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谈心

影子前锋118谈心

五月的时候,都灵的天气可以用凉爽来形容,微风轻轻吹拂着,坐在都灵队训练基地的主教练办公室里,只需要把窗打开,就能感受到那份夏季假期里绝对感受不到的清爽。主教练德罗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拿着他的黑色笔记本,透过薄纱窗帘看着窗外正在进行着常规训练的都灵队队员们,竟是说不出的沉默,连他最爱的唱片机也没有在唱着音乐。

半响,他的办公室房门被人叩响,穿着运动服的德罗清了清嗓子,而后很正式的说了句:“请进”。

“教练,你找我?”

说话的人是岳一煌。他显然是在训练途中被人喊来了这里,正穿着球队的训练服,额头上的汗水也粘住了头发。对于他的疑惑,德罗点了点头,而后示意岳一煌坐到椅子上,可他自己却是没有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继续保持着站立的,更低头看着打开的黑色笔记本。

“岳,我想你应该知道,队里最近很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

说着这句话的德罗并不抬头看向岳一煌,而是继续看着自己的笔记。他似乎没打算让岳一煌在他说完这句话后说些什么,只是一边翻看自己的笔记一边继续说道:

“我想我已经弄清楚了这种不正常的罪魁祸首。那应该是三个人,不,确切的来说,那应该是两个人。并且其中一个人的问题我已经弄清楚了,我想大家也已经弄清楚了。可是另一个人的问题我始终没能弄明白。你能告诉我另外一个人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德罗终于还是合上了他的笔记本,用一双几乎能够用锐利来形容的眼睛紧盯岳一煌,让那名年轻的影锋无从遁形。

“我想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你当然知道。因为那个人就是你。”

德罗踱着步走到岳一煌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名自己极为倚重的球员。

“能告诉我你和弗朗西斯科之间发生了什么吗?是他抢走了你的未婚妻吗?哦不不当然不是,你根本就没有未婚妻,你甚至连个女朋友都没有。那么是你的搭档拿了你全年的薪水去做投资结果全输光了?也不对,我了解弗朗西斯科,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一定会把他的薪水拿出来赔给你,除非他把他自己的也输光了,可这显然不可能。”

德罗先是发挥了他的冷幽默,说了一通他天马行空的,用来让人放松神经的猜测。随后,德罗沉默着看向岳一煌,许久。

“告诉我。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可能只是一些有关隐私的……无伤大雅的小问题。”

显然,和弗朗西斯科闹僵的原因是岳一煌不愿和任何人说起的。然而他却无法逃避德罗探究的双眼。这名出生都灵的教练虽然平日里总是不着调,让球员感受不到安全感,但他的确是把都灵一步一步由乙级带往欧冠之路的传奇教练。必要的时候,他会用尽一切的办法消除队内的不安定因素。

“云达不莱梅曾经因为队长的狗走丢了而输了比赛。那么你呢?你想都灵因为什么无伤大雅的小问题而输掉联赛的最后一轮?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我想我就不得不让队里的心理医生来找你谈谈了,可我不希望让事情发展成这样,你明白吗岳?”

“你知道主教练对于球队的队员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我想我不仅仅是你们的教练,是你们遇到问题时想要求助的对象。我也同样应该是你们的兄长,或者是父亲。球员在面对教练的时候,不该有任何的隐瞒。因为只有当我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才能尽我所能的帮助你去解决这个问题。”

“知道吗,我甚至帮助过有毒瘾的球员戒了毒。为了帮助他,我强迫他住在我的家里,二十四小时都在我的眼皮底下,并且我几乎每过五分钟都会告诉他,他是强大的,不可战胜的,不会被毒品摧垮的。最后他终于恢复健康又重新回到球场。可这一切成功的前提是球员信任我,并且不对我有任何的隐瞒。”

“我不是不允许我的球员有自己的小秘密。我也不是连球员老婆的**在哪里都不放过的人。但前提是这些小秘密无关球员的竞技状态。”

“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最后一轮比赛的重要性。莱切从来就不是弱旅,现在他们为了保级会爆发出恐怖的能量。他们上下一心,他们意志坚定,他们每个人都有着绝对不能输的决心,就像一个被逼到绝路的英雄那样。这样的球队向来就是联赛中最可怕的。可我们必须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局,否则我们就会弄丢了已经到手的欧冠入场券。这会让我们这个赛季在联赛中的努力全都变成……泡泡。”

“我讨厌这种泡泡,在我的眼睛里,都灵在联赛的最后一轮输掉了欧冠的入场券和莱切保级失败的意义是一样的,两者没有任何的区别。”

德罗用近乎咏叹调的语气向岳一煌叙述着,叙述着事态的严重性。

“因为意大利国家队要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的关系,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推迟了一周。尽快解决你们两个之间的矛盾吧。我想我也许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

德罗并不急着听到岳一煌说出问题的回答。他最后还是以这样的一句话结束了两人间的谈话。显然,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球员自己就能够解决队友间的矛盾。被他的一番话弄得失神的岳一煌直到自己被赶出主教练办公室的时候还深陷那份心底里向自己所踢出的疑问。

是否我自己的任性会毁了球队整个赛季以来的努力?

这样的事……是否真的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影响?

岳一煌本以为这只是他和弗朗西斯科两个人之间的事。可直到这一刻他开始思考起来,他的想法是不是错了。他是不是……正在朝着更衣室毒瘤这种存在迈过去。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朝着训练场地走去,却是在最后走出走廊的时候看到最近几天都被他冰冷对待的都灵王子就站在他的面前,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担心。

“教练找你,是有什么事吗?”

看到那种显而易见的不安,岳一煌几乎就要心软的告诉他,不要担心,他不是要转会。然而才缓和了眼神,就又被自己心里的另外一个强硬的声音警告了。于是他装作没看见对方那样的想要直接向着训练场走去。

这一次,弗朗西斯科并没有用手拽住岳一煌,而是在对方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用一种带着苦涩意味的声音轻声说道:“你不能因为我对你的感情就这样对我视而不见。追求所爱的人不是犯罪。”

“那么我拒绝你的追求。并且追求别人并不是能够让你变成色.情狂的借口!”

听到对方竟然这样曲解自己的行为,更为之前所做的而诡辩,岳一煌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的反驳道。在转身的一刻,他确信自己看到了都灵王子的迷人微笑。可这一次……那份笑容却让他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罪恶感在心底里发芽了。

“好吧,我犯罪了。那么我的法官大人,你想要给我判什么刑?是永远都不和我说话,并且看到我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吗?”

说着这句话的都灵王子该死的性感,又是该死的可怜。让人无法想象那么骄傲的人竟然也会这么惨兮兮的在另外一个人面前乞求一份原谅。

“我……教练说我们之间的矛盾很可能会影响到球队在最后一轮比赛中的发挥。所以我会试着……在赛季结束前尽力和你保持普通队友应该有的,友好的关系。”

“那么赛季结束后呢?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都只能是陌生人了吗?”

面对弗朗西斯科的追问,岳一煌没能给出一个答案,他落跑一般的跑出能够被对方的视线追寻得到的地方,回到训练场上继续今天的训练。然而即使是没有回头,他也依旧能够知道,对方此刻是在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着他的离开……

…………

弗朗西斯科:“法泽尔,过来一趟都灵吧。现在就飞过来,机票我出。”

法泽尔:“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弗朗西斯科:“我和一煌坦白了,可是我被拒绝了。他甚至拒绝我的追求,很坚决。”

法泽尔:“你不要冲动啊!你听我说听我说,就算你现在失恋了真的心情很糟糕,可友情炮这种事还是不可能的!我们两个都是在上面的,这种事是没可能也没希望的快点找回你的理智吧!”

弗朗西斯科:“……”

那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弗朗西斯科打了个电话给远在英国的法泽尔,却是得到了对方这样的曲解。许久没有爆发又心情很糟的都灵王子终于还是把他在英国的这个朋友狠狠的骂了一顿,几乎就要把不知想到了什么的法泽尔骂得都快哭了才停止,开始好好的说话。

弗朗西斯科:“我和一煌的事,不想被太多人知道。所以现在我只能和你说。”

法泽尔:“滚蛋吧你,我的前女友是心理医生,口风紧得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前男友是谁!我介绍你过去,让她收你八折。”

弗朗西斯科:“你确定你真的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弗朗西斯科大魔王的声音阴沉得几乎要把法泽尔吓得打嗝了,这名温网的万年老二终于松口,表示他最近真的很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过来都灵,如果弗朗西斯科非要等的话,那可能会是在十天后。为什么伟大的都灵王子不来伦敦呢?

在法泽尔还在喋喋不休的数落弗朗西斯科自从去了都灵踢球就很少回伦敦和朋友们聚一聚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只在沉默后说了一句话:

“好,我现在就过来,晚上会到。”

法泽尔:“……”

当法泽尔在机场外真正接到了自己的这位好友时,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无法相信应该忙于训练的弗朗西斯科竟然会说来就真的来了。要知道他接到电话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可现在才只有晚上九点,他就已经在伦敦看到拖着行李箱的弗朗西斯科了!

从弗朗西斯科那张毫无笑意的脸上,法泽尔不难猜出这次的打击对于都灵王子来说,是真的沉重。

“想去哪里?”

在看向弗朗西斯科的时候,法泽尔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意义不明的深刻同情。同时他也不经感慨,在伦敦的时候几乎战无不利的弗朗西斯科也会又今天啊……

“随便哪里都可以。”

“好吧,那我就带你去一个可能让你心情好起来的地方。”

说着,经常在重要时刻不靠谱的法泽尔驱车带弗朗西斯科前往位于伦敦南肯辛顿区的夜店Boujis……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如果大家能够知道伦敦南肯辛顿区的Boujis究竟是什么地方……你们就能明白法泽尔同学他究竟是有多么的不靠谱了……本来的忧伤剧集就这样瞬时反转成爆笑剧了。琅邪在这里表示弗朗同学不会忧伤太久的。面对呆煌他会找回自己的智商对症下药,直接把他磨到心软,稳住人家之后开始光明正大的追求……

以及,虽然看到新长评好高兴好高兴可是今天晚上还是木有加更了。琅邪打算吃完晚饭之后直接睡,到两点半起来看球,看完以后就直接开始写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