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坦诚

坦诚

“这样感觉疼吗?”?

“不。”?

“那这样呢?”?

“也没有。”?

“如果是这样呢?”?

“恩……有一点点疼。”?

“好的,那么看起来你的问题不大。只要这几天稍稍注意一下,适当的减轻一些运动量就可以了。”?

“谢谢你。”?

比赛结束后,在体育场内的医疗室里,都灵队的队医为在本场比赛中被人重点盯防的岳一煌检查起了身体。结果是令人满意的。他的腿并没有什么问题,至于背上的伤,也只是看起来比较可怕而已。实际并没有伤到筋骨,只要等淤痕化开就好了。?

这样,队医就为岳一煌后背破皮的地方涂了一些双氧水,打算再去为身上有着许多旧伤的德里卡洛再做一次详细的检查。?

正是在这个时候,医疗室的房门被人敲响。来人正是弗朗西斯科。?

队医本来就已经提岳一煌检查完毕正要离开,现在看到弗朗西斯科就朝他点了点头,而后收起了医疗用品离开了这间医疗室,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在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这份独处让岳一煌感到有些不自在。感受到弗朗西斯科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不禁从医疗床垫上爬起来,更拿起自己在洗完澡后换上的干净球衣,想要给裸.露着上身的自己穿上。?

然而他的这一动作确实被走上前的弗朗西斯科按住。这个有着迷人双眼的意大利人看了眼岳一煌的有着大片淤青更破了皮有着浅浅血印的后背,用极富磁性的声音说道:“那里才涂了双氧水吧,等它全干了再穿上衣服。”?

岳一煌看了眼此刻仿佛不容他拒绝的弗朗西斯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是来告诉你,德罗通过助理打电话向机场打过电话了,他们同意我们更改航班。所以,我们明天可以在罗马再待一天,晚上九点才坐飞机回都灵。”?

明白着弗朗西斯科的这句话意味着他们明天可以在比赛之后来一个罗马一日游,岳一煌也感到十分高兴。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和弗朗西斯科说一句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弗朗西斯科脸上的笑意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得一见的严肃认真。?

“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好好的谈一谈。我想,我能感受到自从上次的事之后,你开始对我有了一点……抵触。或许,我该需要告诉你一点什么。”?

“我想那可能是你的错觉,我……我没有……”?

岳一煌似乎是下意识的不想和弗朗西斯科谈论起这个问题,以一种近乎临阵脱逃的架势和弗朗西斯科说出了这句,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球衣上,企图在绕过弗朗西斯科的同时拿到那件衣服,并且直接冲出这间医疗室。?

然而,弗朗西斯科之后所说出的话却是让他不由得身形一滞。?

“或许我得承认,你对我而言很有吸引力。”弗朗西斯科坦然的看向岳一煌,笑了笑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我或许得告诉你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我有一个原则,永远都不对自己的队友出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显得有一些些的抗拒,然而他却让自己一定要对着岳一煌把话说完。?

“事实上……一直到我来都灵之前,我在感情方面,与其说是随性,其实不如说是混乱。我没有什么固定的恋人,一切都按照感觉来。不过我一直就坚守着一条底线,不对自己的队友出手,也不对队友的恋人出手。前任的也不行。要知道,一支球队背负着上千万人期待的球队其实就是由二十多名队员组成的。这份关系看起来牢固,其实很容易因为一些赛场之外的事而变得脆弱。”?

“所以……你就给自己定了这样一条原则。”?

“我想……是的。并且我想告诉你的并不只是这些。事实上,我和都灵队的合约与不同的合约有些不同。”?

说着,弗朗西斯科的眼睛紧紧盯着岳一煌。在这一刻……他发疯的想要从对方的身后抱住这名年轻的影子前锋,亲吻他背上的淤青,亲吻他背上的血印,用嘴唇去轻拂那些本不该出现的伤痕。?

然而……他却不能。?

“虽然这一条被写在保密条款里了。但我觉得,我或许应该告诉你。那就是……如果我在合约期内单方面主动的离开都灵队,我的违约金将会只是一欧元。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离开。这也是当初我会那么容易答应德罗加盟都灵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同样的,当时的我也很好奇,好奇德罗能将才从乙级联赛升上来的这支球队打造成怎样的一支队伍。”?

弗朗西斯科的话让岳一煌抑制不住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而后……他低下了头,陷入了沉默。此刻,他似乎能感受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或许,他很快就会又要失去他的这位搭档了吧。?

而这个很快,也许就是明天。也许,会是下个月。?

“说实话,我在来之前真的不看好都灵。虽然它有着辉煌而又伟大的曾经。可过去永远都只是过去。但是我来到这里之后,却改变了想法。甚至我每次想起那个一欧元的违约金,我都会觉得,很不舍。在这里,我的薪水很高,有着我很满意的家,这里是我的故乡。并且……我在这里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出色的搭档。”?

说着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再一次的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岳一煌的身上。这个看起来身形有些单薄,却意外的有着惊人的爆发力,飘逸的球风,在球场上让他心动到连心跳都紊乱起来,目光不断追逐着的人。?

“现在,我不舍得离开都灵。我也知道,错过了你,这辈子我都可能遇不到另外一个像你一样,永远都能够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在那个地方的搭档了。我想好好珍惜这里的一切。所以,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吧。别抵触,也别抗拒,做一对让整个欧洲足坛都羡慕的搭档吧。直到……我们中的一个离开。”?

这些话,竟是让岳一煌红了眼眶。他不知道那种侵袭着他的复杂情感中究竟包含了那些东西。他只是费力的扯动了自己的嘴唇,在沉默许久后终于再一次的开口道:?

“你知道……你现在说的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吗?”?

“我想我知道,并且再不会有人比我更明白这些代表着什么了。”?

“那么……如你所愿。”?

说着这一句的岳一煌终是抬起了头,他的眼睛有些发红,脸上却是有着与坚定有关的微笑,几乎要让弗朗西斯科心动得无法自持。然而他终究还是抑制住了那份情感,那份像酒一样……越是放置,便越是醇厚的情感,向岳一煌伸出了手,两人紧紧一握。?

【尽管如果你离开,我可以无所顾忌的向你展开追求。可我还是更爱那个和我站在同一片球场上,更与我穿着同样球衣的你。也许有一天我将无法抑制住那份爱慕。到那时……一旦越界,就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