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夜宿里斯本

夜宿里斯本

球队的助理在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去洗澡的时候在当地的出租车公司叫了车,并且连车带司机的包下了一整天。当两人从通道走出来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因为四个人挤一辆车对于四个身材高大的大男人来说实在是太挤了,所以助理就十分贴心的叫了两辆车,自己和队医一辆,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一辆。这样,他们也可以各自说各自的了。然而弗朗西斯科此时的低气压却让岳一煌觉得,这个主意真的是一点也不好。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第一下和第二下都是?”

“是的……”

面对弗朗西斯科的问话,岳一煌哭笑不得的再次承认道。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会把自己的背弄伤。”

“……”

岳一煌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个意大利男人彻底噎住了,他吸了一口气,想要说什么,却是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吸气数次,又哑口数次,面对都灵王子的步步紧逼,岳一煌最终还是欲哭无泪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摔下去的那一下总是真的。你总不能……总不能又指望要摔得重,又完完全全的一点事都没有吧!更何况它只是撞破了点皮……而已……”

弗朗西斯科:“也许那不仅仅只是一点。”

说完这句,弗朗西斯科就把视线放到了窗外的景色上,再不说话。岳一煌无法从他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里看出他究竟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搭档今天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

时间的流逝因沉默而变得格外缓慢。弗朗西斯科的内心仿佛在经历着某种挣扎,某种激烈得超过以往任何一次的挣扎,他的拳头攥紧,而后松开,再次攥紧,而后再次松开。他转过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那个人。

却是发现对方竟然已经睡着了,并且毫无防备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比平日里更稚气。在弗朗西斯科看来,无论看多少次他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影子前锋今年已经21岁了,或许按照他的眼光看出去,岳一煌更像是个才只有17岁的男孩。

如果被他在英国的好友网球手法泽尔知道的话,对方没准会惊恐的说……弗朗西斯科没想到你这次居然恋童了!这种认知多少让弗朗西斯科有些挫败感。

出租车一个转弯,让处于睡眠状态的影锋没坐稳的往自家队长的身上倒去。

在岳一煌一脑袋砸到弗朗西斯科身上之前,弗朗西斯科动作轻柔的抱住了对方,并在对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时对他轻声说一句:“睡吧,我们还有一会儿才到。”

于是岳一煌又再度闭上了眼睛。显然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把他累坏了。看到对方一丝防备都没有的就在自己的怀里又睡去,弗朗西斯科笑了,他揉了揉岳一煌柔软的头发,而后俯身在他的额头落下深深的一个吻,用低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说道:

“这一次,是你自己过来的。别指望我还有可能会放手了。”

在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车程后,都灵队的这四人总算是到了里斯本的一家对于外伤的治疗十分权威的医院。经过初步判定,岳一煌当然没有事,那一下他自己摔得虽然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可作为一名运动员,他的身体到底比许多人想象中的还要强壮一些,并且他的那两下摔得也还算是有技巧,因此只是背上有些破皮。至于其它的,或许只要好好休息两天就会完全没事了。

至于弗朗西斯科,他的问题却是要比岳一煌严重很多。在队医与医院主任医师的商量下,他们决定让弗朗西斯科做一次更为全面更为细致的全身检查。

眼见着弗朗西斯科已经脱下了上衣和长裤躺到精密仪器上进行检查,刚刚在背上涂好了双氧水的岳一煌走过来,他先是询问了一下旁边的医师,在得到了这个检查要进行很久之后,岳一煌走到仪器的旁边对弗朗西斯科说道:

“我出去买点吃的吧,我想你应该饿了。”

弗朗西斯科沉默着想了一会儿,却还是只对他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毕竟是在别人的主场上演了绝杀,地点还是在民风剽悍的里斯本。弗朗西斯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而岳一煌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运动型鸭舌帽,在自己的指尖转了一圈,而后笑着说:

“你放心,我带了帽子。”

说着,岳一煌把帽子戴到了头上,想了想后又把帽檐下拉,直接把它向侧后方拉过去。这让他看起来更显稚气,倒是让许多对他不熟悉的人都没法把他和刚刚在场上展现出了高超球技的都灵队影锋联系在一起了。

于是弗朗西斯科只能无奈的叮嘱道:“记住千万别去人少的地方,也别去小巷子。”

在别人的地界上演惊世假摔绝技,并且还帮助自己的球队上演绝杀,就在这样之后,岳一煌居然还敢不带保镖只一个人在葡萄牙里斯本招摇过市,不得不说他的胆量和心理素质都极为强大。更不用说他还在极为仔细的找着这里的好吃的。

岳一煌在医院附近发现了两家商店,一家速食小吃店。可这些在他看来都太过不健康了,起码他就不会在伤了之后还对这些又油又干的食物感兴趣。于是岳一煌又再度跑远,就是这么一远再远,岳一煌在夜色降临的葡萄牙里斯本和他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来了一次偶遇。

是的那是一场让岳一煌全身神经紧绷的遭遇战。

他……遭遇了输了球心情极为不佳的里斯本竞技头号射手古德斯。

事实上此时里斯本竞技已经被夜色所笼罩,即使路灯以及街道两边商店的霓虹灯把他们所站的地方照亮,对方本也不会一眼就认出穿着休闲更带上了**的运动型鸭舌帽,以及把鸭舌帽的**感戴出了极致的岳一煌。

然而糟就糟在岳一煌看到存在感极强的古德斯时,他愣了,他愣了足足有五秒的时间,并且他反应过来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拔腿就跑,并且这一跑他楞还就是暴.露了他欧洲顶级锋线球员的速度。

如果到了这一刻古德斯还不能认出那个看到他就转身跑人的家伙是今天和他在球场上杠上了的某助攻王,古德斯就可以改名为古德瞎斯了。

那么,当看到某个见了他就跑的影子前锋时,古德斯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那当然是……小子你敢跑我就敢追!

就这样,一场毫无意义且幼稚到了极致的你追我跑出现在了里斯本的街头。或许有球迷在里斯本竞技第一射手“嗖”得一下从他们身边跑过时认出了他,可还没等人惊喜,古德斯就又跑没了影,只听到那从远方传来的“别跑你给我站住!”“都灵队的你给我停下!”“十一号!十一号!!!”

在全力冲刺时,岳一煌本就在单纯的速度上比古德斯更多一些优势,就更不用说他还占了起步快的优势。可无奈岳一煌对于里斯本街头的七拐八弯完全不懂,古德斯却是对这一带了如指掌。于是在一组绕路和抄近路的强烈对比下,岳一煌直接和从他前方冲出来的古德斯撞上了。

“碰!”

岳一煌他确信自己在和古德斯撞上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猛地后退几步,都灵队的影锋抬起头用一种□.裸的警戒目光看向对方。

其实岳一煌之所以看到对方就逃的理由很简单。

里斯本竞技全队看起来都剽悍过了头甚至看起来很暴戾。他在场上赢了球不说,还贡献了两次完全蒙骗了裁判的假摔,害里斯本竞技的一名后卫两黄变一红,遭遇禁赛,还因此骗到了两个任意球让里斯本竞技连失两球。

在场上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在场下遭遇了地头蛇古德斯,那可不就得完蛋了!

古德斯:“喂,助攻王你看到我跑什么跑!”(葡萄牙语)

岳一煌:“场下斗殴是要被禁赛的。”(西班牙语)

古德斯:“……”

事实证明,就算之前没想过要这么做,可当都灵队的影锋以这样一种神情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古德斯是真的被对方激起了抡一拳头过去的冲动。但幸亏,古德斯他忍住了。而后古德斯转过身向前走去,正当岳一煌惊疑不定无法理解里斯本竞技的头号射手追了一路怎么就甘心这么走了的时候,古德斯转过头来极其凶恶的对他说道:

“走啊!”

岳一煌:“!!!”

在那一刻,岳一煌想到了很多。比如可能发生的“里斯本惨案”,比如“都灵队影锋与里斯本竞技中锋斗殴夜”,比如……“一招制敌格斗术”。本来这样的事想想其实没什么,但是……把这些全都放在脸上就不好了。全部放在脸上还被对方都看明白了……那就更不好了。

古德斯忍无可忍,终于大声说道:“你跑迷路已经很远了,我只是想把你送回医院去!”

尽管岳一煌和古德斯一下场就完全暴露了自己英语不好的真相,并且再没有说这门世界通用语,两人被打回了原形的开始了鸡同鸭讲,一人操着西班牙语,一人操着葡萄牙语,但显然……效果还不错。显然岳一煌和古德斯都大致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

于是岳一煌猛然回过神来他在七拐八弯之下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来时的路。可这不要紧,岳一煌掏出了医院的卡片,镇定自若的说道:“我有名片卡!”

早已转过身向前走去的古德斯听到这句话又一步一步的走回来。那每一步都能让人感到一种悍将式的压迫感,正当岳一煌在坦然应战和再度落跑之间犹豫的时候,古德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下岳一煌手里拿着的医院卡片,直接撕碎,向天上一抛后无谓的说道:

“现在没有了。”

岳一煌:“……”

这一次,岳一煌似乎是真的错怪了这名葡萄牙悍将。尽管对方在赛场上球风剽悍,也很容易把人气得失去理智,但在场下,却还吗勉强能算是个不错的家伙。并且这一次实在是因为看到有人跑,他才条件反射的过去追,还追得好像要把人谋杀再碎尸一样。

“在医院检查过了?”

在听说了岳一煌想要找些好吃的买回去之后,古德斯打了个电话和之前跟他一起的朋友说了声会晚些时间过去,而后就给岳一煌带路去到一家有着美味菜肴以及提供外带服务的餐馆。

在路上的时候,古德斯问出了这一句,让岳一煌猜不透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了。但是不管他猜不猜的透,他总得先回答了人家的问题。于是岳一煌点头说是。

“情况怎么样?”

“还……还好。”

这一次,岳一煌极其心虚的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他本以为古德斯会暴怒的跳起指责他场上假摔了场下就不用再装模作样了吧!或者是一脸嘲讽的说看来你自己摔得那下也挺厉害的?

然而事情却是往岳一煌怎么都没想到的方向发展了,并且还让他无力拉回。

“这样啊,没事就好。其实加勒他……平时就算是下黑脚也会有分寸。起码他不会对你这样的技术型球员做得太过火……好吧我或许得承认你来铲球的时候我不该要朝你的左脚踩过去。可是不管该不该我都做了,而且我也不会说抱歉的。”

听到古德斯的这段话,岳一煌的心情很复杂。首先他在对方说到前半句的时候为古德斯居然到这时候都没能知道他那两下都是假摔而感到震惊。其次……他又因为对方在说到下半句时的那种肯定以及毫不脸红而感到……很有冲动在下次见面时让这位葡超联赛的中锋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意大利乙级联赛后卫的脚法。

然而就是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下,岳一煌居然惊恐的从古德斯的嘴里听到了对他的赞美。

“其实……我在比赛时对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你得知道球员在比赛时的一言一行都会是战术的一部分。所以我想说你其实……踢得挺不错的。”

岳一煌:这是幻觉吧。这一定是幻觉……

…………

“所以,古德斯在把你拿的医院卡片撕碎之后又把你带回来了?”

“是的。”

“你为什么不先打到一辆车再打电话给我?我可以让这里的医师告诉司机医院在哪里。”

“……”

“而且你知不知道这样随便就跟人走了很危险?”

“……”

“也许我应该提醒你风之子卡尼吉亚在本菲卡效力期间就曾在和里斯本竞技打完德比以后被一群足球流氓认出,被人用石块砸破了头,用碎酒瓶划破脸,那群人还踢踹他的腿。那让他的左眼险些失明。还记得你在出去前我和你说过什么?别去人少的地方,也别去小巷子。可听起来你刚才又去了人少的地方,也去了小巷子。”

“我……我感到很抱歉。”

当岳一煌带着一些清淡的菜肴回到医院,把其中两人份的食物给了助理和队医之后又来到弗朗西斯科所在的单间后,发生了以上的对话。在弗朗西斯科说到有关风之子在里斯本的黑暗往事时,岳一煌才有些后怕的说出了抱歉的话语。

看到这样的岳一煌,弗朗西斯科感到十分无奈。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想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影锋,却又是真的舍不得。

弗朗西斯科叹了一口气,把手里拿着的那本书放到了床边,而后坐起身来,走到岳一煌的身旁,把手放到正低着头的岳一煌后颈上,并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柔软的黑发。

“以后要记得小心。”

随着那个带着磁性的声音传至耳边,岳一煌感到自己被对方拥到了怀里。那种奇怪的异样感再次滑过,然而他却是在心里不断的重复着:别多想,别多想,他只是担心你。

为了缓解那份尴尬,岳一煌有些紧张的转移起话题:“检查结果怎么样?”

“总体来说,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我也许得好好的休息一周。”

“那就好!如果没有你,我总觉得赢球会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

或许连岳一煌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中除了喜悦,还将他对都灵王子的依赖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对方的面前。

当那份甜蜜的感觉将心都温暖了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在他的影锋清醒时吻住了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今天晚上有球赛,而且两场我都想看……本来我想在球赛开始前先睡一觉的。可是考虑到昨天的更新君之短小,以及这段剧情的磨人……我还是奋战到了最后一刻。

那么!接下去除了意甲联赛里对战莱切的那场比赛……基本各种欢乐各种有趣各种槽点无数的剧情狂潮会占领新章很久吧。直到新赛季开始前基本都应该是剧情而没有具体的比赛描写了。如果有不能接受的读者亲,就请先攒文,如果出现具体的比赛描写,章节名都会有很明显的标识,请注意哟!

那么,最后谢谢晓筱悠然,沐扔,Glashutte,天宇,any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