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心结

心结

那个声音让岳一煌觉得十分陌生,但又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他转过身去,却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那是一个巴塞罗那人,身材高大,有着一头微卷的头发,然而他的眉眼……却是有着说不清的熟悉感。

“你是……?”

“混蛋!我是恩佐!你可别告诉我你不记得我了!”

“恩佐……?你是恩佐?”

听到这个名字,岳一煌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西班牙男人究竟是谁。那正是当年经常和他们打比赛的恩佐。那时候岳一煌和伊格勒斯一路从巴萨的少儿队升到了少年队,而恩佐是他们的同城德比,西班牙人俱乐部青训营的,也就和他们一路从少儿队比到了少年队,更还在那时候担任了西班牙人少年队的队长,是一名有着过硬技术的后腰。

由于岳一煌和伊格勒斯是前锋,而恩佐是一名后腰,他们就有了许多在比赛中正面对抗的经历。在那时候关系还算不错,也算是打出来的交情。

可是之后岳一煌十分突然的去到了布雷西亚,和这名个性爽朗的后腰也就几乎没有了联系。天知道恩佐还是在之后的某场比赛上遇到伊格勒斯才知道的岳一煌已经去到了意大利踢球的消息。

那时候,恩佐还感慨了好一阵子,说他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以后和伊格勒斯还有岳一煌这对搭档一年八战了的。

虽然,在那时候互为同城德比,恩佐在场上看到岳一煌的时候很是分外眼红,可三年后,他又在这里意外的看到了岳一煌,心里倒是有些惊喜的。

岳一煌:“你少年队的时候就已经个子很高了,现在怎么还能又长这么多?”

恩佐:“哈!这才是标准的后腰身材!不过你小子啊,小时候就像个女孩,现在长大了怎么看起来还是这么单薄?碰上个狠一点的后卫,你行不行啊?”

岳一煌:“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说着,两人都各自走上前一步,和彼此撞了撞肩膀,而后大笑起来。

三年未见,彼此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然而恩佐居然能一眼就认出自己,这实在是让岳一煌感到十分高兴。两人都很想和对方好好聊一聊,再一看这天也晚上了,就决定一起去附近的酒吧里去喝一杯,也顺便吃点什么。

然而让岳一煌所没能想到的是……当酒保问他想要喝点什么的时候,他竟是直接说出了那个男人曾为他调过的酒。

“Mojito。”

当岳一煌说出这个酒的名字时,他微微的怔愣了。然而那仅仅只是一闪即逝而已,恩佐的声音很快就让他回过神来。

“来吧,说说你这三年都怎么样了?一年前的时候伊格勒斯那家伙还很有信心的跟我说你很快就要回巴萨了。可之后他就再也不说什么了,你到底是怎么了?”

“大致的情况就是,三年前的时候俱乐部把我卖给了一家意大利乙级联赛俱乐部。当时签的是两年期的回购合同。在第二年的时候巴萨可以选择行使回购,可是因为这几年我在那家俱乐部的表现很糟糕,所以巴萨放弃了回购权。”

“你说什么?你……在一家意大利的乙级联赛俱乐部踢球?并且还表现很糟糕?”

“是的,俱乐部的主教练并不信任我。从边路,到中场,一直到后卫这几年我都有踢过,你能想像我踢后卫是什么丑样子么?”

“这也……太可怕了。一煌你……不会是被他们折腾废了吧。”

听到岳一煌说到这一段,再联想起意甲联赛里的对抗性是怎样出了名的凶悍,恩佐不禁后怕起来,连忙作势要拉拽起岳一煌,想看看他是不是哪里被打下了无可挽回的运动损伤。尽管,如果眼前的这个人真的留下了什么暗伤,他根本不可能看得出。

看到对方紧张的样子,岳一煌连忙把恩佐的手甩开,向他解释道:“不不,我很好。我在布雷西亚的出场次数很少。也学了一点怎么保护自己的方法。而且,我现在也转会了。”

“所以你现在才会在巴塞罗那……?等一下,你是回巴塞罗那踢球了么?”

一听岳一煌提起转会,恩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岳一煌又回西甲了,回巴塞罗那踢球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是看着岳一煌从小就穿着巴萨的球衣一路踢过来的呢?在他看来,岳一煌就应该是巴萨的。

可如果是这样,现在过夏季转会期已经很久了,他又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岳一煌显然是看出了恩佐的疑惑,叹了一口气后就给出了答案:“不,我没有回巴塞罗那。事实上,我现在还是在意大利踢球,在都灵队。”

“都灵……?那不还是一支乙级联赛的球队吗!你在那儿还不如来我们西班牙人!”

一听到都灵的名号,对意甲联赛并没有太多了解的恩佐当即就发起脾气来,连带着酒吧里的其他客人也向他们看过来。这让岳一煌连忙做了个手势示意恩佐先冷静一下,他还没把话说完。

“恩佐,都灵已经升到甲级了。而且,英超的弗朗西斯科也在这个赛季转会过来了。你的消息太滞后了。”

岳一煌的这句话让恩佐脸一红,如果不是酒吧里的灯光昏暗,他的大红脸就要这么暴/露在岳一煌的视线中了。被噎得不清的恩佐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吱吱呜呜的说道:“我知道英超的最佳射手弗朗西斯科去意大利的某个小破队踢球了,可我没记清那到底是哪一……不,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一煌你别在意。”

面对老实得让人无奈的恩佐,岳一煌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他真的不在意。

“其实我刚刚转会到都灵的时候也和你的想法差不多,并且还觉得我们有一个患有轻微妄想症的主教练。不过……现在我却觉得,或许有一天,我可以在欧冠上再遇到伊格勒斯。只是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是对手了。希望……那一天不会来得太晚。”

说着,岳一煌又猛喝了一口酒。

他突然觉得,能找到一个清楚知道他过去的人说说这些,感觉还不错。

两人并没有喝到很晚,岳一煌就提出了要先离开了,他要赶在今天回都灵。喝了几杯酒的恩佐只是木木然的点了点头,似乎今天和岳一煌的这番谈话让他有了很大的感触。然而就这样坐在酒吧里又喝了一会儿酒,恩佐才发现岳一煌似乎是忘了东西。

而被他遗落在小酒吧里的……正是那本西班牙童话话本。

恩佐很想告诉岳一煌他有东西忘了,却才发现两人聊了这么久居然连新的手机号都忘记留给对方了。这让恩佐觉得很头疼。虽然他不觉得这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可……那本童话话本一看就知道是他们都还小的时候出版的书籍,在今天应该算是已经绝版了的。

这么想着,恩佐就把那本书拿起来。夹在书里的那张照片就这样掉了出来。

可以想象得到,当恩佐把那张照片从地上捡起来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心情。

这个热情而又友好的西班牙人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着,仿佛这样他就能看到去而复返的岳一煌。然而这终究是不可能的。因此,恍然想到了什么的恩佐突然站起身来,把他之后喝的那些酒钱给结了,而后就猛得跑了出去。而他所去的地方……正是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的球员们经常会去的一家位置很偏的酒吧。

恩佐打了一辆车,并让司机一路直开到那家酒吧的门外,而后他就这样气势十足的要往巴萨的球员们此时所会在的酒吧地下一层走去。

可到底是在整个西班牙都极受欢迎的巴萨队队员们常来的地方,酒吧的老板十分为他们着想的把通往酒吧地下一层的门上了锁。这让一根筋的恩佐差点抓狂,直接就拽着上了锁的铁门使劲的狂摇,那几乎要把铁门给直接拉下来的劲道直接把酒吧的保镖给惹来了。

然而恩佐却是并没有因为这样小的事就放弃,而是直接对着酒吧的酒保说道:“先生,好歹都是巴塞罗那人,你们不能只知道巴萨队的队员长得什么样,而认不出西班牙人队的球员吧?我和底下那群人是一伙儿的!”

显然,恩佐的这句话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酒吧的酒保似乎猛然明白过来,向恩佐表示了歉意,却还是说明需要下去问一问巴萨的队员才可以决定是不是让他下去。

听到这番话,恩佐也是没好气的挥挥手道:“去吧去吧,记得就找伊格勒斯那家伙!跟他说他以前的搭档来过了,来过了而且忘了东西在我这里,让他哪一年有空给帮忙还给他以前的搭档。”

恩佐所说的这段话显然是极其有用的。他还没等到酒吧的侍应生上来带他下去,就直接看到了三两步冲上来的的伊格勒斯……

“恩佐,你说一煌来了?他在哪儿?”

此时此刻突然从酒吧的地下一层冲上来的,正是近两年在巴塞罗那迅速崛起,人气猛升的伊格勒斯。他有着俊朗的长相以及几乎能称得上健壮的身材,然而这却丝毫不影响到他的速度,以及他的敏捷性,可以说是近几届巴萨青训营出产的球员里最为优秀的了。

当他听到酒吧的侍应生对他说出恩佐的名字以及“以前的搭档”的时候,他简直是高兴坏了。然而当他跑上楼的时候,却只是看到了恩佐一个人。

然而由于刚才恩佐闹出的动静,已经有些酒吧的客人注意到这里了,恩佐和伊格勒斯两人同为这座城市中拥有无数球迷的球员,当然是不能再在这里继续傻站下去了。于是恩佐朝伊格勒斯扬了扬手,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出去说话。

两人就这样一起走到了酒吧后面的那条小巷子。几乎是在走进那个巷子的时候,恩佐就把他一路拿在手里的那本西班牙童话读本放到了伊格勒斯的面前。他到底还是没能狠下心来把这本被岳一煌小心保存了很多年的书直接砸到伊格勒斯的脸上。

然而伊格勒斯却是在看到那本童话读本的时候就僵住了身体,眼中更闪过了一丝不敢置信,以及……与难过有关的情绪。

“这是一煌的书。是很多年前……我送给他的。那时候他还说不来西班牙语……没想到,他还留着。”

犹豫了许久,伊格勒斯终于还是从已经快要没有耐心了的恩佐手里接过那本书,却是在将那本书翻到第一页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张珍贵的照片。

这时候,恩佐已经转过身,以一种十分平淡的语调说道:“今天,他来巴塞罗那了。他去坎普诺看了你们的比赛。之后好像也去过巴萨的青训营了。可是,他没有来看你,是吗?”

伊格勒斯沉默着点了点头。本来想拎起他的衣领把他骂一顿的恩佐在这个时候竟是也下不去狠手来,只是继续陈述着。

“他在意大利过得并不好,你知道吗?”

听到这句话,伊格勒斯僵了僵身体,随后依旧点了点头。看到他的样子,恩佐只觉得自己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憋了很久才对他说出一句:“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出这个问题后,恩佐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伊格勒斯的回答。就在他打算问伊格勒斯要一个岳一煌现在的手机号码就离开的时候,伊格勒斯却是说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

“他一定,还在责怪我。”

“你说什么?”

“当初是我让他去布雷西亚的。如果,不是我……他应该能去河床。”

“混蛋,一煌像是会为了一件事记恨你三年的人吗?老实说我根本就不信他长了这根神经!这个世上不会再有比你更笨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