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失眠夜

失眠夜

“是的,要极尽可能的给弗朗西斯科机会展现出那份浓烈的勾引意味。”

“滴着水的头发,被水打湿的衣服。”

“哦,对对,我们可以加入浴室的元素。”

“还有,羞涩的东方人不想裸.露太多的皮肤,但你应该明白怎么让人穿着衣服却显得更勾人。”

“是的,你可以挖掘怎样从禁欲到性感。”

应该说CK方的效率实在是很高,弗朗西斯科才提出想要一份正式的合同,一小时内就有人把他们想要的东西送到了酒店里,并且自带wi-fi联网式便携传真机,等待着随时候命。

要知道,球星的档期都很难排出来,一旦错过了明天,他们很可能就会要等两个月甚至更久。也许……再把他们请来纽约就会是冬天的事了。

芬克斯在远处打电话给广告创意小组说出他的意见,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一起在咖啡厅里看着CK方给他们的材料,更在服装才那一栏上勾出他们所能接受的最大底线。

岳一煌才要在【三角形的内裤】上打钩,就被弗朗西斯科直接在【四角形的内裤】后面的小格子里上打了一个勾。

岳一煌:“……”

岳一煌怒瞪弗朗西斯科,表示穿着四角形的内裤,如果那条裤子不是泳裤,那穿着这条裤子的人就一定是少年儿童。弗朗西斯科则不以为然,十分善意的表示他看过CK家的四角形内裤,显然它的设计很漂亮,也是CK最近主打的一个系列。

听到弗朗西斯科认真的告知,岳一煌怀疑的问对方真的是这样吗,可想而知的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于是影锋妥协了,表示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四角形的内裤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

CK方的效率很高,并且图雷那边的进度也很快。他单独向岳一煌表示了祝贺,祝贺他依靠在前一个广告里的出色表现而为自己赢得了第二个广告。并且很显然,一支电视广告的收益显然会要比平面广告的收益高得多。

在与两人的经纪人图雷的接触中,CK方要求在合约中加上这样一条,【如果也有其他同类男装来寻求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拍摄广告,同等情况下CK拥有优先权】

图雷则在同意了这条后为这条的附加条款作了有利于自己的细化,等到全部的合同都敲定的时候,纽约时间已是半夜了。明天将成为这一系列CK内裤广告主角的两人则一早就回到了房间里。

芬克斯让他们不要想太多,先去休息,明天上午十点前,会有工作人员通过酒店内的房间电话来联系两人。可是广告的主角却不是想要睡着就能够轻易睡着的。又或者说,岳一煌在今天晚上难以入眠了。

在五星级酒店的超软大**翻来覆去了很久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腰际被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手掌覆住了。本来就是翻来覆去了很久,又是穿着质地柔软的上衣,衣服的下摆当然是已经遮不住他窄窄的腰。

那个手掌有着极高的温度,放在温度本就没那么高的侧腰上,那当然会有炙热的感觉。这份存在感极强的触感让岳一煌僵住了身体,却是感到身后的人将手掌又慢慢移到了他的腹部,将炙热感在他的身上点燃,更整个人都靠近了他,紧贴着他。

“在紧张吗?”

天知道弗朗西斯科是做了多大的努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让那个动作变得更惹火一些。在感受到岳一煌僵直了身体之后,他很快就把自己的手掌从岳一煌的皮肤上移到了棉质睡衣上,而后从背后将对方抱得更紧。

那样的动作让岳一煌没能鼓得起勇气转过身去看向对方,而只是保持着原状,感受着对方愈加收紧的手臂,以及愈加贴近的胸膛。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稳健有力的心跳声。

难耐的动了动身体,却是听到了近在耳畔的低沉笑声。那样的笑声就在耳畔响起,让岳一煌甚至能够感受到那份湿热的气息。而后他十分懊恼的发现……很久都没有得到过发泄的身体似乎又有点不对劲了……

“不用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你一定能够把明天的广告拍摄很完美的完成。”

“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一点,也比任何人都知道……你完全不用担心自己没有那份魅力。”

“如果你担心自己会在镜头面前紧张,我可以帮你,就好像今天那样。”

岳一煌简直不能相信,为什么有人明明是在说着最普通不过的话语,却可以让声音有了那样无所谓性别的勾引意味。那样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缓缓的,带着一种若近若远的明明灭灭,总是在他以为就要结束这份甜蜜的诱惑时就又再次出现,与那份湿热的气息一道,起起伏伏的简直就要把他给折磨疯了。

岳一煌十分努力的要压制着那份奇怪的感受,却觉得……对于一个过分年轻又十分强壮,平日里总是有着高强度运动量却又长年得不到发泄的身体而言,那实在是很难。

尤其是……在他对于怎样掌控自己的身体与**这件事上根本就没有经验也不擅长的情况下。

明白这时候弗朗西斯科如果再在他身上**一定会发现异常,岳一煌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的压着嗓子开口。

“你可不可以……”

“嗯?”

“你可不可以不要离我那么近。”

“我压到你了?”

“不是,只是这样有点热。”

“好的,我去给你把空调往下调几度。”弗朗西斯科发誓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没有带着坏心的笑,至少从他的声音上听不到。

就是在弗朗西斯科起身的时候,他拥着岳一煌的手在收回来的时候碰到了某个让对方尴尬的地方。陌生的碰触让已经被挑逗得不行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弹了一下,黑暗中眼睛对上都灵王子似笑非笑的样子,岳一煌恼羞成怒,猛地一下子坐起来,却是对着某个恶劣的家伙连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只能气呼呼的走进浴室。

在一片黑暗的酒店房间里,有着毛玻璃的浴室里亮起灯来,让弗朗西斯科笑意更加明显起来。

他掀开被子,一步一步的走向浴室的门口,却并不让自己的身影显露在浴室的毛玻璃门上。听着里面人极尽压抑着的,难耐的声音,弗朗西斯科想他已经能够确定那个在他看来某些方面异常青涩的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眼睛虽然没有看到,但是脑海中已经为他拼凑出了那一幅惹火的画面。弗朗西斯科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竟是觉得自己似乎也陷入了一个小麻烦里。

“一煌。”

咽了口口水,弗朗西斯科叫出了搭档的名字,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浴室里的灯光猛地一下灭掉。他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那个别扭的家伙关掉浴室灯的时候,是怎样可爱的表情。

坏男孩,你不知道在这种时候,关了灯反而是邀请吗。

弗朗西斯科在心里感慨了一句,而后悄无声息的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停!不要往里走!你给我回去睡觉!”

岳一煌才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就已经被弗朗西斯科捂住了嘴,健壮有力的,有着偏高体温的身体强势的抵住了他,从正面拥住了他。

“你这样,真的弄得出来吗?”

手臂紧紧的拥住对方的腰际,让那个对于一名在欧洲联赛踢球的球员而言身材过于单薄的家伙紧贴着自己,弗朗西斯科甚至可以听到岳一煌还没来得及缓和的急促呼吸。应该说……年轻影锋身体的触感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让人只是用力的抱着他,就会舒服得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

狠狠的压下那份冲动,弗朗西斯科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缓和一些,更缓和一些,再不那么有侵略性一些。

岳一煌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都灵王子的手掌捂住,除了让对方的掌心满是他嘴唇的湿热感之外,似乎并不能做出什么具有实质性的事。

“你的动作太粗鲁了,应该这样……”

弗朗西斯科的声音很轻,很轻,却又带上了一丝蛊惑的色彩。他紧紧拥着岳一煌的手缓缓的松开,而后把手慢慢的往回收,直到……触碰到岳一煌的腹部。

有着些许粗糙的食指指腹在幻影之子的肚脐打了个圈,而后缓缓的向下,从对方的下腹一直到某个体毛稀疏的,隐秘的地方。并不急着向下,而是用手指动作轻巧的缠上一些稀疏的体毛上,并不住的打着圈。

或许是黑暗中强壮的身体和极具侵略性的气息会让人更为敏感,仅仅是这么做了之后,弗朗西斯科就感受到岳一煌的喘息明显的重了起来。

“不要忍耐,也不用去排斥什么。我只是帮你快点弄出来,这样你才能好好的继续睡,要知道……明天还有很重要的广告拍摄,不是吗?”

弗朗西斯科所发出的蛊惑持续的升级,那甚至让岳一煌一开始明显流露出排斥和抵抗的双眼变得眼神迷蒙起来。缓缓的放开让弗朗西斯科不住的想要亲吻的嘴唇,更听着它发出让都灵王子的眼神更加晦暗不明的压抑声音,弗朗西斯科的手渐渐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