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浸染

浸染

并不急着握住已经抬头的小家伙,而是从下面的两个小球开始,温柔而不失挑逗的抚慰着。

不属于自己的陌生手掌包裹住了那个地方,火热的掌心几乎是在那个瞬间就让一丝低不可闻的呻吟声流泻出来。拇指指腹轻轻在顶端最为敏感的地方不断的游移着,而后握住那个小家伙的手开始缓缓的□起来。

明明是在和刚刚的自己做着同样的事,可带来的快.感却仿佛是平地和天空一样的巨大差距。理智仿佛已经离他很远,岳一煌不禁伸出手从弗朗西斯科的腰侧一段向上而后紧紧抓住都灵王子另一侧的肩膀,那样紧紧拥着对方又抓住对方肩膀的动作似乎是在催促着对方一般。

那样的动作让弗朗西斯科收到了极大的鼓励,手上的动作开始有缓慢的难耐开始变得激烈起来。每一次的摩擦都带着愈渐升温的欲.望,每一次的□都仿佛在岳一煌的身上点起炙热,刺激得让人战栗。

随着彼此的气息逐渐火热,岳一煌的喘息声变得愈加粗重,甚至连喉咙里都开始溢出意义不明的声音。虽然才发出就被他狠狠的抑制住,但仅仅是那一声的溢出,就已经足够让弗朗西斯科被对方勾得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都灵王子的身体紧紧的贴住那个让他着迷的人。

他想要吻对方,想要吻那个此刻连双眼都迷蒙起来的人,让那个人的唇舌间都被他的气息浸染,却碍于对幻影之子对那个人的承诺,不敢让那个一旦跨过某条界限就会异常警觉甚至会缩回壳里的家伙再次被自己吓到。

可他又想要向对方表达,表达那份几乎要连血液都灼烧起来的迷恋以及执念。因此他的嘴唇不断的触碰着幻影之子脸颊,描绘着对方的脸部轮廓。让那个眼睛里染上□的人被不属于自己的气息所浸染。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弗朗西斯科却是不知疲倦的用尽所能的满足着对方,让岳一煌感受到别人所无法带来的激烈快.感,热流不断的由被别人握住的小家伙传至全身,当那份激烈的灼热感即将盘上巅峰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却是停住了动作。他甚至……用手掐住了那个岳一煌的小家伙,不让他释放。

在巅峰之前被残忍的制止住,那让岳一煌不禁发出了一阵呜咽声。本已经闭上的眼睛又重新睁开,迷蒙的看着对方,黑色的眼睛里甚至还带上了一份祈求。难得的软弱让弗朗西斯科甚至抑制不住要咒骂一声“该死”的冲动。他的专属影锋……实在是太懂得怎么勾.引他了。即使那是无心的,也让弗朗西斯科忍不住的想要好好的惩罚他一下。

是的……好好的惩罚,但不是现在。

他可以把这些留到以后,好好的……好好的惩罚这个不乖的家伙。

“想要吗?”

弗朗西斯科用拇指和食指掐住茎身,并不太过用力,却足够让那个难耐的人无法释放。

“放……放开我……”

岳一煌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黑色的眼睛无知无觉的看着对方,他仿佛根本意识不到此时的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感到都灵王子根本就不想放开自己,岳一煌放开紧抓住对方肩膀的手,想要自己把弗朗西斯科的手掰开,却是才碰触到对方,就感觉到那个此刻正挺.立着的,可怜的小家伙被对方用力的掐了一下,岳一煌猛地蜷起身体更倒吸一口气,却是让对方把自己抱得更紧了。

“叫我,叫我的名字。”

“西斯科。”

“再一次。”

“西斯科……西斯科……西斯科……”

在耳边的轻声呢喃简直就是最好的催情剂,让弗朗西斯科连身体都要抑制不住的一个颤动。岳一煌可以轻易的感受到对方此刻正抵住自己的……是有多么的硕大,又是有多么的坚硬火热,它以一种侵略性极强的姿态毫无阻碍的抵着自己。

“告诉我,我对于你来说,究竟是什么。”

“我……唔!”

岳一煌才要迟疑着去躲避对方的问题,却是被弗朗西斯科以小指和无名指轻轻的触碰了小家伙底部的小球,让此刻异常敏感的岳一煌猛地一个颤抖。

“快点,快点告诉我。”

“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还有呢?”

“不可以失去的,谁也无法代替的……”

“那么告诉我,你……喜欢我吗?不需要爱,只要喜欢就足够了。”

“喜欢,很喜欢……”

得到这个答案,弗朗西斯科笑了,他拥住岳一煌的那只手慢慢的向上,带着火热温度更有些粗糙的手掌抚.摸着岳一煌的后颈,不停的摩挲着,那样的抚.摸让情.欲不断的堆积,甚至让人抑制不住的蜷起身体。

就是在那个时候,岳一煌感受到了唇上的另一个温度,来自于弗朗西斯科的吻。

然而那个吻却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他的唇,带着些许苦涩的意味,以及心悸的感觉。

而后,在岳一煌反应过来之前,弗朗西斯科单膝跪到了他的面前,更吻上了那个精神抖擞却又因为被人掐住而渐渐远离了快.感巅峰的小家伙。或许,它也不是这么的小,在亚洲人里,它的尺寸甚至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和都灵王子的一比起来,它就显得可爱太多了。

弗朗西斯科仅仅是轻轻的用嘴唇给了它一个吻,而后就在岳一煌的眼前慢慢的将它吞进嘴里。

还来不及惊呼,就已经被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强烈的,前所未有的快感所淹没。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都灵王子是怎样温柔对待着他敏感的欲.望。又是怎样从缓缓的温柔变成速度极快的吞咽。

是的……吞咽。

那并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将欲.望放进口中,而是真正的深入喉咙。

岳一煌当然知道这样会让为他做出这一切的人有多么的不舒服,他也抓住了对方的头发,想要把对方推离他,却是被那激烈的,无法抗拒的快感所支配着,根本无法真正用力的把对方推开。

幻影之子从没有过被人这么对待过。那种让全身都为之震颤,激烈到要让神智都为之混乱,说不清是愉悦还是痛苦却又在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开始期待着下一次的复杂感受超出了他的所有认知。

他甚至弄不清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迸发出浓厚的白液,唯一在他的记忆中打下了深刻烙印的,就是弗朗西斯科那双紧紧盯着他,仿佛有了魔力一般的深邃双眼。在这样的一双深邃的眼睛里,竟是只装下了满满的一个他。

仿佛是被对方的魔力所吸引,岳一煌捧起了都灵王子的脸颊,让他紧贴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站起身来。他看到对方的喉轮吞咽着什么的动作,那是对方在吞咽着他所迸发白液的动作。性感得让人着迷,更让人为之沉沦。

看着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逐渐靠近,岳一煌竟是仿佛被对方的那份魔力所驱使一般的吻上了都灵王子的嘴唇。还显得十分青涩的吻在交付出去之后所得到的,是狂风骤雨一般的激烈亲吻,让他的心脏都感到了发痒的感觉。

当喘息声弥漫了彼此间狭小空间的时候,他听到都灵王子用极尽压抑的低沉声音对他说道:“走吧,快点出去,我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感到自己的脸仿佛烧起来了一样,却是觉得今天晚上……对弗朗西斯科似乎太过残忍了一些。对方的此刻已经完全挺立,甚至因为夸张的尺寸而顶端已然戳出内裤一大截。他甚至可以看到那有着漂亮颜色的分.身顶端所溢出的……透明的汁液。

“我……也许我可以帮你。”

看到弗朗西斯科不敢置信的样子,岳一煌的声音更小了,仿佛是嘀咕一样的说道:“不过只是用手。我只是……帮你一下。就像你之前帮我。”

“你帮我的时候,可以让我抱着你吗?”

“这……”

“别多想,只是这样更容易出来。”

“好……好吧。”

说着,岳一煌动作有些僵硬的褪下弗朗西斯科的内裤,硕大的在完全显露的那一刻几乎让岳一煌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虽然他曾经在弗朗西斯科家里的浴室……和他一起……打过手枪,可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没好好注意对方的尺寸。

弗朗西斯科的性.器……不仅很长,并且还很粗,却一点都不显得狰狞。更相反,白人的性.器似乎普遍都有着很漂亮的颜色。尽管……那个人可能经常纵欲。而都灵王子的性.器看起来就更像是一件工艺品那样了。

“你的尺寸……到底有多大……”

“大约九英寸吧。”

“九英寸!!?”

听到那个惊人的数字,岳一煌不禁猛地抬起头来,震惊且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搭档。然而都灵王子却是仿佛并没有弄清楚对方惊叹的重点,犹豫了一下后又补充道:

“好吧,其实是9.65英寸。”

“那就根本已经超过二十四公分了吧!”

“也许比你的大了一倍?”

“胡说!我怎么也有十六公分!”

“十六公分?”

“就是……就是差不多6.3英寸。”

“好吧,小一煌也可以长得很大。”

分明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并且岳一煌的尺寸也的确是不小了,可是一对比弗朗西斯科的,再听到他说出这句话,就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让岳一煌没好气的瞥了对方一眼,却是让弗朗西斯科笑意更甚。

感受着岳一煌笨拙的动作,心里却是无法形容的满足。他甚至舒服得叹息,视线时不时的看着岳一煌手上的动作,又再将目光放回岳一煌看起来十分不自在却更显诱人的脸上。

“一煌。”

“嗯?”

“能把你的唇借给我吗?”

“借……?”

当岳一煌发出这个疑惑的时候,一个吻印上了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