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再见

再见

晚上十点,岳一煌一个人坐在去往机场的R线上。在这个时候去往机场的人并不多,几乎每节车厢都能有很多空位。他就这样看着窗外飞驰的景象,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没想到,仅仅是弗朗西斯科的一句让他今天就回来,他就真的在这么晚的时间去到了机场。或许,只要他这么做了,就算这么晚已经没有了飞往都灵的飞机,他也能给那个家伙一个交代了?还是……他其实应该想办法再去坐夜火车回都灵了?

不不,这可不是在都灵。

没有预订单,他是一定没可能乘上夜火车的。

这么想着,岳一煌突然觉得好笑起来。

在繁忙的机场里,岳一煌只被了一个背包的身影显得和这里拉着大小拖杆箱和笨重行李的其他旅客格格不入。他去到了机票问讯处,问柜员今天是否还有飞往都灵的航班。没想到还真有,是一家欧洲廉价航空公司推出的午夜航班,就在四十五分钟后起飞,并且会在凌晨一点到达都灵。

得到这个回答,岳一煌也并未犹豫,直接就买下了一张机票。

他并没有需要托运的行李,也就直接往出境的通道走去。

当他把自己的护照从出境官那里拿回来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或许应该给弗朗西斯科发个简讯,告诉他自己已经买好了机票,并要往登机口去了?

可就是在他编辑简讯的时候,一个来电记录跳到了手机屏幕上。岳一煌握住了手机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颤,而后按下通话键,更接起了电话。

“一煌!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在都灵。”

在听到那个声音,以及那个问题的时候,岳一煌竟是抑制不住的心下一惊,而后在他的意识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说出了一句漏洞百出的谎言。

“不,你在巴塞罗那的机场。我想见你。”

“可是……我已经出境了。”

“好的,你就等在那里!我现在就过来!”

在很多事上,这名单纯的阿根廷球员都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所以当他得知岳一煌此刻的位置时,他几乎想都没想的就让他等在原地。而后,他催促着出租车的司机开得快一些,再快一些……终于,他在十五分钟后赶到了机场。

然而没有出境机票的人是没有办法通过出境通道的。伊格勒斯和那名出境官解释了很久,并希望对方能够通融一下,可那名皇马俱乐部的球迷却显然并不想为这位巴萨的球员进行任何的通融。看着就在通道另一边的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伊格勒斯很快掉头,用跑的冲向最近的一个航空公司的柜台,让他们随便给他一张飞往西班牙国外的机票,而后又很快冲了回去。

这一次,他终于过了出境通道。

或许,岳一煌从来就没有那样狠心的想要在再一次的见到伊格勒斯时给他一个冷淡的表情。所以当他看到伊格勒斯仅仅是为了通过出境通道见他一面,更和他说说话就这样来回折腾了那么久,他终于还是无法再次逃避。因为太过向往而逃避。

当那对昔年的搭档再次面对面的看向对方时,他们竟是连彼此的名字都没法轻易的说出口。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良久,伊格勒斯终于是对岳一煌说出了这句压在他心底很久的话。

“对我,你永远都不需要说对不起。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啊。”

听到那句话,岳一煌笑了。他似乎想对伊格勒斯说出,我们是最好搭档这样的话语。却是在面对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更带着他一起走向那片天地的阿根廷人时怎样也无法说出那个字眼。于是只能在停顿后说出了一个在他与伊格勒斯之间显得那样陌生的词。

尽管……他现在还不习惯,可也许那就是他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在说到自己和伊格勒斯时需要用到的词。他需要试着去习惯。

或许在此时此刻,他们两个都已经明白了,岳一煌已经没有了再回巴塞罗那的可能。又或许……他需要为自己找到一个新的归属。虽然,一名球员从来就不可能从他进入职业生涯起一直到结束职业生涯就只效力一支球队。

“你在都灵……”

“我在都灵过得不错。昨天还在对战尤文图斯的比赛中打进了关键进球。”

直到现在,岳一煌终于能够在面对伊格勒斯的时候说出他少得可怜的辉煌战绩,能让他感到自豪的辉煌战绩。看到岳一煌脸上的笑意,伊格勒斯终于还是露出了在以前总是能感染岳一煌,让他心情好起来的微笑。

“如果有空,记得多回来看看。我如果有空……也会去都灵看你。”

“好的。”

“在意甲踢球,千万要小心,别给人弄伤你的机会。”

“我会的。”

伊格勒斯每说一句叮嘱,岳一煌都点头笑着说好,然而这却让伊格勒斯感到了一种无形中的生疏。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但三年的空洞,三年所形成的生疏显然不是这样容易就能修复的。并且……在很多问题上一贯迟钝的伊格勒斯也没能在岳一煌说出“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而不是以前惯用的“最好的搭档”时明白他此刻所失去的究竟是什么。

因此,他最后只是给了岳一煌一个有力的拥抱。以此来代替太多太多他所没能说出口的话语。

转身的岳一煌从加快脚步变为了风一般的奔跑,现在已经过了这班航班的最后登机时间了。他需要快一些……更快一些的到达登机口。这样……他才能赶上今天最后一班回都灵的飞机。

而后……他终于是在飞机的舱门关上之前走进了舱门。

带着一丝失望,却也松了一口气。

这班廉价航空公司的航班终于在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之后降落于都灵。然而,当再次回到都灵的岳一煌办理好了入境手续并走出国际到达的通道时,他却在不远处看到了在半夜一点的时间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那个人正倚着距离国际到达的出口不远处的立柱,仿佛意大利上流社会的绅士一样,举手投足间都是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他就这样不经意的一瞥,与岳一煌视线相对,那竟是让岳一煌迷失了心神,仿佛只是那一眼,便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他回到了都灵,而不是继续沉浸在那个充满了他年少时回忆的巴塞罗那。

那个男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然而他那双每每都引得人迷失心神的深邃眼睛却仿佛说出了无尽的话语。岳一煌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时间,而后又看看那个男人,最后快步走向那个人……

“巴塞罗那一日游怎么样?你难道不觉得丢下队友,更把主场战胜尤文图斯的庆功宴都逃掉会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我……”

弗朗西斯科的眼中仿佛只有戏谑,而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在里面。然而这却让岳一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起来。

还好,这个迷人的意大利人似乎并不怎么想要让岳一煌把他所提出的问题一个个的都回答了。他只是一手搭在岳一煌的肩上,沉声说道:

“走吧,你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在这个时候都不一定能打得到去市区的出租车。”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个时候到?”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不过我查询了今天所有从巴塞罗那到都灵的航班。我觉得,你很有可能会乘坐晚上十一点到达都灵的那班航班。可很显然,我猜错了,你是在‘第二天’才回的都灵。”

弗朗西斯科的这句话显然是把岳一煌噎得不清。可岳一煌却还是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

岳一煌:“你说什么……?你……已经在机场等了我两个多小时了?”

弗朗西斯科:“我想是的,并且,这么晚还不睡,那显然让我觉得饿了。你不觉得你该做些什么吗?”

岳一煌:“我……我煮点东西给你吃?”

弗朗西斯科:“啊,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该说很不错吗?”

两人就这样说着,说着,走进了空荡荡的停车场。尽管……夜晚的都灵很冷。可这一刻,岳一煌却觉得,反而有一种温暖充斥在他的周围。连带着低落了一天的情绪也好了很多。

由于弗朗西斯科的家里一定会没有岳一煌所需要的调味料,所以……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豪车又再一次的开进了岳一煌所住的那个住宅区。

事实上,岳一煌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

也许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身体被累着了。

然而他还是想在回到他在都灵的公寓房后洗个澡就倒头睡下的。

可现在有了一个弗朗西斯科,他显然不能对一个在机场等了他两个多小时的人说……我困了,现在就想睡了。又或者,不再只是一个人的家,会是他此刻所格外需要的。

岳一煌翻起了冰箱,更拿出了他之前所采购的那些食物,简单的烹饪了一下。

“这是什么?”弗朗西斯科指了指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那道白灼生菜问道。

“生菜,我把它在沸水里煮了一小会儿,然后在浇上酱汁和调料。绝对不会让你摄入的热量超标。”

“然后你又把大明虾开背烤了?还加了特殊的香料?天……这真的是普通人会在家里做的菜吗?”

“海产品很健康,怎么吃都不会让你跑不动。而且,只是放在火上烤烤而已,不麻烦。”

“可是大半夜的吃芝士焗土豆泥?”

“我以为你会知道芝士里所含有的脂肪很难被人体吸收。只要不和黄油一起吃就不会有问题。”

眼见着弗朗西斯科还在那里讶异着,把最后一道芝士焗土豆泥放上桌的岳一煌直接把叉子放到了弗朗西斯科的手里。

“吃吧,吃饱了早些睡。今天我这里的材料不多,只能做这些了。”

把菜全都放下了的岳一煌坐下来,可正要拿起筷子夹一些生菜吃,就感觉到了弗朗西斯科那仿若实质的目光。

“看来,在西沃克不在的时候过来和你一起搭伙吃营养餐,真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

说着,弗朗西斯科并没有给岳一煌任何反悔的机会,这就拿起刀叉品尝起岳一煌做的菜。他确实是饿了,因此他第一个选择的是芝士焗土豆。那香浓的味道简直让他不可思议,更无法想像那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好的。

那并不像是他所习惯的……那么浓重的芝士味。却是在半夜的时候显得一点也不腻味。

事实上,仅仅有这样一道菜,对于他而言就已经够了。

所以,当他吃到之后的大明虾时,惊喜几乎就是不言而喻的了。

两人很快的饱餐一顿,把餐盘全都扔给洗碗机。而后又分先后去洗了澡。

岳一煌并没有提及让这个大半夜的把他从机场弄回来的意大利人回自己家睡觉去。而是在弗朗西斯科先去洗澡的时候把自己平时躺在**看书时用的另外一个枕头铺在了**。

当后洗澡的岳一煌也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的时候,他发现弗朗西斯科正站在床的旁边看着那贴了满墙的照片。那一刻的弗朗西斯科……显得格外的深沉,比岳一煌所见到他的任何一次……都要更为深沉。

而后,他听到了弗朗西斯科那天生就充斥着暧昧磁性的声音。

“这些照片上的另外一个人,是巴萨的伊格勒斯吧?”

“是。”

“他是和你同期的巴萨青训营学员,并且你们以前是搭档?”

“是。”

这一次,岳一煌再没有隐瞒的告诉了弗朗西斯科问题的答案。又或者,弗朗西斯科本就知道那些,只是想要从岳一煌的口中得到一个回答。然而接下去的那个问题,却是岳一煌所始料未及又猝不及防的。

“你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