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95 圣殿骑士团

195圣殿骑士团

?第二天岳一煌醒来下楼的时候,他的继父已经起床。//这一次,是他在为一家人准备早餐。?

客厅里的电视机开着,却是没有调太响的音量。胡安在厨房准备着早餐,并时不时的看一看电视里的新闻。看到岳一煌下楼的时候,他心情不错的和岳一煌打了声招呼。?

然而就是在那之后,胡安为岳一煌烹饪了一份芝士培根煎蛋的时候,一条时事新闻让两人都惊愣了。?

【下面插播一条时事新闻,在昨天的凌晨12点27分左右的时间,意大利罗马的圣彼得堡大教堂发生了枪击案。当时,罗马教皇正在主持为纪念耶稣降生的平安夜弥撒。五名持枪歹徒利用特殊方法逃过了教堂门前的安检,在教堂制造了血性枪击案。多名梵蒂冈卫队士兵受伤,并有几人伤势较重。这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为恶性的,针对天主教的袭击活动。现在还没有人声称为本期袭击事件负责,案件也正在调查中……】?

“哦,老天,究竟是什么样的疯子才会干出这样的事……”?

看到这条新闻,岳一煌的继父发出这样的感慨。而岳一煌本人则是在看到新闻所播出的画面时神经完全紧张起来。?

是的,他看到了在画面里出现的,兰瑟的身影。他的右臂完全被血浸湿了,却还在那里指挥者梵蒂冈教皇卫队,更有岳一煌上次去梵蒂冈和罗马踢友谊赛时接待过他的卫队士兵被担架抬上了救护车,看起来情况糟糕极了……?

看到这里,岳一煌很快放下刀叉,冲上楼去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兰瑟打了个电话。他内心焦急着,本以为对方的手机并不会被拨通,没想到……对方的手机在响了几下之后就被人接起。只不过……接电话的那个人,并不是兰瑟。?

“你好,请问你是谁?”?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十分冰冷,甚至还带着一份探究。那让岳一煌愣了愣,而后就如实回答对方。?

“我是都灵队的球员,岳。我、我现在正和家人一起过圣诞节,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了电视里的新闻。平安夜弥撒的事让我觉得……很震惊,我看到很多卫队的士兵都受伤了,兰瑟也是。所以我想来问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很好,只不过还在接受治疗,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很抱歉。”?

“不不不,在这样的时候还给你们添麻烦,是我该感到抱歉。很感谢你能够接听电话,再见。”?

挂了电话的岳一煌又回到楼下,向才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胡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后吃起了他的早餐,却是一直有着说不清的心神不宁。?

三天后,岳一煌又从巴塞罗那回到了都灵。?

在意大利都灵,圣诞节的气氛显然被前不久在圣彼得堡大教堂所发生的平安夜枪击案而冲淡。几乎只要是在街上,就能听见人们谈论有关那起枪击案的声音。?

让岳一煌觉得不对劲的,是他在回到都灵后再打电话给兰瑟,依旧是一个显得十分冰冷的声音接的电话。并且这个人……明显和上次接了电话的,不是同一个人。那种怪异的感觉让岳一煌一只无法放下心来。?

“怎么了?”?

在岳一煌回来之后就一直赖在他那里研究着在本赛季欧冠小组赛取得了小组第一成绩的球队,看着巴萨,尤文图斯,曼联,皇马,拜仁,曼城,以及阿森纳的欧冠赛事。却是发现了他这几天的心神不宁。?

“是兰瑟。我在新闻里看到他的手臂中枪了。圣诞节的那天早上我打电话给他。接电话的人告诉我,他在接受治疗,不能够接电话。可是到今天,他们还是这么告诉我。手臂上的枪伤,会这么严重吗?”?

听到这样的回答,弗朗西斯科马上就拿起电视机的遥控板,并把他正在看的那场,皇马对阵云达不莱梅的比赛按下暂停,眼睛里甚至出现了警觉。?

“你告诉他们你是谁了吗?”?

“是的,他们问了我是谁。”?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去管了,也别再给兰瑟主动打电话。我很担心这件事不止我们知道的那样简单。虽然从世界大战爆发起,教廷的影响力就再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论了,可它始终是教廷,它的复杂……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你,明白吗?”?

听着弗朗西斯科的劝说,岳一煌眼睛里出现了疑惑。那让弗朗西斯科无奈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对方的面前。?

“听着,你甚至不是一个意大利人,不该卷到这件事里。至于兰瑟。如果他没事,他会再出现的。如果他有事,我想你也帮不了他。”?

…………?

在意大利的罗马,本该是整个意大利最能够享受冬季暖阳的地方,然而在这个冬天,它却不再温暖。.几乎是整个城市都陷入到了发生在圣彼得堡大教堂的平安夜枪击案的余波里。?

梵蒂冈被关闭,不再向公众开放,并且罕见的并没有公示重新开放的时间。?

在这个全世界最小的城中之国里,本来就只有136名卫兵,而这仅有的136名卫兵现在又因为拿起枪击案的缘故,在梵蒂冈中继续恪守着自己职务的卫兵只剩下90名了。?

可就是在这样的时间里,梵蒂冈的城墙之内还被新的恐惧笼罩着。?

“我的贴身保镖已经向我证实,制造了这期恶性案件的,是圣殿骑士团的后人。”?

在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里,罗马教皇坐在长桌的主座上。向欧洲各个天主教国家的主教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在那起恶**件中,法国主教不幸遇袭身亡。这使得各国主教都纷纷一定要罗马教皇给出一个令他们满意的,事实的真相。可他们却是得到了一个比他们所想象的,更为严重的答案。?

“天哪……这群疯子!!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圣殿骑士团,这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一支。在十一世纪末的时候,圣城耶路撒冷被十字军攻占。许许多多的欧洲人先后前往耶路撒冷朝圣,朝圣者时常会在路上遭遇强盗的袭击,并因此而丧命。?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国贵族Huguens?de?Payns和其它八名骑士建立了圣殿骑士团,以保护从欧洲来的朝圣者,开启了三大骑士团最为绚丽的篇章。?

与其它两支骑士团相比,圣殿骑士团的战力可谓惊人的恐怖,曾经出战多场意义极为重要的战役。?

耶路撒冷国王博度安四世曾率领五百骑兵、八十名圣殿骑士配合以步兵,进攻撒拉丁的三万人的部队,结果撒拉丁最精锐的马木留克骑兵几乎被全歼,总伤亡达到两万人,最后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部队逃回了埃及。?

在十字军时期,他们被认为是东方真正的主人,并参与了包围圣城的所有战役,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圣城守护者,也是罗马教廷最为可靠的战力。?

并且他们拥有惊人的财富,直至12世纪末,他们在整个欧洲拥有9000多处产业,包括许多著名的教堂和城堡,甚至整个塞浦路斯岛。?

教廷的特权让他们拥有了财富,也让他们遭人嫉恨。?

在哈丁战役之中,太多的胜利让圣殿骑士团大意轻慢,并最终招致无可挽回的失败。圣城沦陷,这让圣殿骑士团是去了圣城守护者的地位,他们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从他们回到法国的那一刻起,圣殿骑士团的倾塌就开始了。?

1307年10月13日,一个黑色星期五,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菲利普四世向法国各地的事务官发出密函,要求他们在同一时间打开,密函上的内容正是逮捕各地的圣殿骑士团成员。?

圣殿骑士团的高层骑士在那次抓捕活动中无一幸免。无数的骑士团成员都在严刑审讯中身亡。剩下的,则上了火刑架。?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罗马教廷会允许法国国王如此对待圣殿骑士团。?

但答案或许从来就不是秘密。当时的教皇教皇克莱蒙特五世和菲利普四世根本就是同谋。在教皇的威胁下,各国虽有不满,却也只好服从,加速曾经辉煌一时的,圣殿骑士团的覆灭。?

圣殿骑士团的大团长莫莱在被送上火刑架行刑的时候留下诅咒,说菲利普四世和教皇克莱蒙特五世会在一年内面临永恒的审判。而后,他的诅咒应验了……?

可以想象,圣殿骑士团的后人对罗马教皇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血海深仇。?

他们还是天主教最虔诚的信徒,却将罗马教皇和教廷视为被上帝抛弃的异端。?

所以,那名制造了平安夜枪击的袭击者才会在死前说出那样的话语:?

【恶、恶魔……你们早已背弃了主!是邪恶的天主教叛徒!!在你们死后,等待着你们的将会是无尽的地狱!!】?

早在两个月前,梵蒂冈就已经发现了一些异动。可他们却没有想到那竟是圣殿骑士团的后人,而认为那只是在西班牙的一些……和他们对上帝的理解有很大不同的天主教分支教派,并派出人手去西班牙进行调查。?

错误的调查方向最终导致了不该发生的结果。?

无论如何,教廷损失惨重,尽管教皇本人在他保镖和卫队的保护下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可法国主教却是在这次枪击中身亡,另有许多神甫也遭到流弹的伤害,更不用说……负责在混乱中将那五名袭击者击毙的梵蒂冈卫队。?

面对圣殿骑士团后人的这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报复性袭击,教廷当然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只是如今的圣殿骑士团已经和1307年的不一样了。他们不再是受人敬仰的圣地守护者,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身份的存在。想要把深藏于暗处,甚至平日里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的他们找出来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即使教廷再怎样拥有通天的本领,想要将那些圣殿骑士团的后人找出来都十分困难。?

“调查那些杀手。尽力从他们的身上挖出些什么。他们制造这起行动之前,分别都和什么人联系过。”?

在所有人都沉默了很久之后,卢森堡主教说出了这句话,他的意见得到了在场其他人的支持。?

而在另一边,梵蒂冈的禁闭室里,关着在这次袭击事件中救了教皇的大功臣。?

教皇的四名贴身保镖中级别最高的一位,兰瑟。?

“你都想清楚了吗?有关你所给出的回答?”?

“是的。”?

“听着兰瑟,如果你之前说谎了,现在告诉我们事实,还来得及。”?

“我说的,一直都是事实。”?

“好吧,那我们现在就使用测谎仪,来还给你一个清白。”?

“我等待这个测试已经很久了。”?

和兰瑟说话的,是一名牧师。牧师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有着一头的白发,他眼睛紧盯着兰瑟,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让身边的士官把一整套的测谎仪拿出来,戴在兰瑟的身上,并示意另一名士官把录音笔打开。在测谎仪调试完成后,牧师开始询问兰瑟他们早已列出来的问题。?

牧师:“在那场混乱中,你和奄奄一息的杀手说了什么,是吗?”?

兰瑟:“是。”?

牧师:“你们谈论了什么,告诉我。”?

兰瑟:“在我靠近他的时候,他对我说【恶魔,你们早已背弃了主。是邪恶的天主教叛徒。在你们死后,等待着你们的将会是无尽的地狱。】于是我问他,你是谁,在平安夜散播恐怖有什么目的。他回答我,【圣殿骑士来向邪恶的教皇复仇。虽然我们失败了,可是我们的意志不会消逝。你们会活在恐惧中。因为,勇敢的圣殿骑士不会忘记他们的意志。】”?

兰瑟说话的语调极为平静,当他在禁闭室里以这种平静的语调说出那些冰冷而又疯狂的诅咒时,竟是让人有了一种神经质一般的恐惧感。?

守在外面的卫队士兵抑制不住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而后继续自己的职责。?

听到这项回答,牧师看了一眼测谎仪,发现绿灯一直亮着,并且并没有发出尖锐的谎言警报声,于是继续问下去。?

牧师:“而后呢?你做了什么?有人说看到你从那名杀手的身上拿走了什么。这是不是意味着这群人……和你有关?”?

兰瑟:“我的确从那名杀手的身上拿走了什么,但这却不意味着我和那群人有关。事实上,我拿走的是一个金色的项链坠。”?

牧师:“说出你这么做的理由。”?

兰瑟:“我以为,这种项链坠里可能会藏有一些和这群人有关的秘密。我不能让它被警察带走”?

牧师:“然后呢?”?

兰瑟:“在我打开那个金色的项链坠后,我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

问到这里的时候,牧师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向被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测谎仪。绿灯,此时亮着的,依旧是绿灯。于是牧师在松了一口气后又继续他们之间的问讯。?

牧师:“你能够确定吗?”?

兰瑟:“是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牧师:“不是你从里面拿走了什么?”?

兰瑟:“不,我没有。”?

牧师:“那为什么……里面会有你的指纹。”?

兰瑟:“我以为,当我在慌忙之中打开它的时候,在上面留下我的指纹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牧师:“可你为什么要打开它?”?

兰瑟:“我以为,我身为教皇殿下的贴身保镖,有资格也有责任去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什么线索。要知道,当初被派往西班牙调查异动的人就是我。只是很可惜,我们调查的方向错了……”?

这次问讯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一间小小的,由石块砌成的禁闭室内。?

直到牧师将最后一个问题都问完,测谎仪上的绿灯都一直亮着。这让牧师对兰瑟恢复了友好甚至带着一些慈祥的态度。?

“孩子,你恢复清白了。在这之前,让你先待在这里,实在是很抱歉。现在,你的随身物品都可以交还给你了。”?

说着这句话的牧师给了兰瑟一个拥抱,而后伸手要为兰瑟把测谎仪的测试装备从身上拿下来,就是在这个时候,牧师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你手臂上的枪伤好些了吗?”?

“好得差不多了,牧师先生。”?

“禁闭室里会很冷吧。”?

“不,罗马的冬天其实并不冷。”?

就是在这短短的两句话里,测谎仪接连发出尖锐的谎言警报,甚至绿色的小灯突然就变成了亮红色。看到那些,牧师笑了起来,并且连眼睛里的最后一丝提防都没有了。他笑着为兰瑟把那些繁复的设备拿下来,而后用带着歉意的亲切语气说道:?

“很抱歉,在非常时刻,我们做出了这样鲁莽的决定。希望你能够原谅。”?

“是的,我对此表示理解。”?

“那么,赶快养好伤吧,教皇殿下还需要你去护卫!你这次做得很好!”?

“谢谢你,牧师先生。”?

说完这些,兰瑟就用他没受伤的左手拿起了用透明的文件袋装起来的,他的个人物品,而后就这样走出光线灰暗的禁闭室,远远的离开。?

当他再一次的呼吸到梵蒂冈内的新鲜空气,并且感受到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刺目得有些过分的阳光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曾与他一起接受训练,并一起成为教皇身边贴身保镖的……同伴。教皇身边那名有着黑色小卷及肩发的贴身保镖。?

那个年轻的瑞士人用一种迟疑且挣扎的目光看向他:“你通过了测试。”?

“是的。”?如果你想要它亮起绿灯,它就会亮起绿灯!我和你一起接受训练,我当然明白!?

“所以?”面对那名同伴的低吼声,兰瑟十分平静的问道:“你想去告诉牧师先生,之前我在问讯中所说的,一切他以为是真实的一切都是谎言?”?

显然这个问题让他的那名同伴感到极为挣扎。许久过后,那个有着黑色卷发的的瑞士人说道:“请你向上帝发誓,发誓你还是忠于教廷,并忠于教皇的。”?

“我发誓。我向上帝发誓,我会忠于教廷,并忠于教皇。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听到兰瑟极为肯定的回答,那个瑞士人松开了他,而后用一中极为深沉的语调说道:“你从没让我们失望过。我想,这次也一定是这样。另外我想说,平安夜的时候,你做得真的很棒。”?

说完了这句话,那名和兰瑟同为教皇身边瑞士籍贴身保镖的同伴离开了,回到他自己的岗位上。手臂上枪伤还没好的兰瑟则得到了短暂的假期,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名梵蒂冈瑞士籍卫队的卫兵为他送来了丰盛的晚餐,更为他带来了替他换药的医生。当然,那名卫兵还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

“罗马队的好几名队员明天都回来梵蒂冈。”?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兰瑟正在查看自己手机上的记录。之前负责看管他个人物品的看守替他接了电话,也看了他手机里的简讯,却并没有删除那些记录。因此,他看到了岳一煌打来多个电话的通话记录。?

当他看到那些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名卫兵对自己说了什么。?

“很抱歉,只是你能重复一遍你刚刚所说的吗?”?

“当然可以!罗马队的队员一直都十分感谢教皇殿下的支持。这次他们听说教皇在平安夜的时候遭遇枪击,有很多名队员都要来梵蒂冈看望教皇殿下。教皇殿下很高兴的答应了,打算就在明天接待他们。”?

听到这句话,兰瑟沉默着思索起什么……?

但是窝要强调!!本章的真正字数是六千二啊六千二!!宏伟君它出现了!!!?

这段神展开会和呆煌有关的,而且还和很久以后的一段剧情有关系……?

至于大家说的觉得走错了片场……?

咳咳,我尽快切回赛场啦!很快很快!不过我个人还挺喜欢每次比赛和比赛之间的那些剧情的……这些汇聚起来一般都和之后的剧情有或多或少的关系。大家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按照梗概部分来分辨一下哪些是球赛哪些是神展开,觉得需要跳过的地方就跳啦!