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欧联都灵vs罗马三

欧联 都灵VS罗马 三

时间仿佛在岳一煌出脚的那一刻变慢。已经有许多身在现场的,或是坐在电视机前的都灵队球迷不忍再去看那最后的结果。然而随即在坎普诺球场出现的,却是本届欧联杯最为惊艳的一个弧度。

零度角射门……

那是一个在球场上比任意球中的落叶球还要不易见到的,几乎能称之为神迹的射门。

球就在快要出底线的时候被踢出,向上划出一个弧线。

它在守门员卡斯特回过神来之前就已飞射向球网。

在这一刻,无论是卡斯蒂亚还是伊格勒斯,抑或是巴萨的现役球员都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视线紧盯滚落在球网里的那颗皮球,而后又看向依旧保持着射门动作的岳一煌,看着他所站的位置,以及挡在他身边的那两名罗马队球员。

在裁判示意进球有效的哨声吹响的那一刻,就连踢出那脚零度角射门的都灵队幻影之子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竟会是真的。后知后觉的看到队友们直接扯开挡住他的罗马队队员,径直朝他冲过来。

卡塞尔用自己的胳膊勾住岳一煌的脖子,想要把他朝自己这里勾过来,帕雷尔也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团队爱的又一胳膊的把岳一煌要朝他那里勾过去。两人相争不下,帕雷尔就直接一个使劲,一口亲到岳一煌的脸上。

于是岳一煌愣住了,就这么被卡塞尔又一口砸上来。

一直在前面猛攻却最终还是没能把握住机会的加雷终于也还是松了一口气,他高兴坏了,冲过去把岳一煌抱起来。直到这一刻岳一煌才反应过来,叫喊起来庆祝也适可而止一点吧!然而在这个时候岳一煌又陷入了语言混乱,他吼出那句话的时候已经被队友的欢呼声所淹没了,所以就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他刚刚到底说的是哪国语言了……

体力还很充沛的加雷抱起人来就要冲着巡场去,队友们纷纷阻拦表示你这样耍赖。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加雷似乎是被自己的脚给绊到了,就这么直挺挺的向前倒下,在砸中地面之前加雷反应过来,紧急转身,让自己倒到了草地上,并且岳一煌砸到他身上。

可就是这样了……都灵队的队友们还是觉得不够,像叠罗汉一样的一个个全都面朝草地的抱过去。在都灵队内资历已经很深的科瑞尔拽过候补出场的乌斯特,示意他也一起过去进球庆祝,情况就这样乱成一团。

可想而知,站在替补席前看着这一幕的弗朗西斯科是有多么的脸色阴沉。还没等德罗提醒他们此刻事态的严重,场下的队长弗朗西斯科就已经冲着那群正在进球庆祝的队友们所在的方向大喊起来:

“时间!没有时间了!伤停补时只有三分钟!你们想背着平分进点球大战吗!!”

然而此时弗朗西斯科和他的队友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过远了。好在蒂亚尔还足够冷静,他冲着发狂的这群大男孩们大喊一声:“进球!我们还得进一个球!不然就得让后卫去守点球了!!”

这下前一秒还在疯狂庆祝的都灵队队员们全都吓坏了,他们的脑袋终于又重新运作起来,也想起他们如果背着现在的这个比分再继续比赛下去,很可能就会面对后卫守点球的恐怖情形,吓得赶快爬起来,也把进球英雄岳一煌给拉起来。

蒂亚尔拿起放在边线旁的水壶,往已经晕头转向了的岳一煌头上浇去,问他还好吗,还能再继续进球吗?岳一煌听到蒂亚尔的声音连头发上的汗水都来不及摇落,只是从对方的手里抢过水壶,猛地喝了一口,而后用手背擦了擦嘴,而后向对方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可罗马队似乎是打定了注意死守,让两队在经历了加时赛后背着3:3的比分进入到点球大战,几乎是全队死守。都灵队终于还是没能在最后的伤停补时时间再拿一球。

由此,都灵队将在守门员缺失的情况下以点球和罗马队争个高下。

在加时赛与点球大战之间的短暂间隙,德罗将表情全都十分凝重的场上队员全都集中在了替补席前。尽管他此刻看上去依旧冷静,甚至是比平日里看起来更为可靠的样子,丝毫没有了那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不正常样,可是过快的语速已经暴露了他此刻紧张的心情。

“男孩们,现在告诉我,告诉我你们之中谁以前有练过守门员!就算是练过一个月两个月这都可以!实在不行,只要你们练过,我不在乎你们练过多久!”

在明白了主教练说的是什么之后,场上队员都面面相觑了。如果他们之中没有人练过守门员,那么临时守门员的重任应该会落在他们之中中卫出身并且身材最为高大的因涅迪身上。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将视线落在队友们脸上扫了一圈的岳一煌最终还是犹豫着举起了手。

看到岳一煌的动作,所有人都惊讶了,连带着德罗都有些不敢置信了。

“我,我有练过守门员。因为守门员被红牌罚下场并且换人名额用完的事以前也有发生过。所以我在布雷西亚的时候……练过。”

就在都灵队的队员们还没能从这个震撼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德罗已经做出了决定,他转身对为了扑一个几乎必进的单刀而被红牌罚下场的守门员奥布里用英文说道:

“奥布里,给一煌戴上备用手套,再把那张纸条给他。”

那名德国籍的守门员听到后点头,拿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手套,并从自己的长袜里拿出那张事先拿到的小纸条,将它交给了岳一煌。

直到这一刻,德罗像一位父亲一样的把双手都搭在了岳一煌的脑袋两侧,对他说出激励的话语:

“听着,听着一煌,你不要紧张,也不要惊慌,不管比赛的最后结果怎样,你都是今天场上的英雄。无论输赢,你都是英雄知道吗孩子?但现在,你必须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有的球队他们喜欢追求点球的角度,他们喜欢擦着门框的左右两个角进,也有的球队喜欢做出要踢出高空球的动作结果却是踢出走地球。但是罗马,罗马队他们喜欢把点球不踢在门框里面。”

说着这句话的德罗实在是太过严肃了,他甚至还示意岳一煌和他一起看向正围聚在一起听主教练说着什么的罗马队队员,可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确实把此时此刻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岳一煌给逗笑了。可把人给逗笑了的德罗却丝毫不显出一种“对我就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样子,反而是继续认真而又严肃的说道:

“我这不是在说笑话。罗马队的球员都不擅长点球,他们也不擅长任意球。他们的点球和任意球就和他们的球队球风一样,太过直接,力量有余,缺乏精度,适当的角度还有做球技巧。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在他们过分轻视你的时候漂亮的扑出第一个点球,而后拿出小纸条,对着小纸条点点头。而后在每一个主罚点球的人站到你的面前时都把那张小纸条拿出来看一眼,这样他们就会把球不踢到门框里了,知道吗?”

岳一煌:“是。”

德罗:“听着,第一个点球是关键。”

岳一煌:“是。”

德罗:“但如果你扑不中,不要抱有任何的压力。这场比赛,我们已经赢了。”

岳一煌:“是。”

对岳一煌说完这段话后,德罗又把目光转向其他的场上队员。

“桑切,蒂亚尔,一煌,因涅迪,乌斯特。这是你们上场踢点球的顺序。在这里我也需要你们记住,都灵特聘的统计学家告诉我,所有被罗马队的守门员卡斯特扑出的点球大多都是中等高度的。而且在扑球倾向上,他更常扑向主罚球员的自然角。也就是说,你们左脚踢球的时候,他倾向于朝你们的右边扑球。当你们出右脚踢球的时候,他会倾向于朝你们的左边扑球。所以因涅迪和蒂亚尔,我需要你们往非自然角出球。至于其他人,避开中等高度,其余的随性所欲就好。明白吗?”

听到教练的最后叮嘱,所有人都目光凝重的点了点头。在奥布里给岳一煌戴上手套后,所有的场上队员都上前给了幻影之子一个拥抱。

在要出场之前,在下场时将队长袖标交给了岳一煌的弗朗西斯科走上前,带着些许的不安用力的抱住了对方。

“我真希望……点球大战的时候我也能在场上。”

“你的袖标在。”

弗朗西斯科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听到那样的话之后,他将都灵队的影锋和自己略微的分开了些,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在岳一煌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而后十分干脆的放开他。

尽管还是没能习惯这种太过热情的表达方式,岳一煌还是和弗朗西斯科一个击掌。就这样和队友们一起走上球场。

看到都灵队中竟是岳一煌戴着手套走上来,一致以为他们会派中卫因涅迪代替守门员的罗马队队员傻眼了。然而岳一煌却是顶着全球数亿球迷的目光走到裁判的面前,罗马队队长的对面。

“你确定吗?”

“我想是的。”

面对罗马队队长的疑惑,岳一煌给出了正面而又肯定的回答。

看到这一幕的解说员完全疯了,现场球迷也疯了,可他们更觉得都灵队和岳一煌疯了。要知道岳一煌的身高才只有179公分。这个身高对于一名影子前锋而言并不算矮,甚至可以说是十分适合,然而对于一名守门员来说,岳一煌的身高和体型根本就不合格。如果只是从体型来看,岳一煌是都灵队现在在场上的十名球员中最不适合做临时守门员的了。

然而现在,岳一煌的确就是那个都灵队中唯一戴着手套上场的球员。

巴萨队内和岳一煌同期的后腰塔里恩已经喊出声来:“一煌他疯了吗!他怎么能去做守门员!都灵队的主教练到底在想什么!”

就连巴萨的边后卫伦琴科都开口说道:“其实这十个人中,中卫因涅迪是最适合做临时守门员的。”

在伦琴科开口后,又有许多巴萨的现役主力队员表达出了和他相同的想法,这其中就有安蒂斯。而另一方面,现场的摄像机镜头又捕捉到了戴着太阳眼镜来到坎普诺看球的西班牙人后腰恩佐破口大骂的画面。

然而场上依旧在继续着比赛进程。

作为都灵队的临时队长,岳一煌和罗马队的队长一起以猜硬币的方式决定了究竟是哪队先行主罚点球。很不幸的,罗马队猜到了硬币落在地上的那一面。于是岳一煌走到球门前,双脚分开,身体略微前倾,目光紧盯着罗马队的十一人队伍,并向对方点头示意他已经准备好了。

与都灵队的部署相近,罗马队上场主罚点球的第一人是一名进球意识十分强烈的边后卫球员。

这名边后卫球员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极为轻松。那名边后卫球员就和其他罗马队的队员一样,不信进攻型中场出身的岳一煌能够扑出他们所踢出的点球。在上场之后,那人甚至对岳一煌露出了微笑,似乎已经提前把两队的对战气氛调了回来。

加利佐,如果出脚前没有长距离助跑,点球踢往球门的左边偏上区域。

尽管只是在出场前看了几眼,可岳一煌却是清楚的记下了这名边后卫的点球习惯。为了不影响视线,岳一煌已经将额发全都拨到了后面,并在头发上浇了水做短时间的固定。这种在岳一煌身上不常见的发型以及他此刻沉静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成熟不少。属于少年球员的青涩褪去,一种更为成熟的气质从他的身上溢出,让此刻的他显得别样的迷人。

他的眼睛清楚的看到罗马队的边后卫加利佐在跳了几下之后就直接出脚,这意味着这击点球会以他最为熟悉也最为习惯的角度飞向球门。

在加利佐出脚的那一刻,岳一煌脚步轻盈的向球门的左边起跳,身体一个倾斜,稳稳的扑住了由加利佐所踢出的点球。全场哗然。

刚刚那个身形单薄的都灵队11号扑下点球的动作,完全就是接受过正式训练的守门员才能有的动作。潇洒而又自然,根本不见锋线队员紧急出战守门员的位置时所该又的惊惶不定。然而都灵队幻影之子的表演却还没有结束。他遵从德罗的嘱咐,从自己的长袜里拿出那张奥布里交给他的小纸条,显得极为认真的看了一眼,而后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这一下,罗马队内彻底乱了。

“他知道,他知道我们都会把球踢向哪里!”

诸如这样的声音不断的从罗马队的队伍中出现。然而就是在这一刻,桑切从都灵队的九人队伍中走出,结果岳一煌向他抛出的皮球,在距离球门前十码的地方停下,等待罗马队的守门员准备就绪。

桑切也是一名边后卫球员,有关他在都灵队的角球记录少得可怜,守门员当然会按照自己的扑球习惯,也按照自己的直觉来。因此当桑切以右脚出脚,以非自然角把球踢向球门的右边时,这名乌拉圭籍的优秀守门员扑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一球不进,又丢一球,场上出现了与所有人的预料都相反的情况。

心态彻底毁掉,更被激烈的自我否定侵占了大脑的罗马队在那之后竟是完全按照德罗所导演的电影出演。继边后卫加利佐的点球被扑出后,随后上场的那名罗马队队员竟是真的将点球踢出了门框。然而最可怕的,是岳一煌的确扑对了方向,向着那名罗马队队员所踢点球的方向扑出。

一边是罗马队的连丢两球,一边是都灵队的桑切与蒂亚尔相继进球,都灵已经在这场点球大战中将罗马逼至绝境。

第三球,克里斯蒂安所踢出的超近距离勺子吊射拯救了罗马队不在点球大战进行到第三轮的时候就遭淘汰,可就在那之后,岳一煌以一脚看似要飞出球门,却又在最后关头高空急坠的射门为都灵再拿一球。

第四球,罗马队的点球主罚手陷入到了极为糟糕的心理状态。他认为岳一煌一定已经知道他的出球线路,在思考了很久之后起脚射门,选择了一个让他自己感到极为别扭的角度和方向射门。

结果?小纸条上其实根本就没有这名罗马队球员的名字,他糟糕的表现让岳一煌再一次的扑出了罗马队的点球。

这场点球大战,最后以都灵队的获胜告终。

都灵队以他们充分的准备为自己夺下了一场不可能的胜利。

当岳一煌扑出罗马队的第四轮点球时,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下。他解开手套,看到冲上来的都灵队队员们,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在这一刻,带着都灵队队长袖标的他成为了全场最为耀眼的人,也成为了摄像机争相追逐的对象。

罗马队成为了场上失意的一方,然而他们的队长却是走上前去以十分男人的方式安慰着他们的守门员,告诉他岳一煌既然能知道大家的出球方向和角度,那都灵队一定也事先调查过了他的扑球习惯。

这支意甲联赛中最为剽悍的球队曾一度在场上占据优势,却最终还是输给了都灵。红狼们想要就此退场,然而他们却还要去接受欧足联对他们颁发的亚军奖牌。所以他们要像一个真正的硬汉那样站在这片场地上,直至颁奖结束。

罗马队队长萨马雷首先走上领奖台,和欧足联的官员握手。克里斯蒂用手掌挡了自己的眼睛,显然是因为输球而没能抑制住泪水。队内的边锋把手掌放到了下一任罗马队队长的头上,安慰着还过分年轻的小托蒂,告诉小托蒂今天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在这场欧联杯的总决赛上,意甲都灵以一个完美的冠军昭告世界他们的回归。

这支年轻的队伍经历一百二十分钟的艰难比赛,最终在点球大战上绝杀罗马。在点球大战结束后,岳一煌把队长袖标还给了弗朗西斯科,两人再次拥抱,都灵王子的手放在幻影之子的肩上,轻轻的摩挲着,而后在□在外的一小片肩膀皮肤上落下一个吻,令怀里的人不自然的一个激灵。

性感得不可思议的笑声从都灵王子的喉间溢出,他说:“我为你感到骄傲,一煌。”

被他弄得脸红的岳一煌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的抱怨道:“我其实,真的不习惯这种……这种亲吻。”

对此,弗朗西斯科大笑起来,让岳一煌为他重新戴上队长袖标,而后拽着对方的手一起走上领奖台。在幻影之子青训营队友的视线中。

这一刻,他是属于都灵的。

这一刻,即使是坎普诺也无法让那名影锋在儿时伙伴的视线中沉浸往昔的回忆止步不前。

坎普诺,我依旧爱你,这一点永远不变。

只是我也许……已经找到了可以属于我的未来。

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刻,岳一煌抬起头来望向燃放着烟火的天空,极为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为他们而燃起了烟花的这片天空,也永远都不会忘记此刻他眼前这一幕。

坎普诺的十万球迷们都在这一刻为他而欢呼,为他而鼓掌,为他而尖叫着。岳一煌不能听清球迷们到底在喊着什么,但他觉得,那一定是“都灵”,也一定能有他的名字。

这样的时刻,一辈子能有一次,足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耶耶耶!琅邪今天总算没让大家又等到半夜……本来想好这章放水青梅动图的,不过这章写得我感慨死了,觉得氛围好像不太适合。我……我明天再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