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国足来袭

国足来袭

和法泽尔一起在伦敦小聚了一天之后,弗朗西斯科就直接坐飞机去到了罗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需要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出战一场世界杯的预选赛。而在那之前,所有被征召的队员都会先去到罗马,进行为期四天的短暂训练。

这也是意甲最后一轮联赛被推迟一周的原因。于是都灵队在少了队长的情况下继续他们的常规训练。缺了都灵王子,全队训练时的感觉当然会十分的不同。特别,是在分组训练的时候。

那就好像你在拿球之后下意识的想要把球传给那个人,你清楚的知道他应该在哪里,也知道他应该就那里等待着你的传球,却发现他根本不在场上。

是的,感觉到最不习惯的那个人是岳一煌。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那个身着都灵队十号球衣的人就在他的身旁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是讶异的转过头去,却发现喊他的人只是其他队友。

这让岳一煌不禁抬起头来看看天。阳光明媚,却不炎热。五月末的都灵根本不是能够让人产生幻觉的季节。

在休息的时候,岳一煌一个人颠球,下意识的用身体和脚把球颠出炫酷的技巧。卡塞尔从更衣室里拿出了一本学习意大利语的笔记本,翻开后就跑过来问岳一煌他遇到的问题。在得到了解答后,卡塞尔抓了抓脑袋说谢谢。

“谢啦。最近蒂亚尔心情不好都没人来催我学意大利语了。”

由于都灵队里的语言组成比较简单,基本可以分为能说西班牙语和能说意大利语,又因为有了其中一项语言的良好基础,再去学习另一种会容易很多,所以都灵队内开展了语言交互学习行动。这其中有主动学习型,比如蒂亚尔,比如加雷,比如弗朗西斯科。当然有了主动学习型之后就又有了被动学习型,比如卡塞尔,比如帕雷尔。

为了都灵队内能够更为团结也更为统一,蒂亚尔开始紧盯那些总是不安分的被动学习型球员。这导致都灵队内的两翼边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看到自家的后腰就两翼齐飞起来……

相比较之下,中卫因涅迪,以及边后卫尼尔瓦这几名都灵队内的西语帮成员就比较从容淡定的努力融入在意大利的生活了。当然,这两人就算淡定从容着,学习进度也和被动学习型的两翼边锋几乎差不太多。

有趣的是都灵队西班牙语帮里明明有全能中场乌斯特这种从小在马德里长大,说着一口纯正西班牙语的西班牙人,队里的意大利人却表示……他们更喜欢岳一煌的阿根廷口音,让岳一煌在被围求解答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说不清的,怪异的感受。

听到蒂亚尔的事,岳一煌也很沉默,只是拍拍卡塞尔的肩膀。

当一整天的训练结束后,岳一煌加快脚步追上每次都匆匆离去的蒂亚尔。

“嘿,蒂亚尔!介意请我去你家喝杯茶吗?”

蒂亚尔显然在听到了岳一煌的声音后猛地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似乎是根本就没有感到对方的从后面靠近。由于已经临近考试季,蒂亚尔最近的身影总是显得十分匆忙,比起其他的都灵队队员,他除了要认真踢好联赛以及欧联的双线赛程,还要坚持着完成大学的课程。实在是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也会考虑向球队提出缺席一两场并不至关重要的比赛。

因此,当蒂亚尔听到岳一煌的提议时,他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他还是同意了……

“我听说……你以前在莱切待过。”

在给岳一煌递上一杯红茶的时候,蒂亚尔听到了这句话,并不掩饰的点了点头。

“我其实……并不知道可以给你什么好的建议。事实上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你这样的烦恼。如果说有一天布雷西亚升上甲级了,对上他们的时候我可能还会更有干劲。”

岳一煌逗笑了蒂亚尔,他也像其他都灵队的球员那样揉了揉队里看起来最小的岳一煌,而后坐到了他的身旁,拿起一块饼干放到嘴边却久久都没咬下去。

“我希望莱切能够保级成功。”

“我也希望都灵能够拿到欧冠的入场券。”

“可我显然不能同时达成这两个愿望。”

这显然是在上一轮的比赛结束后就困扰着蒂亚尔的心事。他并不惧怕让自己的俱乐部队友知道这一点,只是内心一直矛盾着。他的心里已经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该去怎么做了,然而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过感情上的那道坎。

“也许在这两个可能之外,还会有另外一个可能。”

看到蒂亚尔终于咬下他放在嘴边很久的饼干,岳一煌试探着说道。这让对方转过头来,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那就是都灵和莱切打平,莱切不能保级,都灵也无法去到明年的欧冠资格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莱切需要的是三分,都灵需要的是两分。如果我们两队打成平局,那就会出现我说的第三种情况。”

将杯子里的茶喝完,岳一煌把杯子放到茶托上,而后低头笑起来:“莱切不是弱旅,他们的链式防守很可怕。他们不是我们只要出战就能战胜的对手。它值得更多的尊重。”

说完了自己所能想到的话之后,岳一煌离开了蒂亚尔的家。任那个如今在意甲联赛迅速崛起的后腰把时间交给更多沉默的思考。

当天色完全变黑的时候,蒂亚尔拿过手机,调出了莱切的队长塞莫尔的电话号码。然而他却是几次想要按下通话键又悬而未决。好不容易按下了通话键,却在那边才响起铃音时就又挂断。仅仅是那一下,就几乎要让蒂亚尔呼吸不畅起来。他本能的想要把手机关机,却是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对方的回拨。

电话那头传来的,属于莱切队长塞莫尔的声音就像记忆中的那样爽朗,却又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晚上好,蒂亚尔。我还以为你最后一轮比赛前都不会打电话给我了。”

只是一句话而已,那就让蒂亚尔想起了他在莱切的时光。那时候他还过分年轻,刚升上莱切一队。是那位像父兄一样的莱切队长像对待自己的弟弟一样的对待他,也教会了他该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后腰。而后他在意甲赛场上初放光芒,并被意甲亚特兰大俱乐部买走,在那里磨练了自己的技巧,并最终被都灵队的新教练德罗一眼相中。

他对莱切不是没有感情的。

雏鸟情节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

再次听到塞莫尔的声音,蒂亚尔的心情可想而知的复杂。但他最后还是叫了一声塞莫尔的名字,而不是队长这个曾经让他熟悉的称呼。

两人就像许久未见的好友那样感慨而又喜悦,谈论着生活中没有对方的那部分存在。

最先提到都灵与莱切在联赛中最后一战的是塞莫尔,第二次提到的……还是塞莫尔。

“我知道今年的都灵很强。我也知道因为很多问题,今年的莱切踢得很糟。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遇到都灵就一定会输。我已经32岁了,就算莱切这次降级,我也不会离开她。可队里还有很多年轻的,应该有一个好前程的球员。就算是为了他们,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你们赢过莱切的。”

这句话让塞莫尔的铁汉形象再次浮现蒂亚尔的眼前。这名还十分年轻,甚至连大学的学业都还没完成的年轻后腰心中的感慨和惆怅竟是这样被驱散了许多。

这是一个短暂的通话,结束与塞莫尔的妻子喊他去吃饭的声音。

“哦,我的小公主和妻子好像都饿了,那么再见了。”

“是的,下周见。”

说完这句,两人挂断了电话。蒂亚尔又再度捧起了他的大学课本,却是怎样都看不进去了,在短时间内折腾着换了许多姿势,他内心的斗争越来越激烈起来。

终于,蒂亚尔猛地站起来。

他走到阳台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而后拨响了德罗的号码。

“先生,希望这么晚我没有打扰到你。我想说的是,我改主意了。我报名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如果能够用得到我,请一定把我带去莱切!”

…………

另一方面,意大利驻中国北京的签证中心在三周前收到了由中国足协和干事一行人发来的签证申请。无论是在准备材料,还是在免签的时候,那群昂首阔步的要出发去意大利都灵的官员们都毫无掩饰的表达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去说服中国的足球运动员第一人,岳一煌来加入中国国足。

然而十分不巧的是,意大利驻北京签证中心的负责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球迷。虽然他所钟爱的意甲球队是国际米兰,可这群人的申签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出于一些个人主观方面的原因,负责人毫不留情的盖下了拒签的印章。

至于拒签的理由?签证中心所给出的解释是怀疑这行人有集体移民倾向。

不仅如此,那位负责人还给意大利方面发去邮件,说明了他这里所遇到的情况。这件事最后传到了意大利国家队那里。他们终于还是意识到,这两年在意甲联赛表现十分优异的都灵队幻影之子竟还没有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过。

这意味着……只要岳一煌在世界杯开始之前转成意大利国籍,他完全可以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出战,并且一经出战,终生都是意大利国家队的战将。

那么,他们是不是需要在中国足协方面的人员和岳一煌接触之前先把这名总能在球场上带给人们惊喜的年轻球员抢下来?

当意大利国家队的主教练从领队内斯塔那里得知了这一消息后,他想了一会儿,而后给出了这样一句话:“都灵队的岳吗?只是从单人作战能力上来说,他还太稚嫩了,不够资格入选意大利队的大名单。但他在俱乐部里对于弗朗西斯科在进攻中所给出的单向支持很让人眼前一亮。”

作者有话要说:嗷最近几天魔都好像进入梅雨季节了,然后琅邪的颈椎病就好像犯了……嘤嘤嘤头晕恶心啊全身酸疼神马都来了。拖到这么晚真是抱歉了QAQ

为了补偿大家我放上一张笑死人的动图吧。这张动图叙述的故事是……裁判上场忘记带黄牌?没关系!对手方球员会带着的!

另外,有读者表示在看意大利队的比赛时分不清皮尔洛和布冯的脸……?=?=?并且觉得皮尔洛和布冯森有教授风范。对此我表示口胡!睡皮那就是在场上被人侵.犯的时候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再说到布冯,那应该……就是大梨队的总攻殿下了吧。上一张没胡子,头发清爽不黏腻的动图以展现总攻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