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罗马一日游

罗马一日游

“罗马最出名的就是圆形竞技场所在的这部分区域还有梵蒂冈的那片区域了吧。我估计今天想要全部玩下来不太可能,很多地方关门很早。所以……就走圆形竞技场吧?沿着那条路一直走就算不去景点也可以看到很多古代遗迹。这才是罗马嘛!”

罗马小狼虽然场上凶悍,下了球场倒是显示出了十分符合他年龄的孩子气。

好吧,也许他在交换球衣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暴.露年龄了。

表示自己愿意给都灵队的队员们当一天的向导,虽然说的时候是极不情愿的,可到了时间却是十分守信的带着乌拉圭藉门将卡斯特一起掩护他们在球迷们的蹲等之下逃出酒店。

至于为什么带上卡斯特,克里斯蒂安所给出的解释是,卡斯特的母语也是西班牙语,如果遇上都灵队里只会说西班牙语不会说意大利语的,好歹能当个二流翻译。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西班牙语三人帮再加上一个说葡萄牙语的巴西人德里卡洛都十分默契的把目光放到了球队里那个现成的,既会说西班牙语又会说意大利语,并且同样是西班牙语比意大利语说得更好的岳一煌身上。

不过,满心沉浸在“你们感激我吧!”这种自我膨胀中的克里斯蒂安显然是没能察觉到都灵队中西班牙语帮的意思,还像模像样的拿出了几张带景点照片的罗马地图,交给了都灵队的队员,让他们能够两三个人一起看一份地图,大致了解一下罗马的地形情况。

“所以,我们就是先坐电车,去到圆形竞技场,然后从那里开始,沿着罗马帝国大道一直走。这里我们可以一路遇到君士坦丁凯旋门,罗马废墟,坎皮托里奥广场。坎皮多里奥广场后面还有一个坎皮多里奥博物馆。然后这里还有整整一片可以去的地方,最后我们还可以回到中央火车站,这里附近有一家很出名的冰激凌店。我爸说他小时候那家店就在了,AC米兰每次来罗马比赛完还都要坐着大巴过去吃完了冰激凌才回去。”

穿着一身运动装扮,还拿了个鸭舌帽反着戴的克里斯蒂安少年向都灵队的队员们说起了他的打算,大家纷纷表示没有异议,这让克里斯蒂安少年感觉十分不错,然而扫视一圈,却发现岳一煌似乎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和卡斯特说话,当下大怒。

“11号!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岳一煌:“……”

虽然弗朗西斯科很不喜欢这名罗马队的17号以这样一种嚣张的口气对岳一煌说话,可他这次却很是赞同于罗马小狼打断岳一煌与卡斯特的攀谈。

尤其是在……这两人用西班牙语对话,让尼尔瓦和卡塞尔都可以时不时的插一句,连德里卡洛也一脸我全听明白了,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明白的情况下……

都灵队的西班牙语帮又壮大了,可是岳一煌你别忘记你其实也会说意大利语啊!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登上电车,向着圆形竞技场进发。时间还早,又错开了上班时间,正常天气下班次很多的电车上一次上了这么多身材健壮的年轻人也没有显得太过拥挤。

或许在意大利的其它地方,都灵队的这次一日游就算是只看人数也能够足够的显眼。可是在罗马却不会,这可以说是意大利最为出名的旅游城市,每年接待的游客比他们的城市居住人口还要多上许多。在接近著名景点的地方,每天都能看到许多成群结队的游客。

然而,一整队人的好心情,就从到达圆形竞技场的那一刻被凝固了……

是的,今天圆形竞技场不开放。原因是……今天是阴天。

向导小狼在到达圆形竞技场门口的时候,整张脸都抽住了。

一些选择在来今天餐馆圆形竞技场的游客倒也是自娱自乐起来,站在圆形竞技场门口的大石块上大声说着什么,还有人选择以不同方位和不同角度和这座整个意大利最具标志性的建筑物合影起来。更有一小队人选择以拍摄在罗马竞技场门口一起咬一口香蕉的合影作为他们到此一游的证据。

都灵队的全体队员就这样在一群显得异常欢乐的游客中间默默的望向在此之前大拍胸脯向他们保证放心全都包在他身上的罗马小狼。

这位土生土长的罗马人涨红着脸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昨天打电话去问的时候他们的确说今天会开门。”

好吧,或许当克里斯蒂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灵队里的所有意大利人就都已经懂了,他们都懂了。在意大利……这样的事发生的概率的确是很大,很大……

不过既然来都已经来了,总不能因为圆形竞技场今天不对外开放就这么回去了吧。他们起码还可以像今天来这里的其他游客那样……绕着圆形竞技场走一圈。

由于昨天才打了一场硬仗,体力消耗十分严重,所以大部分人都没有选择跑起来,而只是慢慢的走着,感受着这份罗马城的历史感。感受着……那不名为《罗马假日》的老电影所描绘的城市。

在圆形竞技场的四周,是十分现代化的街道,时不时的有一些车辆开过。不算太繁华,却也不会显得冷清。而在不远处的地铁站,那里确实有了一个现代城市应该有的热闹感。许多小吃店就在那里。当然,从地铁站上来就是一个大型车站。

公共巴士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出现在以罗马圆形竞技场为背景的画面中,让古代与现代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了属于罗马的独特风景。

作为都灵队中最为出名的两名球员,德里卡洛和弗朗西斯科几乎是很快被附近人群认出来,请求偶像给签名,给合照便成为了这些在今天来到圆形竞技场的又一有意义的娱乐活动。当然,这是在罗马,作为地头狼,克里斯蒂安如果不跑得快些,很可能会被堵得更厉害。

其他人看到德里卡洛和弗朗西斯科已经落马,还没被认出来的就很快离他们远远的,省得被殃及池鱼。在他们成功脱逃的时候,脸上当然挂着幸灾乐祸的坏笑。

在都灵队的全体队员中,岳一煌是成功脱逃出来的一个。他以极为迅速的反应,以及机敏的路人表情成功突围,化整为零后走到圆形竞技场的一边,假装是一名普通的游客那样企图通过变换视线角度来看到里面的情形。

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听到了一个从他身后传来的声音。

“很抱歉,请问……你为什么不进去,是因为现在时间还早,所以这里还没开门吗?”

来人是个看起来和岳一煌差不多年纪的男孩。他身材高挑,有着微卷的黑发,嘴唇的颜色甚至能用娇艳来形容。可他却是在在阴天还带着造型古怪的太阳眼镜,让人看不太清他相貌的太阳眼镜。

这个男孩在看到岳一煌转过身之后愣了愣,而后摘去了太阳眼镜,露出了那双十分漂亮的眉眼。那绝对是能令人感觉到惊艳的长相。在他摘下太阳眼镜的那一刻,岳一煌甚至觉得眼前的景象都仿佛比方才更明亮了一些。

在这个男孩的身上又有着忧郁与复古的气质。可他又偏偏还有着能让人在看到后漏了一拍心跳的明媚笑容。

毋庸置疑的,岳一煌在看到这个相貌十分出色的同龄人时也被惊艳了一番。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岳一煌亚洲人的侧影,对方用的是英语。这让岳一煌感觉到有些棘手。他在中国的时候英语才只学了一点点,只有去到了巴塞罗那之后,他的确是学好了一门外语,可是在巴萨青训营……大家对英语的接受度却是普遍都不高。

所以说……岳一煌的英语其实说得挺糟糕。更可怕的是,他的英语里好像带上了一点说不清是西班牙还是意大利的口音……

他连笔带划的用英语和对方说明了由于天气原因,今天这里不对外开放。

在岳一煌朝着那名同年人说着让自己头疼的英语时,对方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他的脸,眼睛里闪过的一丝疑惑最终变为了恍然和惊讶。

然而……他却没有让岳一煌察觉到这些。又或者说,来了都灵后第一次为了语言沟通不畅而头疼的岳一煌现在根本顾不上去观察别人看他的目光。

“我叫艾伦,你呢?”

“岳。”

听到岳一煌的名字之后,这个名叫艾伦的人笑了,他对岳一煌露出了笑容。

“听起来,你的英语并不太好。那你还会说些别的什么语言吗?”

“有!我会说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你呢?”

“法语和意大利语,还有捷克语。事实上,我是捷克人。”

一旦发现了双方除了英语之外还有一种可选择的,用来互相之间交流的语言,岳一煌显然就没有先前的那样紧张了。他和这个跟他们一样,选择了在今天来圆形竞技场的倒霉鬼一起聊起天来。

岳一煌:“你能在罗马待多久?”

艾伦:“三天。我真希望这三天它不会每天都不开门。”

岳一煌:“祝你好运吧,我和我的朋友只能在罗马待一天,看起来我这次是看不到圆形竞技场了。”

艾伦:“是啊。既然今天这里都不开门,一起去喝杯咖啡吗?”

岳一煌:“不行啊,我和我的朋友一起来的。待会儿我还要和他们一起去其它地方。真希望今天罗马就只有圆形竞技场不开放。”

艾伦:“这样……看起来,我还是得继续往前走了。对了,因为我要在这里待三天,所以我觉得我可能还是有必要买一张罗马pass。你知道哪里能买到它吗?”

岳一煌:“我这里有地图,我给你看看!”

听到艾伦说要买一张有着许多景点优惠还有三天交通全免的罗马pass,岳一煌马上抽出了被他折了又折的罗马地图。他这里的罗马地图有两种,一种是克里斯蒂安给他们买的,带有罗马所有主要景点图片的地图。一种则是入住酒店的前台放着的普通旅游用地图。

在那份普通旅游用地图上,标明了罗马室内所有旅游问讯处的所在地。而那些地方统一都用字母“i”来标明,很好找。岳一煌看了看最近的问讯处,而后又转过了身,把自己的站位和地图摆在了同样的方位上,又抬起头来看了看附近的路,而后十分耐心的给出了答案。

“我觉得……你应该沿着罗马帝国大街走,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条,往左手边的位置走,走过地铁站没多远你应该就能看到带有“i”标记的地方。那里会有卖罗马pass。”

说着,岳一煌又想了想,而后把自己手中的两张地图都给了面前的这个男孩。

“拿着它吧,也许你会比我更需要它。跟着这些地图上的图片走,基本就能把附近所有该玩的地方都玩到了吧。”

“哦……谢谢。我想说,我们能一起拍张照片留影吗?”

听到这个提议,岳一煌也觉得不错,于是对方拿出了一个小型照相机,而岳一煌则拿出了他的手机,两人各自给彼此拍了一张角度略有不同的合照。而后艾伦在离开前又留下了自己的手机,让岳一煌以后有机会去捷克一定告诉他。他可以把捷克最该去的地方都告诉岳一煌。不过,他现在住在英国,让岳一煌有空的话可以先去英国找他玩。

岳一煌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说好之后也向对方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才和艾伦告别,弗朗西斯科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再一次的集合让他们开始向着罗马一日游的下一站进发。

这群足球运动员们最终还是放弃了几乎会经过所有主要景点的观光巴士110路,转而选择了用脚去压平这一代的主要景点。而之后所发生的则证明了他们所选择的是正确的。在这一路上,几乎是没走十几米就能看到一个疑似景点的,极富古罗马特色的建筑以及遗迹。

亲眼所见让岳一煌明白了罗马这座城市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吸引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来这里参观。它并没有将仅有的几个景点圈起来,更告诉来这里的人,这里是罗马的著名景点。

事实上,仅仅是在他们走过的那条路上,看起来像古罗马废墟的就不仅仅只是地图上标着“罗马废墟”的地方。整座罗马城……都好像是一座遗失在了古代的现代城市,而不是一座有着古代遗迹的现代城市。

当然,在这里他更能够见到比都灵和布雷西亚更为明显的……古罗马暴.露美学。

这一点在他们去到坎皮托里奥广场的时候得到了尤为充分的证实。

当他们沿着斜坡一路走上去的时候,迎接他们的,赫然就是两座巨大的,披着宽大斗篷却三点全露的古罗马俊美男人的雕像……

岳一煌虽然是九岁之后就在热情之都巴塞罗那生活,平日里接触到的朋友们,也都是欧洲人中最为热情友好的一批。离开巴萨青训营后,又更是在意大利待了三年多。可当他看到那两座巨大的雕像时,他还是沉默了。

而后,跑在了最前面的卡塞尔又喊出了这么一句:“一煌!快来看啊!超级超级巨型的阳.根!”

全体人员在看了一眼那个躺卧着抓举着一条神似巨型阳.根的海蛇的……古罗马男人雕塑后又齐刷刷的看向走在最后面的岳一煌。

克里斯蒂安惊讶转头:“11号,原来你……对那种感兴趣?”

岳一煌:“…………”

坎皮托里奥广场上的巨型……

话说苦逼作者的苦逼之处就在于……要写罗马一日游的时候好高兴好高兴的翻出手边的旅游用地图。然后满脸泪痕的发现上面只有照片和意大利语……

然后,我最喜欢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小斑马兰比尔又要来魔都商演了。可是为毛继你们去年和郎朗搞在一起之后今年你们又请来了春哥……内牛满面啊,我一点也不想看春哥的演出……我不是说春哥不好……我只是不想我出的门票钱里有好大一部分是给我不喜欢的明星……明明她和花样滑冰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啊。而且按照去年的模式,我很担心这场演出里会出现春哥伴唱让小斑马来滑冰的情形……那样我会一口老血喷溅在冰场上的……QAQ 只是花滑运动员来不好么……你们要是能把普皇小熊还有囧尼还有茹贝尔一起请过来让我再多出一倍的价钱我也愿意啊……TTA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