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医疗室

医疗室

“我说,你们快点放我下来!”

“我说了我没事,是真的没事。”

“那个……你们能不能不要把我抬到队医那里去。能不能……”

在比赛结束之后,岳一煌被他的队友们当成是重伤员扛着送去队医那里。除了弗朗西斯科之外,本场比赛首发的都灵队球员连带守门员都一起把岳一煌扛起来,大家虽然汗流浃背并且体力消耗严重,却还是步伐整齐嘿咻嘿咻的把自家的影子前锋扛去队医所在的医疗室。

不远处的里斯本竞技在战败之后情绪低落的走去他们的更衣室,听到走廊里传来的声音。在全队都明白了那个声音在说着些什么的时候,这群体格异常强壮,并且十分崇尚进攻的球员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那个都灵队11号的身体看起来薄,其实很能扛啊。被来了那么两下然还能打完比赛。”

“对啊,连那个弗朗西斯科都下场经过了检查才继续踢比赛,他竟然连检查都没有做,还真是胆子大。”

“啊,他现在这么说也是担心会耽误全队返程吧。”

说到这里,大家不禁想起来给出这么壮观两下的队友,于是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加勒,你那脚踢得真狠,还有之后拽人的那一下。”

听到这句话,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真的蹬了人一脚的加勒又再一次用极弱的语气重复道:“我真的连碰都没碰到那个人,我……”

然而这名里斯本竞技的后卫连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平日里和他关系不错的队友拍了拍肩,用一种安抚的语气说道:“我们明白的,我们都明白。我们这不是在怪你。”

加勒:“……”

…………

另一边,队友们被岳一煌抬到了医疗室里,连带着今天轻伤不下火线的弗朗西斯科也一起走到了医疗室。队医看到大家都来了,就让弗朗西斯科先过去让他好好看一看。

弗朗西斯科:“我现在感觉还好,先生。也许你可以先给一煌看看。”

队医:“给谁?岳吗?可是他没事,我给他看什么?”

“没事?”卡塞尔狐疑的重复了这么一句。

在卡塞尔之后,都灵队里的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了。这群从小就踢球的年轻人都很明白被这么蹬出去可不是开玩笑的。更何况岳一煌可以算是他们队里公认的,身形最为单薄的球员了。他怎么可能……在挨了那么两下之后还被队医判定为……没有事?

乱说的吧……

就在大家打算和队医解释他们刚刚看得很清楚,他们家的影锋是真的被敌袭了,并且对方下脚也是真的黑,根本就不可能没事的时候,岳一煌缓缓的抬起手,在确认医疗室的门是真的已经关好之后才看起来十分心虚的说道:

“那两下……其实都是我自己摔下去的。”

当岳一煌终于找到机会向大家说出实情的时候,现场全都安静了下来。弥漫在医疗室里的,是诡异的沉默。可想而知在岳一煌队友的脑袋里出现的……究竟是一连串有着怎样长度的惊叹号。

过了很久之后,帕雷尔才艰难的说了一句:“这……不可能吧。”

当帕雷尔说出这句话后,全队都重重的一个点头。显然……这名都灵队右边锋所说的,正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所想的。

其实这并不奇怪。假摔这一现象在现代足球的各项赛事中都屡见不鲜。并且假摔技艺虽然各有高低,可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没可能拍着胸脯说他们从来都没假摔过。可问题就出在岳一煌平日里的记录实在是太过良好,起码这里站着的每个人都没见到过假摔。

再加上岳一煌那总是让人担心他会在队友们看不见的地方被人给欺负去了的样子,大家一致都不相信那然可能会是假摔。

看到大家都一脸“你在说谎吧”“我们才不可能这么容易被骗过去”“好孩子别找借口了快让队医给看看吧”的表情,在某些方面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岳一煌终于还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而后问出了一句看似无关的话:

“你们觉得……弗朗西斯科被踢的比惨还是我被蹬得比较惨。”

都灵队全体首发队员:“当然是你啊!!”

听到这句,岳一煌显得更心虚了。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脑袋,而后把视线放到了都灵王子的身上。

“弗朗西斯科,你先把上衣脱下来吧。”

听到这句话,弗朗西斯科也没多想,就直接把自己的白色十号上衣脱了下来。在他的左边腰腹部位,有着一片十分明显的淤痕。那个伤痕看起来甚至有些狰狞,然而弗朗西斯科却显得并不在意。

而就是在弗朗西斯科脱下了球衣之后,岳一煌也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都灵队队友们的视线中。虽然是东方人,然而岳一煌的皮肤可以说是遗传到了他母亲晒不黑的特质,皮肤颜色偏白,他的身体虽然没有膨胀的肌肉块,却是有着十分漂亮并且蕴藏着力量的肌肉线条。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他的胸口没有任何淤青或是伤痕,甚至看起来十分完好。

“你们看吧,弗朗西斯科的身上有淤痕,可是我的身上却没有。”

当大家还处在那份全身都是震撼点的事实中惊得回不过神来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已经走到了岳一煌的身后,说了句:“抬手。”

“啊?”

听到这句的岳一煌显然没能反应过来,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疑惑的看向弗朗西斯科,似乎是在问他,是这样吗?

“左手也抬起来。”

于是岳一煌又抬起左手,而当他两只手全都抬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被自己脱下的球衣又被对方套回了自己身上。

岳一煌:“……”

在做完了这些之后,弗朗西斯科又再次看向队医:“队医,一煌的背上有破皮,我担心他摔在地上的那两下也让他受了一些伤,他有必要和我一起去医院接受全身检查。”

岳一煌:“我真的……真的没事……”

队医:“哦,当然,这没有问题。”

岳一煌:“其实我觉得我不需要……”

弗朗西斯科朝队医点了点头,而后又转回头对德里卡洛说道:“我和一煌会跟队医还有助理一起去医院先做一个全身检查。顺利的话,明天会回都灵。”

对此德里卡洛表示明白,并且就这样带着都灵队的队员们去到更衣室,打算在冲个澡换身衣服之后直接上大巴,去往机场。在大家纷纷又拥抱又贴脸的向一煌表示好好去检查,他们明天见的时候,岳一煌的心里出现了这样一个苍凉的声音:

你们能不能有一个人听我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之前弗朗西斯科被人恶意犯规那段出了一点BUG。我刚刚问了我的医生朋友。她说遇到这种情况当时队医应该会有简易的器材先给弗朗检查一下,确认了无大碍才放他上场。所以我那里得改一下,顺便把比赛顺一顺修一修。现在已经改好了,也无可奈何的扯出了短小君……

大家先看着……明天再尽力补偿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