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欧联里斯本竞技vs都灵四

欧联 里斯本竞技VS都灵 四

那一击长途奔袭之后的爆炸性飞射彻底鼓舞了都灵队的士气,同时也让里斯本竞技的球员在那一击进球后陷入了长达数分钟的士气低迷状态。然而那个状态并不会持续太久。被人在主场上演绝杀是这支葡超劲旅无论如何都不想发生的。

这是一场荣耀之争。不想输的决心,谁都不会输过谁。

在过了短暂的适应时间之后,里斯本竞技又开始向都灵发起了气势逼人的新一轮猛攻。然而十五分钟过去了,直到上半场比赛结束,里斯本竞技都没能攻破都灵队的防线。

眼见着多次强有力的进攻都没能创造得分,这支对于捧得今年欧联杯奖杯的球队开始显得沉不住气起来。他们开始变得急躁,急躁并且急功近利。这样的危险状态导致他们直接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前的那十五分钟里浪费了两次绝佳的得分机会。

对于里斯本竞技而言,如何在上半场结束后的十五分钟中场休息重拾节奏以及状态已经成为了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的事。

在主场球队的更衣室里,一种烦闷的状态充斥着。一名今天首发的中场球员恨恨的踢了一脚自己的衣柜,猛烈的力量让整排衣柜都剧烈的晃动起来,这名中场球员的动作无疑让更衣室里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并且,引起了部分人员的不满。

“伙计,你这是想做什么,把我们的衣柜当成球踢到球场上去么?在那之前你能不能先想起来我的衣柜就在你的旁边,并且里面可能不会只有几件衣服?”

那么,之前一脚踢了衣柜的人会怎么说?说对不起你别在意么?哦不不,这显然不是一名脾气不怎么温和的职业球员会做的事。于是整间更衣室开始变得火药意味十足。这里每个人在上半场比赛都打得十分憋气,因而在这种时候,任何一件小事都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爆炸的导火索。

就在更衣室里吵成一团的时候,古德斯的声音响起来。

“真见鬼的你们这群混蛋能不能给我安静下来!在场上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到你们这么有力量!是打算像女人一样的把自己的精力全放在了吵吵嚷嚷上面了吗?难道你们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的干点该干的事吗!什么事该干的事?是进攻!是防守!是在球场上创造得分!”

更衣室一霸古德斯先是用手猛地砸了手边的衣柜一下,巨大的响声让大家停了下来,更看向周身气息暴躁的球队第一射手。

“我不想在这里责怪谁没在进攻的时候及时的策应,也不想在这里点名谁没有在防守的时候积极补位!但我真想说一句,里斯本竞技能不能别他娘的一看到都灵队的那个前锋攻过来就和傻了一样!那样子傻透了!丢脸!丢脸你们明不明白!在主场踢成这样,不如把那该死的短裤脱下来盖在头上!因为你们的脸比裤裆里的那混球玩意儿更需要遮起来!!”

古德斯连骂带吼,把所有人都吼了一通。更衣室也就此沉寂下来,没有一个人开口。

也就是在此时,有一个响亮而又缓慢的鼓掌声响起。那正是他们的主教练里基。而在里基的身后,则是戴着队长袖标的里斯本竞技守门员。

“说的好,说的很好。我也觉得你们上半场的表现糟糕透了。或许古德斯的提议很不错,下半场你们得蒙着脸上。”

里斯本竞技主教练看起来丝毫就不像是一个被人在主场上半场领先并且之后久攻不克的葡超球队主教练。他的脸上甚至还有一些的笑意,然而那样的微笑却是让里斯本这间更衣室里的球员全都感到丝丝的凉意。

“多么让人惊讶啊。里斯本竞技的队员遇到那些看起来只会谈情说爱的男人竟然会完全找不到破门得分的机会。都灵队的十号只用长途奔袭一次!只一次!他就能一个人穿过了你们的整条防线!但这并不是我想要说的重点!重点是,在都灵队首先得分之后,你们难道就不会踢球了吗!只是一粒进球而已一粒!你们就连跑都不会了吗?我说过盯紧都灵队的十一号盯紧他!可你们是在做什么?男孩们,比赛才只过去了四十五分钟!落后一球不会输!可是你们现在的状态却会让你们输得彻底!我们就要被那群男模踢回家去了!!够了你们给我拿出一点血性来!给我像个男人一样的踢球!”

你说上半场落后的球队需要主帅的安慰?需要主帅的安抚?需要主帅的悉心鼓励?哦不不,那绝对不是里斯本竞技这样的球队所需要的。他们所需要的,只是被折腾,被折腾,以及被折腾。

听到这样的一顿狠骂,反而更能够激发他们的斗志。

显然,从小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最西端长大的男人很不能接受自己在主场被这样的一群球员踢得一团溃乱。他们更不能接受在自家门口被小白脸给揍了,被揍的底裤都没了,还要让自己的女人在一边欣赏九十分钟的全过程。

当然,这个比喻很不恰当,可这群球员心理的确是这么想的。

在最后的五分钟里,主教练为这群在上半场的最后时间已经打得完全没了信心的球员们强调了他们的战术。几名后卫队员一边认真听着教练的部署,一边低沉着脸点头。

或许在半决赛里使出这样的战术并不够理智。

然而在主场比分落后实际上已经意味着出局了一半。

因此,里斯本竞技祭出了犯规战术。

他们需要切断都灵队的中路,以及尽一切可能的阻止弗朗西斯科拿球。

下半场比赛一开始,这样的战术就已经显露无疑。里斯本竞技又再度找回了他们上半场比赛才开始时的状态。他们凶狠的进攻,以及凶狠的防守。

第五十九分钟,里斯本竞技的两名中场队员放倒了德里卡洛,并在中路抢到了球。这一次,里斯本竞技的第一射手古德斯仿佛是要为了和弗朗西斯科叫板一般,在拿到球后并未向前去冲破蒂亚尔所迅速设置的整条防线,而是在拿球加速后冲过科瑞尔踢出了一脚禁区外的高空吊射。皮球向上飞起的弧度直接冲过都灵队的四名后卫,而后擦着守门员奥布里的手指进入球门。

比分就此被扳平。

望着在球门前疯狂庆祝的里斯本竞技球员,都灵队似乎也尝到了上半场比赛进行到二十七分钟时,由弗朗西斯科首先破门得分时对方所尝到的滋味。

绿色与红色,这两种对撞效果极为强烈的颜色在何塞·阿尔瓦拉德球场发生了碰撞,那是男人间的血性对抗。即使是在一队庆祝着己方的进球,另一方沉默望着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暂时停止两队之间的这份对峙。

为里斯本竞技攻下一球的古德斯极为挑衅的看向在都灵队里踢着和他相同位置的弗朗西斯科,他显示竖起拇指,而后又极其用力的将向上的大拇指猛地一个向下。尼尔瓦想要上前,却是被戴着队长袖标的男人拽住。

那样的动作……真的让人很有一种冲动在对方的主场上演破门得分狂战的戏码。

又最后看了一眼,弗朗西斯科这样想到。而后转身回到他所该在的位置。卡塞尔对着那个方向呲牙,帕雷尔也在长久的沉默后与自己的队友一起回到了中场附近的位置。可他却是在回到那个位置之后又往后回撤,再往后回撤。似乎是想要由自己主导,从边路开始一场漂亮的反击。

“球迷朋友们!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我就一直有在关注这支来自意甲联赛的奇迹球队!正是因为这样,我发现了都灵队里锋线成员的构成实在是十分有意思。其中阿根廷小将帕雷尔更是会让人有着不一样期待的一名优秀边锋。只因为,他的日常状态虽然会比较一般,但只要他觉醒到了他的妖将状态,他就会变身成一名拥有着恐怖破门得分能力的强力边锋!

而现在,帕雷尔似乎已经在里斯本竞技的破门得分后被激发出了这样的状态!帕雷尔突袭,从五名里斯本竞技的中场球员脚下抢到控球!帕雷尔带球冲边路直冲!两名里斯本竞技的中场球员企图把他逼出边线!但是帕雷尔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一脚长传将球传到了中路!天哪!这精准的传球!它简直就像是自己冲到了弗朗西斯科的脚下!”

将球输送了出去的帕雷尔身边盯防瞬时出现了真空地带,于是这位爆发出了惊人状态的都灵队右边锋又再次从右路直冲,更在变为桑切前突策应时直接补位到中路。可就是在一连串漂亮的反击就要展开的时候,里斯本竞技的清道夫加勒终于下手了。

这名长相十分阴沉,又有着绝佳心理素质的里斯本竞技后卫在与弗朗西斯科交锋的那一刻直接在跟球的主裁判视线死角处出脚,一脚蹬在弗朗西斯科右边肋骨靠近侧腰的位置。

成年男子穿着球鞋拼尽全力的一蹬本就力道惊人。更何况……出了这一脚的还是已经足球运动员。

弗朗西斯科根本没能来得及躲闪。在双方在接触到的一刻,巨大的力量猛地给了身着白色队服的那个意大利人强大的冲击。

疼痛?那或许都是倒地之后才会光速般传递到神经末梢的感受了。

当被那一脚踢中的弗朗西斯科倒下去的时候,他的整张脸都发白了。然而就是在那个时候,球场内的观众席上竟是响起一阵嘘声,仿佛他们认为弗朗西斯科的行为并不是真的被踢中而倒下,而是让人不屑的假摔。

主裁判吹响了犯规哨,却没有丝毫的表示。

没有没有红牌,没有点球任意球定位球,甚至连一张黄牌都没有。

前腰位置的岳一煌很快冲过来,他甚至没能来得及去关心裁判为什么会给出这样的判罚,仿佛在这一刻,他只是知道那个戴着队长袖标的人倒下了,仅此而已。

岳一煌掀起弗朗西斯科的球衣,发现在靠近腰一侧的位置那里现在已经红了一片。然而皮表的颜色却并不是最为严重的。按照当时加勒的位置以及动作,岳一煌完全可以判断出对方用的不是踢,而是蹬这个更容易造成内伤的动作。

于是岳一煌并没有犹豫,他很快伸手替弗朗西斯科叫来了队医。

此时此刻,他不会相信这个男人所对他说的任何有关他没事的话语。

与此同时,刚才就在弗朗西斯科的身侧因此将加勒下黑脚的全过程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帕雷尔上前向裁判抗议。他用他那带着极重口音的英语向来自塞尔维亚的主裁判叙述他所看到的全部,然而主裁判却接连摇头,表示他不会更改自己的判罚。

显然这不是一个让帕雷尔,让任何一名都灵队的队员能够接受的决定。于是多名都灵队的球员一同上前抗议,并且帕雷尔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叙述刚刚里斯本竞技的清道夫所做出的是一个多么恶劣的犯规动作。

最后,都灵队等到了一个黄牌。

然而那却不是给里斯本竞技的后卫加勒的。而是给帕雷尔的。因为他对裁判的喋喋不休以及语气不佳。

这个判罚显然给了都灵当头一棒。

帕雷尔显然还想说什么,却是被德里卡洛拉向了一边。

队医拿着药箱迅速跑到了弗朗西斯科所在的位置。他替这名都灵队最贵的球员进行了简单的检查,而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果:

“我想你最好还是下场,弗朗西斯科。我无法确定刚才那一下有没有让你受到严重的内伤,也无法确定你是不是伤到了内脏。”

听到了这句话的岳一煌紧紧的攥住了拳头,注意到了这一点的弗朗西斯科向他笑了笑,而后看向队医:“我想我没事,刚才那一脚的大部分力量都踢在了肋骨上。”

“所以我想你会很需要一个全身检查,因为那样的力道已经足够让你骨裂了。”

“很抱歉,我想我的骨头足够坚硬,先生。”

说着,弗朗西斯科向岳一煌伸出了手。显然,他是想要自己的搭档拉他起来。然而这一次,岳一煌拒绝了。

“来吧伙计,我们还要继续比赛。现在场上的比分是一比一。我想我们起码……还差一粒进球?”

岳一煌并没有回答弗朗西斯科,而是把头转向队医:“先生,他现在的状态真的还能继续比赛吗?”

“总体来说问题不会太大,也许他会需要一些喷雾。只是作为一名医生,我并不鼓励这样的行为。”

听到队医的这句话,弗朗西斯科仿佛得到了特赦,看起来极为轻松的把球衣拉起来,示意队医快点给他喷一些运动伤用喷雾。

当带着一些冰凉的白色喷雾被喷到弗朗西斯科的腰腹处的时候,他只听到幻影之子以一个极低的声音说道:

“他应该得到一张红牌的。”

鉴于今天的更新完成的时间较早,最近的更新又真的比较少。所以今天加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