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

【埃德加·阿涅利?他的确是有些天赋。】

那句话让岳一煌一个晃神。虽然理智告诉他这应该不可能,然而他还是下意识的问道:“你……认识他?”

“算不上,只是有在酒会上见过。”

卡尔轻笑一声,而后垂下眼,不知是在思考着什么。点亮了城市夜景的灯光从电车的车窗外透进来,给卡尔的侧脸惹上了一层朦胧,让人越发的难以看清他来。也让岳一煌陷入了一阵沉默。

他原本只是以为卡尔是个出身良好,并且有些家底的年轻商人。然而现在他在无意间透露出的信息却是让岳一煌又提高了对他的预估,把他直接划入出身上层阶级这一个集团去了。可岳一煌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自己的预估离真正的答案还有很远……很远……

虽然岳一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训练狂人。可在大晚上的跑到科穆纳莱球场,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其实他所租住的房子离训练基地很近,离都灵队自家的主场也不远。如果是平时,他完全可以跑步到达。可今天,他却是因为想让卡尔乘着电车好好看一看夜晚的都灵而选择了乘坐电车绕路前进。

正是因为这样,当他们到达科穆纳莱球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这是一个对于岳一煌而言好像家一般的存在。

然而现在,这个家的孩子却要像是做贼似的带着朋友跑到自己的家去玩。

这实在是让岳一煌感到……很不适应。

由于现在正是冬歇期,正是冬歇期并且还是大晚上的缘故,以往在周末每每都会人声鼎沸的科穆纳莱现在只是独自一个在冬夜的风中矗立着。

球场敬业的保安一看竟是有两个人远远的要往这里来,当然是紧紧盯着,打算等那两个疑似都灵队球迷的年轻人走过线的时候就大声把他们喝回去。当然这也是他的职责所在。可这一天晚上,他看到的却是都灵队的主力前锋,岳一煌。

“哦,嘿!这不是……”

敬业的保安才要喊出岳一煌的名字并且和他打上个招呼,就看到岳一煌在那名有着金色头发的年轻人身旁神色慌张,并在极力避开着那个金发男人视线的同时焦急的对自己做出“嘘嘘嘘”的手势。

保安大概是看明白些什么了,却是疑惑又疑惑的想要问“先生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岳一煌看到保安的样子,当然是吓得不轻,连忙把卡尔推到前面一些的位置,并故作镇定的说道:“卡尔,这里晚上好像不让人进去。我……我去找那个保安说说,看看他能不能放行。”

由于岳一煌实在是太不习惯说谎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紧张得几乎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丝丝的颤抖,所以当卡尔的眼中闪过一丝极富深意的笑意时,他竟是什么都没能察觉到。

和卡尔说好了的岳一煌终于是表情严肃的走向那个球场的保安,并且在那名敬业的保安有要再一次的喊出他名字之前继续那个“嘘”的动作。

岳一煌沉着脸色,压低着声音一脸严肃的看向那名敬业的保安:“别说出我的名字。”

在那名保安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后岳一煌继续洗脑道:“也别说你认识我,更别说我是谁!就假装……我只是个晚上想来这里看看的球迷,明白吗?”

保安:“是的,先生!”

岳一煌:“很好!作为报答……我会在冬歇期过后送你一套我的球迷,你看可以吗?”

保安:“当然,如果上面能有签名那就更好了。”

岳一煌:“我会的。如果你希望那样。记得,千万别说我是谁!”

第一次主动行使偶像特权,还要贿赂人家一套球衣。岳一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在这一点上可能没比他更失败的意甲球员了。

怀揣着这样的无奈,岳一煌走向卡尔,却还要伪装出一副十分欣喜的样子感叹道太好了这里的保安真是个好人破例给我们放行。

看到这样的岳一煌,卡尔默默的回过头,肩膀竟是有些没能抑制住的颤抖起来。

“你……冷么?”

“不不,我很好。”

“那我们……进去?”

对于岳一煌而言,科穆纳莱自然是十分熟悉的。可是……他熟悉的似乎只是球员通道。对于普通的球迷进入科穆纳莱应该怎么走,他竟是一点也不知道!不过没关系,或许他可以假装是第一次来这里的普通人!对对,就是这样。

这么想着的岳一煌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一个不留神往球员通道走去,更抬起头来四处打量着,寻找着观众席入口。

看着岳一煌一副在自己家门口还人生地不熟的样子,卡尔不经开口道:“或许,我们应该沿着那个楼梯走上去?然后那里会有一个球场外围的走廊,从那里可以通往观众席。”

越是怕什么,越是慌什么。本来只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入口,然而岳一煌却因为生怕自己走错了路而变得直接被他忽略。听到卡尔这么说了之后,岳一煌连忙点头,而后绷紧了神经的和卡尔一起走上楼梯。可是他才放松下来打算心情不错的和卡尔一起走向观众席,就又看到了令他心下一惊的一幕。

是的,一幕……那正是都灵队所有现役球员的单人巨幅海报。

二十三幅海报几乎要铺满了整片通道,而几乎正对着岳一煌的那一幅海报,恰巧就是他自己的。岳一煌脸色一白的顿住了脚步,而后下意识的挡在了卡尔的身前,动作极其僵硬的迅速转身。

卡尔:“怎么了?”

岳一煌:“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一个地方能够走到球员通道。你一定想去那里看看吧?”

…………

另一边,除了岳一煌和卡尔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在大半夜的来到了科穆纳莱球场。

那正是在大半夜的时候闲得哪儿疼,特意跑来主教练办公室想要拿一张他放在这里的黑胶碟的德罗。大半夜的才在办公室的转椅上仰躺着,横躺着,又踱步了一圈又一圈后打算拿着黑胶碟离开,可是一开门就看到了一个有着耀眼金发以及蓝灰色眼睛的俊美男人从自己的门前经过。

“老……老板……?”

德罗颤抖了,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神秘不已的男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惊恐万分把左手的四根手指整根的放进了自己嘴里咬咬。然而那个金发的犹太人却只是对着德罗眨了眨眼睛,让这位平日里在都灵队里呼风唤雨的个性教练更为惶恐了。

德罗嘴里呢喃着:“一定是我走出办公室的步法不对……”

说着,德罗极为郑重的向后退了一步。并且他刚刚怎么前进的,现在就怎么后退。而后他轻轻的……轻轻的把办公室的房门关上,又心肝乱颤的在办公室里踱步了一圈又一圈,而后忐忑不安的再度拿起黑胶碟,把主教练办公室的房门打开。

这一次,走廊上再不见了那抹金色的影子,德罗这才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的呼出一口气道:“啊,这样就对了。”

说完这句,德罗又要向前跨步,可才把右脚跨出去,就仿佛想到了什么的猛得把脚收回来。是的,他突然想到他刚刚也是先伸的右脚所以才会在门口看到幻觉的。所以德罗眯起眼睛想了一想,才又跨出左脚……

“卡尔,你刚刚走到的地方是主教练办公室。以后最好不要随便靠近那里。”

“为什么?现在不是晚上吗?应该不会遇到人吧?”

“不是,都灵队的主教练喜欢在他的办公室里放交响乐。他还经常在里面放那首……很多人听到后都自杀的曲子。而且每次放完那首曲子他都会心情格外的好。有一次有个清洁工在外面打扫,突然听到很……很狂暴的交响乐,被吓得摔倒了……”

岳一煌还在和卡尔说着有关都灵队主教练办公室门口发生的那些惨案,还有德罗平日里在办公室里的小癖好,丝毫不记得自己要向这名金发的犹太人隐瞒他都灵队球员的身份。

而卡尔……他也是在岳一煌的身旁听得津津有味,由心而发的笑着,丝毫没有打断这位显然不怎么善于说谎的中国球员。

看着这座经过多次改建的专业足球场,两人都不免心生感慨。

在卡尔的提一下,两人沿着球场缓缓的走了一圈,感受着稀薄到几乎无法传达至地面的星光,心下竟是获得了一份难得的宁静。

走着走着,卡尔又说想上观众席看看,就像他小时候那样。岳一煌说好,在一阵助跑后脚尖蹬了两下墙面,抓着护栏就翻了上去。他在翻上去之后又将大半个身体翻出了护栏外,并且一手抓着护栏,一手向外伸出,并尽可能的往下伸,在抓住卡尔手的那一刻猛得一个用力,竟是就这么把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人从球场拽上了观众席。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爷爷带我来都灵看球的时候,这里还能看到一些星星。”

两人坐在距离球场有这一段距离的观众席上。卡尔抬起头来颇为感慨的看向头顶的那片星空。而岳一煌却是深深的看着这片球场,冬夜的晚风吹起他黑色的发丝,夜色更让他侧脸看起来比平日里更俊逸了几分。

比起在布雷西亚的时候,他更为成熟了。

他在那个美丽而又富有自然气息的城市中,只不过是一个对于谁而言都可有可无的存在。即使是在一片绝妙的美妙的湖光山色中,他也仅能感受到自己孤寂的身影。

而此刻却是决然不同了。

在这座城市,他能感觉到自己是被需要着的。他的队友需要他,教练需要他,球队需要他,球迷也同样需要他。每次比赛开始的时候,他都能够感受到落在他身上的……期许而又渴望的眼神。

他需要扛起那份期许,拼尽全力,为了那些需要他的人,也为了他自己。

“那个时候,都灵还能看到星光的吗?我还以为……这里早就看不到星光了。要知道,都灵可是一座工业城市。”

将视线从球场上移开,岳一煌随着卡尔的话而看向那片属于科穆纳莱球场的天空,却是讶异的发现,他能看到在夜空中显得隐隐约约的几颗星星。

“那个时候,你和我说起的……你从小到大的偶像,他后来怎么样了?”

岳一煌显然是没有想到卡尔还记得这件事,露出了有些发苦的笑容。卡尔似乎已经料到了岳一煌的这一反应,并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回过头。

“看起来……他似乎并不好。”说着,卡尔微微的扬起脖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科穆纳莱球场的空气后重新睁开双眼,流光轮转。

“可我却有一种预感。他很快……很快就会好起来。并且事情会往你最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

岳一煌愣了片刻后转过头,看着卡尔那在冬夜的寒风中显得有些单薄的身体,叹了一口气的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又将它围到了卡尔的脖子上,好笑的开口道:

“你的预感会不会准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你现在的这副样子简直就在对人说,风吹吧,我很快就可以生病了。”

说完这句,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显然,岳一煌并不相信卡尔这次的预感。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今年的冬季转会市场,巴萨已经打定了出手德里卡洛的主意。他不知道……走下神坛,离开了巴萨的德里卡洛,还要怎样才能好起来。事情……又如何才能往他所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

但无论如何,他得向卡尔的善意祝愿说声谢谢。

当岳一煌说出自己的这一想法时,卡尔失笑了,他那双漂亮得罕见的眼睛里透露出许多情绪,然而他最终却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如果我的预感能成真,就把它当做我送你的新年礼物吧。”

过来接卡尔的人已经把车开到了科穆纳莱球场的大门外。

尽管这个夜晚很美好,两人还是要向对方说再见。

卡尔向岳一煌询问是否要将他送回家,而后者却只是摇了摇头说想要从这里走回去。这样之后,卡尔也再不坚持,只是从那辆在不凡中透露出一丝大气的车里拿出了一条高档羊绒围巾,披在了岳一煌的脖子上。

“你的围巾我收下了。可是今天晚上很冷,你显然还需要另一条围巾。”

“谢谢。”

向卡尔的善意轻声说谢谢,岳一煌目送着那个因为一个偶然而和他有了交集的金发犹太人乘坐者自己的私家车离开。

当那辆银灰色的轿车缓缓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岳一煌将自己的鞋带再一次的系紧,打算就这样跑步回去。

今天晚上,他的心情很好。他突然觉得卡尔真是个特别的朋友。金发的犹太人并不是能够以他本身的开朗以及快乐感染身边人的存在。然而岳一煌却觉得,仿佛每次和他说完话,内心都能够得到一种说不清的宁静,仿佛所有的烦恼都沉寂了一般的感受。

在跑步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了新换上的巨幅广告海报。那正是弗朗西斯科所拍摄的内.裤广告。黑白灰的三色色调让这个有着完美身材,更散发着浓重雄性荷尔蒙的半.裸男人在冬景中显得给外的合称,却也让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便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岳一煌看到那张海报先是被那种仿佛融在了血液里的性.感弄得一个怔愣,而后有些好笑的用手机拍下了这幅广告海报,而后发送给了这则广告的主角。几乎只是半分钟后,岳一煌的手机铃音响起,来电人正是弗朗西斯科。

“觉得你拍的广告效果怎么样?”面对已经有两周没见的搭档,岳一煌不经打趣道。

弗朗西斯科则对此显得丝毫不在意,只是在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后问道:“你回都灵了?”

“对,回来了。”

“那么,来巴黎吧。”

“什么……?”

“来吧,机票我都已经给你买好了。”

“……!!”

一天后,在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作主张!”

“啊,啊,我道歉。其实这张机票我很早以前就买了,不过很担心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就想等到你回来都灵之后再告诉你。其实我想说,我给你买了一些新年礼物,不过东西有点多我就先寄回家了,到时候我让西沃克给你送过去。”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那里很小根本不可能放下很多东西吗!”

“那你可以……搬过来住?其实我这里很大,你搬过来住也足够了。”

是的,此时正在法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争吵个不停的,正是近来在意甲联赛中十分吸引人眼球的意大利人弗朗西斯科以及中国籍球员岳一煌。

众所周知,法甲也是欧洲五大联赛之一。而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两人所效力的都灵队还远远不够进军欧冠的资格,因此它没能引起法国人多少的注意力。然而弗朗西斯科到底是上个赛季英超联赛中的最佳射手,在整个欧洲都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并且,他本身的外表就十分出色,又向来不喜欢在出门的时候给自己做过多的伪装,这样在大街上和岳一煌大声争论实在是很容易曝光自己的身份。

可是两人在这一刻却是完全记不起这些了一般。

岳一煌:“那房租又该怎么算!”

弗朗西斯科:“很简单,我饿的时候你做几个菜给我吃就可以了。”

和弗朗西斯科吵得十分认真的岳一煌屈辱的发现,他在弗朗西斯科说出了那句话之后居然真的犹豫了那么一秒钟的时间。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对于这种事他应该极力反对。尽管,弗朗西斯科租的那套经过翻修的十六世纪建筑是真的十分舒适温馨,弗朗西斯科调的酒也很好喝,并且西沃克烘焙的面包和制作的甜点,甚至是烘焙的咖啡都要比外面所能买到的还要更为美味。

“这种事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答应的!”

就在这个时候,岳一煌的手机铃音又再一次的响起,打断了两人的争论。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这通电话,岳一煌很可能会在弗朗西斯科不断的利诱与哄骗下胡乱的答应了。

冷静下来的岳一煌决定先接完电话,而后再和弗朗西斯科就有关他为什么现在会在巴黎这件事进行深入一步的讨论,可却是被来电显示给吓得愣了。

那正是……俱乐部经理打来的电话。看着那个来电显示,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岳一煌故作镇定的轻声咳嗽了两声的接起了电话:“喂,您好,我是岳。”

“岳啊,冬歇期过得怎么样?”手机里传来俱乐部经理十分精神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下意识的看了弗朗西斯科一眼,而后回答道:“还……不错。”

“过得不错就好。嘿,男孩,别以为我在假期打电话过来就是要临时喊你去工作。我只是想问一问,你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和德里卡洛的关系怎么样?巴萨青训营的学员应该是有机会接触到巴萨一队成员的吧?”

俱乐部经理的这句问话让岳一煌感到十分奇怪,但他还是十分认真而又陈恳的回答了那个问题:“我……我就和他说过几句话。远远的看着倒是有很多次。恩,我以前经常……经常……”

岳一煌这边正磕磕绊绊的回答着经理的问话,站在他旁边把两人间的对话全都听清楚了的弗朗西斯科却已经在那里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岳……?弗朗西斯科在你旁边吗?我怎么好像听到他的声音了?”

“这个……这个其实他……”

岳一煌刚刚要手忙脚乱的向俱乐部经理解释些什么,对方接下去所说的话就几乎让他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好吧,我不问你这个问题了。我打给你这个电话只是想告诉你,德里卡洛就要我们都灵了。考虑到他从来都没有意大利生活过,俱乐部已经给他请了重新安置师,也想办法去安顿他的妻子,并且为他的女儿找到精通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的保姆了。可我还是担心他来这里之后不习惯。想到你应该和他认识,就想让你帮个忙,看看他是不是还需要些什么。”

“当然,这不是强制性的,如果你觉得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我们也可以再想想别的办法。”

“哦,还有,这件事无论是巴萨的官网,还是我们都灵的官网都还没有公布消息,德里卡洛方面也还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我希望你先对此保密,和球队里的队友说倒也没什么,只是先别把这个消息往外透露。”

一直到俱乐部的经理挂掉电话,岳一煌都处在一种完全失神的状态。无论电话那头的人对他说什么,他都只能十分机械的回答一句:“是的,先生。”

并且,这种十分机械的,脑电波完全不在思考频率上的状态直到他挂了电话还一直延续下去了。

直到几分钟后……

“啊……啊啊啊啊!”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向来就算不上活泼的岳一煌竟是当街大喊起来:“德!德里卡洛!!德里卡洛!!!”

【他要来我们都灵了!】

岳一煌本是已经完全失控的要喊出这句话,幸亏站在旁边的弗朗西斯科眼疾手快,在岳一煌喊出德里卡洛的名字时就直接一个上步,把岳一煌拉到了树荫底下,并且一手用力的抱住他的腰际,一手捂住他的嘴巴,将他抵在了树上。

两人间的距离在这一刻趋向于无,弗朗西斯科的气息倾洒在岳一煌的脸庞上,而岳一煌的嘴唇……也紧紧贴在弗朗西斯科的手掌上,说不出的暧昧。

“还记得刚刚经理说了什么吗?先不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冷静,冷静一点。”

弗朗西斯科特意压低的声音极具磁性,显得性感不已,他就这样将嘴唇抵在岳一煌的耳旁低声说着,几乎要让被他压制着的那个人身体不住得轻颤。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猛得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并且完全遗忘了自己此时的外界情况。

他一个用力,挣脱开弗朗西斯科的禁锢后便仿佛德罗附体一般的踱步起来:“我要去给他找房子!”

看到岳一煌愣头青似的样子,弗朗西斯科无奈道:“重新安置师会给他找到最合适的。”

谁知到岳一煌好像压根儿就没到他所说的,直接就继续自言自语道:“我……我要去给他找西班牙语版的都灵地图!不不不,是要葡萄牙语的!不对,是两个都要!最好还能有意大利语的对照版本!”

这一次,还未等弗朗西斯科打断,岳一煌就已经坚定不已的说出了一句几乎要让他感到绝望的话:“我要回都灵!现在就回去!”

…………

三更完毕,共计两万字,舒爽不舒爽~?琅邪给力不给力~~?然后……今天晚上19:29:29木有更新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