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05 法泽尔的报复

105 法泽尔的报复

尽管这个赛季已经进入尾声,尽管意甲联赛已经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轮,连带着本届欧联杯也仅剩下最后和同为意甲球队罗马的总决赛,然而在都灵队的训练基地里,大家还是在进行着紧张且高强度的训练。

有着一头金发以及强健体格的年轻男人悄声来到这里。然而和一些特意找来这座地址并不公开的都灵队训练基地的铁杆球迷所不同的是,普通球迷们都是一早就来到了这里,然而这个金发青年却是在一天的训练陷入到了尾声的时候才进入训练基地。并且他也不挤到他们所能去到的,最靠近球场的区域,只是坐在草地上看着,看着一群都灵球员中体型最为单薄的那个人。

现在是五月的天,天气不会过于寒冷,也不会让人有炎热的感觉,正是踢球的好天气。

连带着,只是坐在草坪上看着人踢球也会变成一件十分惬意的事。

于是这个金发青年就这样看着,看着。

主教练宣布今天的训练结束,依照约定来这里看都灵队球员训练的球迷只可以看,却不可以索要签名,也不可以请求合照,于是去洗了个澡更换好了衣服出来的球员们只是和来到了这里的球迷们挥挥手,这就离开了。

然而一部分球员离开了,自发加训的几名球员却是留下来了。

在自发加训的球员中,岳一煌又是最晚离开的。他在练习德里卡洛教给他的任意球绝技。

在都灵队中,经验最为丰富,球技也最为老道的德里卡洛是教给岳一煌最多的人。这名巴西籍组织型中场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所有的绝技都教给了岳一煌,这也直接导致了岳一煌在这个赛季的突飞猛进。

可就算岳一煌的天赋再怎样高,又是如何的极富灵性,德里卡洛的任意球绝技也还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练成的。于是岳一煌每天都留下来加训,几乎就是为了练习这个任意球的技术。德里卡洛说希望岳一煌能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任意球大师。如果可以的话,也把角球开球的技术练好,这样等到自己有一天退役了,岳一煌就能接下他的班,成为都灵队角球和任意球的主罚手。

虽然这一天是岳一煌希望它无论如何都不要到来的。然而这却不代表他会拒绝去练习这两项技能。他想要成为一名足够出色的球员。

如果有一天出现了和他相同类型,并且完全可以替代他的球员,那该怎么办?

这是曾经让岳一煌陷入了无解的谜题。而现在,他已经找到了答案。只要足够优秀,足够强大,就永远不会有人能替代他。

又是一脚大力射门,球似乎在被射入球门的时候出现了一点点的横向弧度,但是却不明显,并且岳一煌也还是不能确定这样的弧线到底是不是足够,如果不足够的话,它又究竟是差了多少。

“看起来你似乎需要一个参照物?你觉得我怎么样么?”

正当岳一煌对着球门犯难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极有精神的声音说出的纯正伦敦腔。

事实上岳一煌并不很明白什么叫做纯正的伦敦腔,要知道巴萨青训营长大的孩子英语通常都不怎么好。可大家都说弗朗西斯科说的英语就是纯正的伦敦腔了,所以都灵队的影锋对于所谓的伦敦腔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

但是很可惜,明白什么叫做伦敦腔并不能帮助他理解超出他能力的英文单词。岳一煌不明白对方所猜测的……他所需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于是岳一煌只能就那个金发青年所说的第二句话给出回答,并又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谢谢,你很好,只是……你是怎么进来的?”

“啊,我爬进来的!”

听到那句话,岳一煌极为惊讶的向着远处的铁丝网制成的球场高墙看去,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从那里?”

“是啊!”

【法泽尔追求法则第一条:总是在不经意的地方用事实来向对方展现自己的强健体魄】

是的,这个有着一口伦敦音的金发青年就是弗朗西斯科在英国时认识的好友,网球手法泽尔。得益于欧洲航空系统的发达,这名在英国极受欢迎,也极受各大八卦媒体欢迎网球手忙里偷闲的来到了都灵,来到了意甲都灵队的训练基地。

趁着……他的好朋友弗朗西斯科去医院接受复查的机会。

然而法泽尔却没有等到对方对于他竟然从那么高的铁丝网墙上爬过来表示惊讶赞叹和难以置信,他等到的只是一顿极为严厉的教训。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有这么糟糕的想法。要知道它得有七八米那么高,如果从上面摔下来,最好和最坏的结果都是去医院。”

法泽尔:我的好伙计弗朗西斯科原来你这次喜欢的是这种类型么……

法泽尔只是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为好友哀悼了一下,随后就展现出他俊朗和性感的一面,他先是朝着岳一煌露出了阳光中带着一丝勾人意味的微笑,而后直接用实际行动展现出了他想要为岳一煌做的。

是的,他站到了禁区线里,可能是意识到了弗朗西斯科的这位队友很可能意大利语说得不错,英语却是说得不怎么好,法泽尔用上了最简单的词以及恰到好处的肢体动作去向岳一煌解释自己想要做什么。

他告诉岳一煌自己愿意做对方练习任意球的参照物,让岳一煌试着将球踢出绕过他身体的弧度。

【法泽尔追求法则第二条:尽其所能的为对方着想,并且为那个人奉上最需要的帮助】

对此,岳一煌所给出的反应当然是……

哦你确定么?你真的确定么?我可以……把球踢成这样!

当岳一煌诚实的向法泽尔表达出自己的担忧之后,这名看起来虽然单薄,却极擅长途奔袭,以及爆炸式射门的影锋直接后退两步,而后冲上前去一脚抽射。这一次,岳一煌并没有把球踢出弧度,而是在近距离内控制着将球踢上门柱。

随着那脚大力破门,被皮球撞到的门柱在发出了金属的呻吟声的同时甚至还摇晃了一下。撞着门柱进到球网内的皮球甚至在落地之后还在白网里旋转又旋转。在皮球的旋转停止之前,岳一煌看向那名看起来体格健壮的金发青年。

在这一刻,有着健壮体格的网球手法泽尔极其压抑的颤抖了一下,他的微笑变得不再那么的坦然自信,那变得……尴尬僵硬起来。

法泽尔:蛋蛋……被踢到的话蛋蛋一定会碎的……

但是在法泽尔的字典里,那是绝对不会有收回前言,尤其是在追求对象面前收回前言这种词的!于是法泽尔收起微笑,极其严肃的让岳一煌走得远一些,再远一些,然后……再射门。

见到对方竟然是这么的执着,岳一煌也就微笑着点了点头。五月的微风将他被汗湿的黑色发丝吹起,往后退了许多步之后把球放在地上认真的摆稳。直到那一刻,自踏上都灵城的土地就无时无刻的不想着要报复弗朗西斯科那家伙的法泽尔也认真起来。并且由于职业习惯,法泽尔的双脚分开稳稳站立,并且微微有些屈膝,极为认真的看着起脚射门的岳一煌。

第一脚,球从右至左在法泽尔的身前飞过,而后直线冲出球门外。

岳一煌向法泽尔抱歉的笑了笑,而后又回过身从一个大型的网袋里再拿出一颗皮球。

第二脚,球依旧从右至左在法泽尔的身前飞过,而后直线冲出球门外。

岳一煌继续转身拿球,而后继续认真的放稳。

第三第四脚,依旧是同样的的结果。显然让球横向滑出一个弧线要比让它在上行之后再在靠近球门时下坠要难太多了,所以尽管岳一煌在这个赛季已经练习了很久,他也依旧没有成功。

但是幻影之子的耐心很好。无论经过多少球的失败,在下一个球时,他依旧会十分认真的把球在草地上摆好,而后对自己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呼出一口气后往后退几步,再快速上前,起脚射门。

虽然在这轮练习开始之前,岳一煌曾以一种不怎么明显的方式恐吓对方,但真的开始练习时,他虽然还不能控制着球飞出一个弧线,却也起码可以控制住球不往法泽尔的身上打去。倒是让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灵活闪让的英国网球手没能找到机会在岳一煌的面前显示出自己的灵活身手了。

法泽尔就看着岳一煌一球又一球的练习,每次踢完之后都感受一下当时射门的感觉,而后想一想之后做出细微的调整,开始新的尝试。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之下,法泽尔竟是觉得……当年的那个花花公子如今所认定的人,竟是比电视上和照片上的看起来要更迷人,也同样更为耀眼。尤其,是他认真起来的样子。

哦见鬼,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看弗朗西斯科踢球的时候他就从来不知道男人踢球能该死的这么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嘤这章好像太短了一点……剧情也还没写完。不过已经写得好完了先这样吧我尽量早上爬起来了继续写……

另外大家不要担心法泽尔可能会变成候选CP,这家伙纯粹就是放出来卖萌外加推动剧情的主攻家好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