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俘虏

影子前锋114俘虏

伊格勒斯兑现了他对尼诺的承诺,在都灵队的夺冠时刻带着幻影之子的弟弟去到了球场的边上。在现场摄像机以及全球上亿观众的见证下,那个长得好像小天使一样的男孩跑过去抱住了自己哥哥的腰。尽管120分钟的比赛以及最后的点球大战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他还是装作很惊喜的样子抱起了自己的弟弟。

尼诺就想他想了一个晚上那样的给了自己的哥哥一个大大的吻,而后就乖巧的跳了下来。尼诺向岳一煌指了指伊格勒斯所站的那个通道入口的位置,而后就显得很害羞的又跑了回去。

于是岳一煌也望向伊格勒斯站着的位置,心中感慨万千的朝着对方招了招手,对方也对他回以笑容,而后就又带着尼诺回到了观众席上他们所坐的位置。

都灵队的球员,主教练以及助教一起捧着奖杯狂欢,在坎普诺的草地上疯狂的庆祝当然还不够,捧着奖杯回到更衣室内还要继续庆祝。德罗把他事先准备好的香槟酒全都拿出来,一阵猛摇之后朝着大家的身上喷洒过去。

其中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尤其成为了被香槟酒追逐的对象。躲过了一瓶又还能有一瓶,岳一煌敢说,德罗一定是准备了不下十支香槟专门用来喷人。

“我说!我说这样也太浪费了!酒是用来喝的!”

几乎要被不同队友举着的香槟酒喷得睁不开眼睛,岳一煌喊出这么一句话,却是被人趁着这个机会喷了一脸一头……

于是岳一煌破罐子破摔了,从卡塞尔的手里抢过香槟,直接对着这个从来就不知道适可而止的家伙喷去。卡塞尔发挥出他灵活的强项开始在更衣室里拽着自己的队友飞速躲闪起来,于是岳一煌欲谁喷谁,整队人就这样在更衣室闹成了一团。

与此同时,坐在看台上看完了整场比赛的伊格勒斯在散场时久久的沉默,他在巴萨的队友喊他一起离开,却是被他拒绝。他拜托塔里恩先帮他照顾一下尼诺,他很快就来找大家。对此,塔里恩表示包在他身上了,这就大大咧咧的拽着还想继续留下来的安蒂斯一起走了。

这名在球场上具备了领袖气质的巴萨第一前锋坐在看台的座位上思考了许久,而后猛地站起身来,向着都灵队的队员们此时所在的更衣室走去。

他十分礼貌的敲响了更衣室的大门,来开门的,是算得上熟人的乌斯特。然而还没等伊格勒斯开口说他想找岳一煌,那边已经被香槟酒喷得整个人都湿淋淋的幻影之子就已经注意到了他,那双黑色的眼睛在看到他时连喜悦都变得更为生动起来。

岳一煌和身边的队友们说了些什么,就拿起一块毛巾朝着门口走去。

他用毛巾擦着满头的香槟,并随手把门关上。那个狂欢的世界就仿佛被隔绝在了更衣室里。

“你今天……踢得真的很好。”

“谢谢!”

听到伊格勒斯的赞赏,岳一煌十分高兴的说着谢谢,然而下一秒,他就被自己的童年好友紧紧的抱住。心跳都仿佛燃烧起来的同时,岳一煌又后知后觉的想要挣脱开对方的拥抱。

“我的身上全都是香槟酒还有汗,会把你的衣服弄……”

“你一定还能回来的。”

在岳一煌说完那句话之前,伊格勒斯出口打断。那样的话让整条通向更衣室的走廊都变得寂静起来。沉默许久后,岳一煌最终还是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你会对我说这句话,我真高兴。只是已经太晚了,太晚了伊格。”

“不,不会晚,下个赛季我们就要变阵343了,巴萨会需要你的。”

伊格勒斯一下子松开岳一煌,又继续说道:“你先去洗个澡,待会儿还有新闻发布会。今天晚上你们会去庆功,那么明天呢?明天你会有空吗?”

岳一煌:“会,教练说明天给我们放一天的假,我可以坐晚上的飞机回都灵。”

伊格勒斯:“那我们就明天聚一聚吧!萨克雷他们应该会去约德里卡洛。”

岳一煌:“好。”

明白在新闻发布会之前岳一煌已经不会有太多的时间,伊格勒斯并没有说很多就离开,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转过身的岳一煌打开更衣室的门,却发现弗朗西斯科正在倚在更衣室房门旁的墙上。

仅是五六分钟的时间,大家就已经被德罗催促着去浴室洗澡,为了赶上不久后就要开始的新闻发布会。刚刚还热闹非凡的更衣室里此刻已然冷清下来。

在两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刻,那竟是尴尬。

“你还是想回巴萨。”

“我……”

“只要巴萨能有你的位置,你会想回去的。”

都灵王子似乎并不想得到一个答案,只是在陈述一个他所看到的事实。

“如果……你去巴萨,我也不会留在都灵。我会去皇马。”

弗朗西斯科本来只是倚在墙上,却是在说出这句话后用一种极为危险的眼神看向岳一煌。

“碰”得一声,那是弗朗西斯科的手掌砸上门板的声音,他用自己的手臂禁锢住了年轻影锋逃脱的可能,再不掩饰自己眼中的那份渴望,紧紧盯着满身都是香槟酒味的那个人。

他的右手手指触碰到对方的嘴唇,却不仅仅只是满足于触碰。他甚至强势的将两根手指的指尖伸进去,撬开牙齿,擦碰到年轻影锋的舌头,被那种柔软而又湿热的触感所诱惑,而后……就是强势的一吻。

当这个吻落下时,都灵王子再不掩饰被他压抑了两年的火热,他一手揽住岳一煌的腰际,一手则紧紧按住对方的后脑勺,让那个深陷在自己拥抱中的人再也无法逃脱。

即使是紧绷的理智终于断裂,更失控的对珍惜了两年的人出手的时候,他也记得改如何以一个简单的吻就挑起对方的情.欲。先是用嘴唇于对方厮磨,将淡色的唇搅得满是水色,而后是将舌头伸入,狂乱的勾动着。当彼此的舌尖相触,最后仅剩的耐心都崩塌了。

弗朗西斯科简直无法形容那种让他的血液狂冲大脑的刺激感。曾经与那些吻技高超的情人间进行的激.吻与这个吻比起来,那些根本什么都不是。揽住对方腰际的手变得更加用力,两人的□紧贴,透过湿透了的布料,那份坚硬的火热无法掩饰的传递给对方。

他就像一个掠夺者,侵占着幻影之子的口腔,紧缠着对方的舌头,更不断的吸允着,让它与自己一起陷入疯狂。

虽然是在热情开放的巴塞罗那度过了少年的时光,可岳一煌还从没有经历过如此激烈的吻,口腔内壁被对方的舌头时不时的轻佻划过,那种有些发痒又仿佛有微弱电流划过的感觉让他感到了下.身竟是经不起逗弄的起了反应,然而舌头被紧紧缠着,让他连一个完整的音节都很难发出。

他几乎……就要被那一个吻给弄得瘫软在了对方的怀里。

似乎是感觉到幻影之子根本就没法在这么激烈的吻中找到机会换气,都灵王子最终还是在感受到对方的完全瘫软后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岳一煌。

然而一切却是没有因此而结束。趁着那个机会,弗朗西斯科把岳一煌带到了更衣室内衣柜的最后一排,那个位置恰恰可以很好的遮掩两人的身影,而来自于弗朗西斯科的吻……也没有就此停止。

好像惩罚对方一般,弗朗西斯科象征性的咬了一口年轻影锋的嘴唇,而后他的吻又继续追逐其对方来,凭借着那天早上的记忆,弗朗西斯科将岳一煌的耳垂含住,而后用舌头不断的挑动着敏感的舌头,更时不时的朝着耳洞呼出湿热的气息。

被对方这样的玩弄着敏感的耳朵,岳一煌无可抑制的颤动起来,他拼尽全力的想要挣脱开对方,然而身体却是绵软无力,怎样都找不回力气。

可以说虽然没有对这个专情而又死心眼的家伙动过真格的,可情场老手弗朗西斯科显然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弱点,更让人无法挣脱开他的钳制。

“没错,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起就已经被你俘获了。”

“可是我从不会对我的队友出手,所以在我加入都灵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只做你的队友,你的搭档。”

“可两年过去了,看到你的时候就想亲吻你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我已经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我也无法继续看着你用那样的目光去注视另外一个男人。”

“你为什么要总是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属于过去的虚幻里?”

“好吧,我输了,我被你俘虏了。你无需用绳子绑住我,只要朝我勾勾手指我就会过来。”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拥有你。”

“你必须是我的。”

在听到对方的喘息声后,弗朗西斯科又再次吻上了岳一煌的唇。激烈的亲吻不断的下移,弗朗西斯科忘情的吻着对方的颈项。更用牙齿恶意的轻咬着年轻影锋的锁骨。他想要用尽所有的办法让怀里的那个人也能拥有快感。

湿透了的石榴红色队服勾出了幻影之子那能够轻易让他疯狂的身体线条,他想要得到更多……更多……湿热的唇舌不断的侵占着对方的身体,在有着偏白肤色的身体上点下一团团的热火。

然而一切却都戛然而止。

因为岳一煌终于还是攥紧了拳头,给了对方的腹部猛力的一拳。

作者有话要说:远目,我似乎神展开了。这到底是为神马,前一章还在热血,换到这章就……咳咳咳。弗朗哥他终于不圣人了。不过他这一下爆发得太吓人了……

那我放上说好的西班牙国家队两对竹马竹马啊。首先出场的是皮克和小法。这是一张珍贵的照片,因为那时候皮克还没把自己伪装成大叔……没有胡子的皮克果然比小法还要清秀……

后来正太法茸茸被温格怪叔叔拐去了阿森纳,皮克高富帅也去了英超大曼联,不过在那里一路被摧残后来被接回巴萨,而法茸茸则一路升到了阿森纳的队长。于是当巴萨和阿森纳在欧冠遇上,并且阿森纳被巴萨淘汰的时候,就有了以下的那一幕:

再说下一对甜腻指数破表的西班牙国家队竹马竹马另一对,水青梅!对于这一对我觉得神马都已经在不言中了,动图说明了一切:

1)国家队训练中,水哥要去捏小青梅的胸……小青梅后知后觉的要伸手阻止,结果水哥干脆就抓着人家的手不放开了。

2)这是在欧洲杯西班牙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结束后,水哥拥抱及亲吻进球功臣小青梅。

3)水青梅组合是成长与西甲塞维利亚的竹马竹马,后来水哥去了大皇马,有着思乡病各种不喜欢离开家的小青梅就留在了塞维利亚当队长。水哥是边后卫,小青梅是边锋,于是大家可以看到了,每次塞维利亚对皇马,水哥的防线总是会被打爆,哪里看得到半点凶狠后卫进球大将的影子!!!这就放人走了啊!!放走之前还摸小脸蛋啊!!!摸了以后还摊手表示我已经尽力了啊!!!

最后,我需要说一说,小青梅的真名其实是叫纳瓦斯,别看人家在水哥身旁这么小动物,其实人家长得很帅气,尤其是一双眼睛,正宗的狼眼秒杀当今足坛让人无法直视啊有木有!!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留胡子不适合你小青梅,真心的……于是,上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