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欧联里斯本竞技vs都灵五

欧联 里斯本竞技VS都灵 五

在那场由争议引起的混乱以及冲突过后,比赛又继续开始。虽然都灵队的球员们都不服刚才裁判所给出的判罚。然而这样的事到底在足球比赛中已经司空见惯了。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调整好心态,并重新投入下一轮的进攻或是防守中,那么里斯本竞技便会趁机给他们以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之中,岳一煌的进攻尤为的猛烈。

并且当球被带到前场的时候,他的传球次数开始明显减少,似乎也想做一次都灵队的独行侠。

随着他的猛烈进攻,里斯本竞技的后卫队员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岳一煌所在的位置。然而其他人都被这名年轻的影锋视而不见了,却只有一个人,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

那人就是加勒。

尽管他的视线没有和岳一煌对上,然而一种球场上的野性直觉却让他觉得,他仿佛被都灵队三名进攻型中身形最为单薄也速度最快的前腰给盯上了。

多么有趣啊,一名锋线队员,居然紧盯着对方球队的清道夫。

还在向对方释放压迫感,这当然会挑起对方的兴趣。

于是加勒的卡位产生了细微的变化。他似乎……是想要和这名本届欧联杯中的助攻王一对一,并在这场较量中取得绝对的胜利。

另一个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人是弗朗西斯科。

存在于两人之间的默契让他发现了这份在他看来十分危险的风向变化。

弗朗西斯科在岳一煌的身侧不远处积极跑位,然而他的影锋却是第一次没有在他主动要球的时候将球传给他。

“漂亮!都灵队再次拿球并且向禁区发起进攻!这次上演单骑闯关绝技的人轮到了都灵队的11号岳!岳他自己抢下了球再自己向对方阵营发起进攻!三名都灵队的队员在他身边不远处策应进攻,可是这名欧联杯助攻王这一次却并没有传球给队友!啊哈!他看起来是想为自己收获一粒在本场比赛中的进球!踩单车式过人!哦天哪!这种步伐和节奏感真是太让人震撼了!他接连冲过了两名里斯本竞技的后防线队员!哦哦不!他在挑球过人的时候被加勒蹬到了!天哪天哪他被蹬飞出去了!!”

解说员所用的词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夸张成分。

身着11号球衣的都灵队影锋岳一煌在他行云流水一般的带球过人,在面对加勒的时候,他选择了挑球过人。将球挑高后冲破对方的阻挡再行接球。然而这一次,高起一脚抢球的加勒却是趁机猛力一脚蹬向岳一煌。

起码……现场的所有人看到的就是这样。

岳一煌想要冲上前去抢球,却是被加勒迎面而来的一脚蹬到了胸口的位置。那巨大的力量甚至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争抢皮球上的都灵队11号直接蹬飞了出去。在被那个蹬踏动作碰到之后,都灵队的影锋即刻被撞飞出去,并且在重重的撞到草坪之后被地面弹起,又整个人都被惯性的力道带动向后滑了一小段。

当岳一煌以这样一种方式倒在草地上的时候,全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里斯本竞技的球员都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他们的队友。因为他们无法想象加勒竟然会下这么重的一脚。这在之前还从来都没有过。加勒明显愣了,而后他显得很生气,大声的开始说着什么。

然而这一刻,就连现场的摄像机都没有分一个镜头给他。多架摄像机选取了一个最好的角度,给了倒地的岳一煌一个长镜头特写。

全世界的球迷都看到,那个重重摔在地上的都灵队影锋在倒地之后很快的想要起来,然而他的手肘仅仅是撑了一下,还没坐起身来他就又再度的倒了下去。他并没有像许多球员那样倒地后就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脸,而是挣扎着侧过身就抑制不住的的咳嗽起来。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还在用力的撑着草地,企图快一点爬起来。

都灵队的球员们都疯了。

这一次,队医没有经人喊叫就直接背着医疗箱跑了过来。

主裁判出示了一张黄牌,就连里斯本竞技的球员们都无法去和裁判抗议他不该给出黄牌。他们甚至为主裁判没有直接给他们出示一张红牌而感到庆幸。

然而与黄牌一起来的,却还有一个任意球。

现场的摄像机再次把镜头对准都灵队混乱的一幕。似乎连摄影师都认为,都灵队的这名球员该下场了,他们此时所给的,也就是这名球员在下场前的最后几秒时间了。

然而被自己的锋线队友包围着的岳一煌却向队医不断的重复着:“我没事,不需要下场。”

并且最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一次队医居然也没有坚持这名遭受了这么重重一击的球员需要下场。

在队医离开的那一刻,现场的球迷们显然开始正视起这支来自意大利都灵的球队。

甚至……有人开始为这名身着十一号球衣的队员在他们眼中格外血性的行为而鼓起掌来。

都灵王子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向他的搭档确认着,对方是否真的还能在场上继续踢下去,却是每一次都只能得到:“我真的没事”这样的回答。

摄像机镜头并没有就此在都灵队主罚任意球之前把镜头从岳一煌的身上离开,却是只能看到对方在走动了几步后按了按自己的胸口,而后执着的看向里斯本竞技的球门,慢跑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巴塞罗那的一家提供简餐的酒吧里,几名巴塞罗那队的球员沉默的看着酒吧里的电视机大屏幕。作为职业球员,没有电视台的解说他们反而能将整场比赛的走向以及节奏看得更清晰。比赛进行到这一时刻,无论是比赛现场所传回的画面还是被调得很轻的解说声都无一不指向着“里斯本竞技后卫下黑脚,都灵队影锋艰难继续比赛”。

有几名年纪比伊格勒斯大上了很多岁的巴萨队员开始感叹里斯本竞技的后卫下脚太黑。而这名他们的小后辈也着实被人侵犯得太惨,并开始就岳一煌下场后可能被诊断出受了多重程度的伤而进行深入讨论。

然而……和岳一煌同期的伊格勒斯,安蒂斯,以及爱摄影爱生活的四号位塔里恩却是都沉默了。

塔里恩隔着一个安蒂斯对伊格勒斯肘击,并用在酒吧里显得格外轻的声音问道:“喂,你这是不是……那个什么?”

对此,伊格勒斯十分肯定而又艰难的点了点头。

于是塔里恩又问道:“你怎么肯定的?我觉得……这好像比以前还……惊心动魄了。”

伊格勒斯:“因为他摔惨了。如果是真的,他不会让人有这种机会的。一煌就算是在奔跑中,身手也很敏捷……而且,那个后卫之前就已经对他的队友下黑脚了,如果是真摔,一煌不可能在和他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一点警觉也没有的眼睛只看球。不过他刚刚撞在地上的那一下应该撞得很疼。”

塔里恩用叉子插起一块大块的芝士辣肉酱炸薯条就往自己嘴里塞,而后十分震撼的点头说:“也对。可你不是说一煌他在意甲这几年都没……没那个什么吗……”

伊格勒斯艰难回答:“是……是啊……”

两名几乎是在同一年进入巴萨青训营又是同龄的巴萨球员似乎在这个时刻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有关那名此时身着都灵队11号球衣影锋的在某方面的天赋异禀。同时身为巴萨的四号位,也处在后腰位置上的塔里恩不禁一个颤动,他无法想象要是某天让他去防守岳一煌,在对方丧心病狂的情况下会出现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两人在这里讨论着,球队里唯三和他们两个同期却并不是同一年入队的安蒂斯出声了。

“你们在说一煌假摔的问题?”

安蒂斯才说出这句话,塔里恩就急忙捂住了安蒂斯的嘴,而后极为警觉的看看他们的周围有没有可怕的狗仔,有没有针孔摄像头,以及他企图用眼睛去查看这里周围有没有窃听器。在确定现在周围暂时安全之后,塔里恩才松开安蒂斯,语重心长的说道:

“像别人假摔这种问题,不是我们可以随便发表言论的。万一被狗仔队知道了那就就不好了。如果一煌大神发威了,他会让我们以后每次假摔都被裁判罚黄牌的!”

岳一煌这个名字在巴萨青训营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和神一样的伟大。甚至在岳一煌走后,青训营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如果翻译成中文会显得极其美妙的话:

【若想假摔不被抓,赛前请拜岳一煌】

用一位已经远征德甲的前辈的话来说,那就是……一煌的假摔已经不在影帝所能做到的范畴了。那是无论用几次镜头回放,从任何一个角度去看,都抓不到任何瑕疵和争议的……假摔。

安蒂斯虽然也是和岳一煌以及伊格勒斯同期的青训营学员,却到底来得有些晚,并且和对方并不怎么熟悉。并且不是在场上有过深切体会的人,他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感悟。

显然从小就被青训营培养成四号位的塔里恩对此就有很深的感悟,他极其感慨的回忆起了他们的少年往事:

“那年西班牙人的恩佐就被他的假摔给整得直接红牌罚下场了。其实我已经忘记那个倒霉的家伙那时候是怎么把一煌惹毛的了。不过当时恩佐的确是被气得发疯,他发誓他一定要抓住一煌把他狠狠的揍一顿。”

“然后呢?”

这段往事显然是安蒂斯所不知道的。他甚至显得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恩佐效力的西班牙人虽然是巴萨的同城死敌,可他和伊格勒斯还有岳一煌私底下的关系其实不错。他显然很难想象这两人在少年时代还会有这样的往事。

可安蒂斯提出的问题……显然扯到了伊格勒斯和塔里恩少年时代的心痛回忆,两人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几乎在同一时间给出了相同的回答。

伊格勒斯:“后来我们只要在街上看到恩佐就一起喊救命。”

塔里恩:“看……看到他就喊救命啊……”

安蒂斯:“……”

显然这样的回答实在是太过丢脸了,身为一名后腰的塔里恩觉得他似乎需要在自己的队友面前找回一些可靠的感觉,于是他又继续解释。

塔里恩:“谁、谁让恩佐那家伙从小就长得高大,你没法想象他十二岁的时候就能和牛一样壮!和他在街上斗殴是不理智的!”

安蒂斯:“可我们……不是斗牛士吗?”

塔里恩:“……”

就在两人还在就一个已经跑题跑了很远的问题进行争论的时候,伊格勒斯说出了一句更有冲击力的话语:

“里斯本竞技的那名后卫还没红牌下场。我觉得……一煌如果真的生起气来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塔里恩:“对……对哦……”

安蒂斯:“……”

这个时候,巴萨的前辈过来安慰的拍了拍伊格勒斯的肩膀对他说道:“比赛结束后你的朋友打个电话吧。他看起来肯定伤得不轻。”

伊格勒斯:“……”

塔里恩:“……”

安蒂斯:“……”

就在此时,另一个熟悉的人把巴萨队员们的注意力全都拉回了大屏幕电视。那人正是曾经在坎普诺辉煌了十年的德里卡洛。

那么,再把视线拉回位于葡萄牙里斯本的何塞·阿尔瓦拉德球场。

由于里斯本竞技后卫的恶意犯规,都灵队得到了一个任意球机会。

这次主罚任意球的,是德里卡洛。

岳一煌说他也要去排人墙,帮着德里卡洛把球从他头上躲开去。却是直接被队友们丢在了德里卡洛的旁边,让他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要动。岳一煌对此感到十分汗颜,甚至还有点心虚,却只能看着大家众志成城,同仇敌忾的站在里斯本竞技所排出的人墙中间,企图毫不留情的推拉拽扯并借此以达到毁坏里斯本竞技所排出的人墙,让德里卡洛所射出的任意球通过的目的。

然而在那之后,事实却证明了帮着排人墙的都灵队队员所做的一切都是多余的。

因为这名巴西籍任意球大师踢出了一脚有着匪夷所思弧线的任意球。

那脚任意球先是向右边打出了一个弯,躲开了球门前的人墙后向上划出一个高抛弧度,随后又在接近球门的时候忽然加速下坠,并急速的甩出了几个只有用飘忽不定才能形容的轨迹。里斯本竞技的队长奋力扑救,却是怎样都没能捉摸清这个任意球在到达球门时的弧线以及时机。

那一球,引起惊叹无数。

都灵队又进一球。

场上比分,1:2

都灵队又夺得一个客场净胜球。都灵队本该一鼓作气的继续扩大比分优势。然而岳一煌却是在这个时候极其罕见的任性了。

正如伊格勒斯所猜想的那样。如果岳一煌真的生气了,他不可能仅仅满足于让对方只吃到一个黄牌。就像他在之前所说的那样,他认为……里斯本竞技的后卫加勒应当吃到红牌。

那么,他就会让加勒两黄变一红。

只是这一次,他不需要再带球向里斯本竞技的后防线进行冲击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在他的队友向着里斯本竞技的禁区发起进攻的时候出现在加勒的附近进行策应。

终于,在比赛进行到七十六分钟的时候,岳一煌找到了一个机会。

他与加勒同时上前抢夺一个传球,这名后卫队员在中场争抢的时候下意识的把身旁那名与他穿着不一样球衣的都灵队球员往后一拉一拽。但他却没有在那一刻发现,被他拉到的那名……正好就是先前让他不明不白的吃到了一张黄牌的都灵队11号。

在争抢夺球的时候把身边人拉一把再拽一把,这在球赛中其实十分稀松平常,尽管在规则里拉人犯规,但对于这种血性拼抢中的一些小动作,裁判通常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很不幸的,这次加勒遇到的是岳一煌。

于是……就发生了下面的那一幕:

一名身着印有红色绶带白色球衣的都灵队球员在中场拼抢时被一名身材极为健壮的里斯本竞技球员狠力一拉一拽又向后甩出去。

是的甩出去,加勒首先抓到的是岳一煌的衣领,接着衣领猛力一拉把人往后拉了之后还嫌不够,又抓着他的肩膀想要借此势力把人往外推去。只是往外推去这仿佛是加勒此次拼抢时的本意。然而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的岳一煌当然会顺着对方的动作,借势往后狠狠的摔去。

于是当裁判吹响犯规哨的时候,加勒还以为他只是拉人犯规了。按照本场比赛裁判宽松的判罚尺度,他不至于再得一张黄牌。更何况,欧足联的裁判不会轻易的在同一场比赛中将两张黄牌同时判罚给同一名球员。

然而……这一次他却想错了。

尽管加勒向裁判解释岳一煌的摔倒和他没有关系,可那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他不仅会得到同一场比赛里的接连两张黄牌,让都灵队再得一任意球,还会因为他的情节之恶劣而遭到欧足联的追加停赛场数。

这是里斯本竞技在本届欧联杯半决赛上对阵都灵队的第一回合比赛,可他们终于还是没能够在自己的主场上扳回败局。

由于德里卡洛主罚的任意球再进一球,本场比赛终于被停格在1:3的比分上。

这是4月17日,在葡萄牙里斯本,在何塞·阿尔瓦拉德球场,都灵队又胜一局。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写完这些今天回去就看球赛了!明天的更新估计还得等我看完两场球然后睡醒了爬起来写!大家那么今天就先这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