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误入

影子前锋

如果是法泽尔听到艾伦的这句话,那一定会兴奋得不行的直接开始脱衣服。如果是弗朗西斯科,他会无奈的笑着说,别玩了。那么……如果是岳一煌呢?

“咚!”得一下摔在了地上的欧联杯助攻王在摔下床去之后又十分严肃又镇定的站起来,从敞开式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行李箱,并从里面翻出睡衣和洗漱用具,这就在艾伦的目光下走进了浴室。

那么,他是真的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吗?

洗完澡又吹干了头发后走出来的岳一煌用他的实际行动来告诉艾伦,答案当然是没有。因为……他拿出了柜子里的有一条被子,把自己裹了裹,这就躺到豪华套房里的双人沙发上去了。

这个反应当然是让艾伦觉得新奇不已。显然都灵队的影锋让他觉得实在是很有意思,似乎对他说出这样又那样的话,然后等待着他会给出的反应会是一件很有娱乐价值的事。

由于风浪较大的缘故,11万吨船体也没法做到完全不晃动。因此的那天晚上岳一煌总共从并不很宽的沙发上滚下来了三次,第三次的时候,他干脆就睡在地毯上了。

艾伦的睡眠很浅,因此岳一煌每次从沙发上滚下来他都能比岳一煌醒得更彻底。

数着幻影之子从沙发上滚下来的次数,这个捷克人每每都会忍不住笑意。

清晨的时候,岳一煌不需要闹钟就可以醒过来。可这天早晨的时候,他却在醒来的时候听到了艾伦在洗手间洗澡的声音。这让幻影之子感到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大部分的欧洲人都喜欢睡懒觉,街边的店铺也很少有在早晨九点之前开门的。可是艾伦这名电影明星却是比他起得更早,这当然会让人疑惑。

“早晨好。”

就是在这个时候,艾伦拿着毛巾擦拭着他的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换上了一套更为运动休闲的衣服,可因为他本人气质的缘故,即便是换上了这套衣服也没有多运动的感觉,却是能让人清晰的感受到他贵族般优雅的外表下那并不单薄的迷人身材。

“摄制组昨天晚上的时候告诉我,只要我们醒了,就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好开始一整天的跟拍。刚刚你还睡着的时候我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们了。所以你也想要一起行动的话,就得快一些了。”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表示他会很快,很快,然后这就冲进浴室,跑进去以后才又意识到他还没拿合适的衣服,于是又探出脑袋来问道:

“你早上想去做什么?”

“跑步吧。”

“跑步?”

“是的。”

“你真的……确定?”

“是的。”

得到这个答案,岳一煌也很快从行李箱里拖出一套高级男装品牌的运动休闲装,再度跑回浴室。

二十分钟后,摄制组十分礼貌的敲响了他们的房门,他们首先是每人都给了岳一煌和艾伦一个拥抱,而后提醒他们可以去到特别的房间准备开始一天的拍摄了。

服装师已经拿出了为两人准备的衣服,化妆师也已经到位。不过服装师显然觉得如果是要出去跑步,两人现在的装扮就已经再适合不过了,至于化妆师……由于艾伦自带专属化妆师的缘故,美国公主邮轮请来的摄制方化妆师只需要负责岳一煌就可以了。

由于这名化妆师平日里几乎没有为东方人化过妆,所以她十分认真的看着岳一煌的脸端详了好一会儿才确定了化妆方案。但最终出来的效果显然很棒,那是面对面的打招呼也不一定能看出来化了妆的淡妆,却极好的修饰了脸型,更把岳一煌本身的气质恰到好处的烘托出来。

当最终效果出来时,就连化妆师都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更对岳一煌一口一个甜心,还对欧洲联赛球员的外貌平均水平大加夸赞。

那么,一整天的拍摄就这样开始。两人首先是在油轮的甲板上绕着圈跑步,享受着早晨的海风以及阳光。而后选择回到他们的豪华套房里,在可以近距离接触到美丽爱琴海的阳台上享受邮轮上二十四小时的客房服务,一对一的进行早餐的点餐。

在早餐过后,璀璨号抵达希腊伊泰阿,所有乘客都可以上岸进行短暂的观光之旅,直到晚上的时候再回到璀璨号,继续他们的邮轮之旅。不过由于上一次希腊留给他的记忆实在是太过惨烈,岳一煌并没有选择上岸,而是留在船上享受它的娱乐设施。比如全露天,能够让人身心放松的海上养身所。由于岳一煌与艾伦的不同选择,摄制组分为了两队,对他们分别进行跟拍。

十六天的海上航行旅程就这样将它的全貌展现在了岳一煌的眼前。

在刚开始的时候,都灵队的幻影之子还会有些紧张,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在摄像机镜头前随意的展现自己。但当你几乎全天候都被摄像机跟着的时候,你总会渐渐的放松,被摄像机捕捉到最自然的一面。

第四天晚上的时候,导演提议让岳一煌在晚宴的时候去餐厅随意邀请一位幸运的女孩和他一起跳一支舞。于是在充满着浪漫气氛的灯光下,带着威尼斯式面具的幻影之子邀请了一位长相甜美的幸运女孩,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双人舞最后却是变成了本次广告两位主角的男男双人舞。

当面具摘下的时候,两人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除却第一个晚上的那一次惊吓,艾伦似乎都在无时不刻的向岳一煌展现出他优雅亲和的一面。这又让某些地方粗神经的岳一煌在捷克人的面前放松下来,除却他每天晚上都还是睡地毯之外,一切都好。

这天晚上,岳一煌终于在思考很久后决定睡到**去,听着艾伦洗澡的水声,他决定给对方留一盏灯,却是就这样听着隐约的水声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就这样又过了很久,久到邮轮甲板上的人都渐渐回房的时候,岳一煌被敲门声吵醒了。

脑袋的意识都还没清醒过来,就这么睡眼惺忪的跑去开门,却是看到了邮轮的侍应生正推着餐车等在房门外。

“先生您好,我们看到您房间的灯一直都亮着,就觉得您应该还醒着,特意为你送来了夜宵。”

“哦,灯……灯……”

操着一口破英语又根本还没睡醒的岳一煌只是回过头去看着房间里亮着的灯,而后重复着那个词,半响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

“看起来,我好像打扰到您的休息了,实在是非常抱歉。”

“哦,没关系,你可以把夜宵留下,它看起来很美味。十分感谢你的服务。”

听到岳一煌的回答,那名邮轮侍应生十分礼貌的向他欠了欠身,而后把两人份的夜宵端了进去。

“请原谅,您更喜欢在房间里用餐还是在阳台甲板上?”

“阳台上,谢谢。”

得到了答案的侍应生又向岳一煌欠了欠身,而后把夜宵放到了阳台上的餐桌上,并帮他把十分古朴,装饰有漂亮金属花纹的油灯挂在了阳台外的墙面上。尽管,那里本来就有灯。

做完了这些的侍应生说了句“祝您用餐愉快”后就离开了套房。

还没完全醒过来的岳一煌下意识的要去**喊醒还睡着的艾伦,喊他一起来吃夜宵,却是直到这一刻才发现……捷克人此时根本就不在套房里。岳一煌纠结起了眉毛,竟是拿出了手机,一边打着艾伦的电话一边往外走着,似乎是想要找他回来吃夜宵。

艾伦的手机显示在关机状态中,这让岳一煌犯了难。

他开始向邮轮里的侍应生求助,问他们有没有看到艾伦。

当他问到第三个邮轮侍应生的时候,对方表示他虽然没有看到,不过他可以帮忙问一问他的同事有没有看到岳一煌的朋友。终于,有一名侍应生表示他见到过艾伦,不过艾伦现在在的地方可能有些远。

对此,岳一煌表示没关系,他可以去找他的朋友,就这样在对方的领路下去到了一个安静得过分的地方。那名侍应生说他见到艾伦的时候就是在这附近,不过他并不确定具体到底是哪里。对于那名邮轮侍应生的好意带路,岳一煌表示十分感谢,并且告诉对方他可以自己在这里找找他的朋友,如果实在是找不到,他会回去的。

于是那名侍应生回到了他所执勤的岗位上,而岳一煌却是留在了那里,吹着夜晚的海风,他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就这样权当是散步一样的漫无目的的找寻着艾伦的身影。

几乎是跨越了从船头到船尾的距离,那名侍应生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然而他的领班却是这样对他说:“什么?你带客人去了那个区域?可是那个区域的客人有特别交代过如果不是他们主动打电话叫客房服务,我们就不能过去那里的。”

…………

与此同时,就是在那个安静得过分的区域里,一间豪华套房里烟雾缭绕,满是雪茄的味道。一个身材有着些许肥胖,却是手臂和普通男人大腿一样粗的男人说着让人难以明白的俄罗斯语。他的手上戴着极为昂贵的蓝宝石戒指,身穿黑色西装,却更难掩饰他身上的一股枪与血的味道。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乌萨亚雷先生。这真是让我感到荣幸。”

“请相信我和你一样感到惊讶,亲爱的瓦西里。我们似乎已经有三年没见面了。”

“哦,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久了。我听人说你三年前受了很重的伤,现在看到你还和以前一样健康,我真高兴。”

是的,坐在那个俄罗斯男人对面的,正是身穿休闲服,却是懒懒的坐在沙发上就更能体现出一种优雅气质的艾伦。只是这个时候……一种危险的气息更不加掩饰的从他的身上透露出来。名叫瓦西里的俄罗斯男人让手下为艾伦递上一支雪茄。

艾伦看了精致的托盘一眼,却是没有接下:“我很久都不抽雪茄了,我的医生建议我最好远离那些东西。”

那个俄罗斯男人听到这句,动作缓了缓,而后把手上的雪茄按在烟灰缸里按灭了,更挥了挥手,让手下人把窗打开,让房间里的烟味散去。

当窗再一次的被关上时,俄罗斯男人又更靠近了艾伦一点,用故意压低的声音对艾伦说道:“我听说……摩尔多瓦那里有一批货最近要出。我想要……”

说着,那个俄罗斯男人做了一个攥紧拳头的动作,让明白了他意思的艾伦笑了,眼睛里流光轮转。

“亲爱的瓦西里,我想你应该听说了,我现在可能不适合再回去像以前那样的玩命了。所以这样的事,你也许应该跟我的继任人说。或者你直接找到那个人也可以。”

“哦,别这样残忍,乌萨亚雷先生。事实上我之前已经找过你的继任人了,他也同意了和我们的交易。只是事情最后的结果,我想你应该已经能够猜到了。我还是更怀念你在的时候。”

就是在两人说到这句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有着特殊节奏的敲门声,听到这阵敲门声,俄罗斯男人扬手让身边的保镖去开门,而后当人走进的时候他显得极其暴躁的说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先生,有个人在外面转了很久,我认为他很可疑,就把他抓起来了。现在我把人带来了,想要问问您打算怎么处理他。”

“这种事还用问我!?直接丢到海里去!”

“是的,先生。”

得到了老板的吩咐,那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强壮男人直接拽着那个被他抓起来的亚洲人,打算直接把他拽到甲板上扔到海里。对此,艾伦本来并不打算去管,却是意外的从那个被捆起来的人口中听到了让他感到十分熟悉的声音。那是被胶带封住了嘴巴却仍要奋力挣扎的声音……

“等一等!把他带过来!”

艾伦直接用俄罗斯语对那个正要把人丢去海里的黑衣保镖高声说道。那名保镖听到近乎命令的口吻后看向自己的老板,只见那个名叫瓦西里的俄罗斯男人朝他点了点头,于是那个强壮的俄罗斯保镖立刻态度恭敬的拽起那人的头发,打算就这样把人拽过来,却是被艾伦厉声质问。

“我让你这么粗鲁的把人拽过来了吗?”

被那股狠咧的气息吓到,那名保镖立刻松手,更把双手被捆起,眼睛被领带绑住,并且嘴巴也被贴了胶布的那个亚洲人扶起来,让他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到中欧贵族的眼前。

“艾伦……?是艾伦吗?我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

当艾伦把那个人嘴上的胶带轻轻的揭开时,他听到了这四天来他每天都能听到的声音。那是带着阿根廷口音的西班牙语。艾伦的身形一震,随后捂住那人的嘴再不让他轻易出声的在他耳边说道:

“你猜对了,一煌宝贝。只是现在,别说话。在回去之前,别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