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拒签后续

拒签后续

事实证明,岳一煌除了把钱放到银行里之外,不懂任何的理财手段,更不会炒房产或是别的什么投资手段。在这个时候,他就会需要一名财政顾问这样听名字就觉得很高级的人员……

不过这一次,岳一煌终于再没有怀疑他是否能请得起一名财政顾问。

但是他开始思考起这样之后他的收入还能剩下多少……

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的手机铃响起,那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并没有多做犹豫的接起了电话,却是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属于年轻女孩的声音。

“你好,请问是岳一煌吗?我们是中国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现在我们已经在都灵了,想要找您商量一下有关您加入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的事宜。”

那正是……被意大利驻北京签证中心接连拒签了两次的中国足协一行人。

在岳一煌的联赛最后一轮比赛结束前一个月,这群人就一起向意大利驻北京签证中心发出了签证申请。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被公认的,最好过签证的意大利签证中心拒签。

可想而知,当那群官员们舒舒服服的等在办公室里,等着助理为他们取来护照却得到这么一个消息的时候,他们究竟会是有多么的震怒。

“怎么可能!我们哪里像是有非法移民倾向的!!我们难道还需要非法移民吗!!”

如果说在第一次得到拒签的时候,他们还会怒骂签证中心的人脑子一定是进水了,那么在第二次得到拒签的时候,他们就不可能不明白这是签证中心的负责人在故意给他们下绊子了。

足协的官员十分愤怒,他们通过中国大使馆向意大利签证中心施压,表示抗议,表示强烈谴责,却是怎样都不得到理睬,更不用说松口了。可就在这群人要愤怒得做出不理智行为的时候,却是得到了签证中心对他们额外放行的消息。

于是不明真相的足协一行人以为是己方的强烈谴责有了效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坐上了直达都灵的头等舱飞机,并在抵达之后派助理小姐打电话给岳一煌。

助理小姐微笑又微笑的对那些官员说好,却是在背过身之后做了个“我恶心你”的鬼脸,而后给岳一煌打来了电话。

或许是明白“中国足协”这个名词在每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心中是有着多么恶劣的形象以及负面影响力,助理小姐故意没说出中国足协这个名词,而是告诉岳一煌他们是中国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当然助理小姐也没直接说让岳一煌加入的是中国国足,而是使用更为委婉的“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

事实上中国足协和中国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完全就是一套班子。

或者可以说,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它就是中国足协。

因为国际足联有这样一条规定:各国政府不得干涉足球。所以这就意味着政府编制的中国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不可以直接管理中国足球。

但是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然各国政府不得干涉足球,他们就衍生出了“中国足协”这个所谓的民间组织。但是足协的主席可以仅仅是挂名但是不负责日常事务的大闲人,因为足协副主席可以全权掌握大局。而这个足协副主席通常就是足球管理中心的主任。

就这样,中国巧妙的“遵守”了国际足联的规定。

当然,被骂的通常都是中国足协而不是足球管理中心。

因为人民群众们骂民间组织总比骂政府好。

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真相,岳一煌也不例外。足球运动管理中心这个名词对他来说过于陌生,陌生到他实在是没法反应过来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既然对方是中国方面派来的,与足球有关的人,他就不该拒绝对方想要见他的要求。

“嗯,我是。我现在还在都灵,不过可能明天晚上就要启程去别的城市了。也许你们可以告诉我一个地点和时间,我可以过来,但最好是今天。”

岳一煌的回答是出乎助理小姐意料的。可怜的助理小姐替足协办事,才上岗一年就已经遭了无数的谩骂以及刁难,深刻的体验到了夹心饼干的至尊待遇。因此当她给岳一煌打出这个电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忐忑而又备受煎熬的。因为她真的很喜欢这名一个人在意甲联赛打拼的球员,又实在是认为以她中国足协方助理的身份,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在第一次尝试和对方联系的时候遭到礼貌但却冷冰冰的拒绝。

身为一个思想和普通群众同步的硕士毕业生,助理小姐才不认为岳一煌这样的球员在受到国家队召唤的时候会欢天喜地的说“好嘛人家加入啦!”

但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她听到对方说虽然明天就要走了可是今天还可以抽时间来见他们!!

当助理小姐面带温婉的微笑吧这段话在极力的美化之后告诉同行的人之后,本次都灵之行纪录片的编导立马小声对助理小姐说:“跟他说不用麻烦,我们直接上他家去,不用那么麻烦再出来了!”

深深感受到编导先生想要去对方家里抓镜头的真正意图,助理小姐败了。但无奈她也想去看看传说中的倾城之恋里都灵队的貌美老板卡尔送给岳一煌的别墅,更想去看看岳一煌家隔壁的……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特意买下的那栋别墅是什么样的,于是她极力压制着声音中的兴奋,尽量温柔又温柔的说道:

“岳一煌先生,您不用那么麻烦了。既然您现在很忙,我想我们应该直接去到您家,省去您出门的时间。”

岳一煌:“可是……我家里现在还有客人。”

助理小姐:“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间小小房间,好小好黑好暗好可怕也没关系的!”

岳一煌:“……”

一小时后,岳一煌所住小区的门卫通知岳一煌有一行中国人来到这里,说是来找他的,问岳一煌那些是不是他认识的人。岳一煌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岳一煌左等右等,却是没有把那群人等来。那么……他们是迷路了吗?

不,透过窗帘看到了那群人的弗朗西斯科对此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那么,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弗朗西斯科又看到了什么?

“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岳一煌所住的别墅小区。我们刚刚已经把这个小区的全貌都拍下来了,大家应该能够看到镜头里的这个小区它十分的大,还有人造河。如果你愿意的话呢,你还可以在晚上坐上这里的小木船,在这条并不窄的人造河里划船。相信到时候看着月亮在水里的倒影,再听听蝉叫,相信那会是一件十分浪漫的事。

并且这里的每套别墅它的造型都是很不同的。据这里的保安告诉我们的,这里的每一栋别墅都是特意邀请知名设计师来设计的。

那么就像我们之前介绍的那样,都灵的房价比起离它很近的时尚之都米兰那是要便宜了很多的。这么豪华的一个住宅区,得房率那么低,可是它的每平米售价居然只有一万欧元!而且车库还有门前的花园它都是白送的!!

来来,摄像机镜头请跟随我过来。按照门牌号来看,这栋就是岳一煌现在住的房子。那么,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在都灵的新居又会是哪一栋?是左边的那栋?还是右边的那栋?大家可以先猜猜看,我们先到岳一煌家的小花园拍一组镜头,等一会儿见到他了再让他给我们揭开谜底!”

弗朗西斯科:“他们在做什么?”

岳一煌:“听不到……”

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还在那里弄不清楚情况,可是看到了那行人手里专业摄影设备的图雷却不打算让那群人就这样在很高兴的拍了一圈之后再拿着摄像设备走进屋子里。

显然这群人的行为让这名平日里彬彬有礼的英伦绅士十分不高兴,图雷打开房门,走到了岳一煌家花园的门前,用英语问道:

“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足球管理中心的官员听明白了这句简单的英语,让翻译告诉这名看起来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气息的金发青年,他们是中国足协的,过来找住在这里的中国球星。得到这句回答后,图雷拿出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对那名翻译说道:

“很抱歉,岳只是答应了和你们见面,并没有答应接受你们的采访或者是访谈。如果你们一定要带着摄影器材进入,那么我也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们,这次的临时会面取消了。”

挺着个大肚子的官员虽然对此表示不满,却也没有直接呛声,而是让翻译质问那名金发的青年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对他们说这句话。

可想而知,如果翻译直接把那句话告诉了图雷,这位冷面经纪人一定会直接通知小区保安把这行人赶出去,开着电瓶车赶。但是关键时刻,脑子清楚且认出了眼前的金发青年就是岳一煌经纪人图雷的助理小姐拦住了翻译,用她那过了专八的英语对图雷首先道歉。

助理小姐:“很抱歉图雷先生,我们无意冒犯你。只是我们为了岳一煌即将加入中国国足而特意企划了专题纪录片,让全国人民都为了他加入国家队而高兴高兴。这是政府行为,主要是为了在中国国内更好的宣传岳一煌。他现在在国内已经成为了青少年的偶像,政府想要更好的为这些孩子们树立他们的榜样,并且鼓励他们去踢球。”

图雷:“这是政府行为?”

助理小姐:“是的。”

图雷:“所以,你们其实不是中国足协的?”

助理小姐:“我们……我们是中国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