在今天晚上喝上一扎mojito。”

“mojito?一扎?我打赌你一定会醉倒的。”

“哈,醉倒。我还没试过呢,希望不会是很难受的感觉。”

“相信我,别去轻易尝试它,那可不是什么美妙的感觉。”

岳一煌笑了笑,继续喝着那杯散发着薄荷清香的鸡尾酒。这是一个令人迷醉的夜晚。两人一口酒一句话的和对方聊起天来,无关痛痒的话却仿佛对方已经是熟识许久的朋友了。

那种感觉……竟是不错。

岳一煌在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鸡尾酒。那些尝起来虽是味道不错,却到底是用朗姆酒调制的,等他发现的时候,站起身来的时候竟是觉得猛得一阵头晕,让他几乎要抓住沙发的靠背才没有就这样倒了下去。

晕眩中,他看到那个身着黑色衬衫的男人向自己走来,更架起自己的肩膀,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岳一煌摇了摇头,发现晕眩感虽然减轻了一些,可那种感觉还是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了。于是他只好向弗朗西斯科抱歉的笑了笑。

“抱歉,我好像有点晕了。也许得麻烦你把我送回去了,我家的地址是……”

然而还没等岳一煌说完,弗朗西斯科已经架着他向三楼走去了。那正是……他的卧室所在的地方。似乎这里明明还有打扫干净的客房,可弗朗西斯科还是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情绪作祟的把晕着,却意识清醒的岳一煌带到了自己的卧室。

明明……他都从没有让最亲密的床/伴睡过自己的卧室。可今天……他却似乎格外的想要看着这个人躺在自己的大**,更守着他入睡。

弗朗西斯科去和卧室相连接的浴室里弄来了湿毛巾,给岳一煌擦了擦脸,擦了擦嘴唇。当白色的毛巾碰触到岳一煌因为喝酒而变得更艳色的唇瓣时,弗朗西斯科放慢了速度,更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拇指触碰那里,并在理智告诉他此刻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的时候猛然收手,而后把毛巾扔到床头柜上,为岳一煌拖去了长裤和上衣,更替他盖上薄被。

在酒精和强大生物钟的双重作用下,岳一煌几乎是一沾上那舒适柔软的大床就睡着了,呼吸变得绵长起来。然而……这样的他却反而是让弗朗西斯科失眠了。

他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扣子,以一种潇洒的姿态坐靠在床头。柔和的月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将他的五官映衬得那般完美,仿佛是让艺术家最爱不释手的雕塑那般。然而他的眼睛却是仅仅停留在那个人的身上,许久许久。

弗朗西斯科迟疑的伸出手,将他那有着修长而又有力手指的手伸向岳一煌,却仅是手指轻轻的触碰到岳一煌的嘴唇就猛得收回。

轻轻的掀起被子,他终于还是令自己的身体下滑,躺到了**,然而在这一连串的过程中,他竟是双眼不离此刻正躺在他身旁,呼吸绵长的那个人。在闭上眼睛思想挣扎了许久后,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侧躺着,向岳一煌伸出了双手,将根本就没有穿着上衣的那个人揽进自己的怀里。他甚至更低下头,用嘴唇印上身边人的肩膀。

那样温热的体温,竟是在这个夜晚变得让人无法放手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下章开始就是比赛了!按照之前说的,我应该加更……可是我的一位朋友从好远的地方过来……我应该先去南京跟她汇合,然后再带她回我家这边玩……于是,起码在南京的时候没法码字……回来之后……窝也不知道每天晚上十一点到家还能不能写文了……并且这样的状态得持续到下周末……

嘤嘤嘤我到底是加更呢还是不加更呢……守文奴挥舞着存稿箱可是不管怎么看它就是只有那一点点啊嘤嘤嘤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