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梦幻组合

梦幻组合

似乎每一个从巴萨青训营走出去的学员都把这个地方当做成他们的家。无论……他们最后有没有进入巴萨俱乐部。

就连伊格勒斯这样的球员,当他遇到难题,疑惑,迷茫的时候,他也会回到这里,和青训营里的教练,体能训练师还有老师们说说话。仿佛,这就能让他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了一般。

而这一次,时隔三年后岳一煌终于又一次的来到了这里。

依照岳一煌的意愿,卡斯蒂亚并没有把其他曾经和他接触过的教练以及老师都叫来。而只是和他一起在几乎没什么人的巴萨青训营食堂里各自要了一杯咖啡,以及一些午后点心。

现在是周末,许多青训营的学员会在这个时候回家去看看。如果……他们的家也在巴塞罗那的话。正是因为这样,此刻……总是充满着孩童嬉笑声的青训营里显得异常宁静。连带着窗外的黄昏都显得能让人心情平静起来。

“我看了你昨天踢的那场球赛。你的速度又更快了,并且抢点能力也比在青训营里的时候更具有危险性。我能确信,现在的你拥有比安蒂斯更快的速度。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听着卡斯蒂亚难得的夸赞,岳一煌笑了。

“我现在……过得不错。都灵队的队友比起布雷西亚的要友好很多。并且,现在的球队教练也很重视我。他说希望我和弗朗西斯科组成锋线上的最佳得分搭档。”

听到岳一煌的叙述,卡斯蒂亚不禁感慨起来。

“时间过得真快。你知道吗一煌,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是巴萨的主帅,我心目中的梦幻阵营应该有哪些人。那时候……你还和伊格勒斯一起在少年队里。我想着,前锋的位置……你们虽然现在还不够格,但等你们成长了,你们两人的组合一定很美妙。并且我其实一直想让安蒂斯踢更偏向于前腰的位置,又或者干脆就是进攻型中场。

然后……就有德里卡洛。他是个伟大的球员。他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所有和他一起踢球的队员都会有能让人感受得到的进步。我会需要他成为我的组织型中场。不会再有比他更好的中场发动机了。”

卡斯蒂亚似乎还想继续说下去,说出他为自己构建的……新一代的巴萨最佳阵营。然而还没等他把中场的人选说完,他就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可是现在……我还没能够成为巴萨的主帅,德里卡洛已经要离开了。”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猛得转过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看向卡斯蒂亚。他无法相信德里卡洛也会离开巴萨。要知道……岳一煌和伊格勒斯两人几乎是看着德里卡洛的球赛长大的,并且……他们也一直以有一天能够和德里卡洛在同一个队伍里踢球为目标的。

这一刻,岳一煌竟是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他几乎是艰难的向卡斯蒂亚问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连续两个赛季状态不佳。自从上届世界杯到现在一直都是。队医虽然说他的腿伤已经复原,可他的状态一直都没有恢复。最近一个赛季他的出场数少得可怜。考虑到他的年纪……俱乐部打算把他卖掉。如果他的状态不得到恢复,那么……最晚在明年的夏季转会期,他就会被出售。”

“可是……他今年也才是29岁不是吗?为什么……不能再给他一点机会?”

“他的工资太高了。俱乐部对他已经没有耐性了。”

这句话让岳一煌扯乱了自己的头发。他似乎还能回忆起德里卡洛全盛时期巴萨的球赛。那个男人在球场上是多么的耀眼。那时候还在青训营里的他们总说,和德里卡洛一起踢球的前锋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前锋了,甚至连和他一起的边锋也是一样……

“现实……真是残酷。我原以为……他或许可以踢到四十岁的。就好像因扎吉和范德萨那样。我甚至觉得……就算我也退役了,他还是会留在巴萨。”

对此,卡斯蒂亚并未有说出些什么,而最终只是拍了拍岳一煌的肩,在沉默很久后说道:“你今年……十九岁了吧。”

“是的,教练。”

“那么,你也已经不小了。要知道去年这时候,比你大一岁的伊格勒斯已经风靡巴塞罗那了。”

“是的,教练。”

“你和其他孩子都不一样。他们可以有欧锦赛,他们也可以有世界杯。可你……或许只有欧冠。如果你还像以前那样执着,不想加入别的国籍的话。”

“我知道。”

最终,岳一煌在天色完全昏暗下来的时候离开了巴萨青训基地。卡斯蒂亚难得的把他送到了青训基地的门口。从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是……是不加遮掩的不舍。

“教练,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您!”

“说吧,孩子。”

“我来青训基地的事……请您务必不要告诉伊格勒斯。”

本已要离开的岳一煌突然转身,郑重的向卡斯蒂亚如此说道。卡斯蒂亚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最终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再次给这座伟大的足球青年训练基地留下一个背影,他似乎没有上一次的那样决绝。也并没有在去往机场的电车上哭得连视线都模糊了。

这一次,在他心底留下的,似乎只是淡淡的惆怅。

手机铃音再一次的响起。那是昨天才在火车上认识的卡尔打来的电话。岳一煌并不多做思考的接起电话,那个美妙到令人抑制不住静下心来去倾听的声音就这样从电话的那头传来。

卡尔:“巴塞罗那怎样?”

岳一煌:“天气比都灵好。”

一阵笑声从电话的那头传来。

卡尔:“可为什么,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快要哭了一样呢?”

岳一煌:“那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到大的偶像就要面临和曾经的我一样的命运了吧。”

卡尔:“你为此感到伤心难过?”

岳一煌:“是的。他是伟大的,不应该在这样年轻的时候就被遗弃。”

卡尔:“相信我,那未必就是末日。那或许……也可以是新生。”

岳一煌:“希望吧,希望他能和我一样幸运。”

卡尔:“如果,他还愿意。又如果……他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伟大。那么,他一定会的。”

不知道为什么,卡尔明明应该是个连他是都灵队球员都不知道的朋友,然而岳一煌却可笑的觉得……只要是从他口中所说出的话语,就会成为现实一般。仿佛这个人的身上有着一种奇妙的魔力一般。

岳一煌:“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卡尔:“那一定是你的错觉。没有人能够知道一切。”

岳一煌:“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和你说过话之后,我感觉心情好多了。”

卡尔:“我感到很荣幸。不过我有个建议。或许巴塞罗那对你而言不是一个好地方。他只会让你不停的回忆过去,并因此而踌躇不前。你应该回都灵了。”

卡尔并没有和岳一煌打很久的跨国长途。然而仅仅是寥寥几句,便能让岳一煌觉得……那个在火车上萍水相逢的朋友是在担心着他。这让他展露了一个微笑。

或许,再去一个地方逛逛,他就该回都灵了。就好像卡尔说的那样……

当岳一煌这么告诉自己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就是旧城区里的兰布拉斯大街。同样也是少年时代的他们一直会去的地方。

兰布拉斯大街十分长,有三个在一条直线上的地铁站都与这条大街重叠着。它历史悠久,他昼夜繁忙,几乎是在一天之中的任何一个时间段到达这里,你都能看到一派热闹的景象。当你在夜j□j临的时候到达这里,你更是能够看到花鸟摊,占卜摊,街头卖唱的乐者,还有穿着夸张表演服的艺人。

而这些,就都集中在街道两旁林荫下的中央步行区。

你只要沿着这条大街向前走着,你就能看到许多著名的建筑。

为了将那些完完整整的回忆一遍,岳一煌选择了在Paral lel下站,并从另一条大街走到哥伦布纪念塔,再在那里从兰布拉斯大街的一端开始,一直走向它的尽头。

尽管,兰布拉斯大街并不短,然而岳一煌却走得不快,并仿佛是要将这些再在自己的脑海里深刻记忆一遍那般。他一手拿着那本已经很久了的童话读本,翻到了故事开始的那一页。而那张珍贵的照片则就夹在那里。

他缓慢的走过蜡像馆,戈埃尔官邸,国王广场,利赛奥剧院,巴塞街广场,圣法尔科市场,维雷伊纳宫,摩和宫,并且视线在这些极富西班牙风格的建筑上扫过,目光柔和。

将自己整个人都盖在黑色斗篷中的占卜者似乎想要叫住他,为他占卜些什么。穿着夸张的艺人挽着卖花女孩的手一起在他的面前转了个圈。一对流浪艺人在街头上表演者弗拉明戈,年轻的男子弹奏着木吉他,吟唱着,带着渗入骨髓的忧郁以及热情,女人则穿着宽大裙摆的火红衣裙,跳着激烈的舞步……

岳一煌静静的看着这些,并最终在这条大街的尽头,卡纳雷特斯喷泉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传说,所有来这里的游人只要喝上一口这座19世纪喷泉中的水,他就一定能够再一次的回到巴塞罗那。

想起这些的岳一煌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最终走上前去,用双手捧起一些喷泉中的水,并将它送到唇边。可就是在他扬起头,更让那些没能送入口中的泉水顺着他的脖颈滑进衣服的时候,一个显得惊讶不已的低沉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一煌……?你怎么会在这里?”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