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85 最新更新

186

由于弗朗西斯科表示他需要听岳一煌好好的说一说有关他昨天在“威尼斯”的假期,因此这位都灵队的队长又把他们的幻影之子重新带回了更衣室,继续他们的谈话。

据都灵队的队员们回忆,在那天的上午,更衣室里发出了很恐怖的声音,他们敢打赌这是弗朗西斯科在严刑逼供。说得更严重一些,那很有可能是弗朗西斯科在对岳一煌施以惨绝人寰的暴力对待!!

本来还只是躲在门口偷听的队员们才听了不多一会儿就觉得牙疼。

出于队友间的团队*,觉得事态严重的帕雷尔为岳一煌搬来了救兵。

那是他们的球队主教练,德罗。

但是德罗通常情况下不靠谱的本性又再一次的出现了……他高兴的挥舞着手臂,让人觉得他可能认为他那时候是一位优秀的芭蕾舞演员,当他走到了更衣室门口又听到了一声惨叫的时候,这位本应该维护球队内部团结统一的主教练居然高兴的鼓起掌来。

“对待无故逃训的球员,就应该这样。西斯科做得太好了。他真是位可靠的好队长。”

都灵队众球员:“……”

大家并不知道弗朗西斯科在更衣室里对岳一煌做了什么。但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是岳一煌在这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并没有和往常一样的留下来再自己加练任意球射门,而是早早的跟着弗朗西斯科回家去了……

看着这一幕,卡塞尔几乎是要咬着自己的手哭出来了:“我以后再也不逃训了……”

当卡塞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和他同期效力都灵队的尼尔瓦心情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帕雷尔看向远处主教练的眼神则有点躲闪。

是不是在近期内有逃训的记录,或许看大家此时的反应就已经足够了。

那么,乖乖跟着弗朗西斯科回家的岳一煌又怎么样了呢?

他在弗朗西斯科颇有耐心的眼神中脚步迟疑的走进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也换上了一套干净舒适的衣服。当他走出浴室的时候,他发现弗朗西斯科正倚在墙边等他。

今天上午更衣室的遭遇让岳一煌条件反射一般的又要躲个回浴室去,却是被早已有准备的弗朗西斯科直接揽住了腰,扛在肩上而后放到了他卧室里的那张超大尺寸的**。

然而弗朗西斯科才要把手放到岳一煌的腿上,就直接被岳一煌按住了手,左右两只手一起按住。

“听我说,听我说西斯科,别去碰它,别去碰它了……!”

“我只是想帮你放松一下大腿的肌肉。”

“它很好!我的意思是……不用再做别的什么了!”

岳一煌才说出这一句,就感到弗朗西斯科的唇向自己袭来,本能的闭上眼睛向后躲去,却是发现自己的双手在这一刻松开,那给了弗朗西斯科一个足够得逞的缝隙,他把双手放到了岳一煌的大腿上,而后就好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开始帮他放松。

是的,放松。

今天在更衣室里,岳一煌遭到了可怕的严刑逼供。

这份严刑逼供……大致可以理解为被人按在墙上,用膝盖抵住一条腿,又用手将另外一条腿抬高,绝对用上了力道的……韧带伸展。

哦,这真是一份残暴的严刑逼供。

这让岳一煌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

并且,这还让岳一煌留下了在一天之内应该无法消除的阴影。

这份阴影直接导致了岳一煌看到弗朗西斯科就控制不住的肌肉绷紧起来,自动给自己留出和对方的安全距离,并且绝对不再轻易的让对方碰到自己的腿。

可这一次,弗朗西斯科又轻易的达到了他的目的。

不过,此时的弗朗西斯科却是动作尽量轻柔的,轻柔到了……让人连身体都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只是在帮自己的搭档放松腿部的肌肉。尽管,在今天的训练中他的影锋已经为做过足够的肌肉放松了。但他还是细心又耐心为的对方揉着腿部的肌肉。而后……他竟是发现自己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带上了一丝虔诚在对方的腿上印下了一个吻。

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同样的惊讶,但是都灵王子很快就恢复了从容。

弗朗西斯科:“如果你以后还想去巴塞罗那,告诉我。”

岳一煌:“我……”

弗朗西斯科:“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吗?因为,你又瞒着我偷偷的逃走。因为,你想躲着我。”

看到对方闪躲的视线,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停下手上替岳一煌放松肌肉的动作。甚至,在替他放松完了腿部的肌肉后,他又推了岳一煌的肩膀一下,让那个对方趴到**去,这样才可以方便他替这个紧张了一天的坏男孩按摩一下全身的肌肉。

弗朗西斯科:“记得吗?我首先是你的队友,是你的搭档,也是你俱乐部的队长。对于我来说,巴萨想要抢走你的结果,会比伊格勒斯抢走你要更加的,更加的严重。那是我绝对不会允许的。”

岳一煌:“我……我记得。”

弗朗西斯科:“什么?”

岳一煌:“在卡斯蒂亚先生说如果他成为巴萨的主帅,他会想要我回去的时候,我想起来你很久以前说的,如果我去巴萨,你就去皇马。”

说到这里,岳一煌撑起身体,转头看向在惊讶后笑出声来的弗朗西斯科。

“是的,你该记得。因为我说那句话的时候,比你想象的还要更认真。”说着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用胳膊支撑着自己,侧身躺在了岳一煌的身旁,用手指抓住一束岳一煌还没完全干透的头发,在自己的食指上不住的打着圈。

弗朗西斯科深深呼吸着岳一煌身上清新的味道,用温柔得让人连身体都仿佛能融化的声音说道:“可你应该知道,这一代的皇马,他们的中后卫打法十分凶狠。如果你在比赛中被他们铲伤,我没法做到无动于衷。”

说着,弗朗西斯科松开勾住岳一煌黑色柔软发丝的手,转而坐起身来,用一种深情到让人无法拒绝的眼神看向对方:

“我知道我最近太心急了一些,也知道我可能吓到了你。如果是这样,我向你道歉。但我希望……你可以不要想着逃走。在都灵队里,需要你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吓跑了你,我不知道到哪里才能再找到一个能够替代你的,去还给他们。要知道,你是独一无二的。”

看着弗朗西斯科望向自己时的眼神,岳一煌竟是发现自己……愣住了。

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回答对方的这个请求。又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从这一刻起,他已经再也无法去拒绝眼前的这个人了。

在发愣了很久之后,岳一煌说了一句和他们之间的话题毫无关系的话语:“我……事实上我觉得,我有点困了。”

这是一句实话。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没有得到很好休息的岳一煌真的觉得有些困了。特别,是在全身的神经都放松下来的时候,那种倦怠的感觉突然间的全线压进。

“睡吧,事实上,我也困了。也许我们可以让西约克在晚饭的时候叫醒我们。”

听到这句在别人听来会像是敷衍的话语,弗朗西斯科笑了。昨天晚上几乎整晚都没睡着的他当然会比岳一煌更想要好好的睡一觉。

然而这一次,他只是为岳一煌盖上了被子,而后去到了另外一件房间补眠。

是的,他履行了自己对岳一煌的保证。他会尽量控制住自己,别再吓到那个过分纯情的家伙。

细心的替对方拉上了窗帘,而后说了一句“晚安”,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离开的背影,却意外在岳一煌的脑海里留下了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深刻的印记。

作者有话要说:五十评加更活动依旧进行中……琅邪在企图把自己变成一只死琅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以及,与塞维利亚的比赛,下下章应该就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