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王室最爱

王室最爱

当法泽尔询问弗朗西斯科是否需要先吃饭的时候,这个曾经是无数英国少女梦中情人的意大利人情绪不高的表示他在飞机上吃过一些简餐了,不想再吃更多的食物了。因此两人直接去到了那家名为boujis的夜店。

对于英国人而言,进夜店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无数贵族名媛,社会名流都经常进出夜店。甚至连英国的皇室成员都很爱这里。

只是很可惜的,在伦敦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向来就不怎么爱夜店。相较于许多可以用浪.荡来形容的球员,曾经的切尔西神锋会为了尽可能的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而尽量保持一个健康的作息。并且在伦敦时期情场上十分成功的弗朗西斯科也从来不会有需要为情买醉的苦闷日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想起来这家夜店在世界范围内是有多么的著名……

是的,这间夜店是英国皇室的两位王子的最爱。哈里王子酷爱这里,并且威廉王子在成婚前也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甚至会带着自己的未婚妻凯特一起来这里。

由于英国八卦媒体的多次披露,全世界都知道了英国的两位王子们爱来这里,于是无数漂亮女孩涌向了伦敦,涌向了boujis。

因为目标是狩猎英国的皇室成员,这群女孩通常会有良好的教养,就算本来不具备这种素质,也会去特意学习贵族礼仪,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以成为王妃的女人。并且她们为了保持自己的历史足够清白,通常都会拒绝其他男人的邀约。

这样的一个群体在世界范围内都已经很出名。她们被外界称之为王子猎手。直到威廉王子终于和凯特王妃迈入婚姻的殿堂,这群女孩的目标就只剩下哈里王子一个人了。于是她们的称号又变成了哈里猎手。

漂亮的女孩们因为哈里王子而涌向boujis,喜欢漂亮女孩的男人们又因此而涌向boujis。于是boujis开始实行会员制,如果不是这间夜店的会员,或是会员的朋友,那么boujis就会拒绝顾的进入。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挡不住这群年轻男女的脚步。

在八年前的时候,哈里王子和与他几经分合的女友切尔西·戴维结婚。但是很可惜的,他们终于还是因为家庭,性格以及各方面的原因选择了分道扬镳。哈里王子又恢复了单身,这让哈里猎手们乐坏了,无数魅力各异的女孩又再次涌向了她们心中的圣地,boujis……

走进这家夜店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就感到了这里似乎有些不同寻常。这里的女孩看起来和普通的夜店女孩不太一样。她们的笑容看起来都好像是对着镜子练习过了千百遍一样,并且举止优雅,更争奇斗艳着,根本就不像是来找乐子放轻松的。

但鉴于都灵王子今天的心情实在是不佳,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注意这点奇怪的地方,只是找了一个靠近角落,音响没有那么吵闹更好说话的角落位置。

“什么?你是说你已经被对方明确拒绝了,连追求都不给,你还不打算放弃?我们也认识六年了。我觉得你在感情上向来就……很绅士。虽然我几乎没见到过会拒绝你的人。可你遇到这种事应该很礼貌的表示遗憾然后很快找到新的目标啊。这样做的才是你吧?”

当两人坐下来,更点了一些店里特别推荐的酒后,法泽尔从自己的好友嘴里听到了让他感到太过不可思议的事。

好吧,或许那个幻影之子的确是不错,可也应该不至于把他的朋友迷成……这样吧。

哦纯情的小影锋,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

对于法泽尔的疑惑,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嘴硬的想要再抢救回一些自己的面子。事实上对于弗朗西斯科而言,法泽尔这个朋友是可以让他放心的敞开心事的对象。并且这个家伙也不会在他真正情伤的时候去嘲笑他。

“这次不一样。我或许可以这样告诉你,如果是一煌的话,在一起一辈子对我来说都可能太短了。你能想象这种心情吗?我真希望……在他刚刚接触到足球的时候就认识了他的那个人是我。”

听到这番深情的言论,法泽尔吓得被酒呛住了,又拽脖子又敲胸口很久才缓过来。可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法泽尔觉得他好像抓到了一个之前被他忽略了的,十分严肃并且严重的问题。

“伙计,我有一个问题,很认真的。”

在弗朗西斯科眼神示意法泽尔继续之后,这位在好友离开伦敦后依旧美人相伴每一天的网球手问出了让他觉得心惊胆颤的问题:

“你……该不会转会到都灵之后就再没找人……那个……做.爱吧……?”

比提出这个问题更让法泽尔心惊胆颤的,是都灵王子的反应。他的好友并没有给他一个正面的回答,而是脸色突然变得很糟糕,就算是在灯光昏暗的夜店里,也能一下子就感受到他的周围被一种恐怖的低气压笼罩了。

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得到了真相的法泽尔惊恐了,他猛地一下坐直了身体,不敢置信的看着在伦敦时一直陪自己一起上《太阳报》的前切尔西神锋,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你你你……你不是如果要和人连着三天三夜都做那种事,一个月里可以和人这么来十次的吗!!!”

“你记错了,是连着两天三夜。”

面对法泽尔的惊恐,弗朗西斯科面色阴郁的纠正对方。在说出这句话后,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法泽尔。他竟是……直接拽住弗朗西斯科拿着酒杯的手,仔细的查看起那里到底长了多少层茧,被察觉到了他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的弗朗西斯科直接以眼神杀死。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早就注意到了这里的几位漂亮女孩试探着走过来,露出甜美而又优雅的微笑对法泽尔和弗朗西斯科说道:

“很抱歉,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哦没有,当然没有!”

来了,为了哈里王子而来到这里却最终被弗朗西斯科以及法泽尔两人吸引的女孩。法泽尔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魅力可能已经征服了这几名一心想要嫁给哈里王子的漂亮女孩,显得十分高兴,又或者说,那是一种雄性对于异性的,最原始的征服感。

看啊,那群女孩是为了嫁给哈里王子才来到伦敦的,是为了嫁给哈里王子才去学的贵族礼仪让自己变得更漂亮,是为了嫁给哈里王子而拒绝了所有向她们发出约会邀请的男孩。可现在!她们被我给吸引了!

不得不说,这三个漂亮女孩的到来让法泽尔获得了极大愉悦感受。

“嘿,伙计!这三位淑女在别的地方没找到位置,让她们来和我们一起吧?”

或许法泽尔是在说一个可以让弗朗西斯科心情好起来的笑话,可效果显然不好。都灵王子在一瞬间对法泽尔放出了极为可怕的冰冷气息,随即他十分绅士的站起身来,歉意的向那三个女孩笑了笑:

“很抱歉,我和我的恋人吵架了,我不知道我的恋人是不是会在这里附近看到我这里,所以很抱歉。”

听到这句话,那三个女孩都感到十分可惜,却又表示她们或许可以坐下来只是和那个金发的帅哥说说话?对此,法泽尔是很想说我很乐意的,但是碍于他的好朋友今天真的是开不起半点玩笑,于是只能十分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惋惜。

然而就是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法泽尔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神情有了细小的变化,紧接着他对那三个女孩中看起来最为妩媚自信的一个轻声说了一句话,并请那个有着性感嘴唇的女孩留下,让另外两个女孩带着明显的不悦离开了。

“哦,你换栏目了吗,每日邮报小姐?棕色的头发其实不是那么适合你,黑色的就很好。”

“很抱歉先生,我想我并不很清楚你在说什么。”

“哦宝贝,别再装了,像你这样的美人我是不会那么容易忘记的。虽然你今天换了发色,还戴了彩色的隐形眼镜,连着装都变得成熟多了。说实话上次看到你的时候我都想不到你会有这么好的身材。你身上的窃听器已经开了吗?那就请先把它关了吧。”

直到这一刻,弗朗西斯科已经完全明白了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份。来外面探听新闻的高级狗仔队,隶属英国《每日邮报》。并且法泽尔很可能有在这个美女记者的身上吃过亏。

想到这里,弗朗西斯科看了自己的好友一眼,后者则一脸哭笑不得的转头对他说道:“哦弗朗西斯科你别这样看着我,上次着了她道的是那个拿了温网冠军的家伙。”

弗朗西斯科:“哪一个?”

法泽尔:“前年的那个。”

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经完全暴.露,那个每日邮报的女记者倒也再不故意装出一副优雅的样子,转而无所谓的在两人身旁坐下来。

“能让伦敦的大众情人法泽尔先生记得我真是荣幸。如果知道你当时对我这么有好感的话,也许我就会把目标人物改成你,那样说我说不定已经找到我的丈夫了。”

说着,那名敬业的女记者把手放到自己的低胸礼服胸衣的部分,从夹层里抽出一张自己的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么想要通过每日邮报让人知道的新闻,欢迎你来找我。当然如果你只是对我有兴趣,也很欢迎你来找我。”

“想通过每日邮报让人知道的新闻?”

“是的,比如你和你的前任女友分手后感到十分伤心,去到夜店买醉。你该知道女人总是特别容易对男人中的某部分群体产生同情。”

听到这里,弗朗西斯科都不经为那位每日邮报女记者的幽默感而笑出声来了。

似乎是明白自己在这里一定不受欢迎,那名女记者对两人又露出了一个微笑后就欠了欠身的离开了。

由于每日邮报女记者出人意料的到来,两人的话题彻底被打断了。法泽尔更是在女记者离开后开始摆弄起那张名片。

弗朗西斯科:“你在做什么?”

法泽尔:“找窃听器。我在想他们现在是不是掌握了把窃听器嵌在卡片里的技术。”

弗朗西斯科:“那么你想找的东西也许在这里。”

弗朗西斯科从刚刚那位美女记者坐的沙发靠垫可以紧贴小腿的地方拿出了一个极小的,黑色的金属小块。

“哦,看起来最近他们的技术没有进化。”

看着弗朗西斯科将那粒小小的窃听器丢到冰水里,法泽尔不禁无奈的问道:“只有一个吗?”

说着这句话的法泽尔也开始在刚刚那名女记者可能碰到的地方翻找起来。终于,他又在桌面的背面找到了又一个窃听器,把它一并扔进冰水里。

两人给了对方一个眼神,无奈的召来侍应生示意他们想要换个座位。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周围**起来。这间夜店里所有的漂亮女人都好像紧盯着猎物的猎人一样,跃跃欲试的看向门口的位置。不等弗朗西斯科询问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了,法泽尔就哀叹一般的说道:

“哦,运气真是太糟糕了。哈里王子然今天来了。”

说着法泽尔就给弗朗西斯科解释起这间夜店的特别之处,并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总结:“所以事实就是这样,因为哈里王子爱来这里,全世界的漂亮女人都会过来。我以为这会让你心情好一些。”

对此,弗朗西斯科脸色极差的表示:“事实上这让我感觉更糟了。”

法泽尔:“哦伙计我带你换一家夜店吧!那里有钢管舞表演!”

弗朗西斯科:“……”

法泽尔:“嘿朋友!朋友你别走啊!我其实真的已经给你的难题想到好办法了你听我说啊!!”

…………

今天下午抽了点时间回复了一点大家之前给我的留言,然后加精的加精,赠积分的赠积分。不过是因为我话唠了么……回复了好久也没有回太多……嘤大家可以去后台的读——>发评记录里看看有没有琅邪给你们的留言回复哟!

话说……这段的剧情是我在两个月前就写了细纲的,然后我写啊写的写到了46万字的时候才终于用到了qaq。值得说明的是,两天三夜神马的一点也不科学,但这是小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