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观摩巴萨

观摩巴萨

在那辆电车几乎绕着巴塞罗那的扩建区开了一圈之后,岳一煌终于还是下车,更仔细的看一看这个在过去总是被他们用脚压了一遍又一遍的区域。

从小路穿过几条街道,岳一煌很快就来到了扩建区里的黄金广场。

这里有成百上千的城市小区,却也是巴塞罗那的现代派建筑最多也最著名的地方。

或许在这里,最著名的也许就是高迪的作品,米拉公寓了吧。

年少时的岳一煌在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每每看到那些充斥着奇异波浪的建筑物总是会惊叹不已。这一点上,并非从小就在巴塞罗纳长大的伊格勒斯也是一样。

孩童时期的他们还幻想着,或许以后有一天,他们可以住到那满是荒诞线条,就仿佛是吃了致幻剂后所见到的建筑一般的米拉公寓。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特别,让人无法在欧洲的任何一座其它的城市里看到和他相仿的建筑。

仿佛,这些建筑就是属于巴塞罗纳的,无可复制的独特城市印记。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超过中午十二点了。

虽然,这个时间或许离西班牙人的午餐时间还早了许多,可在经过一家传统西班牙风味的餐厅时,岳一煌却不禁停下了脚步。

他点了一份西班牙海鲜烩饭,还有一些店家自制的海鲜料理。

那一顿午餐,他吃得很慢。带着一种珍惜的意味。然而他所珍惜的,又似乎不仅仅是食物本身。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岳一煌从格拉西亚地铁站乘坐地铁离开,并一路向着坎普诺球场而去。

其实,从地铁站下来一直到坎普诺球场,还需要走一段路程。沿着那条大街一直向前走,便可以看到象征着“巴萨区域”的一条环路。这个时候,你如果向左走,你就能看到坎普诺球场。但如果你向右走,你就能看到巴萨的篮球俱乐部主场。

那也是一个现代化的,设施十分齐全的篮球馆。可要和坎普诺足球场比起来,它就太小了。

看着时间似乎还有半小时,在走到那条环路的时候,岳一煌先是向右拐去,去看看那个好久不见的巴萨篮球主场。

似乎是因为周末,并且今天又有比赛的缘故,这边周围都有着为数不少的人。他们大多都是巴萨的支持者,无论是篮球抑或是足球。然而,岳一煌在人群中漫步,那群身着巴萨球衣的球迷们却是一个也没有把他认出。

他就这样绕着巴萨的篮球场馆走了一圈,而后又最后看了这里一眼,走向坎普诺,曾经他以为可能会是自己归属之地的地方。

每当有巴萨比赛的时候,这个场馆都会有十分严密的保安措施。岳一煌就这样跟着人潮一起走向坎普诺球场的入口处,并把手机里以短信形式发来的三维立体码调出来,给检票人员扫描检票。

因为赛季初就已经通过巴萨的官网预订的缘故,岳一煌手里的是全场最好也最贵的票。在他的位置,他甚至可以看到巴萨的球员从球员通道里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表情。

而后,他看到了,身着红蓝条纹巴萨队服的伊格勒斯。

伊格勒斯以及……安蒂斯。

伊格勒斯比他在巴萨青年队的时候还要更为成熟了。尽管,他今年才只有二十岁。但是在他的身上,却有着一种往常只能在成名已久的球员身上才能找到的内敛与沉稳。他甚至取代了巴萨的一代霸主,巴西籍球员德里卡洛成为了巴萨的绝对核心。

这几乎是一场无悬念的比赛。然而在伊格勒斯的身上,却是找不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松懈。反倒是安蒂斯,性格向来十分开朗的他在走在伊格勒斯的身后,一脸轻松的和他说着些什么。

在巴萨球员走出球员通道的时候,坎普诺球场里即刻发出震天的呼喊声。

这里是巴萨坎普诺王朝的帝都。

而那支由二十三名球员组成的巴萨一队,则是这个王朝中最为锐利的宝剑。他们征战沙场,他们与群雄角逐于欧洲,角逐于西班牙,为这个伟大的王朝立下赫赫战功。

西班牙甲级联赛是号称全世界最好看的足球联赛,仅仅是一个开局,便畅快得让每一个观众,每一位球迷都感受到一种酣畅淋漓。

比起岳一煌近些年来所渐渐熟悉更融入其中的意大利甲级联赛,西班牙国内的这场顶级赛事显然有着更强的技巧性,以及更为令人眼花缭乱的全队配合。在这里,断球成为了一件难度更大的事,而球赛的流畅性则更成为了它的加分项目。

在今天,伊格勒斯和安蒂斯都是巴萨的首发阵容。

凭借着巴萨的强大中场,球被一波一波的输送到两人所在的前场。

开场仅七分钟,他们就创造了四次射门的机会。将西班牙强队马德里竞技打得十分狼狈。

他……又变得更强了。

沉默着看向球场,岳一煌轻声在心底告诉自己。

此时的他无疑是矛盾的。他为自己的儿时同伴能获得这样的成就而感到高兴。但同样,一股说不清的紧迫感又将他压得透不过气来。仿佛他再怎样努力的追逐,也无法达到和场上的那个人同样的高度。

相反……那个曾经仿佛永远也无法插到他们两人中间的那个英西混血却仿佛离他更近了。那是无限接近的距离。就仿佛曾经的他一样。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

在坎普诺球场中,巴塞罗那的球迷们唱着巴塞罗那的队歌,更一遍又一遍的吼出巴萨俱乐部的名字。就像岳一煌与伊格勒斯以前每每都在周末,在坎普诺球场之外听到的吼声那样……

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的手机响了起来。虽然场内球迷们的声音让他几乎听不到手机铃音,可他却能感受到手机来电时所发出的震动。他几乎都没将视线从球场上移开便接起了电话,然而……电话的那头所响起的声音却令他怔怔的不知该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了。

“一煌,你到底在哪里?昨天的庆功宴和之后的酒会你都没来。我问了德罗,他说你有事所以缺席。我……有些担心你,就去你家找你。可是,你都不……”

那是弗朗西斯科。他犹豫了很久之后才给岳一煌打了这通电话。因而,他几乎是在岳一煌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就将自己想了很久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可他终究还是因为那些震天的吼声而沉默了。连带着他还未来得及说的话一起……

沉默持续了很久,那些由巴萨的球迷所发出的呼喊声也就这样通过电话在弗朗西斯科的耳边响起。那样的清晰,那样的强烈。

“你……在西班牙?”

“是的。”

“你本可以乘坐今天早晨的飞机过去。要知道……要知道那个都灵队的所属者在昨天庆功宴后的酒会上出现了。”

“是的。可我……突然很想坐火车去到那里。”

在弗朗西斯科沉默的时候,岳一煌已经从自己的座位上走开,从看台的走廊上走到和观众席相连的球场大厅去。然而带着回音的呼喊声却让他的身影显得更加的寂寥了……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也许是明天。”

似乎连弗朗西斯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得知让他担心了许久的那个人竟是瞒着他们独自一人的去到西班牙看巴萨的比赛时,他竟会是如此的平静,甚至……还带上了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想让那个人就在这一刻回到他的身边,再和他一起在暴雨里踢上一场只有两个人的球赛,而后一起精疲力竭的倒在满是泥泞的球场上。

然而……那只能是都灵队的科穆纳莱球场。

迷人的低笑声再次从弗朗西斯科的喉间溢出,无知无觉的蛊惑着每一个听到这个声音的人。

“又或许,你可以今天晚上就回来。西沃克的妹妹要结婚了,他请假离开两周的时间,回捷克。并且图雷也有事要离开都灵一阵子。”

“所以?”

“所以我或许需要和你搭伙一起吃两周的营养餐了。”

“这件事听起来真荒诞,弗朗西斯科。”

“或许吧,但我希望你能够答应。”

“理由呢?”

“我是你重要的……搭档。”

当岳一煌从弗朗西斯科的嘴里听到那个久违了的词的时候,他仿佛陷入了一阵恍惚,更几乎是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向球场通道所在的方向。在此时此刻坎普诺内比拼最厉害的地方,伊格勒斯似乎是首度攻入了一个球……全场猛烈的欢呼,并大声的吼出他的名字,让那个名字响彻坎普诺球场……

还未得到岳一煌的回答,弗朗西斯科就挂了电话。

似乎是不给那个人拒绝自己的机会。

他的豪车停在岳一煌租住的公寓房所在的住宅小区里,是显得如此的扎眼。然而,弗朗西斯科却是仿佛无知无觉一般。他坐在自己的车里,更在这个并不大的空间里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他不常抽烟,也几乎没有烟瘾,只在一个人沉思的时候会为自己点上一支,仿佛那支烟就是一个倾听他无声诉说的朋友一般。

记忆中的一个画面猛得撞入他的脑中。

那正是岳一煌的卧室中被贴了满墙的照片。

那个时候的弗朗西斯科似乎还没能注意到照片上除了岳一煌之外的又一个主角。然而此时此刻,记忆却仿佛猛得清晰起来。

是的,照片上的另外一个男孩,分明和巴萨的前锋,那个总是被人拿来和自己比较的伊格勒斯长得十分相像……

想到这里,弗朗西斯科不置可否的发出了轻笑声。然而那样的笑声却是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不带有一丝温暖的意味。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