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卡斯蒂亚

卡斯蒂亚

巴萨主场对战马德里竞技的比赛最终以巴萨的获胜宣告比赛的结束,没有一丝悬念的。

坎普诺中球迷们随即开始的狂欢,巴萨队员也向球迷们的致敬。然而岳一煌却是在这一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需要乘坐今天晚上的飞机离开巴塞罗那,并就此回到都灵吗?

或许吧。因为当他还想执着的再在这里留一个晚上的时候,他竟是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他可以去待一晚上的地方。就算是她的母亲,以及和他同母异父的弟弟所在的那个家……也绝不适合现在的他就这样贸贸然的推门进去。

那并不是属于他的家。

脸上带着一丝有关的自嘲的微笑,岳一煌离开了坎普诺球场,并最终来到了离坎普诺不远的巴萨青训基地。

本想只是过来远远的看一眼就离开的,然而当他真正来到这个让他感到熟悉不已,又怀念不已的地方时,他竟是连迈开脚步的勇气都没有。

没有勇气离开,也没有勇气更近一步……

那是在他的少年时代留下了深刻印记的地方,是对于那时候的他而言最为重要的地方,也同样是他深爱着的地方。不管过去,现在,抑或是将来。

周末的时候,这里时常会进行一场场学员们之间的比赛。而这些学员们的家长,亲戚朋友也时常会来观看。甚至……一些慕名而来的人经过预约也会被准许进入。而现在,这些比赛似乎都已经结束了,在巴萨青训基地的门口……也只能看到从里面走出的人群。

像岳一煌这样在此时来到门口,不进去,也不离开的人倒是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异类。

青训基地里和蔼的保安大叔似乎是看到了以一种怀念的目光看着这里,却又踌躇不前的岳一煌,竟是从保安室里探出脑袋朝岳一煌招手让他过去。

看到这一似曾相识的情景,岳一煌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已经迈出了步子,却在走到保安室门口的时候才堪堪停住脚步。

“年轻人,你来晚了,今天青训基地里小学员们的比赛已经结束了,只能下周再来了。”

“我……其实我不是,我……”

听到保安说的话,岳一煌愣了片刻后才要开口向对方解释些什么,然而那名保安大叔却仿佛是猛得认出了他了一样,这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是……岳!啊对,你是那个以前老是和伊格勒斯在一起的中国小家伙!你这孩子,走了之后也不知道常回来看看!去了巴西踢球的孩子都没像你这样!你走之后,卡斯蒂亚先生还老是说起你呢!你等等,我这就告诉卡斯蒂亚先生。他知道你来会很高兴的!你不许走!不许走啊!”

听到保安大叔提起那个名字,岳一煌几乎是想要就在这一刻远远的逃离,然而那名热情的保安大叔却是这就抓住了岳一煌的胳膊,并直接拿出对讲机,让人给接通巴萨青训营的主教练卡斯蒂亚先生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人就直接去球场上找人。

还没等岳一煌挣脱开那名保安大叔的胳膊,那个久违了的声音便从对讲机里传出。

“是一煌吗?给我跑到□区来!现在!”

三年了,那个声音似乎一点儿也没变。还是像记忆中的那般不苟言笑,像记忆中的那样严厉。然而听到那个声音,岳一煌竟是无从拒绝,就仿佛曾经在接受最严苛的训练时一样。

他向帮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的保安大叔郑重的说了声谢谢,而后便像风一样的跑向了巴萨青训基地的□区。

即使是在见面之前如此的犹豫,如此的矛盾,甚至只是想在青训基地外远远的看一眼就走。然而当他真正看到那个穿着宽松的衣服站在球场前等着他的那个男人时,他几乎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荡。

因而,他使出了自己的全力,更好像带着球长途奔袭那般直冲到那个男人的面前。

是了,那个人是卡斯蒂亚,巴萨青训营的主教练。在看了他的球技后把他带进这片天地的人。他从不会在一开始就给他们传递有关战术的理念。他从来就是放任那群有着惊人足球天赋的人自己成长。严格为他们制定训练计划,却是让他们随着自己的想法成长,让他们享受足球,更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踢法。

可以说岳一煌是这种训练方式的极大受益人。同样,岳一煌也是卡斯蒂亚十分看重的学员。尽管,他从未对这个中国籍的孩子说起,然而……岳一煌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卡斯蒂亚眼中的期许。

当岳一煌在草坪的另一端看到卡斯蒂亚的时候,这个男人还皱着眉头,并紧抿着嘴唇。

然而当岳一煌以狂风一般的速度冲到他的面前时,这个几乎是看着岳一煌和伊格勒斯他们这批学员长大的男人却是松开了紧抿的唇,更露出了一丝让人极难察觉到的微笑。

看到这样的卡斯蒂亚,岳一煌竟是觉得眼眶一阵发热。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冲上前去给这个男人一个拥抱。就好像远行了许久的儿子终于归来,给自己的父亲一个拥抱那样。

“混账小子!去了意大利就三年都不知道回来!意大利很远吗?不过是坐飞机两个小时就能到的地方!你以为你不回来我就不知道你在布雷西亚踢得有多糟糕吗!”

听到久违了的责骂声,岳一煌竟是觉得心底有一种说不清的惊喜。

“您一直都在看着……?”

“你们每一个都是我尽心培养出来的孩子。”

“可是……我在布雷西亚踢得不好,很不好。”

“哦,或许我可以说,我觉得布雷西亚的教练比我的孩子做得还要更糟糕吗?”

听到卡斯蒂亚以一种极为认真的态度说出这句话,岳一煌竟是笑出声来。所有的隔阂似乎都在那个瞬间消失了。当年因岳一煌那出人意料的固执所造成的隔阂……

是的。在岳一煌十六岁那年,巴萨俱乐部认为此时的巴萨替补席位已经足够多,并且已经有了安蒂斯这样极具天赋又成名甚早的球员做巴萨预备队的替补,便不再需要一个和他相近的岳一煌继续留下来了。

在这个时候,也有几家俱乐部有意向买下这名年龄还不足以与巴萨签订合同的年轻前锋。只是由于岳一煌从没有参加过U14或者U17的世界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在伊格勒斯以及安蒂斯都已经成名的时候,他基本没有任何的个人荣誉或是集体荣誉来证明他的价值。

在这样的情况下,俱乐部想要把他卖给出价较高的意大利乙级球队布雷西亚。然而卡斯蒂亚却是从岳一煌的长远发展角度考虑,推荐他进入阿根廷的河床俱乐部。要知道,这家俱乐部可以算得上是阿根廷的一家老牌俱乐部了,并且常年出产极具天赋的年轻球员。

虽然前些年惨遭降级,也因为被挖走了大量优秀的球员而境遇不佳。然而卡斯蒂亚却觉得,那似乎反而会是对于岳一煌而言的一个机会。

卡斯蒂亚的这项提议看起来是让俱乐部损失了一笔小钱,可是从长远角度来看,这家俱乐部十分有利于岳一煌的成长。大有可能让岳一煌在那里先踢出名气来,等到合适的时机再把他召回巴萨。

事实上卡斯蒂亚一直就是想把岳一煌留在巴萨的。

然而俱乐部却认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就在卡斯蒂亚打算继续为岳一煌争取一番的时候,岳一煌却已经放弃了去到阿根廷的机会,直接去到了意大利的布雷西亚。

或许别人并不知道岳一煌的这个决定究竟意味着什么。连和他一起长大的伊格勒斯也只是对他说着,俱乐部一定是为我们都做了最好的打算。等到两年回购合约的时间一到,巴萨会将他回购的。那个时候,他的年龄也足够和巴萨签订合约了。然而……卡斯蒂亚却明白,那个时候的岳一煌已经想好了以后再不会回到巴萨了。

为此,卡斯蒂亚十分震怒,甚至连岳一煌临行前来向他告别都执意不见。

然而当他看到岳一煌在布雷西亚屡屡碰壁的时候,他还是会为自己十分欣赏又喜爱的那个孩子感到心痛。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被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那个在球场上总是能轻易的吸引所有人注意的那个男孩因为那个决定而消失不见了。

因为岳一煌在布雷西亚的糟糕表现,巴萨也放弃了对他的回购权。

然而,当他看到都灵击败尤文图斯,并因此而看完了整场比赛的时候,他却觉得……那个自己所喜爱的孩子,他又回来了。

“去食堂里吃些怎么样,就好像以前那样?虽然现在时间还早。”

“好。”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病了……病得很严重……其实就是某人仗着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胃……在初春狂战冰品……然后吃坏了……吃坏了还不觉得继续狂战……结果虚弱得倒在**上吐下泻得连手机都刷不动了……这章是存稿……如果我今天还不好起来……明天就得跳更了……

内牛满面我想吃水果……

嘤嘤嘤存稿箱里的正文部分全都被抽成一片空白了我现在后台刷新了希望大家就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