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联赛都灵vs莱切二

联赛 都灵VS莱切 二

那一次让人紧张得肾上腺激素急速分泌的反击让莱切队的士气大增,他们的进攻像潮水一样的猛烈冲击着都灵紧缩的防线。很显然,他们想要在都灵队还沉浸在刚刚那次反击的影响下时将他们的防线冲破,并撕开一个口子,更向都灵的球门传输一粒进球。

场上局势出现了长达数分钟的乱局。

从比赛开始时一直到现在都在坚守着阵地并且偶尔打出反击战的莱切似乎与都灵交换了彼此的身份,成为了占据场上主导位置的那支球队。

由于莱切的突然发力,都灵队的后防线迅速收缩,却因为之前攻得太猛又太过深入,一时间没能调整过来而被打得十分狼狈。就连进攻线上的帕雷尔和岳一煌都迅速回撤参与到了防守之中。而且接连被莱切狠攻了七分钟才找到机会将防线前推,更开始重新开始属于他们的新一轮进攻。

并且,在刚刚那混乱的七分钟里,莱切竟是创造出了两次打门的机会。

只是在之前七十多分钟的比赛里,都灵队那仿佛不知疲倦的猛力进攻已经让他们的体能消耗变得十分巨大。在这轮让球迷的心跳都吊到了嗓子眼的七分钟混乱防守后,他们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像比赛开始时那样的攻势了。

其中最好的证明,就是在中场大量来回跑动的岳一煌不再长途奔袭,从对方的半场阵地中将球在高速的跑动中带向己方的禁区。他开始……将进攻的压力更多的传递给帕雷尔。他将球传至右路的时机开始变得早些,更早些。

但是这样,他与中锋弗朗西斯科之间的绝妙配合就会产生一个断层,一个让都灵队的进攻不再那么直插对手心脏的断层。

弗朗西斯科还能跑,只是岳一煌……他的爆发力以及速度都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虽然并不明显,却足够让都灵的攻势不再那么的锐利。

在这个赛季中,都灵队还从未打过像这样让他们憋气又焦躁不安的比赛。为了能够创造进球,他们来回来回的权力奔跑,组织进攻,却是无论怎样创造攻势都无法攻破对方的链式防线。

这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始料未及的。

就连他们之中的超级球员弗朗西斯科都在莱切队长的紧盯卡位之下无法真正的施展身手。

是的,本届欧联杯的金靴竟是无法突破由塞莫尔所平衡着的那两道防线。

德罗在场边不断的对他们喊着,时间,他们还有时间,让他们沉稳的进攻,用自己的头脑去踢球。

只是本场比赛留给他们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坐在电视机前或是在酒吧里看着本场比赛的球迷们大骂这场比赛都灵队打得真是太不像他们了,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今天穿着白色场球衣和莱切队打成了这样的球队,竟然就是在欧联杯决赛上和罗马打得势均力敌,更互相追平比分的都灵队。

可在那样可怕的防线下,强调进攻的球队又该怎么为自己打开局面?

那么,就一直这样下去?

不,那样所造成的局势,终将是莱切和都灵这两支球队都不愿也不应该去面对的。

场上的所有人都会成为本届联赛最大的输家。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场上的比拼竟是又再度激烈起来。

0:0的最终结局,是他们谁也不愿发生的。

那么,在这个时候,只要谁先破门,他就能拿到这至关重要的三分。

你还好吧?

你还好吧?在进攻的间隙,弗朗西斯科用眼神询问体力消耗极大的岳一煌。对此,岳一煌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示意他的体力下降十分严重,但他会撑到最后一刻。对此,直到下半场才上场,体力比

虽然是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答案,可是从岳一煌的剧烈喘息以及脚下步伐来看,他现在已经十分吃力了。或许意志的顽强可以让他在最后一刻依旧拼出他所擅长的长途奔袭,可是弗朗西斯科却是选择了回撤。

如果岳一煌的体力已经被消耗了大半,那么他就主动承担起更重的奔袭任务。

然而岳一煌与弗朗西斯科,这对都灵队的得分组合却是被人盯死了一般。在他们的传球线路上,总会有一名擅长中场拦截又头球技术极为突出的后卫看防着。他们的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不让幻影之子与都灵王子的精妙配合出现在这片球场上。

如果岳一煌还拥有十分充沛的体力,那么场上莱切对他们所实施的战术隔离便会完全没有效果。因为只要当他们两个起速,没有人可以追得上。但这一刻,体能消耗极大的岳一煌显然比上半场比赛的时候更容易盯防了。

球迷们在紧盯场上局势的同时不断张望着球场中的巨大计时器。

在那里,红色的电子时钟正在缓缓的跳动着,时间向着比赛终止时刻渐渐走去。

七十九分钟,莱切发力,将整条前卫线都向前压去。

八十分钟,都灵回缩起防线,帕雷尔与岳一煌再一次的回撤。莱切中场球员带球在都灵禁区前接连制造多次险情。

八十一分钟,莱切左前卫对都灵发起一脚射门,被因涅迪头球拦下。莱切中锋再起脚,射门。被尼尔瓦化解。球出底线,莱切获得角球一次。

八十二分钟,莱切开出角球,在混战中球又因为都灵队队员的防守动作而出了底线。莱切获得第二次角球机会。

在球场中的那一小部分都灵队的球迷已经合掌遮住自己的口鼻。场上太过紧张的局面让他们的喉咙里发不出一点的声音,球迷们甚至眼眶发红,从自己的朋友那里,她们已经知道了和都灵队争抢着第四名席位的那不勒斯队是怎样的胜利在望。因此,只要这场比赛都灵队不胜,下个赛季去到欧冠的希望就会泡汤。

看到都灵队竟是被莱切围着禁区打起了进攻,一些女球迷已经不敢再看下去,转而或额头抵着交握的手掌起到起来,或抬起头看着天空自言自语起了什么。

在维亚·德尔·马雷球场的看台上,他们是安静的。

可莱切的球迷又怎么会不紧张。

整场比赛中最扣人心弦的一幕幕已经上演。虽然在混战中,比赛进程已经到了第八十四分钟,然而场上双方却依旧没有任何一人放弃希望。都灵拼劲全力死守住自己的禁区,而后莱切的狂攻终于还是被都灵抓到了反击的机会。

已经回撤到了球门前的德里卡洛把球从边路传递给岳一煌。又一次的夺命奔袭就这样在球迷们愈加强烈的心跳声中上演。随着岳一煌拼斗起意志力,在脚下步伐已然变形的情况下发动起这轮攻势时,坐在场边的都灵队替补队员们也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在这一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仅仅捏住。

喘息声以及心跳声似乎已经成为了此刻场上的主旋律。即使是数万莱切的球迷,也没能在这一刻就想起对岳一煌发出漫天的嘘声。

在岳一煌开始带球奔跑时,弗朗西斯科就开始提速。在他们的身后,是回撤急追的莱切球员,以及赶来支援他们的都灵队队友。

在莱切的半场阵地中镇守着的,是莱切的两名中卫。而两名本就攻得并不太深的边后卫也很快收缩起他们的防线。

在岳一煌带球冲至禁区之前,莱切的左边卫从边路向着他放铲,已经没有了足够灵活度躲避的岳一煌干脆在对方铲过来的时候跳起将球传递出去。

由于在传出的那一刻已经遭到了干扰,这脚的传球质量并不高。那名盯防着岳一煌以及弗朗西斯科相互间传递的后卫球员已经到位,在皮球还远没有到达弗朗西斯科脚下的时候就猛地前扑,以头球截断了两人间的这脚传球。

但是身为都灵队的队长,弗朗西斯科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失去了控制的皮球就这样被莱切的球员给抢去,让他们的这一轮进攻化为泡影。于是弗朗西斯科在这脚传球被莱切的后卫以头球顶开的瞬间直接转身回冲,向着莱切迅速收缩的前卫线,他要抢回……他们对于球的控制。

在场上,有两个人不顾体力的消耗全速冲向那颗在草地上滚动着的皮球。而那两人,也正是两队带着队长袖标的那个人。事实上,塞莫尔当时的位置离球更近,然而无论是竞技状态,年龄,体能,他都比都灵王子要差得太多了。

他唯一可以完胜弗朗西斯科的,那便是经验。

可是在这一刻,经验显然已经不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这名莱切队的老队长在弗朗西斯科就要碰到球的那一刻跳起向前跨了一大步,企图在最后一刻再拼一次。然而这名硬汉却是输了。他没能阻止弗朗西斯科的成功拿球,更没能阻止弗朗西斯科在追上皮球后的直接横向回敲。

所有人都没想到,在球被传到脚下之前就被人截断,却自己追回了那个本该传到他脚下那个人竟然会在追上之后直接把球回传给他的队友。

那是一个极为巧妙的传球。在比赛进行到了第八十六分钟的时候。

接下这脚传球的,是迅速跟上接应的蒂亚尔。

所有人都以为这位司职都灵队主力后腰的前莱切队队员会在那个距离球门还有些距离的位置再度传球,最有可能的是把球回传给已经又一次前冲的都灵队队长。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也就此出现眼前……

蒂亚尔在中路靠左的位置大力起脚,向着球门。

那是一脚射门,在距离球门二十五米开外的距离。

摄像机来不及在那一刻给蒂亚尔的脸部一个特写。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刻,蒂亚尔是以怎样的表情,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去起脚射门。

他们只知道……那脚让人出乎意料的射门从距离球门很远的地方起脚,以炮弹一般的力量轰向莱切的球门,并最终粉碎了这支意志如钢铁一般的球队。

随着裁判哨声的响起,场上局势终于在八十六分钟时由0:0改写成为了0:1。

莱切队的球员不敢置信的看着还在晃动着的球网。在那一刻,他们或许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离比赛结束只剩下四分钟了,就算加上伤停补时的时间,他们也顶多还能有七分钟的时间。可这七分钟的时间,真的能让他们打进两粒进球吗?

莱切的队医带着医疗箱冲到场上,那是因为莱切队的队长塞莫尔在那脚拦截的时候用力过猛而弄伤了自己。旧伤以及过度疲劳使他的腿在刚刚的那脚之后严重的抽筋。队医想要把它扶去场边,看看到底是换人还是稍作处理后再上场。

可久久望着莱切球门的塞莫尔却是拒绝了,只是让队医给他一些喷雾。

他还想再留在这片场地上,和现在的队友们一起。

也许明年……明年他们就要去乙级了,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会离开。

所以他想和他现在的队友们打完着最后的几分钟比赛。

旁边的三名莱切队队员走到塞莫尔的面前,有一人对他伸出手,用力的将他们的队长拉起来。塞莫尔挨个的拍了拍那三名队员的背,左右脚相互转移重力的踩了几脚,而后就又一瘸一拐的跑动起来。

裁判最后为下半场比赛给出了四分钟的伤停补时。只是莱切队终于还是没能在比赛结束前再一次的改写比分。

八十六分钟时蒂亚尔贡献的那脚球门前二十五米外的射门使得都灵队终于上演绝杀,在最后时刻拿到了通往欧冠的最后一张门票。

这名前莱切队员以他的一脚射门亲手送莱切去到了乙级。

在本场比赛中拯救了都灵的英雄在主裁判吹响了比赛的哨声时被兴奋不已的队友们一起围了起来。坐在替补席上的队友们也一起冲上赛场,和此时正在场上十一名队友们共同庆祝。

现场转播方给了蒂亚尔一个特写镜头。然而他却是看起来……不那么的高兴,甚至还有一丝的伤感。他此刻的心情看起来复杂极了。

德罗像个绅士一样的走到场上,出声让大家都放开蒂亚尔。然而就在大家以为主教练想要亲自给蒂亚尔一个拥抱的时候,德罗却是示意蒂亚尔看向落寞的莱切一方。

“去吧。”

在场上一贯沉重的蒂亚尔竟是在这个时候露出了手足无措的表情。他看了看围聚过来想要和他一起庆祝的队友,又看向痛苦落泪着的,他的莱切前队友。然而德罗却只是十分包容的笑着向蒂亚尔点了点头,又再次重复道:“去吧。”

就这样,亲自以一脚比赛进行到八十六分钟时的射门送曾经的发迹球队去到乙级的都灵进球功臣又看了一眼他的队友们,发现他们也是满脸的鼓励。因此受到鼓励的蒂亚尔伸出手来和大家一一击掌,鹅黄肉走出了队友们的包围,向着莱切的队员们跑去。

一开始的时候,那只是慢跑,却是在愈发靠近那些人的时候冲刺起来。

今天在场上表现十分突出的一名年轻的莱切球员正哭红了眼睛。他从默默的哽咽一直到放声大哭,他的队友们都在安慰着他。

蒂亚尔并不认识那名球员,因此他只是在距离对方五米距离的时候停住了脚步,有些犹豫的看向他曾经的那些队友。那名哭红了眼睛的莱切球员是第一个注意到蒂亚尔靠近的人。这名才满二十岁的球员狠狠的瞪了蒂亚尔一眼。

那种感觉就好像离家闯荡很久的孩子又再度回去时被他离开后才出生的弟弟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样。可蒂亚尔还是没有后退,他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对塞莫尔叫出了很久以前的那个称呼。

“队长。”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再次这样叫住自己,正在忙着安慰年轻队员的塞莫尔抬起头来,看向那个身着印有红色绶带的白色球衣以及红色运动短裤的后腰。下一秒,这名极为向来就极为护短的老队长对蒂亚尔笑了,更向他张开臂膀,示意蒂亚尔快些过来给他一个拥抱。

只是一个表情,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已经足够让这个在球场上显得极为老城的都灵队主力后腰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

他冲过去给塞莫尔一个拥抱,就好像他还在莱切时的一样。

只是在这一刻,他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

那是成长带给人的泪水。

不是纯粹的悲伤,也不是纯粹的喜悦。

即使是在场下也十分内敛的蒂亚尔终于还是在摄像机的追逐下失声痛哭起来。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即使是还在为莱切队效力的时候,蒂亚尔也没有哭得这么不加掩饰过。曾经与蒂亚尔一起踢过球的莱切队老队员们终于还是一一走过去拍拍蒂亚尔的肩膀,或是揉揉他的头发。

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赢了球的人最终然还要输球的那一方去安慰他。可无论是怎样以玩笑般的语气说出此刻在场上发生的这一幕,看着这一幕的人终究还是会有想要落泪的冲动。

都灵队的其它队员们在他们队长的带领下走向了莱切队员聚集的地方。他们一边向莱切鼓掌,一边走近这支已然用场上的表现赢得了对手敬佩的降级球队。

两个戴着队长袖标的男人给了彼此一个拥抱。

蒂亚尔被交给了莱切队的副队长,脾气温和的副队长勾着蒂亚尔的肩膀。他的眼睛里也有泪光,却是微微的仰起头,想要给场边一直在为他们鼓掌,更激励着他们的球迷们一个微笑。然而泪水终于还是在微笑扬起的时候滑出眼角。

“就在两年前,都灵还是一支乙级球队。她在乙级已经沉浮很多年了。在乙级的时候总是比你们在甲级的时候要多得多。可就是在我来之前,她以联赛第一的成绩重新回到了甲级。”

“现在她回来了,只不过是两年的时间,我们已经拿到了欧联杯的冠军。并且明年我们就要去欧冠了。我相信能做到这一点的,不会只有都灵。”

弗朗西斯科的声音并不很大,却足够这里的每一位莱切球员听到。

说着,弗朗西斯科脱下了他的白色上衣,抓着它交给塞莫尔。

这名莱切队的老队长也终于还是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他同样脱下了自己的球衣,在接过弗朗西斯科的都灵十号球衣时也把自己的交给对方……

都灵与莱切。他们一支是本届欧联杯的冠军球队,另一支则是本赛季意甲联赛的降级球队。

可就是在这场比赛中,他们打得难舍难分。

在比赛的前八十五分钟里,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最终,他们中的那个胜者还是踏上了通往下个赛季欧冠杯的道路,而败者,则将在下个赛季去到乙级踢球。

只是他们之中的差距,或许并没有两者所拿到的名次和奖项那样的巨大。

望着莱切队的队员们在向着观众席上的球迷们鼓掌致谢后从球员通道离开的背影,在惊险中取得了胜利的都灵队队员们感到心情十分复杂。

是,他们赢了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也拿到了去往欧冠的最后一场入场券。

可他们的心情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轻松。

“走吧。该哭的也哭过了,笑也笑完了,接下去,我们该去进行一场分量十足的狂欢了。我们的球迷,还在都灵等着我们。”

在最后一轮联赛终于落下帷幕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说出了这一句,让这群还十分年轻的球员最终都大声的笑起来。

是的,他们的球迷还在都灵等着他们。所有的都灵队球员都要身着都灵队的主场球衣,坐着特别的双层巴士,在球迷们的簇拥下举行属于他们的狂欢。

为了下届的欧冠参赛资格,也为了……都灵的崛起。

作者有话要说:写完这章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场比赛又超一万字了……这让叫嚣着“一章搞定它啊啊啊啊啊!窝不想再写比赛了啊快写吐了!!!!”的琅邪……心情十分复杂。

然后,最近不晓得是因为连续四个月只是盯着一篇文猛冲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感觉我的时速还有入戏程度都都“哗哗哗”得猛降很多。前天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以前三坑流的时候都是时速两千才不是现在那令人唾弃的八百……而且如果上工时间早的话完全可以一天之内把三坑全都轮一章所以我就把以前写了之后放在一边的存稿拖出来看了。看看是不是这边依旧更新那边依旧写着存这样就可以拯救我那悲情的时速了……

结果我觉得我好像突然明白被人坑是一件多么悲催的事了……

嘤嘤嘤我拿我那篇存稿文出来温习啊!!!结果完全忘记当年写了一个旧版又改写了一个新版啊嘤!然后我就拿了那个旧版的啊!!!觉得好糟糕边看边和人吐槽说这绝壁不是我写的怎么写得这么糟糕!!

吐槽了很久才发现我拿错了……旧版之后我还重写了一个新版的……

我然忘了它有初始旧版还有重写的新版……

然后我又把新版找出来默默的看啊看……看了好久,觉得好好看好好看……结果看到好紧张的部分它出现了两段式内容……

那应该算是A版和B版……两段的剧情是不一样的……连在了同一章的后面……

我然想不起来我当时是想按照那个写下去……

想了很久才想起来了说哦哦哦原来当年唾弃B版所以重新砍掉写了A版是这样啊!!!!

那接下去的剧情呢!

然后我再翻啊……发现新版的内容已经和原来定的大纲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了……细纲这里又缺失……我完全想不起来我当时是想怎么发展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我看了别人的文……一路看到了部分发现它坑了……心情好复杂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