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84 最新更新

184

岳一煌来时并没有购买回程的机票。....那时他的脑袋一片混乱,即便是在他在短暂的旅程过后又回到巴塞罗那的机场的那一路上,他也同样是脑袋一片混乱。因为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他一定会记得在来到机场之前查一查回程的航班都是在什么时候起飞的。

很遗憾,由于都灵并不是意大利的中转航空枢纽,因此离这个时间最近的,从巴塞罗那飞往都灵的航班都要再等很久才有。

在机场前台工作人员的耐心等待下,岳一煌最终还是选择了阿联酋航空公司在晚上的一个航班班次。并且为了不在漫长的等待时间里被热情的球迷认识而后一经堵住就再也脱不了身,岳一煌十分难得的在自己全款买机票的情况下买了一张豪华舱的机票。

因为那样的话,他可以在阿联酋航空公司在巴塞罗那机场内的豪华舱乘客特别区域内洗个澡,然后再睡上一觉,如果饿了的话还能在那之前吃点什么。等到时间快到的时候,阿联酋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可以负责叫醒他,提醒他不要错过了航班。

可就是在岳一煌要进入阿联酋航空公司豪华舱旅客特别区域的浴室时,他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那竟是教皇身边四位瑞士籍贴身保镖之一的兰瑟。他正从私密包间内出来,和阿联酋航空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什么,当他转身看到岳一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和对方一样的惊讶。

“兰瑟……天,你在这里,那么……”

说到这里,岳一煌下意识的向着兰瑟刚刚推门出来的私密包间看了一眼,随即又迅速的意识到自己应该管好自己的眼睛。但是那已经让兰瑟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这个教皇的瑞士籍贴身保镖带着笑意向岳一煌走进了一步,而后就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教皇殿下并没有在这里。”

岳一煌:“没有?”

兰瑟:“是的。”

岳一煌:“你……一个人?”

兰瑟:“一个人。”

兰瑟的单独出动让岳一煌十分惊讶,因为在他的观念里,所谓的贴身保镖,就是要二十四小时不离开的保护那个人才对。于是他又多问了一句:“可你不是……贴身保镖吗?贴身的。”

“哦,是的,的确是这样。可有时候殿下也会交给我们一些任务。”

听到兰瑟并没有欺骗而只有一些隐瞒的回答,岳一煌又看了一眼这位他在梵蒂冈认识的朋友。**对方的下眼睑有些青棕色的痕迹,那显然是他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的证明。看起来,教皇交给他这位贴身保镖的任务并不轻松。

明白这些可能牵扯到天主教内的一些机密,岳一煌并没有就这个问题和兰瑟再继续讨论下去。两人默契的选择了一个和天主教无关的话题。

显然,足球会是一个他们之间很好的话题。

“幸亏罗马在对阵曼联的惨败之后赢了西甲劲旅毕尔巴鄂竞技,不然教皇殿下一定会气疯的。”

“哦不不,我敢打赌,罗马对阵曼联惨败的时候他就已经气疯了。”

一旦说到罗马队这支意甲联赛的奇葩球队,似乎总是会笑料频出。并且自从和罗马队的梵蒂冈一战后,就连教皇殿下在岳一煌心目中那曾经的光辉形象都完全倾塌了。他觉得在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朝他喊着,不,哦那不是罗马教皇。

那是一种很分裂的感觉,他一边要在看到那个古怪的老头时告诉自己,那就是罗马教皇。一边却还要在别人说到罗马教皇的时候控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个为了自己证明自己所支持的罗马队不是逢都灵必败,就对被他邀请到梵蒂冈的都灵队各种使坏的怪老头。

兰瑟:“如果我记得没错,都灵队下一场欧冠小组赛的对手会是塞维利亚?”

岳一煌:“是的,的确是塞维利亚,并且比赛就是在下周。”

兰瑟:“对对,我记得,罗马队的比赛是在周四,你们是在周三。你们下一场的对手很强,罗马队去年就在塞维利亚的身上栽了个跟头,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塞维利亚的队长,名字我不记得了,不过我记得他的位置是边锋。很值得注意的一名球员。并且他的脾气火爆得不像是一支球队的队长。”

岳一煌:“看来你对足球很了解?”

兰瑟:“算不上,只不过,教皇殿下很爱看球赛。你明白的。”

岳一煌:“哦,是的,我很能理解。”

两人说着说着,大笑了起来。兰瑟的出现成功的打消了岳一煌想要先洗一个澡然后睡一觉的最初想法。两人聊了很久,然而对方却是没有问出让岳一煌很难去回答的……有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问题。那让他觉得十分轻松也十分自在。

他们甚至约定,如果教皇来都灵看他们和罗马队的比赛,他可以给兰瑟弄到一张VIP票。好吧,如果教皇也来,他也会想办法弄到足够教皇殿下和他的随同人员用的球票。如果,他们真的需要的话。

直到阿联酋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前来贴心的提醒兰瑟,他所乘坐的飞往罗马的航班就要起飞,两人之间的谈话才被打断。

在岳一煌的挥手道别下,这位难得单独一人出现的,罗马教皇的贴身保镖消失在了特别通道内。

在那个时候,兰瑟收到了一条西班牙语的短信。而后他皱起眉来,用黑莓手机给教皇身边的另一名贴身保镖发了一条信息。

【已经收到最后的确认,这次的异动和西班牙当地的天主教分支教团没有关系。也许我们应该掉转方向。记得,千万不可以放松警惕。再接下去的时间里,提高警戒级别。】

…………

等到岳一煌又一次回到都灵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出机场的那一刻,他本能的不知道自己该先出左脚还是先出右脚。

事实上,身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的他并不是小脑失灵了连走路都不会走了,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如果回去该怎么面对他的邻居兼队友,弗朗西斯科。所以,他今天晚上也许可以先不回家……?

对,就是这样!

所以,他该先回哪里呢?

岳一煌决定,先去商店买一套换洗的衣服再做决定。

半小时后,蒂亚尔接到了岳一煌打来的电话,并听到今天旷了一天训练的队内影锋支支吾吾的说着想来他家住两天。虽然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蒂亚尔还是同意了岳一煌的请求。

那么,为什么是蒂亚尔?

当然是蒂亚尔!

在都灵队内,德里卡洛虽然一直都很照顾岳一煌,但是对方毕竟是有妻子的丈夫,以及有女儿的父亲。去他家打扰显然会十分的不适合。

那么,卡塞尔怎样?哦不行,那样的话没准他才到对方的家,全队就都知道他躲到卡塞尔家去住的事了。

帕雷尔?哦,饶了他吧,他可不想在帕雷尔歉意且期待的笑容下给对方收拾一整晚的屋子,然后再开始看阿根廷的综艺节目。

想来想去,还是平日里就一直给人可靠感觉又口风很严的蒂亚尔最适合了。

于是买好了换洗衣服的岳一煌就这样按响了蒂亚尔家的门铃……

那么,可怕的无知让岳一煌以为这样他就可以在短时间内避开弗朗西斯科,但事实上,就在第二天早上,他就又会见到他的俱乐部队长。

岳一煌还以为弗朗西斯科可以不知道他今天为了避开对方而住进了蒂亚尔家里,可实际上他在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因为身边没有训练服,借了蒂亚尔的穿,并就这样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前一天究竟是住在谁的家里。

可想而知,被岳一煌那个笨蛋当做笨蛋耍的弗朗西斯科会有……多么的生气了。

事实上,当岳一煌抵达更衣室的时候,球队的工作人员正好来这里为弗朗西斯科更换昨天被他自己打坏掉的衣柜。当看到那些的时候,岳一煌就觉得自己的眼皮开始了抑制不住的跳动。

然而,事情的后续还没有结束。

因为……正在岳一煌向和他一起走向训练场的弗朗西斯科解释他只是突然想去威尼斯散散心的时候,恩佐的电话追杀到了……

“混蛋啊!你昨天都到巴塞罗那了还给我带了我喜欢吃的蛋糕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就把那些放在我家小区的保安那里到底是想做什么!!!如果不是我今天特意去问有没有我的包裹,他们到现在都不会想起来要把蛋糕给我啊!!!我敢打赌他们一定是想自己吃了!这个牌子在巴塞罗那很受欢迎的!!”

当恩佐的大嗓门吼起来的时候,就连站在离岳一煌比较近的几个俱乐部队友都听到了岳一煌那个很有精神的朋友在喊些什么。

手机就这样没拿稳的从手上滑下去,却是在还没掉到草地上的时候就被弗朗西斯科接住。电话那头的恩佐还在大骂着岳一煌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来巴塞罗那也不告诉他,而在这一边,弗朗西斯科的脸上还有着微笑,却是让岳一煌本能的朝后缩了一缩。

弗朗西斯科:“介意继续和我说下去吗?有关……你昨天在威尼斯的假期?”

作者有话要说:内牛满面……窝终于……活着写完了……

前两天这边写得好欢乐……忘记另外一个坑还有榜单任务了……

于是我今天写了一整天……从中午吧写到晚上十一点……泥煤那里就写出来一章……

真心就一章!!!

然后我从十一点开始写这章……感觉好像史掉了一次那样的感觉……

内牛满面我明天再也不相信自己在家也能写得又好又快了……

铁定的!!!一起来!!!就上图书馆上工去!!!

到时候这边先出一章!!!再去搞定那边榜单的六千字……

泥煤老纸不想因为没完成榜单任务就上黑名单啊,那么多年了我都没上过,不能天亮尿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