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转会季危机

转会季危机

八月底的时候,国际足联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了本届欧联小组赛的抽签。近几年来首度获得欧联资格的都灵被分在了E组,与都灵同组的球队还有来自德甲的云达不莱梅,捷克斯巴达以及萨尔茨堡红牛。

除了德甲云达不莱梅之外,捷克斯巴达以及萨尔茨堡都是本届欧联杯的比赛中较为冷门的球队。这也就让都灵的小组赛突围变得不那么困难。

相比之下,恩佐所在的西班牙人可算是签运极为不佳,和俄罗斯劲旅莫斯科火车头,土耳其豪门贝西克塔斯以及荷兰甲级联赛的阿贾克斯同分在一组。

相比起西班牙人所在的G组,或许I组更能够称得上死亡之组。

国际米兰,巴黎圣日耳曼,沙尔克04和雅典AKE这四支球队共同组成了欧联小组赛的I组。无论哪两支球队被过早的淘汰出欧联,那都会是让球迷们感到十分惋惜的。

然而抽签结果既然已经得出,就不能再做更改。

在三周之后,欧战的烽火就将燃起。

而在新赛季开始之前的最后十天假期,在此之前就超额度完成了全部工作的岳一煌选择了回到巴塞罗那,看望他的母亲,也看望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

或许是因为岳一煌在此之前实在无法确认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腾出时间来,又或许是因为想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岳一煌仅仅是在确认了这段时间他的母亲不会出远门之后就直接在完成了所有工作后买了去往巴塞罗那的机票。

那个曾经十分美丽的女人就这样在一个明媚的午后打开了房门,并看到了自己拿正站在门口正朝着她微笑的儿子……

“哦,感谢上帝……”

在重逢的那一刻,这个女人轻声呢喃,而后给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充满着母爱的拥抱。

岳一煌的继父还在工作,他的母亲将她带到了屋子里,更为他准备起可口的下午茶点,让自己的儿子坐在厨房的餐桌前,一边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一边和她聊着一些日常琐事。

这位母亲十分仔细的询问着岳一煌在都灵过得怎样,包括他的朋友,饮食,身体,以及作息情况。当这位母亲第三次从岳一煌的口中听到“弗朗西斯科”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提起了另外一位她所知道的世界顶级球员的名字——“伊格勒斯”。

“这么说起来,伊格这孩子最近倒是一直会过来看我,而且经常会带些小礼物过来。你弟弟尼诺看到伊格高兴坏了,现在经常会去找伊格玩,还每次都问他要很多签名。我跟尼诺说过别总是这样麻烦人家,可伊格这孩子总是在那之后打电话过来说没关系,他也很喜欢尼诺。但我总觉得这样不好。一煌,你如果有机会,就和伊格说一声吧,别太惯着尼诺了。

哦,对了,尼诺现在就在伊格家玩呢,要不然你在晚饭前把他接回来吧,顺便把伊格也喊来一起吃饭。难得你回来了。”

气氛仿佛在那一刻滞了。本来还在和自己的母亲笑着在说自己在都灵时琐事的岳一煌顿下了语句,仅仅是停在那里。

那份停滞让正做着苹果派的那位母亲疑惑的转回头来看向自己的儿子,然而对方低着头的样子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片刻过后,岳一煌终于还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好的,我这就去接尼诺。”

在欧洲,乘坐出租车出行可能并不是一件十分便捷的事。因为出租车的数量十分少,它甚至比公交车要少了很多,如果不是事先打电话叫车,那么你可能二十分钟都没法打到车。因此,岳一煌拿上了他母亲的车钥匙,在苹果派制作完成之前开车去往伊格勒斯的家。

那并不是伊格勒斯在青训营时代所住的房子,而是他在成名西甲后花费重资购买的一套豪宅。

岳一煌并没有去过那里,而只是拿着他的母亲所写出的地址一路驱车前往。

当他按响铁门门铃的时候,伊格勒斯正在院子里和尼诺踢球玩。这座豪宅的主人显然没能想到,今天会有这样一位访客来到自己的家。他只是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而后高兴了笑了起来。那样显得有些傻气的笑容显然不应该出现在巴塞罗那近年来最具杀伤力的锋线球员脸上。

他应该是沉默的,内敛而又让人想要去信赖的。

可这一刻,这样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却显得格外的合称。

比起伊格勒斯的内敛,今年才十岁都不到的尼诺显然更为不管不顾一些。他也不管自己身上被弄上了许多泥巴,就这么朝岳一煌扑了过来,并显然还想要像一只猴子那样的顺着岳一煌的腰向上继续爬。

对此,岳一煌显得很无奈,只好把已经快十岁还想着要和他撒娇的尼诺抱起来,并对自己青训营时代的搭档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尼诺总是来你这里打扰,真是抱歉。”

伊格勒斯本是对足球以外的所有事都十分迟钝的,可他却在听到了这句在礼貌中带上了些许疏远的话时却觉得没法再像刚才那样笑下去了。他只能抓抓自己的头发说道:“别和我说这样的客气话。我其实,还挺喜欢尼诺的。”

听到伊格勒斯的这句话,被岳一煌抱在怀里的尼诺发出了欢呼的声音。一刻不停的他挣动着要从岳一煌的身上爬下去,而后又抱起足球,不自觉的用上了炫耀的语气对岳一煌说道:

“哥哥!刚刚伊格教我踢球呢!我觉得……我也是能踢得很好的嘛!你过来!我踢给你看!”

说出了这句话的尼诺也不管自己的哥哥是不是愿意跟上看一看,就直接抱着足球跑向了院子里的那块竖了正规球门的草坪。

然而,尽管尼诺不断的在吹嘘着自己踢得很好,可才跑了几步路就已经充分的暴露了他踢得其实很糟这个事实。看到那惨不忍睹的带球跑动,以及在球门前停下而后起脚都会踢空了的射门,岳一煌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艰难来形容。

至于伊格勒斯,他则是在尼诺才抱起足球跑向那片草坪的时候就开始时不时的偷瞄岳一煌一眼,显得极为紧张。

显然这位已经被尼诺缠着教了好几次足球的西甲顶级球员要比岳一煌更为明白这位中西小混血的足球……踢得究竟是有多么的糟糕。尽管,他有一位在很小的时候就显示出了过人天赋的哥哥。

“看来,尼诺可能并不是那么的适合踢球。”

“也许……他再踢几年会好的。”

对于岳一煌的平静陈述,伊格勒斯只能这样说出在场的两人谁也不信的话。艰涩的语调不禁逗笑了岳一煌。他显然是在看着小小的尼诺一次又一次冲向球门的时候回想起了他们小时候的样子。

“不要说些连你自己都不信的话了。你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是足球街霸了。而且我和你认识以后第一次踢球,只用了一个下午就比他现在踢得好了。说起来……第一个教我踢球的人,应该是你。”

“别这么说!我们只是在一起踢球而已。没有什么谁教谁的。”

听到伊格勒斯有些急切的语调,岳一煌只是微笑,不说话。

又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岳一煌终于还是说出了告别的话语。

岳一煌:“也许我该带尼诺回去了。我妈妈希望我们能在晚饭前回去。”

伊格勒斯:“可是……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有很久。你不用这么急着走的。”

岳一煌:“不,我该走了。难得有假期回来,我想多陪一会儿我的家人。”

伊格勒斯:“那你这次会在巴塞罗那待几天?青训营这几天就已经重新开训了,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卡斯蒂亚先生?他一直会说起你。对了!前阵子他还打电话给体育总监,说希望你能回来!”

岳一煌:“然后呢?”

伊格勒斯:“然后总监说他会考虑的!”

岳一煌:“……”

那天下午,岳一煌想要早些接自己的弟弟回家的想法每每都被那个长得好像天使一样,却偶尔会暴露小恶魔本性的中西混血打断。体力算不上出彩的尼诺踢不动了之后又不愿这么早早的就和伊格勒斯说再见,便老是问出“哥哥和伊格到底哪个更厉害?”这样的问题,更要求两人脚下见分晓。

别看尼诺还很小,平时在家里也老爱和大人撒娇,可到了这种时候他却是一点也不好糊弄,小小的脑袋里思路清晰,说话还条理分明。到了最后的时候,就算是球场上也十分好脾气的岳一煌都想把尼诺抓起来狠狠的拍两下他的屁股再扛在肩上带回家了。

可每次岳一煌只要露出一点点想要这么做的征兆,这个小恶魔都会直接扒住挡箭牌伊格勒斯,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时间就这样一拖再拖,本来明媚的天气竟然下起了暴雨,再然后……伊格勒斯家的管家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岳一煌从这里回家必经的一条路上发生了车祸。鉴于大雨和围栏被撞坏,警方对道路进行了封堵。也就是说,岳一煌和尼诺很可能今天都回不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尼诺竟然欢呼起来,并且还模拟了很多足球运动员在进球后都会有的……双膝着地向前滑行的庆祝动作。

【我妈妈后来生的,真的是我弟弟而不是妹妹吗?】

直到晚饭过后,独自占了一间客房的尼诺终于消停,冲完了冷水澡的岳一煌的脑袋里都还在不断的回放着这样的一句话。

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的头发,岳一煌终于好好的看了一眼这间伊格勒斯为他准备的客房。

似乎是因为足球运动员总是会有许多世界各地的朋友,许多顶级球员都会在自己家里准备上不止一间的客房。

而伊格勒斯家的这间客房则被打上了格外深刻的……属于足球的印记。

在装修十分简约的客房里,甚至还放有不止一个的足球。虽然今天下午的时候他才被自己的弟弟拖着踢了会儿足球,可对于一名职业球员而言,在整整两个月的休赛期之后,这点显然还不够。

于是岳一煌光着脚垫起了足球,而后直接向后一跳,弹坐在了**之后便无意识的用脚垫着球玩。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房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打开。

那正是这间豪宅的主人,伊格勒斯。

这个有着健壮身材的阿根廷人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更是只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不,或许那样的状态根本不能用“裹”这个字来形容。应该说这个阿根廷人只是匆匆忙忙的拿起一条浴巾,盖住了前面的关键部分然而一只手放到后面抓紧了浴巾的两头而已。

“我那间浴室里的洗发液用完了。”

这个与岳一煌一起度过了童年时光以及少年时代的阿根廷人仿佛根本想不到自己就这么盖着一条浴巾冲进对方的房间里可能会是一件不礼貌的事。又或者说,没有光溜溜的直接跑过来他就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了。

或许,岳一煌该感到庆幸么?

因为这个迟钝得让他已经无力去找根棒子敲醒的家伙这次还记得盖上了一条浴巾?

不,他应该庆幸自己现在已经洗完了澡,不然对方很有可能依旧这么冲进浴室去。

努力的想要把自己刚刚看到的景象全部从脑袋里赶走,然而这却实在是太过困难了。岳一煌只好用脚轻轻一挑,把球颠到了它先前所在的那个位置,而后起身按了按装在墙上的温度调节装置,把空调的温度猛地调低了七度,让它运行起它所能达到的最低温度。

仅仅是坐回**后再几个深呼吸,让自己的呼吸频率能够便得正常起来的时间,采取了战斗式洗澡速度的伊格勒斯就已经一脸抱歉的推门出来。

“很抱歉,我……”

仅仅是说了一句话,伊格勒斯就顿住了话语,有点发愣的看着屈起一条腿坐在**深深呼吸着,仿佛在沉思着些什么的岳一煌。

他的这位童年玩伴穿着他的衣服,不合尺寸的T恤衫让对方那在欧洲足坛本就显得单薄的身体看起来就更与强壮无关了。

平日里只是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现在却是套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这对于伊格勒斯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眼前的那一幕时,他竟是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不自在,却又矛盾的不想移开视线。直到那个人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他。

“我、我们聊会儿天吧。”

“好。”

忘记拿衣服的伊格勒斯在这个时刻再一次的忘记了自己其实还需要穿衣服,就这么走到岳一煌的面前,然而就在他打算和岳一煌并排坐下的时候,他围在腰上的浴巾松开并掉了下来。

这个迟钝的阿根廷人终于还是在自己少年时代的搭档面前毫无保留的展现了自己那让所有几乎所有的男孩都渴望拥有的身材。无论是平日里就能让人看到的,还是无论怎样都能遮得住的那部分……

那份冲击力让岳一煌默默的低下头,并心情复杂的挡住了自己的额头。终于发觉这样可能很不好的伊格勒斯很快捡起了浴巾并再次围上,并在岳一煌抬起头前急急的说道:“我……我这就回去拿衣服!”

面对这样的伊格勒斯,岳一煌终于还是爆发了,他不禁大声喊道:“我觉得你可以穿好了再过来!”

说完这句话后,这名在都灵队中总是不轻易生气的影锋恨恨的走进了浴室,并用力的锁上了浴室的门,以防那个总是毫不自知的家伙在他不方便被对方看到的时候推门冲进来。

可就在做完这些的时候,岳一煌又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并且这一笑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似乎他喜欢了很久的这个阿根廷人总是这样,总是这样让他无法生起对方的气来。并且只要见到对方,一切的伤感都会变成这样的哭笑不得。

穿好了衣服的阿根廷人又被岳一煌勒令在门口等了很久,而后可怜兮兮的坐到岳一煌的旁边。两名职业足球运动员聚在一起,他们的话题当然只会是足球。

伊格勒斯和岳一煌说起了巴萨,说起了卡斯蒂亚,也说起了他们新赛季的球队阵型变化。一开始的时候,这个阿根廷人在说起球队的时候,还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可当他感受到身旁的岳一煌并没有丝毫的情绪低落后,他又放开胆子的说起了他今年的愿望。

“我希望今年巴萨能够夺得联赛和欧冠杯的双冠王。”

“那么我的愿望就是今年都灵能拿到欧联杯的冠军。”

顺着伊格勒斯所说的话,岳一煌说出了他心里的愿想。听到这一句的伊格勒斯有些惊讶的回过头,而后惊讶变成了惊喜,一下揽住了岳一煌的肩膀。

窗外正下着暴雨,不停歇的暴雨冲刷着夏日炎热的大地,在这片显得有些朦胧的夜色之中。

伊格勒斯:“你能振作起来,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我其实更希望你能够回来。”

岳一煌:“不可能的。巴萨没有我的位置。”

伊格勒斯:“这可不一定!卡斯蒂亚先生说了,他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德里卡洛的影子!也许有一天,你可以成为巴萨的新德里卡洛!”

这一次,岳一煌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只是听着暴雨击打着大地,击打着玻璃窗的声音。过了许久,久到他身旁的那个阿根廷人都睡着了的时候,岳一煌终于还是轻声的说道:

“那么,你是希望我回到巴萨,而后适应德里卡洛的位置吗?可是在卖掉德里卡洛之前,巴萨不是已经准备了两名可以胜任德里卡洛所在位置的年轻球员了吗?如果我去了德里卡洛的位置,你身后的位置……又该交给谁?”

岳一煌没有等到答案,他也不希望等到来自于那个阿根廷人的答案。看着对方倒在**睡得乱七八糟的样子,岳一煌自嘲的笑了起来。

“明明……已经决定了不会再回去了啊。你这个笨蛋,为什么每次都要说出让我误会的话。”

说着这句话,岳一煌低下头,用左手撑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唇能够触碰到对方。先是有着硬朗线条的眉毛,而后是眼睫,再然后……是对方的唇。

他轻轻的吻住了对方的唇,生怕会吵醒对方的那样轻柔,那样小心翼翼。

属于这个夜晚的回忆,甜蜜而又苦涩。

岳一煌本以为自己可以悠闲的度过这最后十天的假期。可就在第二天,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此时已经铺天盖地的,会让他感到坐立不安的新闻。

《天价签约,一欧违约费。赌徒?狂徒?》

《都灵王子被爆合约背后的保密条款,德甲英超西甲豪门纷纷争抢,史上最抢手球员新鲜出炉》

《都灵黄金后腰与尤文高层秘密会谈,转会在即》

《法甲巴黎圣日耳曼称对都灵边锋小将兴趣浓厚,有意在今年拿下》

《都灵悍将恐将四散,神之队重建再成泡影》

在几年前的时候,欧洲球队的夏季转会期之后八周时间。可就是在2019年,欧洲足联达成了转会季的改革。将夏季转会期的时间延长到了十周时间。也就是说,只要新赛季还没有开始,转会窗口就不会被关闭。

这也就使得每年的夏季转会市场变得更为风云莫测起来。

而今年……今年的转会市场则在关闭前的最后两周时间卷起了狂潮。

有关弗朗西斯科于都灵俱乐部所签订的那份转会合同的最后一项被一家报纸公开。由此引发了多家豪门球队竞相与弗朗西斯科接触。这其中还包括了弗朗西斯科的老东家切尔西。

前一年的时候才把人给卖了七千三百万欧元,一年之后就零转会费再把人给“买”回来,还能有比这更合算的买卖吗?

当然不。

可这也让被众人争相抢夺的弗朗西斯科被搞得焦头烂额。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在那之后,又传出都灵队恐将分崩离析的消息。

拉齐奥希望用队中的阿根廷小将与都灵队交换岳一煌。

西甲劲旅以及法甲巴黎圣日耳曼纷纷表达了对都灵边锋卡塞尔的浓厚兴趣。

蒂亚尔更是被人拍到了与尤文图斯的高层人员在私下秘密会面的照片。

就连都灵队上个转会期才从巴萨花高价买来的中场发动机德里卡洛都因为状态快速回升而引起了多家豪门的注意。

一时间,意大利媒体盛传都灵队的财政状况出现了问题。更有所谓的知情人士爆料主教练德罗提出加薪却遭拒绝,都灵将帅不和的消息。

这让岳一煌几乎无法再在巴塞罗那待下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都灵,回到自己现在所效力的球队。

他无法否认当他看到这些消息时……内心所产生的恐惧。

他打电话给都灵的俱乐部经理求证,然而对方却只给了他一个“请放心,俱乐部现在没有任何问题”的回答。

就是在这样的煎熬下,岳一煌拨通了卡尔的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今早七点爬起来写……写了一整天终于搞出这么一章……让大家久等了!

嘤嘤嘤!!我终于写到转会市场的风云突变了!不容易啊……请大家不要怀疑,转会市场上的尔虞我诈向来就是欧洲足坛上十分精彩的一部分。

在这里我要揭发尤文图斯啊!别看人家穿的是所有意甲球队里最憨厚的斑马纹球衣,其实要在转会市场上通过商战的手段搞残人家的时候可是一点也不手软。

比如说……有一阵子罗马双雄双双崛起。如果大家仔细看看过去十几年的意甲积分榜,就会发现罗马一度打断了北方三强的搅基,士气逼人。然后尤文通过转会市场上的一系列手段,搞残了罗马,那次事件的后遗症就是罗马再也无法扛起近乎完美的阵容,更直接瓦解了他们五年的努力,还让他们再难翻身。

对待拉齐奥的时候尤文就更狠了……先是通过炒作等手段,造成一个球市火热的假象,让拉齐奥花大大的钱买球员。再下一年的时候北方三强又集体不动,直接促成球市紧缩,然后当时的AC米兰是尤文的盟友,而AC米兰的主席则是意大利的总理贝鲁斯科尼。他们就直接在政治上通过新法律表示加强财务审核。尤文在职业联盟里安插的人又表示拉齐奥的财务有问题,并以此来拒绝它的注册……

搞了好大一圈,就把拉齐奥搞破产了,还贱卖包括自家队长内斯塔在内的多位悍将。直接从意甲的前几名掉到意大利丁级联赛去……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是有多么的凄惨。比罗马还惨好多啊。

所以,大家如果在关注球赛的时候稍微关注一些这些的话,会发现精彩那个纷呈啊……

不过,卡尔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欺负到头上的!

我尽快把这段搞定了压到欧联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