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06 法泽尔的报复下

106 法泽尔的报复 下

“让你感到无聊了吧,很抱歉,如果你想要先回去,你可以先回去。”

岳一煌再次射门前看到了那个金发青年明显走神了的样子,十分善意的出声。然而对方却是猛然被惊醒的回过神来,向四周扫了一眼,而后说道:

“哦,不不!我的意思是……那个网袋里的球用完了,也许我能帮你先把那些球捡回去。”

说着,法泽尔就转身去球门里帮岳一煌把刚才踢出去的二十多个球全都捡回来,并十分绅士的帮岳一煌把球放进球网里。由于一次抱了太多个足球,当法泽尔走到岳一煌身前不远处的时候,一个足球滚了下去。球在还未落地的时候就被岳一煌用脚尖颠起。受到这个力量的作用,球向上弹起,于是岳一煌抬起头,先是用额头把球停住,而后又让它落到自己胸口的位置,当球再被岳一煌的胸口轻轻撞击之后,他又落到了年轻影锋的怀里。

整穿动作自然而又连贯,连带着岳一煌脸上的微笑都显得这么合称。

在这一刻,法泽尔有些艰难的承认到,也许这个都灵队的小影锋……也不是太差。不是第一眼看过去的惊艳,却是在长久的注视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很难把视线从这个人的身上移开。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可以让人感受到带着暖意的平静。

就在法泽尔仔细的感受起那份微妙的感觉时,岳一煌再一次出脚。这一次……角度没有控制好,微调过度让球直接在对上法泽尔之前起了弧度,就这么“碰”得一下砸在了法泽尔的锁骨上。

甜蜜的折磨即刻到来。

有时候,仅仅是一瞬间的走神都会让人付出沉痛的代价。在被那颗皮球撞上的时候,被复仇之火烧昏了头的法泽尔终于还是想起眼前的这个影锋虽然是把弗朗西斯科迷得惨兮兮的人,却也是拥有长途奔袭绝技的本届欧联助攻王。

但是法泽尔很坚强,他不呻吟,他也不惨叫!他就顺势倒在地上,满脸的痛苦与坚强!

【法泽尔追求法则第三条:适时使用无赖苦肉计法,并且语言上表示坚强,行动上表示我真的受伤了,你得负责】

来吧宝贝,把我抱在你怀里!来吧宝贝,为我哭泣吧!

法泽尔的眼睛里满是渴望。可无奈,他这次对上的是不解风情的岳一煌。

岳一煌:“训练基地里应该会有队医助理在值班,需要我为你叫队医吗?”

法泽尔:“不用了谢谢……”

法泽尔的内心在哭泣着,却不知道是在为他自己哭泣还是在为他的好友在哭泣。伙计你喜欢了两年的人就是这样的吗!!!

身体极为强壮也抗击打能力极强的法泽尔在草地上挣扎了许久,他终于还是在什么都没骗到的情况下缓缓的爬了起来。支持他的,是那极为阴暗心理的:弗朗西斯科比我惨,弗朗西斯科比我惨很多,对上这样的家伙这两年他一定过得很苦,可是哥们我却身边从不缺美人!那可都是风情万种的美人!

于是勇士法泽尔又站起来了,他站起来并且向岳一煌示意他可以继续,可以继续做好一个称职的参照物。于是在法泽尔的再在表示下,岳一煌又回到了今天他所选择的任意球开球的位置,再次一个起脚。

“咚!!!”

这一脚力量极大的任意球险险的从法泽尔面前飞过去,由皮球的冲过而带过的风甚至让法泽尔的金色发丝被吹起……

法泽尔:都灵队的小影锋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

经过了长时间的练习,从岳一煌脚下踢出的球里,十脚任意球里总算能有那么一球有一些些的弧度了。但那也仅仅只是不甚明显的一点点。可是天色却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于是训练狂人终于也舍得离开了。他向陪了他很久,作为一个参照物傻站在球门前很久,也在这个过程中被他的一脚射门直接砸中的金发青年道谢。

“今天很感谢你。你是都灵队的球迷吧?你喜欢的是哪个球员?弗朗西斯科吗?今天只有他没来。不过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替你去更衣室拿一张他的签名照片,也许你会喜欢。”

直到这一刻,岳一煌才想起眼前这个金发青年应该是他们之中某一个人的铁杆球迷,却是在这里当了他的参照物一个多小时,觉得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就想拿球迷一般会喜欢的签名照补偿一下这个翻过了七八米那么高的铁丝网墙进来的球迷。

然而对方却是在听到弗朗西斯科的名字时出人意料的脸部扭曲了一下,随后他又露出了微笑,用他那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声音说道:

“其实我……只是看过一场都灵队的比赛。是经过这里附近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是都灵队的训练基地,就想进来看看。没想到你还在训练,能和你有这样一段短暂的相处我感到很荣幸。”

【法泽尔追求法则第四条:永远别在公众人物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狂热追星的一面,有不多不少的了解就好】

说完这句后,法泽尔又接下去道:“其实……这个训练基地有些大,现在天色也晚了,我怕我会迷路,能不能拜托你带我出去呢?”

【法泽尔追求法则第五条:适时提出适当的邀请。不要一上来就提出一起吃饭或者喝酒的邀请,要一步紧接着一步的循序渐进。】

显然,对于法泽尔今天的付出来说,这不算是一个过分的请求。只是对于一个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可能会被才见到的男性追求的一根筋来说,什么处心积虑都是一场空。

岳一煌:“可以是可以,只是我还要去洗澡换衣服。也许我可以请清理球场的工作人员带你出去。”

法泽尔:“……不我其实可以等。”

法泽尔的死皮赖脸以及先前上演的苦情戏码到底起了作用。岳一煌同意在洗完澡换好衣服后带着法泽尔走出都灵队的训练基地。并且,这一带还是开着车带人走的。

十几分钟后,岳一煌换上了白色的T恤衫以及休闲裤,手里拿着车钥匙走到法泽尔的面前。这名在都灵城很受欢迎的球员告诉法泽尔,只要不是太远,自己可以送他一程。

这一刻,法泽尔被感动了。

看到自己终于取得的这一进程,法泽尔感动得都快要直接抱着人就吻上去了。

不过他当然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嘴,并又将欣赏的目光放到了岳一煌的身上。

换下训练服,并走下了球场的都灵队影锋看起来再没有了先前的老练以及沉稳。他的五官很精致,让人看着觉得很舒服。当他朝你微笑的时候,你会觉得心情会不由自主的好起来。尽管……他不笑的时候眉宇间会有一些忧郁的痕迹。

果然,最后能绑住花花公子心人的一般都不会是妖精么……

近距离的观察了日常状态的岳一煌许久后,法泽尔得出了这样一个让他心生感慨的结论。

可我还是喜欢妖精一样的美人怎么办……

这一次,换法泽尔忧郁了。

而就在法泽尔一边忧郁着一边考虑着接下去该把弗朗西斯科的心上人拐骗去哪里的时候,他的噩梦来了。因为复查完毕的弗朗西斯科一走出医院就打了个电话给岳一煌。

得了一种名叫“一天看不到岳一煌我就会死”病的都灵王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自家搭档的声音,更想要马上就见到对方。

弗朗西斯科:“你现在在哪里?训练基地还是家里?”

岳一煌:“在回家的路上。”

弗朗西斯科:“我饿了,带食物原料来你家好吗?”

岳一煌:“你还没吃饭吗?那就直接过来吧。伊莲和娜塔莎应该会给我的冰箱里准备了一些的。”

弗朗西斯科:“好。”

岳一煌:“不过你得等一会儿,我得先送一个朋友回去。”

弗朗西斯科:“朋友?巴萨的?”

岳一煌:“不是。只是刚刚认识的。他叫法泽尔,来训练基地看我们训练,陪我练了很久的任意球。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你的球迷。不过他告诉我他只是路过这里,就想来看看。”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法泽尔一听到那个隐约传来的弗朗西斯科的声音,身体就变得僵硬起来。他开始祷告,开始祈祷,希望可爱的小影锋不要让他暴露。然而才几句话而已,他的名字就已经被说出来了。

法泽尔:上帝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快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他!

果然,弗朗西斯科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顿了顿。虽然重名的现象在欧洲屡见不鲜,甚至一支球队的二十多名队员里就会出现两个名字一样的人。然而事关对方不靠谱的人品,弗朗西斯科还是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就想到了最接近真相的事实。

弗朗西斯科:“那个法泽尔,他是不是金发,眼睛浅绿色,个子和我差不多高,身材很健壮?”

岳一煌:“咦?你怎么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这是想明天发的。不过我果然已经从收文奴转变成写了就守不住君了么……明天的更新,你请自由的……

嘤嘤嘤我这就继续写……

话说我总觉得这篇文再这么被我写下去,文章类别就要从轻松类型的正剧改成爆笑剧了啊!!!内牛满面大家还能适应么,我有正剧的……我真的能有正剧的……只是最近有点欢脱,而已……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