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夜会都灵

影子前锋35夜会都灵

今年意甲的冬歇期和圣诞节十分接近。几乎是在踢完周五的那场比赛,周日就该到圣诞夜了。在欧洲,圣诞节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节日,也是一个需要与家人团聚的日子。

于是在圣诞夜的那一天,岳一煌带上了三份圣诞礼物,坐飞机去到了巴塞罗那。再一次的。

他按响了他的妈妈和那个西班牙男人如今所住的公寓房的门铃。出乎意料的是长高了不少的小尼诺居然穿着石榴红色的都灵队队服,手里抱着足球在家等着迎接他。当尼诺终于十分乖巧的喊了他一声哥哥的时候,岳一煌毫不费力的将尼诺抱了起来,更在犹豫了一会儿后选择亲了亲尼诺的脸颊。

而后,那便是一顿气氛和乐融融的圣诞晚宴。

尼诺一直在说他给学校里的同学炫耀他哥哥是一名意甲球员的事,男孩子们都很羡慕他。

岳一煌的继父,胡安的父母以及他的兄弟也在一起吃了这顿圣诞晚宴,他们都为胡安有了一个身为足球运动员的继子而感到惊奇不已,这群热情的西班牙人拽着岳一煌,硬是要他说说在意大利踢球的事。

好不容易才脱身,回到他的妈妈为他准备的客房休息,然而胡安却是又一次的带着尼诺敲响了岳一煌的房门。

那个时候岳一煌穿着一件宽领的毛衣,正坐在地板上翻看着近几天的体育报。

长得好像一个小天使的尼诺显得扭捏极了,一点都不像他平时所标榜的男子汉样。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并最终在胡安鼓励的目光下走向岳一煌,以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吸了一大口气,而后用文字一样的声音说了声: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

尼诺说完这句,又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并在得到对方的微笑耸肩后又继续吞吞吐吐的说道:“对不起,我以前不该因为你和我们长得不一样就不叫你哥哥。也不该……不该和其他小朋友联合起来嘲笑你说的西班牙语有阿根廷口音……”

说完了这句,尼诺就闭着眼睛向岳一煌扑了过去,小手抱住岳一煌的脖子,而后用力的在岳一煌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把口水都涂在了他的脸上。倒是让岳一煌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想了一会儿后,终于在尼诺好像小狗一样巴望着他的眼神中笑着说道: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其实还挺喜欢我的阿根廷口音的。”

得到了岳一煌的回答。尼诺乐了,“嗖”得一下站起来哒哒哒的跑向自己的父亲,从胡安的手里一把拿走了他准备送给一煌的圣诞礼物,并就这样把用完了的爸爸关到了门外,让那个西班牙男人笑着摇了摇头。

“这是我送你的圣诞礼物,哥哥!”

看着尼诺像献宝一样的把一个圣诞老人型蜡烛捧到自己的眼前,岳一煌笑着收下了它,问尼诺是想在今天晚上点亮它吗?尼诺说要,他要点着蜡烛听哥哥说踢足球的那些事,然后在圣诞假期再说给自己的那些同学听,他们一定会很羡慕自己的。

岳一煌说好,可是他却没能想到……尼诺居然能缠着他说了一晚上。当他终于把尼诺哄好了能睡的时候,都已经快要早上了。

这一次,把他叫醒的终于不是他那该死的生物钟了。

把岳一煌从睡梦中吵醒的,是一通来自于弗朗西斯科的电话。

“你……还没睡醒?”

听到岳一煌明显是刚刚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的沙哑声音,电话那头的弗朗西斯科显得十分不可思议。然而他却是得到了岳一煌无奈的回答。

“是啊,我弟弟昨天缠着我说了整晚的足球。我真不知道小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精神晚上不睡觉……”

说到这里,岳一煌不经回想起尼诺扭捏着和他来道歉的样子,笑出声来。

弗朗西斯科疑惑道:“你还有弟弟?”

岳一煌:“是啊。是一个长得好像小天使的混血。小时候没少仗着他纯真的小脸蛋做坏事。虽然……他现在也不大。”

显然,岳一煌的形容让弗朗西斯科想到了许多可能的画面。没忍住的笑出声来,而后以咳嗽掩饰道:“好吧,其实我也有一个兄弟。不过他是哥哥,人很严肃。事实上图雷和他是校友,从小成绩就好得没话说。不过要比体育,他可从来就没赢过我。”

说到这里,两人一起笑了起来。良久,弗朗西斯科又再度开口:“我听图雷说,你后天就要去工作了?”

岳一煌:“恩,图雷给我接了一个采访。之后好像还有一个广告拍摄的任务,我得回中国去拍。”

弗朗西斯科:“是什么广告?”

岳一煌:“恩……是一家航空公司的广告。好像接拍以后坐东航的飞机就都不要钱了。不过我其实没想到他们也会来找我。说实话……我不是很明白到时候我应该怎么做。”

弗朗西斯科:“相信我,你不会是第一个被人找去拍广告的足球运动员。”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岳一煌呼出一口气,将自己的额发向后顺去,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其实图雷还给我看了几个没签的备案。如果确定下来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开始广告的拍摄。不过我不想接里面那个洗发水的广告。”

“哦?为什么?”

“因为我又不知道它的效果好不好。以前就有一个电影明星接拍了一个防脱发洗发水的广告,结果那个洗发水一洗就脱发。”

当岳一煌以一种十分严肃的语调说完这句后后,弗朗西斯科发出了抑制不住的低笑声。

“其实我想说,图雷真是不够意思,这么早就让你回去工作。”

笑够了的弗朗西斯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了这句话,丝毫不在意事件的当事人此刻正坐在他的对面向他抬了抬眉毛。

当弗朗西斯科挂下电话,迎接他的,是图雷那带着许多层深意的目光。

图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因为有人让我把岳一煌的工作全都排在冬歇期更靠前的时间,所以我才做了这样的安排?”

弗朗西斯科:“哦,没错,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一个人肯定会在巴塞罗那傻乎乎的乱晃。我不喜欢他在那里。他在那儿……不快乐。我觉得,他或许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尽管那个假期不一定很长。”

图雷:“所以?”

弗朗西斯科:“我打算带他一起去巴黎转转。”

图雷:“你最好想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

弗朗西斯科:“我已经给他买好了机票?”

图雷:“……”

…………

“对对!搂住那姑娘!Comeon!柔情点,再主动点!她是你女朋友!”

“哦,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展现你更迷人的一面。等一等!像你刚刚那样有些腼腆的样子也很不错,你就这样吧!”

“注意注意!你上了那辆车之后就要表现出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你没觉得他们看起来都很不像良民吗!!”

岳一煌:“……”

坐了十二小时的飞机回国,几乎是一下飞机就赶往那个广告的拍摄地。却完全不知道他们究竟要拍出个什么样的东西。于是只能一幕一幕的好像牵线木偶一样的导演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他先是傻乎乎的在摄影棚的白布背景下“热情激昂”的举起了一个拍摄组山寨出来的一个金闪闪的奖杯……然后就开始模拟各种旅程。

一开始他似乎是骑着摩托车上了公路,然后又拍了一组……搭便车的镜头。对,就是刚才导演喊的那个,他要坐进一辆小货车的后箱座位,再然后……他又似乎是被误会参加了什么违法勾.当,被警察关进了局子。

接下去的镜头已经超越他所能有的联想能力了,那是极度不科学的,因为那组镜头里他竟然凭借着一把金属勺子就直接把监狱的豆腐渣工程墙给挖穿了,然后他越狱了……还凭借着敏捷轻巧的身手去一所村庄里偷了一身正常人的衣服,却在这个时候把狼狗给引来了。关键时刻他以一记漂亮的射门把一个破烂的皮球踢出很远,于是那条狼狗就成“嗷唔”状飞扑出去了。

再然后他又去到了内景摄影棚……

导演和摄影师一个劲的夸他演得好,可是岳一煌把所有的镜头都拍完了都不知道这则广告和飞机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剧情又是想表达什么。他不止一次询问导演,这则广告到底讲的是什么,可是他每次都只能得到一个富有深意的,让人琢磨不透的答案:

“一段过于漫长的行程。”

一直到坐上回欧洲的飞机,岳一煌都没想明白他花了一周时间拍的那些到底是什么,可是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甚至还硬生生的出现了一种坐立不安的烦躁感。当然这一刻的岳一煌怎么都不会明白,什么叫被蒙在鼓里才是真幸福……

另一方面,虽然弗朗西斯科几乎从圣诞节那天起就开始工作了,可他还是没法和岳一煌在同一天结束所有的工作,然后回到都灵。身为一名拥有极高商业价值的世界顶级球员,他的冬歇期总是会被这样那样的工作所占满。更不用说,他很希望能够额外的挤出几天,和那个中国男孩一起去巴黎转转。

虽然,接下去的半年很可能是他近几年以来最为清闲的了。

是的,本赛季他将不出战欧冠。

并且如果不出意外他可能下个赛季也无法出现在欧冠的战场上。

不过,今年的夏天却会有每四年才会燃起一次的欧锦之战……

因为图雷的特意安排以及严格的筛选,岳一煌虽然在冬歇期之前几乎什么商业的活动都没有接下,这个冬歇期也不算太忙碌。只是往返于欧洲和中国的飞机旅行让他在才回到都灵的时候因为太过疲惫而在太阳还没下山的时候就倒头睡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爬起来,去到大型卖场进行采购。

在这一天,他终于享受到了一个难得悠闲的下午。

在岳一煌的卧室,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他把窗帘拉开,更在窗前放了一个躺椅,给自己带上耳机放上一段音乐,更坐在躺椅上眯起眼睛享受着阳光,却不拿上一本书或是一张报纸,而仅仅是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午后悠闲时光。

在享受这段美妙的午后时光之前,他已经把买来的T骨牛排撒上一些调料后冰起来,也完成了一些其它菜式的准备工作,就等给自己好好的烹饪一顿豪华晚宴了。

只是可惜的是……他在都灵的朋友本就不多,几乎都是球队里的队员,队医或者是教练助理。他们现在正是在度假的度假,陪伴家人的陪伴家人,拍广告进行商业活动的继续在工作,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人现在正在都灵。

不然的话,他就可以邀请朋友到家里来和他一起吃晚餐了。

这样想着的岳一煌似乎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有着耀眼的金发,蓝灰色双眼,以及优雅举止的犹太人。于是被阳光晒得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的岳一煌发了条简讯给他脑海里想到的那个人。

【你现在在都灵吗?今天晚上有空?】

很快,卡尔就给了岳一煌回复:【有事找我?】

岳一煌:【也不是,只是如果你有空的话,我想请你来我家吃晚餐。】

收到这条简讯的时候,卡尔正在伦敦,并且他刚刚和人谈完了一笔生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去他在伦敦的豪华别墅,并且在那里完成他今天剩下的工作。然而当他收到来自岳一煌的简讯后,他却改变了主意。

披上了白色的风衣,卡尔向身后人说道:“让飞行员准备一下,我很快就去机场,目的地是都灵。另外,让人把我今天晚上要看的那些文件也都搬上飞机。”

向身后人说完临时改动的行程,卡尔才又给岳一煌发去了简讯:【我会来的,不过因为工作要晚些结束的关系,我可能会晚一点到。】

【没关系的,我等你。你快要到的时候提前半小时告诉我就好。】

…………

乘坐飞机从伦敦到都灵所需要的飞行小时是三小时。而拥有私人飞机的卡尔最终在收到岳一煌的短信后四个半小时就从伦敦的市区赶到了他在都灵的家。并且从他的身上找不出丝毫远从一千多公里外赶来的风尘仆仆。

“很感谢你邀请我来你家吃晚餐。”

说着这句话的卡尔看起来优雅极了。是的,虽然他此刻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一套再普通不过的公寓房,而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这里也没有水晶吊灯那通明的灯火。

他仅仅是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作为礼物的红白葡萄酒,甚至没有特意的站得笔挺,却依旧能够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和良好教养。

“不过是准备了大餐却没有朋友一起吃会让人觉得可惜,就想到你了。说什么谢谢呢。”

岳一煌从卡尔的手上结果那两瓶酒。他对那些并不是很懂,但是在这种时候,拒绝卡尔的好意显然是不明智的。于是他干脆把那两瓶葡萄酒放到摆放在餐桌上的木架上,看起来是打算就在今天晚上和卡尔一起把它们给喝了。

这是卡尔第一次来到岳一煌的家。又或者说,这可能只是他和岳一煌的第二次碰面。

他踏进这间十分简约甚至可以用简单来形容的屋子,脸上的微笑却没有一丝的改变,他甚至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飘散在这间屋子里的,由食物发出的香气。

“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是什么样的,所以就多准备了一些菜。”

说着,岳一煌就去厨房将他已经烹饪好的一些前菜端了上来。色拉是土豆红薯还有蟹脚肉还有芥末加一起的特制色拉,水果则是事先切好了不说,还因为时间充分而被岳一煌做成了鲜花串一样的造型,代替花卉摆在了桌子的中间。

经过改进的海鲜烩饭在卡尔到达之后没多久就被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点缀在盘子周围一圈的贝壳类和茄红色的米饭配在一起显得那样的诱人。而中餐里的咕噜肉也被配上了菠萝还有各种莓子,看起来格外的漂亮。

甚至……还有被摆了盘的切片三文鱼。这实在是一顿超越了卡尔想象的,丰盛的晚餐。

当岳一煌把新鲜出炉的考T骨牛排端到卡尔的眼前时,他才又想起自己似乎是忘记把事先准备好的烛台摆上桌了。可是他才用白色的蜡烛给他某天心血**买的烛台全都点上后,才发现了卡尔有些略微失神的样子。

“怎么了?”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在家里弄出这样一顿……豪华的晚餐。”

看到卡尔惊讶成这样,岳一煌倒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从柜子里拿出了开瓶器,拿起卡尔带来的白干酒。

“今天吃牛排。所以……我们喝白干?”

“好。”

烛火摇曳着,暖暖的光装点着过于简单的客厅。而餐桌上摆放的食物却仿佛成了最诱人的装饰。将牛排切下一小块并放入口中,卡尔几乎是在嚼第一下的时候就被那鲜嫩的味道和口感给惊讶到了,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向正认真切着牛排的岳一煌。

“好吃吗?”

感受到了卡尔的视线,岳一煌抬起头来,笑着问对方。得到的……是卡尔在闭上眼睛又好好的感受了一下牛排的口感和味道后十分认真的点头回答。

“不仅好吃,还好吃得出人意料。我敢说,如果你去做厨师,一定会很受欢迎。”

这样的赞美让岳一煌露出了显得有些羞涩的笑容,他连忙站起身来,把摆放在餐桌中间的水果花束抽出一支来。将串着西瓜,哈密瓜,葡萄,还有奇异果的一长串水果放到了卡尔手边的餐碟上。

“意大利人似乎都很喜欢吃经过加了一些酒的糖水浸泡过的水果。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新鲜水果,你可以试着在吃牛排的时候一起吃。当然,这个习惯可能会显得很奇怪。”

“不,水果花束很漂亮,让人很有食欲。”

似乎很少有遇到人花费心思把切好的水果做成这样的花束,拿起那一串水果的卡尔还真的不明白自己应该怎么下口。或许……他可以就这样拿起水果串咬着吃?

就在这个时候,岳一煌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卡尔带来的白干,才只是一小口而已,他就因为酒的味道而惊讶了。那竟是……出乎意料的好喝。它入口的感觉一点也不刺激,带着一种温和细致的感受,更有着一种说不清的花香以及果香,让人回味无穷。甚至……不舍得在吃东西的时候喝它,怕食物的味道破坏了酒的口感。

“这个酒是……?”

“恩,我朋友用自己家种的葡萄酿的。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多带几瓶给你吧。”

“谢谢,可是……会不会太麻烦你朋友了?”

“不会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卡尔似乎是因为岳一煌对那瓶酒的喜爱而感到高兴,而后他又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的说道:“一煌,我看了你……”

“那个一定不是我!”

岳一煌本还是在十分享受着品味着那杯葡萄酒的味道,却是冷不防的听到了卡尔所说的那句话。慌得差点连酒杯都要滑出手去。并且,他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就条件反射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等他明白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蠢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卡尔还什么都没说呢……

“我只是想说,我看了你上次介绍给我的老电影,午夜巴塞罗那,很不错。”

一听卡尔根本不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报道或者是采访,岳一煌终于是呼出一口气,然后对着卡尔依依呀呀起来,企图就这样糊弄过去。而在岳一煌看来仿佛总是什么都知道的卡尔却是并没有因为他刚刚的异样表现而追问些什么。

是了,岳一煌并没有对卡尔说出自己其实是都灵队的球员这一身份。或许是因为都灵队在卡尔的心里实在是有着太过特别含义的球队了。他以为自己只是都灵队的一员。而这支都灵队,却还是离卡尔心目中的那个“都灵神之队”有着太过遥远的距离了。

可他一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其实卡尔可能什么都知道。

然而每当岳一煌这么猜测的时候,他又会疑惑,如果卡尔真的知道了他是都灵队的球员,又为什么会什么表示都没有呢?

即使是这样,岳一煌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坚持着继续隐瞒下去。

“我之前听你说,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回都灵了。可你现在……几乎都是住在这儿?这样的话,家里的生意能照顾得到吗?”

“没关系的,家里的生意会有其他人管。我的投资基本都在都灵了,所以我现在只要顾着这里就可以了。”

尝了一口岳一煌做的改良版西班牙海鲜烩饭,卡尔觉得自己的心情都随着那份在口中溶化开的美味而变得好了起来。他几乎没对岳一煌做过多隐瞒的说出了这些话。不过,他就算是轻易的说出了平日里他的竞争对手怎么套都套不出来的话,岳一煌也还是不能明白更多。当然,这和他不会有意识的去探查他人的隐私也有极大的关系。

基本上,这是一顿让两人都心情不错的烛光晚餐。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你看起来很不快乐。可现在,你笑起来的样子都不一样了。”

当结束了那顿晚餐的时候,卡尔站起身和岳一煌一起收拾起了桌上的餐具。他的这句话让岳一煌愣了愣,而后不好意思的拽了拽自己的头发,想了片刻后说道:“都灵是一座很棒的城市。她为我带来了许多重要的,珍贵的东西。当然,还有人。”

岳一煌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十分认真,仿佛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中一般。卡尔就站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竟是也抑制不住的被那份喜悦所感染了。正当卡尔因为岳一煌的这番话而想到了什么陷入沉思的时候,他发现岳一煌的目光竟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岳一煌:“那么……你呢?”

卡尔:“我?”

岳一煌:“是的。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虽然说不上不快乐,却总是好像被什么心事绊住了。我……说不太上来。我只是觉得你也不是过得那样开心。”

卡尔的那双蓝灰色的眼睛睁了睁,却在最后流露出了笑意:“那么,你愿意开车带我兜兜风吗?”

岳一煌:“哦,不,我的车太破了。我不认为它能带给你什么好心情。”

卡尔显然是没有想到向来都十分认真的岳一煌会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竟是愣了,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他的这个反应显然是逗乐了岳一煌。虽然卡尔的年纪显然要比岳一煌大,可岳一煌却还是没能制止住自己按了按卡尔脑袋的动作。

“你看吧,这样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你才只有二十岁出头吧,不要因为总是和一群老家伙做生意就也被他们影响了。”

岳一煌的身高和卡尔差不多,或者说只比卡尔高一点点。然而他到底是一名足球运动员,拥有更为强健的身体,因此当他对卡尔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别扭。他本以为像卡尔这样举止好像一个真正贵族一样的商界精英会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感到被冒犯了。

然而事实却是没有。卡尔在怔了怔后竟是笑出声来。这一次,他的笑声中再没有了那份过于自持,以及不远不近的距离感。

“事实上,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而且今年就能满二十六了。”

听到比自己的预期还要大了几岁的年龄,岳一煌顿了顿,却在那之后继续理所当然的说道:“那也是二十岁出头。走吧,我说不开车带你兜风的理由当然是个玩笑话。可我觉得,你或许可以用都灵的公交系统感受一下这里的夜晚。”

卡尔:“那么,一会儿我想去都灵队的科穆纳莱球场,好吗?”

终于,卡尔的这句话成功的让岳一煌在被噎住后艰涩的转过头……

或许这样说起来会有一些不可思议,可这的确是卡尔第一次坐公交车。他先是和岳一煌一起去到附近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张价值一欧的限时车票,而后在站台上等着公交车的到来。

都灵地处意大利的北部,一月的时候十分寒冷,到了晚上起风的时候,就更冷了。

岳一煌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份欧洲的干冷,可他看着身旁穿得显然不多的卡尔,突然很担心这位文弱的商人会因为自己的这份一时兴起而被冻得病了。

他想了想,而后伸出他那带着手套的手,将它搭在了卡尔的一侧耳朵上,又微微一用力的把卡尔的脑袋拐到自己的颈项间。

岳一煌:“都灵的冬天还是有点冷的。不过还好它只是干冷,只要不让皮肤碰到空气,就还好。也许你会觉得戴上耳罩的样子……会很傻?”

卡尔:“我其实觉得,只是想要遮住耳朵的话,现在的样子会比较奇怪。”

岳一煌:“……也许你是对的。”

由于这天并没有下大雪,都灵市的公交系统还是十分便捷的。岳一煌和卡尔只在站台上等了没多久,公交电车的车灯就已经照亮了两人所在的站台。

意大利的公交车并不实行上车检票的制度,两人上了车后就找了一个后排靠窗的位置,看着夜晚城市灯光下的意大利工业之都。

这是一座将现代工业与古远的悠久历史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城市。她与纯粹古典的罗马不同。在她的城市血液中,还融入了机油的动力。当然,这并不妨碍人们在这里随处见到古典式以及巴洛克式的华丽古旧建筑。

对了,这还是一座举办过冬季奥运会的城市。

与拥有米兰双雄的米兰城所不同的是,都灵还拥有一个在意大利可算是家喻户晓的家族,阿涅利家族。这个家族的名字在意大利就意味着财富以及权力。尽管意大利早就脱离君主立宪制了,可人们还是习惯将阿涅利家族称之为意大利的皇族。

而这个家族,他也同样是都灵队的同城德比,尤文图斯俱乐部的幕后老板。

在2001年的时候,阿涅利家族年轻的第五代传人将工业与足球彻底分家,尤文图斯也因此而成为了上市公司,被公众持有了26%的股份。而后,阿涅利家族之中仅剩的一个姓阿涅利的男人也正式接受了尤文图斯俱乐部的主席一职,挽回了尤文图斯在过去几年间的混乱局面,也同样恢复了阿涅利家族对于尤文图斯的绝对控制。

对于这样的一个家族,即使是岳一煌这样眼睛里只有足球的外国人也在刚刚进意甲踢球的时候就听闻了他们的名字。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他不经意的开口道:“据说这几年尤文图斯在转会市场上所做出的决策其实都是由安德雷亚·阿涅利主席儿子的主意?”

然而岳一煌让所没能想到的是……卡尔竟会以那样一种语气说出阿涅利家族年青一代中佼佼者的名字。

“埃德加·阿涅利?他的确是有些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