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璀璨号

璀璨号

由于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一行人再三强调他们这是政府行为,岳一煌接受了他们的请求,也接受了他们的拍摄要求,只是经纪人图雷虽没有表示,认识他已经很久的弗朗西斯科却明白,图雷对这群人的不请自来感到十分不愉快。

尤其是在这群人在看到都灵王子也在时极为热情的表示弗朗西斯科和图雷不用回避的时候……

也许就是在今天晚上,图雷会有所行动。起码,他会弄清楚这群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让伊莲娜给你们送一点喝的上去吧?你还是要加了薄荷叶的气泡水吗?”

感到十分抱歉也很有些尴尬的岳一煌对弗朗西斯科表示他尽量让那些人快点结束拍摄,并问他想要喝什么。而后他又问图雷想要喝些什么,在得到了答案后又叫来了伊莲,让她为图雷和弗朗西斯科准备饮料。

于是弗朗西斯科和图雷拿着资料去到了楼上书房,初夏快要到来前的柔风吹起了书房落地窗前的白色窗帘。就是在这个时候,冷面经纪人为都灵王子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CK方面说这一季还想继续请你代言他们的牛仔裤。并且他们这一季想要加入一些新的元素,想要找一名和你的气质截然相反的男明星和你一起拍摄宣传广告。我向他们推荐了一煌。”

“他们同意了?”

“还没有,不过我把一煌的照片,以前拍摄的广告还有介绍都发给他们了。”

听到这些,弗朗西斯科笑了,他拿起装有薄荷气泡水的水杯喝了一口,而后背过身靠在书桌上:“他们一定会同意的。我会说服他们。”

说着,弗朗西斯科走到窗前,把落地窗前的窗帘掀开一角,俯瞰别墅前的小花园,更用目光紧锁住那个正被拍摄道具围起来的都灵队影锋……

十天后,岳一煌去到了土耳其的库莎达西。

几年前,土耳其加入了欧洲申根区。这也就意味着,手持意大利绿卡的岳一煌进入土耳其境内已经再不需要另外申请签证了。

虽然弗朗西斯科和图雷都建议岳一煌带一名助理去,可岳一煌却觉得……这么豪华的航线,又是新船首航,船票一定很难弄到。既然已经收了对方这么多的广告拍摄费用,他就能帮对方省一些就省一些吧。

就这样,岳一煌带着一大箱子弗朗西斯科为他事先准备好的各色衣服以及护照就坐上了去往经由伊斯坦布尔转去库莎达西的航班。当他所乘坐的飞机抵达库莎达西时,美国公主邮轮派出的转车和接待人员已经在机场外面等待着他了。

这让岳一煌感到很高兴。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名接待人员只会说英语,并不会说中文西班牙语或是意大利语。

因此,他只能用自己的眼睛记录下沿途的美妙风光,而根本无法从接待人员的口中听懂任何有关这里的介绍。不过,能这样或许就已经很不错了。

土耳其是连接着欧洲与亚洲的一个神奇的国度。它有30%的国土在欧洲,剩下70%的国土在亚洲,在这片土地上孕育了曾经的奥斯曼帝国。同样的,这里也是是欧洲大陆上最为特别的存在。这里有着在欧洲任何一个地方都看不到的自然景观以及完全不亚于埃及神庙的古建筑遗址。

只是可惜,现在距离登船的时间已经不剩太多了。

停在土耳其的著名港口库莎达西的星辰公主号将在欧洲时间下午六点起航。而后,船上就会召开盛大的船长晚宴,用以欢迎每一位登船的客人。晚宴上会有整个旅程中最为豪华的食物,所有人都要身穿精致漂亮的礼服参加这次船长晚宴。

这注定将成为整个旅程中最为盛大的时刻,所有被请来的社会名流都会出席这次晚宴。

事实证明,这次的晚宴的确像美国公主邮轮传给岳一煌的资料上写的那样,邀请了许多名人。其中不乏活跃于银屏上的电影明星,已退役的NBA球星,著名国际企业的CEO,当然也有岳一煌这名负责为他们拍摄新航线宣传广告的欧洲足球联赛的球星。

记者几乎都要把这里给堵起来,每个角落都没被照相机的闪光灯放过。

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一个身着镶嵌有许多闪钻的白色西装,一出场就吸引了全场人注意的人走向餐厅的最中央。

那人正是此次出席船长晚宴的社会名流中,岳一煌唯一认识的人。

在英国发展的捷克籍电影演员,艾伦·乌萨亚雷。

当看到艾伦的时候,岳一煌的心跳不住的缓了一拍。不可否认的,他开始紧张了。

事实上,去年在罗马和艾伦认识的时候,岳一煌对这名红遍了欧洲的电影明星还是很有好感的。他觉得这个可以用漂亮去形容,更在见到后就让人很难忘记的捷克人个性温和,十分有礼貌,教养也很好。

可是卡尔却告诫他,【不要和艾伦·乌萨亚雷走得太近。他很危险。】

就连弗朗西斯科在得知他和艾伦相识之后,都十分凝重的用一种十分担忧的语气说道:“答应我,尽量别去有他在的地方,也别和他见面。”

岳一煌虽然不知道卡尔和弗朗西斯科为什么要这么说,但他信任卡尔和弗朗西斯科,更相信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对他说出这种告诫。因此岳一煌每次接到艾伦的邀约都会顾左右而言他的推脱,甚至十分配合的让俱乐部和图雷都不接下与艾伦合作的任何工作。

可是当俱乐部和经纪人第三次拒绝和艾伦的合作之后,他却是在璀璨号邮轮上看到了那个耀眼得只要远远的一眼就让人再移不开视线的人。

身旁的侍应生几次叫了他的名字他都没能缓过神来,就连提醒他该去餐厅中央的舞台了,他都没能反应过来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然而这个宴会已经不会给他更多的时间了,整个餐厅都暗了下去,却是在他所站的那个地方打下光束,让所有人全都注意到了这个在特意的打扮后更加不像一名球员的,五官精致的亚洲人。

与他一起被光束所追逐的,还有身着白色特质礼服的艾伦。

只见艾伦·乌萨亚雷拿起手中的话筒,一举一动都尽显优雅的用英语说道:“让我们欢迎本次航线的另一位代言人,本届欧洲联盟杯的助攻王,意甲都灵队的岳。”

这句话说完之后,所有登船感受这次新船首航的乘客们都惊喜的鼓起掌来,欢迎尚还在震惊中没能回过神来的幻影之子。

似乎是明白对方的英语实在是很糟,艾伦在用英语说完这句话后,又用意大利语说了一句:“来吧,岳。”

那种亲昵的语调就仿佛是在对最为熟悉的朋友做出呼唤。并且那一句听在所有在场所有女士的耳里,那更像是对情人的呼唤一样,于是现场又爆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或许是艾伦对他所展现出的态度太过亲切,又或许是因为现场的情况不容许他有任何出格的举动。被身边最为信任的朋友以及队友告诫一定要离艾伦远远的岳一煌最终还是朝着那个高人气的电影演员一步步的走去。

才走到对方的面前,艾伦就拥抱了他,并对他作出十分热情的贴面礼,而后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这是整个欧洲前途最为无可限量的影子前锋,同样这个人也是和他在私下里关系很好的朋友。在现场来宾为他响起掌声的时候,艾伦又看向岳一煌,语调十分温柔的用意大利语说道:

“好久不见了,岳。”

这样一来,那竟是让岳一煌的内心罪恶感无限。他突然觉得……艾伦人应该是不错的,他或许不该……不该总是这样躲着对方。所以他也用意大利语向对方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

岳一煌的声音通过艾伦手里拿着的话筒传到所有宾客的耳中,让这些人第一次听到都灵队幻影之子的声音。或许他们应该说,虽然和艾伦的声音类型完全不同,但那……真的是一个很好听的声音。

随着掌声的又一次响起,登船日的船长晚宴正式开始,而对于岳一煌以及艾伦的跟拍也就此开始。

是的,对于岳一煌和艾伦两人的跟拍。

直到再度进到房间的时候,岳一煌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次为美国公主邮轮拍摄宣传广告的,并不止他一个。艾伦也会和他在一起。并且,整整十六天的时间,他们两个都会同住一间豪华套房。

可他却根本连向邮轮方询问为什么一个人的拍摄会变成两个人的基本语言能力都不具备……

眼前,艾伦已经直接当着他的面在套房里换下白色定制西服,于是岳一煌只能默默的坐到床的另外一面,向着窗外波光嶙峋的爱情海看去,心里说不出的矛盾。

岳一煌拿着在船上信号时有时无的手机,就他到底要不要告诉弗朗西斯科还有卡尔……他在邮轮上的室友是艾伦,并且这个室友会和他一起在船上待整整十六天这个事实而头疼不已。

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

如果告诉了……其实也不会有什么用吧?

最多……最多也只是让他们白白担心。

而且……艾伦也根本没有那么可怕的……吧?

一定是他们……是他们想太多了。

就这样想着,想着,套房的浴室里已经传来了水声。显然艾伦脱下了礼服后就去到了浴室洗澡。于是岳一煌再继续接着想,那竟是就忘记了时间。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闻到了艾伦身上传来的,沐浴乳的味道。

“普通的手机在船上不一定全程都会有信号,如果想要打电话,你可以用我的。”

艾伦向岳一煌露出了看一眼就会让人脸红的笑容,而后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岳一煌的手里,并在岳一煌好像做贼被抓一样的僵硬时主动提醒道:“如果你想拨给弗朗西斯科,里面有他的号码。”

“你也认识弗朗西斯科?”

“当然,如果你是太阳报的忠实读者,你应该能发现他在英超踢球的时候和我关系很不错。或许我该说,他是我的前男友。”

“什、什么?”

这实在是一个太过震撼的消息了。这让十分鸵鸟的面朝大海了近一个小时的岳一煌猛地转过身来,却是看到了刚刚洗完了澡的艾伦所展现的,超越了性别的美感。那种近在咫尺的魅惑气息让岳一煌顿时脸红起来。

艾伦:“我说的可不是假话,我们曾经交往过一段时间,要知道弗朗西斯科在英国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我认为这并不奇怪。”

岳一煌:“是……是吗。不过他在意大利的时候身边一直都没有绯闻女友,或者是绯闻……男友。”

艾伦:“哦,也许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个特殊的猎物?不过弗朗西斯科的技术的确是很好。”

岳一煌:“技术?是的,弗朗西斯科的球技很好。”

听到岳一煌居然这么一本正经的这么接下自己的话,艾伦不禁笑出声来,而后用十分轻松的语调说道:“我说的不是球技。是在**做.爱的技巧。”

岳一煌:“……”

只是几句话而已,艾伦在岳一煌心里留下的印象就已经又了颠覆性的转变。然而这名红遍欧洲的电影演员却似乎并不打算只是做到这一步。他的声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带上了一丝暧昧,一丝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升温了的暧昧,并且连眼神都带上了玩味。

“如果……你想要感受一下的话,我可以为你演示一遍,就在你的身上。”

“咚!”——那是在骚扰之下向着旁边不断移动并最终避无可避的岳一煌从**摔下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